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司法独立”就是一个谎言典范

nile
楼主 (未名空间)


大法官金斯伯格之死掀起的政治风暴,不亚于任何一个独裁者之死引发的集权国家政治动荡。据说最高法院9大法官,“自由派”与“保守派”本来是4比5。如果元首再提名
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就意味着“保守派”占据压倒性多数,以“保守派”自居的共和党基本上可以在大法官的庇护下随心所欲作他们想作的任何事情。而且可以以法律的名义压制所谓的“自由派”。

必须首先指出的是,元首本人并不是“保守派”,当然也不是“自由派”。因为元首的所有决定与“保守派”的价值观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元首是“颠覆派”,为搞垮美国颠覆一切。之所以认为元首是“保守派”不过是“保守派”的政治利益现在控制在元首手中。

美国最高法院与中共政治颇有几分相似,他们都是党派斗争的产物,都以所谓的表决方式作出决定。不同的是,美国是两党斗争,元首本人不能是大法官,中共是派系斗争而且中共独裁者本人就是政治局常委之一。还有一个有趣的地方,美国最高法院与水工核时代中共政治局一样,最有权力的人都是九个人。这个人数的多少大有学问。在朝者需要人数减少,一刁核就把水工核从九人减少到七人。在野者希望人数增加,“自由派”就威胁说如果“保守派”大选前就提出新大法官任命,他们就要扩充大法官人数。

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产生至少在形式上是通过党代表大会投票选举。美国大法官是元首提名,国会批准。考虑到国会多数党基本都是元首的同党,基本可以说美国大法官就是元首直接任命的。前不久国会辩论元首有没有违反宪法滥用权力。判定合法还是违法,合宪还是违宪,理所当然应该是法院的权利和职责。而美国最高法院却可以制度性保持沉默。所以美国从制度上保证了元首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绝对权力。所谓三权分立,所谓对政府的法律监督,本质上就是撒谎。

中共的常委表决制还算正常,毕竟人家说明了就是政治局作政治决定。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就也搞表决制就有问题了。法官的天职就是根据法律判断被告合法还是非法,如果非法应该受到何种惩罚。到了美国最高法院,一件事情可以说是非法,也可以说是合法。美国究竟有几个法律?事实上,所谓的合法非法都是法官个人所代表的党派意志决定,没法律什么事。所谓的法律在这些人手中不过是道具。

如果美国真的有资格成为世界民主法治的灯塔,首先必须改变大法官由元首任命为党效忠的制度。很简单,大法官由美国全国法律工作者选举产生,包括法官,律师,检察官,警察。最高法院任何裁决必须全体大法官一致同意。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上保证大法官的产生符合人民意志,而不是代表元首和他后面的多数党。大法官的决定所根据的是宪法和法律,而不是根据元首和多数党的政治利益。

lijiang

万事都是个度的问题

想让大法官们完全没有自己的政治倾向,那是不现实的

只要他们不要象RGB那样直接跳出来赤膊上阵,参与党争,对一个总统候选人进行攻击
(在他上任后继续情绪性地攻击),那这个体制还是不错的

【 在 nile (nile)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法官金斯伯格之死掀起的政治风暴,不亚于任何一个独裁者之死引发的集权国家政治
: 动荡。据说最高法院9大法官,“自由派”与“保守派”本来是4比5。如果元首再提名
: 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就意味着“保守派”占据压倒性多数,以“保守派”自居的共
: 和党基本上可以在大法官的庇护下随心所欲作他们想作的任何事情。而且可以以法律的
: 名义压制所谓的“自由派”。
: 必须首先指出的是,元首本人并不是“保守派”,当然也不是“自由派”。因为元首的
: 所有决定与“保守派”的价值观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元首是“颠覆派”,为搞垮美国颠
: 覆一切。之所以认为元首是“保守派”不过是“保守派”的政治利益现在控制在元首手
: 中。
: 美国最高法院与中共政治颇有几分相似,他们都是党派斗争的产物,都以所谓的表决方
: ...................

m
miemuo

美国的司法一直是独立的,直到川普上台。
有两点你说的对,我都没读你的文章,一眼而过,

第一,川普是个颠覆者,会破坏一切,这是美国的灾难,俄罗斯的大幸事。
第二,美国出现前所未有的党斗,这是有邪恶力量在背后ZUO,这是美国的灾难,俄罗
斯的大幸事。

【 在 nile (nile)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法官金斯伯格之死掀起的政治风暴,不亚于任何一个独裁者之死引发的集权国家政治
: 动荡。据说最高法院9大法官,“自由派”与“保守派”本来是4比5。如果元首再提名
: 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就意味着“保守派”占据压倒性多数,以“保守派”自居的共
: 和党基本上可以在大法官的庇护下随心所欲作他们想作的任何事情。而且可以以法律的
: 名义压制所谓的“自由派”。
: 必须首先指出的是,元首本人并不是“保守派”,当然也不是“自由派”。因为元首的
: 所有决定与“保守派”的价值观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元首是“颠覆派”,为搞垮美国颠
: 覆一切。之所以认为元首是“保守派”不过是“保守派”的政治利益现在控制在元首手
: 中。
: 美国最高法院与中共政治颇有几分相似,他们都是党派斗争的产物,都以所谓的表决方
: ...................

freewheeler

破坏司法独立,破坏宪政的,一直是左臂。保守派只是要恢复宪法。本来以前是没有左臂的,后来左臂多了,破坏宪法的左臂法官多了,也没见楼主出来放个屁。现在少了一个了,就像死了爹妈一样
c
cellcycle

你忘了 FDR。。。。。

trump 能控制司法的话,还被各个法庭 “制裁” ?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的司法一直是独立的,直到川普上台。
: 有两点你说的对,我都没读你的文章,一眼而过,
: 第一,川普是个颠覆者,会破坏一切,这是美国的灾难,俄罗斯的大幸事。
: 第二,美国出现前所未有的党斗,这是有邪恶力量在背后ZUO,这是美国的灾难,俄罗
: 斯的大幸事。

m
miemuo

能控制高院,就可以控制司法,如果参议院也不丢,
要什么法案就可以通过什么法案,
官司打到高院,都没用。

【 在 cellcycle (vacoul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忘了 FDR。。。。。
: trump 能控制司法的话,还被各个法庭 “制裁” ?

m
miemuo

民主党抵抗就是抵抗这种局面的。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能控制高院,就可以控制司法,如果参议院也不丢,
: 要什么法案就可以通过什么法案,
: 官司打到高院,都没用。

e
easydude

左B永远喜欢喊别人颠覆者,从来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货色,干了什么事情。
如果川普是颠覆者,那把他选上来的一般美国人也都是反贼,要颠覆美国投靠俄国的咯?
只听说过共和党偏保守,属于原教旨主义,可从来没听说过颠覆主义。
每每民主党一再的宣称要增选最高法院,要弹劾,要修改宪法,参议院投票议事法则,比如搞个什么核弹的鸟玩意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昨天刚和一个同事聊完天,居然白等父子干的那些事人家全然不care,而Trump做的所
有事情都是错的,该去被绞死。我就问他:白等儿子明显的conflict of interest 你
为什么视而不见,却总在质疑和反对Trump女儿女婿去白宫做特别顾问。这种double
standard现在极左是滚瓜烂熟啊。
lijiang

川普控制司法?真是睁着眼说瞎话
川普有这么大能量的话,一个小小的微信官司,居然还让华人赢了,呵呵

对,美国出现前所未有的党斗,因为有左逼的邪恶力量在背后ZUO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的司法一直是独立的,直到川普上台。
: 有两点你说的对,我都没读你的文章,一眼而过,
: 第一,川普是个颠覆者,会破坏一切,这是美国的灾难,俄罗斯的大幸事。
: 第二,美国出现前所未有的党斗,这是有邪恶力量在背后ZUO,这是美国的灾难,俄罗
: 斯的大幸事。

e
easydude

在左B眼里,民主党是高高在上的神圣典范,比如说自己搞得那个核弹政策,那算不算
颠覆啊?如果他不算颠覆,合法合规,那现在Trump和参议院在大选之前投票confirm也就没什么好BB的。
b
bud

美国司法独立的确是谎言。总统做每件事只要全国有一个法官不同意,就可以叫停。行政分支已经被放到司法分支之下。比如某事是否危及国家安全,都要由法官决定。

m
miemuo

穆勒团队在我眼里是美国的爱国者,英雄。我衷心祝福FBI。
也祝福拜登辩论成功,出彩!
通俄门本来是可以力度更大些的。
主流媒体的新闻没错。常看,消业障。长智慧。少看俄罗斯的微信。

【 在 easydude(easydude)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左B永远喜欢喊别人颠覆者,从来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货色,干了什么事情。
<br>: 如果川普是颠覆者,那把他选上来的一般美国人也都是反贼,要颠覆美国投靠俄
国的咯?
<br>: 只听说过共和党偏保守,属于原教旨主义,可从来没听说过颠覆主义。
<br>: 每每民主党一再的宣称要增选最高法院,要弹劾,要修改宪法,参议院投票议事
法则,
<br>: 比如搞个什么核弹的鸟玩意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br>: 昨天刚和一个同事聊完天,居然白等父子干的那些事人家全然不care,而Trump
做的所
<br>: 有事情都是错的,该去被绞死。我就问他:白等儿子明显的conflict of interest 你
<br>: 为什么视而不见,却总在质疑和反对Trump女儿女婿去白宫做特别顾问。
这种
double
<br>: standard现在极左是滚瓜烂熟啊。
<br>

nile

总有一天,俄国沙皇会公开真相的。他不会让如此惊天的战略成就被历史遗忘。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的司法一直是独立的,直到川普上台。
: 有两点你说的对,我都没读你的文章,一眼而过,
: 第一,川普是个颠覆者,会破坏一切,这是美国的灾难,俄罗斯的大幸事。
: 第二,美国出现前所未有的党斗,这是有邪恶力量在背后ZUO,这是美国的灾难,俄罗
: 斯的大幸事。

a
asshole

这有从哪冒出来的马甲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穆勒团队在我眼里是美国的爱国者,英雄。我衷心祝福FBI。
: 也祝福拜登辩论成功,出彩!
: 通俄门本来是可以力度更大些的。
: 主流媒体的新闻没错。常看,消业障。长智慧。少看俄罗斯的微信。
:
: 左B永远喜欢喊别人颠覆者,从来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货色,干了什么事情。
:
: 如果川普是颠覆者,那把他选上来的一般美国人也都是反贼,要颠覆美国
: 投靠俄
: 国的咯?
:
: 只听说过共和党偏保守,属于原教旨主义,可从来没听说过颠覆主义。
:
: 每每民主党一再的宣称要增选最高法院,要弹劾,要修改宪法,参议院投
: ...................

ai1901

這個 exactly 就是司法獨立的體現!

【 在 bud(BUD)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司法独立的确是谎言。总统做每件事只要全国有一个法官不同意,就可以叫
停。行
: 政分支已经被放到司法分支之下。比如某事是否危及国家安全,都要由法官决定。

ai1901

“首先必须改变大法官由元首任命为党效忠的制度。很简单,大法官由美国全国
法律工
作者选举产生”

你知道為何憲法設計大法官不是選舉?為的就是擺脫黨派控制。大法官有個人信念,有偏左偏右,這個不是問題,一個國家的發展,左右兼顧是好事,但是不能 partisan,
不能像美新版這種,屁股決定腦袋,把黨派利益置於自己良心之上。

法官可以有個人立場,可以有自己的信仰,但不能有黨派色彩。他可以依據法律與良心給出意見,但不能以黨派利益。

法官選舉制度的問題,就在於黨派控制了法官的任免,法官容易淪為黨派的打手。

當然,憲法設計者以為每個總統都要臉,都會尊重人民、尊重總統職位、尊重憲法。這個就錯了。

p
piggybank

早说了,三权分立司法独立都是骗P民的,只有在狗屁倒灶的事情上,三权分立司法独
立才跳出来表演一下,真的涉及到美国利益尤其是抢劫搞乱轰炸别国,哪怕灭绝人性反人类,两党都是一致同意,三权一致的!
nile

黨派控制了法官的任免,法官容易淪為黨派的打手。元首任命大法官,就是要法官成为元首的打手。

【 在 ai1901 (笑看众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首先必须改变大法官由元首任命为党效忠的制度。很简单,大法官由美国全国
: 法律工
: 作者选举产生”
: 你知道為何憲法設計大法官不是選舉?為的就是擺脫黨派控制。大法官有個人信念,有
: 偏左偏右,這個不是問題,一個國家的發展,左右兼顧是好事,但是不能 partisan,
: 不能像美新版這種,屁股決定腦袋,把黨派利益置於自己良心之上。
: 法官可以有個人立場,可以有自己的信仰,但不能有黨派色彩。他可以依據法律與良心
: 給出意見,但不能以黨派利益。
: 法官選舉制度的問題,就在於黨派控制了法官的任免,法官容易淪為黨派的打手。
: 當然,憲法設計者以為每個總統都要臉,都會尊重人民、尊重總統職位、尊重憲法。這
: ...................

v
verde

自己知道自己是坨shit,就拼命抹黑别人

这种垃圾文章就是典范。

【 在 nile (nile)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法官金斯伯格之死掀起的政治风暴,不亚于任何一个独裁者之死引发的集权国家政治
: 动荡。据说最高法院9大法官,“自由派”与“保守派”本来是4比5。如果元首再提名
: 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就意味着“保守派”占据压倒性多数,以“保守派”自居的共
: 和党基本上可以在大法官的庇护下随心所欲作他们想作的任何事情。而且可以以法律的
: 名义压制所谓的“自由派”。
: 必须首先指出的是,元首本人并不是“保守派”,当然也不是“自由派”。因为元首的
: 所有决定与“保守派”的价值观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元首是“颠覆派”,为搞垮美国颠
: 覆一切。之所以认为元首是“保守派”不过是“保守派”的政治利益现在控制在元首手
: 中。
: 美国最高法院与中共政治颇有几分相似,他们都是党派斗争的产物,都以所谓的表决方
: ...................

m
miemuo

我开始讨厌普京了,真的很讨厌。
普京是个鸡巴球的沙皇,是个他妈了个逼的克格勃!!!

所有和普京立场一直的,都是邪的,无疑!

【 在 nile (nile) 的大作中提到: 】
: 总有一天,俄国沙皇会公开真相的。他不会让如此惊天的战略成就被历史遗忘。

m
mszzeta

美国和中国比....

现代文明制度当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和古代皇上就是法律的时代还是天壤之别的

nile

既然最高法官是元首任命的,为党效忠的。就别撒谎说什么司法独立。

【 在 mszzeta (星尘的残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和中国比....
: 现代文明制度当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和古代皇上就是法律的时代还是天壤之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