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代震惊北京的盗墓大案

rbs
楼主 (未名空间)

1936年4月的时候,北平侦缉六小队班长韩昆玉等在日常巡逻中发现,宣武门外后坑4号住户尚万义家经常有人进出,往来人员复杂。当即向小队长周德山、三分队队长田万增以及总队长马玉林进行了汇报。根据韩坤玉的汇报,马玉林指示侦缉六小队继续严密监视,并在掌握一定证据后相机抓捕。

4月29日,侦缉六小队对尚万义实施了抓捕,也就此揭开了当时震惊北平城的盗墓大案。

尚万义被捕以后,陆续交代团伙成员有香山四王府红门村25号的赵德顺(外号赵老台),门头村南魏家村26号的赵瑞(外号赵三),宛平县杨家坟村的徐文、徐景旺(外号徐三)、沈殿元(外号沈老台)、刘永山(外号刘小豹),李家峪的王景元(外号洋人)、孙才(外号孙四丫头)等。尚万义交代这些人都是以盗墓为生,经常进出他家的原因是将盗墓所获由他进行销赃。

在取得了上述信息以后,北平侦缉六小队分头对团伙成员进行了抓捕。

团伙人员一网打尽之后,供述他们每次作案前均由“风水先生”刘润斋提供指示,告知他们那座坟墓里面有“货”。

这个刘润斋,字丙炎,63岁,大兴人,住在东四牌楼北大街路西349号,在北平以给人
看风水颇有些名气。当时的不少巨商显贵的坟地,多由刘润斋进行选看。所以刘润斋平日里一向出手阔绰,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有指使别人盗自己所看坟墓这样一条“发财”之路。

刘润斋每次被请去给人选墓地看风水,实际上早将地势默记于心,并装作无意的去探询陪葬之物,暗中再与盗墓团伙勾结,实施盗墓犯罪。所以每当有富人的坟茔经刘润斋看过风水之后,他都会指引盗墓团伙进行盗掘。所盗取的陪葬品,经过变卖后与盗墓团伙成员平分。

前清步兵统领乌恪谨,待刘润斋尤为宽厚,因一直以来都让刘润斋帮自己看风水,每年都要送他150大洋,逢年过节更是另外还有打赏,所以刘润斋对乌恪谨家的祖坟极为熟
悉,乌恪谨死后,墓地的风水也是由刘润斋去看的,乌恪谨陪葬之物刘润斋知道得一清二楚。

北平内六区署长延庚在北苑西羊坊有祖坟一座,延家乃是世家,所以祖坟中所葬的灵柩和陪葬品都非常贵重。这座祖坟的风水也是由刘润斋代为查看,所以他也对这坟墓里面的一切了如指掌。

但让乌、延两家没有想到的是,平日里待之不薄的刘润斋在与盗墓团伙勾结上以后,首先动手的便是乌、延两家的坟地。因为熟悉,所以盗墓团伙整个作案过程如同探囊取物,刘润斋也通过与盗墓团伙的勾结获利颇丰。

在从盗墓团伙那里获得了刘润斋涉案的确凿证据之后,1936年5月6日上午10时左右,由北平侦缉第三分队第六小队前往东四北大街349号对刘润斋实施了抓捕。从刘润斋家中
发现多件盗墓团伙盗取的陪葬古物。

根据该团伙供述,因作案太多,具体的作案次数已经无法确定。首次与刘润斋勾结盗墓是在1935年4月,在东便门外乌恪谨家墓地一座坟墓挖地五尺后见棺,由徐文点蜡烛下
到墓内,从已经腐朽的棺材中取得翡翠翎管一个,通过向尚万义销赃卖得大洋80。

盗墓团伙向当时警方所承认的盗墓案件多达11起,从墓中盗取了大量的金银首饰、玉器、鼻烟壶、瓷器等陪葬品,通过尚万义销赃获利近千大洋。不过这并非盗墓团伙所盗陪葬品的真实价值,因为盗墓团伙将赃物交给尚万义销赃所得大多在一百大洋以下,但在1936年2月2日的一次盗墓作案之后,参与作案的徐景旺、沈老台、刘小豹等人将盗墓获得的金镯、玉镯、玉扳指、墨镜等物品卖给了卢沟桥一名姓阎的文物贩子,获得770大
洋。由此可见,作为该团伙主要销赃渠道的尚万义在这中间吃掉了大部分的利润。

在整个20世纪30年代北平地区盗墓活动极为猖獗,为了严惩此类犯罪,平津卫戍司令部在1934年制定了针对盗墓活动的从严惩治办法,规定“一,携带凶器盗墓者,处无期徒刑; 二,以盗墓为常业者,处无期徒刑; 三,加暴刑于坟丁公然盗取者,处死刑;
四,结伙三人以上持枪械盗墓者,处死刑。”

最终以刘润斋、尚万义、赵德顺等为首的盗墓团伙,经冀察绥靖公署审理后判处死刑,处决于天桥刑场。
Huangchong

什么是加暴行于坟丁?

Huangchong

哦 估计是武力攻击看坟人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什么是加暴行于坟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