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牛人年轻时都很牛逼 但是自己不知道 (转载)

Huangchong
楼主 (未名空间)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idocare (冷秋),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牛人年轻时都很牛逼 但是自己不知道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14 15:38:15 2019, 美东)

又编故事?还有没有点创意?

最早的版本是这样的:某数学大牛在普林斯顿念研究生时,有一次上课去晚了,去时快下课了。他看了看黑板上有十道数学作业题,赶紧抄下来。

下节课开始时,大牛很不好意思地跟教授说,你这个作业太难了,我费了半天劲只做出两道半。

教授目瞪口呆,说我们上节课列的是本世纪有希望解决的十道数学难题。

【 在 greemint (一颗球) 的大作中提到: 】
: 师兄上老板的课
: 老板留了道作业题 很难 本来是震慑学生的
: 结果师兄第二天还要出去旅游 弄了俩小时给解了
: 老板后来就不管师兄了

Huangchong

发信人: srx (srx),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牛人年轻时都很牛逼 但是自己不知道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14 17:47:48 2019, 美东)

George Dantzig
【 在 Arakis (Arakis)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的是Freeman Dyson。

dimorphism

生早了,放到现在能拿2.5M奖金
dimorphism

是Freeman Dyson的话,应该当场颁发PHD学位了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srx (srx),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Re: 牛人年轻时都很牛逼 但是自己不知道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14 17:47:48 2019, 美东)
: George Dantzig

daemonself

In statistics, Dantzig solved two open problems in statistical theory, which he had mistaken for homework after arriving late to a lecture by Jerzy
Neyman.[2]

最多2万5,统计学以前在数学系是下脚料方向
【 在 dimorphism (雷小阿伦) 的大作中提到: 】
: 生早了,放到现在能拿2.5M奖金

dimorphism

找来找去,没找到是哪两个open problems

【 在 daemonself (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提到: 】
: In statistics, Dantzig solved two open problems in statistical theory,
which
: he had mistaken for homework after arriving late to a lecture by Jerzy
: Neyman.[2]
: 最多2万5,统计学以前在数学系是下脚料方向

reknaz

不知道就对了,牛到一定程度,自然有人给编牛故事到处传播。不牛的人做啥都没用。我以前一个师弟 research 里遇到一个微分方程解不了,问我有没有什么数值解法,我看了看方程,直接给他写出了解析解,结果他一脸茫然地走了。

【 在 Huangchong (净坛使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idocare (冷秋),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Re: 牛人年轻时都很牛逼 但是自己不知道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14 15:38:15 2019, 美东)
: 又编故事?还有没有点创意?
: 最早的版本是这样的:某数学大牛在普林斯顿念研究生时,有一次上课去晚了,去时快
: 下课了。他看了看黑板上有十道数学作业题,赶紧抄下来。
: 下节课开始时,大牛很不好意思地跟教授说,你这个作业太难了,我费了半天劲只做出
: 两道半。
: 教授目瞪口呆,说我们上节课列的是本世纪有希望解决的十道数学难题。

dakedo

现在不是了?

【 在 daemonself (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提到: 】
: In statistics, Dantzig solved two open problems in statistical theory,
which
: he had mistaken for homework after arriving late to a lecture by Jerzy
: Neyman.[2]
: 最多2万5,统计学以前在数学系是下脚料方向

dakedo

啥叫有没有什么数值解法
数值解法不都那样吗

【 在 reknaz (拖把套)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就对了,牛到一定程度,自然有人给编牛故事到处传播。不牛的人做啥都没用。
: 我以前一个师弟 research 里遇到一个微分方程解不了,问我有没有什么数值解法,我
: 看了看方程,直接给他写出了解析解,结果他一脸茫然地走了。

reknaz

抱歉我没说清楚,就是问我怎么能找到近似的数值解。

【 在 dakedo (大蝌蚪) 的大作中提到: 】
: 啥叫有没有什么数值解法
: 数值解法不都那样吗

dakedo

这个怎么解释?让你帮他写matlab吗?

【 在 reknaz (拖把套) 的大作中提到: 】
: 抱歉我没说清楚,就是问我怎么能找到近似的数值解。

Huangchong

感觉是的

【 在 dakedo (大蝌蚪)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怎么解释?让你帮他写matlab吗?

reknaz

不是不是,就是为了想要个近似解。
看来我的语言表达还真是有问题。

【 在 dakedo (大蝌蚪)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怎么解释?让你帮他写matlab吗?

dakedo

不是,俺是在试图分析你是不是错过一段艳缘

【 在 reknaz (拖把套)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不是,就是为了想要个近似解。
: 看来我的语言表达还真是有问题。

v
voidcinder

牛人的事迹都差不多
霍金本科同班的回忆是
一次作业特难,两同学通宵合作做出三道
回宿舍看见霍金满脸疲惫地出门
说只做出了7道还是8道

daemonself

托姐这个贴我看好几遍,愣是没太看懂。我仔细研究了下,托姐的意思是不是觉得自己也应该有人帮着编几个故事?可惜没人帮忙,只好自己来了?
【 在 reknaz (拖把套)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就对了,牛到一定程度,自然有人给编牛故事到处传播。不牛的人做啥都没用。
: 我以前一个师弟 research 里遇到一个微分方程解不了,问我有没有什么数值解法,我
: 看了看方程,直接给他写出了解析解,结果他一脸茫然地走了。

dramawatcher

Near the beginning of a class for which Dantzig was late, professor Jerzy
Neyman wrote two examples of famously unsolved statistics problems on the
blackboard. When Dantzig arrived, he assumed that the two problems were a
homework assignment and wrote them down. According to Dantzig, the problems "seemed to be a little harder than usual", but a few days later he handed in completed solutions for the two problems, still believing that they were an assignment that was overdue.

Dantzig, George B. "On the Non-Existence of Tests of 'Student's' Hypothesis Having Power Functions Independent of Sigma." Annals of Mathematical
Statistics. No. 11; 1940 (pp. 186-192).

Dantzig, George B. and Abraham Wald. "On the Fundamental Lemma of Neyman and Pearson." Annals of Mathematical Statistics. No. 22; 1951 (pp. 87-93).

【 在 XBaldwin (Bald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math.stackexchange.com/questions/533146/dantzigs-unsolved-homework-
: problems

dimorphism



【 在 XBaldwin (Bald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math.stackexchange.com/questions/533146/dantzigs-unsolved-homework-
: problems

Pegasi

单纯形法原来是这位牛人发明的,传奇啊

【在 Huangchong(净坛使者)的大作中提到:】
:发信人: srx (srx),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牛人年轻时都很牛逼 但是自己不知道

netghost

眉毛用,最後都小兒麻痹了,還是要去蘿莉島。
【 在 voidcinder (ashesoftime) 的大作中提到: 】
: 牛人的事迹都差不多
: 霍金本科同班的回忆是
: 一次作业特难,两同学通宵合作做出三道
: 回宿舍看见霍金满脸疲惫地出门
: 说只做出了7道还是8道

reknaz

这个是真事,我刚到外系学的正好碰上能应用,本来以为可以卖弄一下,结果人家的反应出乎意料,老公知道后狠狠嘲笑了我一把。

我的意思是说,同样的事,如果放牛人身上就成了传奇,传播的人为了吸引听众,会重点围绕牛字添油加醋,故事改得面目全非都有可能,但如果放在我这种菜鸟身上,就成了搞笑。同样的话,所谓名人说出来就被赞成脱俗,普通人说出来就被说成是犯傻。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要是有人编排我故事,自然会在菜字上下功夫,把我塑造成笑点,对我有啥好处呀。

【 在 daemonself (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提到: 】
: 托姐这个贴我看好几遍,愣是没太看懂。我仔细研究了下,托姐的意思是不是觉得自己
: 也应该有人帮着编几个故事?可惜没人帮忙,只好自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