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左派的内在逻辑与弱点

Y
YXLM
楼主 (未名空间)

  小粉红和投机分子不算真左派。

  右派总觉得左派手段下作,这一点如果用来指责小粉红和投机分子,虽然对方不也会承认,但总有“命中要害”的感觉。
  这是因为小粉红和投机分子的思维方式或多或少和右派一致,双方有共同基础,才不会鸡同鸭讲。就是说,小粉红和投机分子对“手段下作”的定义和右派的定义其实差不多,只是在事实认定上有分歧。

  真左派却大不相同。
  以劳资纠纷论,真左派的逻辑基础是:资本家所赚的钱,全部是盗取工人的。这样一来,资方天天盗窃,劳方即便手段下作一点,又能下作到什么程度?
  虽然劳资纠纷是个例,但这个逻辑在所有左右争议方面都是共通的。即左派认为右派的一切权利都是窃取的,而且是一直在窃取。
  再举个更直观的例子,antifa认为他们自己是和平的。为什么一个打砸抢的组织还是和平的?在他们看来,这很正常:因为他们不承认财产权。就是说,他们打砸抢是和平的,如果你为了保卫财产而攻击他们,那就是你破坏和平在先。

  对于真左派来说,你指责他手段下作,其实是鸡同鸭讲。

  当然,真左派也分“傻”和“坏”两种。

  “傻”的真左派并不彻底,他可以采取完全的双重标准而没有自我察觉。比如,他希望禁止别人提出反对意见,却觉得自己应该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而且对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根本察觉不到。在财产、个人利益等方面,也都是如此。
  对这种人基本没治。在一个有言论自由的环境中,我们倒可以让他被真相所淹没。我是说,即便一个人很傻,他也很难完全抗拒外来信息。我们没办法让傻子聪明起来(那是他本人,他父母和他老师的责任),但肯定可以压倒他那一方。而在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中,我们就只能拿他当玩具踩着玩了(专门用来发泄情绪的那类玩具)。然而,我们玩归玩,对他本人还是没治。实际上,左派之所以要破坏言论自由,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保留这种成员。

  “坏”的真左派是彻底的,他很清楚,在现阶段不能鼓吹“彻底废除个人财产”这类极端政见,因为鼓吹这类政见,只能把几乎所有人,包括上述小粉红和投机分子在内都赶到对方阵营里,或者至少不敢公开支持自己。

  对于上述真左派来说,我们也可以泛泛而论的指责他们手段下作,但不能指望触动他们。我的意思是说,虽然真左派肯定无动于衷,但他们在全社会中人数很少,他们的态度无关大局。我们只要在其他人面前败坏他们就好了。
  如果我们想触动(不是说服)那些“坏”的真左派,可以考虑揭穿他们的极端政见,甚至用“套话”的方式,把他们的极端政见给“套”出来。当然,后者就完全是技巧问题了,但哪怕是前者,也是有效的。
  “不鼓吹彻底废除个人财产之类的政见”和“与此类政见撇清干系”的难度是不同的。后者要比前者难的多,因为他们肯定也不想表示自己坚决反对此类政见。

  下面是极端冷门的内容:说服真左派。
  这里要声明的是,在网上说服某个人基本不可能,但我们也可能有其它说服的需要。这里有三种观点:真左派认为财产权和一切来自继承的利益(例如国籍所带来的利益)和能力都是不合理的,古典自由主义强调财产权是合理的,保守主义认为一切旧权力都有合理性。
  如果我们用古典自由主义观点来对抗真左派观点,这其实是用一种独断来对抗另一种独断,更糟糕的是,当今的左右争议并不集中在财产权上。而如果我们用保守主义观点来对抗真左派观点,对于缺乏社会阅历的人往往无效,除非我们根本不想说服,只想压服。
  注意说服的困难性。说服跟网上争论不同。网上争论可以直截了当的把对方(作为一方而非个人)搞臭,也可以利用对方对大众意愿的顾忌,让他难以启齿。但这都不是说服。
  所以,对说服这个事,我只能说:逻辑框架如此,大家根据具体情况,看着办吧。
t
ts78

你的废话太多,

川普, 赵小兰老公, 共和党头目 极力 破坏 social security,

一票否决, 绝不可能选传普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粉红和投机分子不算真左派。

ai1901

别说那么多,你就画条线就好了。

u
uncle4

真是脑仁比苍蝇还小, 哈哈哈哈哈哈
CalCat

Too long, too shitty, sometimes out of touch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粉红和投机分子不算真左派。
:   右派总觉得左派手段下作,这一点如果用来指责小粉红和投机分子,虽然对方不也
: 会承认,但总有“命中要害”的感觉。
:   这是因为小粉红和投机分子的思维方式或多或少和右派一致,双方有共同基础,才
: 不会鸡同鸭讲。就是说,小粉红和投机分子对“手段下作”的定义和右派的定义其实差
: 不多,只是在事实认定上有分歧。
:   真左派却大不相同。
:   以劳资纠纷论,真左派的逻辑基础是:资本家所赚的钱,全部是盗取工人的。这样
: 一来,资方天天盗窃,劳方即便手段下作一点,又能下作到什么程度?
:   虽然劳资纠纷是个例,但这个逻辑在所有左右争议方面都是共通的。即左派认为右
: ...................

u
uncle4

好文细读
l
laoselang

什么真左派,假左派,

都是一样的蛆虫,就像什么温和派穆斯林和极端穆斯林的区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