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给键盘配了张麻将桌

zeami
楼主 (未名空间)

本来把电键盘搬到了办公室一米八写字台的左手成直角放
结果这和弦全在右手,在右手桌子查表计算不方便
叔搬了张当年聚会给乡亲们准备的麻将桌到键盘左手
今天就方便多了,好多年没用左手写字了
这麻将桌还是当时在本地办公家具厂买的沙发桌
叔当时把桌腿拆了用来做了一条厨房长凳
然后拆了另一个小办公台的腿做了麻将桌腿

Huangchong

可以自动洗键盘吗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来把电键盘搬到了办公室一米八写字台的左手成直角放
: 结果这和弦全在右手,在右手桌子查表计算不方便
: 叔搬了张当年聚会给乡亲们准备的麻将桌到键盘左手
: 今天就方便多了,好多年没用左手写字了
: 这麻将桌还是当时在本地办公家具厂买的沙发桌
: 叔当时把桌腿拆了用来做了一条厨房长凳
: 然后拆了另一个小办公台的腿做了麻将桌腿

zeami

不能。键盘可以水洗。
熊猫键盘前叔的工地键盘打翻过两次咖啡
直接用水洗洗晾干了再用,好好的
油管上有用洗碗机洗键盘的
叔说这个找和弦的键盘没洗过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自动洗键盘吗

Huangchong

此洗是洗麻将牌的洗 shuffle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键盘可以水洗。
: 熊猫键盘前叔的工地键盘打翻过两次咖啡
: 直接用水洗洗晾干了再用,好好的
: 油管上有用洗碗机洗键盘的
: 叔说这个找和弦的键盘没洗过

zeami

“不能。”是回答你的shuffle。然后叔照例就发散说其他了。。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此洗是洗麻将牌的洗 shuffle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键盘可以水洗。
: 熊猫键盘前叔的工地键盘打翻过两次咖啡
: 直接用水洗洗晾干了再用,好好的
: 油管上有用洗碗机洗键盘的
: 叔说这个找和弦的键盘没洗过

BroPingtou

唉,打翻水杯这事儿我已经毁了好几个键盘了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键盘可以水洗。
: 熊猫键盘前叔的工地键盘打翻过两次咖啡
: 直接用水洗洗晾干了再用,好好的
: 油管上有用洗碗机洗键盘的
: 叔说这个找和弦的键盘没洗过

Huangchong

不喝咖啡就没事 奶茶也不行

【 在 BroPingtou (0803030303) 的大作中提到: 】
: 唉,打翻水杯这事儿我已经毁了好几个键盘了

zeami

没试试水洗洗晾干?

【 在 BroPingtou (ǢŦĦȆȐ) 的大作中提到: 】
唉,打翻水杯这事儿我已经毁了好几个键盘了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键盘可以水洗。
: 熊猫键盘前叔的工地键盘打翻过两次咖啡
: 直接用水洗洗晾干了再用,好好的
: 油管上有用洗碗机洗键盘的
: 叔说这个找和弦的键盘没洗过

zeami

不喝咖啡咋上工?浓茶也行。茶更珍贵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不喝咖啡就没事 奶茶也不行

【 在 BroPingtou (0803030303) 的大作中提到: 】
: 唉,打翻水杯这事儿我已经毁了好几个键盘了

zeami

攻略:
咖啡放在键盘和显示器之间
不能放在键盘和自己之间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没试试水洗洗晾干?

【 在 BroPingtou (ǢŦĦȆȐ) 的大作中提到: 】
唉,打翻水杯这事儿我已经毁了好几个键盘了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键盘可以水洗。
: 熊猫键盘前叔的工地键盘打翻过两次咖啡
: 直接用水洗洗晾干了再用,好好的
: 油管上有用洗碗机洗键盘的
: 叔说这个找和弦的键盘没洗过

BroPingtou

说出来都有点不好意思,都是coke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喝咖啡就没事 奶茶也不行

BroPingtou

洗过,也有时候救活过。最后还是死掉了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试试水洗洗晾干?
: 唉,打翻水杯这事儿我已经毁了好几个键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