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此选举之际,急于提名大法官可能会丢失选票

Y
YXLM
楼主 (未名空间)

  仁义道德这个东西是否要遵循,其实取决于旁观者,而民主选举恰恰是旁观者发挥作用的时候。从策略上讲,川普是否应该急于提名大法官,取决于旁观者的心理状态。这个我觉得很难把握。
  “开恶例”“民主党报复”什么的,都无所谓。
sysywjel

宁可丢掉大选,也要认命。

即便不能连任,川普也是百年来保守派最大的英雄。

mouseCEO

此言差矣!川普行事,什么时候关照过“旁观者”?而这个“旁观者”,说白了,也就是公众舆论而已。
以前,公众舆论完全掌握在主流媒体手中。现在,此消彼长,主流媒体的影响越来越式微。

因为主流媒体的影响而丢失的所谓“中间选民”的选票,在现在的政治生态下,并不是大头。因为其一,主流媒体不再能一手遮天,其二,实际上,已经没有太多“中间选民”了。

然而,己方拥有总统府和参议院的主场之利,却首鼠两端,犹疑不决,从而丢失的自己基本盘的选票,可以说是灾难性的。
反过来讲,如果总统府和参议院干脆利落地在大选前拿下这个高法提名,保守派一定气势如虹,而自由派一定是哀鸿遍野。从大选的投票率来讲,绝对利好。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仁义道德这个东西是否要遵循,其实取决于旁观者,而民主选举恰恰是旁观者发挥
: 作用的时候。从策略上讲,川普是否应该急于提名大法官,取决于旁观者的心理状态。
: 这个我觉得很难把握。
:   “开恶例”“民主党报复”什么的,都无所谓。

i
insect9

提名法官可能会丢掉大选,不提名一定会丢掉大选。邮寄选票的问题一定会打官司的。

【 在 YXLM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仁义道德这个东西是否要遵循,其实取决于旁观者,而民主选举恰恰是旁观者发
挥作用的时候。从策略上讲,川普是否应该急于提名大法官,取决于旁观者的心理状态。这个我觉得很难把握。
:  “开恶例”“民主党报复”什么的,都无所谓。
:

hehesss


说的是 提名并确认 肯定会让有些人的平衡心理又出来了 但不提名 肯定重挫士气

老头真难

【 在 insect9 (insect9) 的大作中提到: 】
: 提名法官可能会丢掉大选,不提名一定会丢掉大选。邮寄选票的问题一定会打官司的。
: :
: :  仁义道德这个东西是否要遵循,其实取决于旁观者,而民主选举恰恰是旁观者发
: 挥作用的时候。从策略上讲,川普是否应该急于提名大法官,取决于旁观者的心理状态
: 。这个我觉得很难把握。
: :  “开恶例”“民主党报复”什么的,都无所谓。
: :

g
g99992

不提名,CNN的屁精就不喷粪了?不提名,干鲍Nancy就不卖骚了?不提名,blm 的尼哥就不打砸抢了?
shadowalker

现在选民分裂很厉害,中间派非常少,基本反对Trump的人本来就不认为Trump有啥仁义道德,而支持Trump的人肯定对提名不会反感。

所以,Trump提名基本没有不利,但不提名对他的基本盘可能伤害很大。
jkerry

然也

如果再添一个保守派,那么从微弱的4:3:1 变成可靠的5:3:1,能保美国三十年不
变屎坑

如果用一个法官换老川一届总统,我愿意

更何况,总统选举结果还不一定呢,而民主党作弊是一定的,多个法官即使总统输了也输个公平

【 在 insect9 (insect9) 的大作中提到: 】
: 提名法官可能会丢掉大选,不提名一定会丢掉大选。邮寄选票的问题一定会打官司的。
: :
: :  仁义道德这个东西是否要遵循,其实取决于旁观者,而民主选举恰恰是旁观者发
: 挥作用的时候。从策略上讲,川普是否应该急于提名大法官,取决于旁观者的心理状态
: 。这个我觉得很难把握。
: :  “开恶例”“民主党报复”什么的,都无所谓。
: :

M
Milanol

我反老川连任。但我不觉得老川提名大法官有什么不对的。全看你怎么宣传这个
narrative。

我就没见过哥萨奇和卡瓦闹这种confirmation这么nasty的,尤其是卡瓦闹。简直就是
闹剧,属于台湾政坛级别的闹剧。

金斯伯格本人当年多少票confirm的?90多票吧。卡甘这种充满巨大争议的,都要好多
共和党医院投她。民主党自己用dog fight刁难卡瓦闹,我觉得真没脸在这事上抢什么
道德高点了。

m
mrnqs

无论和党还是猪党,装逼遭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