刚才老太朝叔奔来

zeami
楼主 (未名空间)

叔阳台吸烟晒太阳呢
老太:早上没看见过你!担心!
叔:呃,现在也是早上啊,昨天脑阔痛睡晚了。多谢多谢
老太:你之前为毛不去医院
叔:开车去医院路上出事死的概率大多了,而且是犯罪
我之前那样子是知道自己开不了一小时车的
老太:你可以打电话问啊
叔:打电话有毛用?他们说你来,然后我说我来不了?
老太:那现在怎么办?
叔:现在,当下脑阔不痛,要赶紧享受一下
老太放声大笑

zeami

120/79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叔阳台吸烟晒太阳呢
: 老太:早上没看见过你!担心!
: 叔:呃,现在也是早上啊,昨天脑阔痛睡晚了。多谢多谢
: 老太:你之前为毛不去医院
: 叔:开车去医院路上出事死的概率大多了,而且是犯罪
: 我之前那样子是知道自己开不了一小时车的
: 老太:你可以打电话问啊
: 叔:打电话有毛用?他们说你来,然后我说我来不了?
: 老太:那现在怎么办?
: 叔:现在,当下脑阔不痛,要赶紧享受一下
: ...................

zeami

脑阔仍然不痛。精神大好终于能洗了个澡
仔细修了指甲,准备做棉花作业了
先把周末油管听一听,翻出之前那个罗锅弟版的变奏曲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120/79

rbs

你自言自语的毛病什么时候落下的

【 在 zeami(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脑阔仍然不痛。精神大好终于能洗了个澡

: 仔细修了指甲,准备做棉花作业了

: 先把周末油管听一听,翻出之前那个罗锅弟版的变奏曲

zeami

几个月前。
然后我决定找个地方写,不自己跟自己叨叨
祖传精神病,提前开始治疗

【 在 rbs (jay)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自言自语的毛病什么时候落下的
:
: 脑阔仍然不痛。精神大好终于能洗了个澡
:
: 仔细修了指甲,准备做棉花作业了
:
: 先把周末油管听一听,翻出之前那个罗锅弟版的变奏曲
:

zeami

我发作比我爹还早二十年,
他才没几年已经发展到现在剩下时间不多了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几个月前。
: 然后我决定找个地方写,不自己跟自己叨叨
: 祖传精神病,提前开始治疗

rbs

考虑一下买个robot?

【 在 zeami(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发作比我爹还早二十年,

: 他才没几年已经发展到现在剩下时间不多了

zeami

辣不是加重病情嘛。跟robot说话不需要解释
肉人的话周围都是53,跟人说精神病情会污染别人思想的
治疗方案挺有效的
你看,咱还有对话。我还得解释自己
我爹他开始发作起来直接是基本就只能跟自己说话,这就严重了

【 在 rbs (jay) 的大作中提到: 】
: 考虑一下买个robot?
:
: 我发作比我爹还早二十年,
:
: 他才没几年已经发展到现在剩下时间不多了
:

Huangchong

自言自语好 这样我就不显得太突出

【 在 rbs (jay)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自言自语的毛病什么时候落下的
: : 脑阔仍然不痛。精神大好终于能洗了个澡
: : 仔细修了指甲,准备做棉花作业了
: : 先把周末油管听一听,翻出之前那个罗锅弟版的变奏曲
:

zeami

可以对话,尽量早治疗
叔53都知道还是必须自救的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自言自语好 这样我就不显得太突出

【 在 rbs (jay)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自言自语的毛病什么时候落下的
: : 脑阔仍然不痛。精神大好终于能洗了个澡
: : 仔细修了指甲,准备做棉花作业了
: : 先把周末油管听一听,翻出之前那个罗锅弟版的变奏曲
:

zeami

应该说是突然意识到
之前并不知道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对话,尽量早治疗
: 叔53都知道还是必须自救的
: 自言自语好 这样我就不显得太突出

locarno

我解决办法是玩网络游戏,和一帮二十几岁的小孩玩,每天听他们吵
ccartman

你跟跳广场舞的大妈,在马路上晨跑的大爷似的。
为什么不去菌版写呢,那里病友不少。

【 在 zeami(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几个月前。
<br>: 然后我决定找个地方写,不自己跟自己叨叨
<br>: 祖传精神病,提前开始治疗
<br>

H
Highly

世界上哪有完全“正常”的人?说的话不攻击到谁,人畜无害就行了。
大妈我四十多年总结的宝贵人生经验————

一定要自己先爽。(完)
Huangchong

我也是 偶尔头疼的时候打两三小时游戏就好了 不过我打游戏都是欺负电脑 不敢跟人玩

【 在 locarno (洛卡)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解决办法是玩网络游戏,和一帮二十几岁的小孩玩,每天听他们吵

zeami

这个跟愚公讨论过,我的脑子接受不了不停晃动的画面
年轻时候干过,conter strike的冰雪地图
有一阵每天打俩小时,接香港服务器

【 在 locarno (洛卡)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解决办法是玩网络游戏,和一帮二十几岁的小孩玩,每天听他们吵

zeami

广场舞大妈和晨跑大爷这个说法有意思
这完全是赞同叔的疗法有效啊

不过你要知道,之前这是个废弃广场
但再废弃的广场,它也不可能是被潜水员拥有的

【 在 ccartman (Screw you guys, I\'m going hom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跟跳广场舞的大妈,在马路上晨跑的大爷似的。
: 为什么不去菌版写呢,那里病友不少。
: <br>: 几个月前。
: <br>: 然后我决定找个地方写,不自己跟自己叨叨
: <br>: 祖传精神病,提前开始治疗
: <br>

Huangchong

cities skylines 随随便便就几小时不见了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跟愚公讨论过,我的脑子接受不了不停晃动的画面
: 年轻时候干过,conter strike的冰雪地图
: 有一阵每天打俩小时,接香港服务器

zeami

时间不是问题啊,交流对话才是问题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cities skylines 随随便便就几小时不见了

zeami

多巴胺也不是问题,叔不抑郁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愚公的本意是打游戏创造多巴胺
: 时间不是问题啊,交流对话才是问题

zeami

愚公的本意是打游戏创造多巴胺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时间不是问题啊,交流对话才是问题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cities skylines 随随便便就几小时不见了

Huangchong

打游戏转移注意力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多巴胺也不是问题,叔不抑郁

zeami

这个听上去有点严重。压力太大?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打游戏转移注意力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多巴胺也不是问题,叔不抑郁

Huangchong

偶尔内分泌失调 会头疼一下 玩完游戏就好了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听上去有点严重。压力太大?
: 打游戏转移注意力

Huangchong

曹孟德要是生活在现在 华佗也不用死了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偶尔内分泌失调 会头疼一下 玩完游戏就好了

zeami

这样啊。叔以前是工地人吵才头疼
分散不了,直接砸糖丸等上头了就打包回家
主要是有二十公里山路要开
后来换楼层解决了
这次这么大的脑阔痛也是第一次处理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偶尔内分泌失调 会头疼一下 玩完游戏就好了

zeami

叔不是生在现代的话,活不过童年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曹孟德要是生活在现在 华佗也不用死了

ccartman

看来和那些大妈大叔还不一样,他们是一群attention whores,你是真有病,更像十字路口拿个hungry,god bless纸板要钱的乞丐,人畜无害,但有点儿煞风景。

【 在 zeami(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广场舞大妈和晨跑大爷这个说法有意思

: 这完全是赞同叔的疗法有效啊

: 不过你要知道,之前这是个废弃广场

: 但再废弃的广场,它也不可能是被潜水员拥有的

zeami

叔一直是说自己是精神病在搞治疗
难道还不够诚恳嘛?

【 在 ccartman (Screw you guys, I\'m going home.)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来和那些大妈大叔还不一样,他们是一群attention whores,你是真有病,更像十字
: 路口拿个hungry,god bless纸板要钱的乞丐,人畜无害,但有点儿煞风景。
:
: 广场舞大妈和晨跑大爷这个说法有意思
:
: 这完全是赞同叔的疗法有效啊
:
: 不过你要知道,之前这是个废弃广场
:
: 但再废弃的广场,它也不可能是被潜水员拥有的
:

skl

老太太地白牛、墨牛、黑牛地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