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不愿意放弃反川,其实是不愿意否定自己

p
potassium
楼主 (未名空间)

这些人经过了几十年的洗脑,整个世界观就是主流媒体和微信头条。

事实上,他们已经慢慢发现了另一个世界,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世界观在崩塌,但是他们仍旧不愿意去承认。因为一旦承认,其实就是间接承认了自己几十年来,就是个大傻B.对那些所谓的高学历,高智商的精英们,承认自己其实是傻B这件事,是完全无法接受
的。

没关系,慢慢来。或说,朝闻道,夕死可以,跨过去了,就是另外一片天。

ai1901

小学时候路边杂志说他家黄金马桶,立马就觉得此人有问题。任何三观正常的人都会反川。

=======

标 题: 郑重声明:我可从来不是川粉!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9 13:09:13 2020, 美东)

(中国人会说严重声明,两个好好的词当场被毁。)

几十年前(小学?)一本路边杂志说他家黄金马桶,三秒钟果断不齿这种人品。

后来听说他搞选美,觉得美国人真厉害,转业跨界毫无困难。

后来在一次美国出差时,深夜在旅馆电视看到川普大学的 infomercial,三秒钟果
断判定这是骗局。

后来看到学徒,从片头 (intro) 的一股铜臭味,到参赛者的各种人造 drama,对这个
节目的制作人,i.e. 川普,相当反感。

后来看到他追打奥巴马出生证,我向来把阴谋论者当成心理疾病患者。

最后一根稻草是他承诺墨西哥出钱盖墙,那是额头上明写着:我知道你们很笨,看不出这是空头支票,所以我可以大大方方地骗你们。

p
peacemind2

这种噱头也就骗骗小学生,人家马桶什么样子关你屁事啊。
【 在 ai1901 (笑看众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学时候路边杂志说他家黄金马桶,立马就觉得此人有问题。任何三观正常的人都会反
: 川。
: =======
: 标 题: 郑重声明:我可从来不是川粉!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9 13:09:13 2020, 美东)
: (中国人会说严重声明,两个好好的词当场被毁。)
: 几十年前(小学?)一本路边杂志说他家黄金马桶,三秒钟果断不齿这种人品。
: 后来听说他搞选美,觉得美国人真厉害,转业跨界毫无困难。
: 后来在一次美国出差时,深夜在旅馆电视看到川普大学的 infomercial,三秒钟果
: 断判定这是骗局。
: ...................

houge

你和番薯谈法律,番薯和你谈道德。

ai1901

你现在想出来没?为何我说你一连问两次的问题是傻问题?

“我去看了你赞赏的这段视频,咋觉得Cory三番五次打断,不让Amy说话,很牛逼哄哄的
样子啊。“

【 在 houge (猴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和番薯谈法律,番薯和你谈道德。

Shadowolf

是的。

S
SagitarVW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03-Q9vq-JyiStTnqasADVg

看看这帮人,也是一群五毛大外宣,微信头条看太多。
我建议你么上去骂他们。
houge

谢谢番薯,你觉得我的问题不合理,这是对我最大的表扬了。

哪天你觉得我说的非常和你心意了,老王能笑话我俩月

【 在 ai1901(笑看众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现在想出来没?为何我说你一连问两次的问题是傻问题?

: “我去看了你赞赏的这段视频,咋觉得Cory三番五次打断,不让Amy说话,很牛
逼哄哄的

: 样子啊。“

ai1901

果然你想不出来。你不是智商不够,而是目盲。浅显的道理放你眼前,你也看不到。

这次参议院的发言规则与总体辩论不一样,议员与证人共用一段时间,你说多了,我就少说。证人面对不友好的议员时,一定是尽量说话,让议员没机会发问,所以议员必须打断。这是双方早就预料到的情形,没什么大不了,只有你大惊小怪。

【 在 houge (猴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番薯,你觉得我的问题不合理,这是对我最大的表扬了。
: 哪天你觉得我说的非常和你心意了,老王能笑话我俩月
:
b
buckshot000

很多奥巴马粉发现被骗了一样继续自我麻痹

h
huskyGG

有人打电话给川粉:你开车小心,有辆车在高速上疯狂逆行。川粉:不对啊,我怎么发现所有人都在疯狂逆行,就我一个人开的对,这世界太可怕了。

【 在 potassium (镇)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些人经过了几十年的洗脑,整个世界观就是主流媒体和微信头条。
: 事实上,他们已经慢慢发现了另一个世界,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世界观在崩塌,但是他们
: 仍旧不愿意去承认。因为一旦承认,其实就是间接承认了自己几十年来,就是个大傻B.
: 对那些所谓的高学历,高智商的精英们,承认自己其实是傻B这件事,是完全无法接受
: 的。
: 没关系,慢慢来。或说,朝闻道,夕死可以,跨过去了,就是另外一片天。

coldhere

你这个比喻不太对。如果川粉这么少,现在就是madam president了

【 在 huskyGG (huskyGG)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人打电话给川粉:你开车小心,有辆车在高速上疯狂逆行。川粉:不对啊,我怎么发
: 现所有人都在疯狂逆行,就我一个人开的对,这世界太可怕了。
: B.

r
robertfrost

一个非廊庑/粉红的川黑,他基本上是出于道德优越感,觉得自己是个文明人,对自己
的价值观的满足高于对事实真相的好奇。本质上来说,如果不是利益直接受损,而是从所谓道德的角度反川,那么其实只不过是说明这个川黑压根没活明白。如果是廊庑、粉红,那么反川倒是情有可原。
当然,既反主党,又反川,认为两边都是垃圾的非廊庑、粉红,不属于上述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