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排斥老外

b
boter
楼主 (未名空间)

去到海外,我们成了外国人,或多或少遇见过来自其他民族的异样眼光。各民族之间也有隔阂,或许这个民族本身遭到不平等对待,却又看不上另外一个民族。华人喜欢扎堆,自成团体,在不少的大城市里都有China Town,这种地域之隔,好像无形中画了条界线,不打算融入也没打算接纳,没有交流沟通,自我封闭。

耳闻目睹了很多华人是如何遭到歧视的,一直以为我们是受害方,直到自己经历过,才觉得有些事不能凭一方之说,必须用辩证的眼光去看待。记得当时临近毕业,急于找房,路过一家中超,看到小窗口的招租小广告,给房东去了电话,看了房子,总体还行。房东薇姐很好相处,也好说话,口头就约定了房租一月一交,无押金。薇姐是二房东,居主卧,在寻找店面准备开酒吧,还有她老公,是理发师,孩子都送回浙江老家养。还有一个小次卧,住着来自东北的一个小男孩,也在理发店上班。驻扎在这片社区的基本上都是中国人,聚集了很多服务业,餐馆,中超,服装鞋店,百元店,理发店,美甲店,按摩店,旅行社等,只要是生活必需品,一应俱全,很便利,感觉生活还在中国似的。

那会赶论文,没时间好好吃饭,薇姐有时会多做点饭让我一块吃。在异国他乡,一点点温情足以让游子感激。快到月底,一个私交较好的来自尼泊尔的同学小K还没找到房子
,苦于学校宿舍要清人,想和我暂住几天,我想没想就应了。当天她就把东西搬了进来。

晚上,薇姐回来,就问是谁的行李,我跟她说明了情况,薇姐埋怨道怎么不提前说一下,而且还是个外国妞,我们不喜欢老外,马上让她搬走。我说服道事发突然,就暂住几天,一个小女孩的这么晚也没地方去了。大姐缓了下口气,今晚小K可以留下,但第二
天必须走人。又劝我说,我来得时间不长,不了解国外是什么样子,很多外国人的手脚不干净,有的可能还吸毒贩毒。

我听了感慨颇多,且不说薇姐信不过我交友的眼光,只因小K不是中国人就得走人。且
不说国人的信任危机,千山万水来这里,生活在老外的地盘上,却这么排斥老外,那凭什么老外就得接纳?

其实,有很多国人像薇姐这样的,出于无奈,刚好有亲戚在海外经营酒吧,便漂洋过海来打工,等攒上多年,最好的祈盼是自己也能开上酒吧,但最终只是为了多弄点钱回去,荣归故里,落叶归根。大部分人离不开华人圈,兜转服务于中国传统行业。甚至整个村都搬过来,根枝盘结,错综复杂,形成帮派,控制产业链。对他们来说,无所谓生活品质的好坏,不需要融入当地生活,也不希望外人来打搅,在异国他乡开辟出自己的桃花源。
l
lsheng

要说阅人无数的话,谁更厉害呢?
acectl

只要那个外国朋友交上一个房间的房租,保证马上房东就会说是个好小孩了。
【 在 boter (阿哈呦) 的大作中提到: 】
: 去到海外,我们成了外国人,或多或少遇见过来自其他民族的异样眼光。各民族之间也
: 有隔阂,或许这个民族本身遭到不平等对待,却又看不上另外一个民族。华人喜欢扎堆
: ,自成团体,在不少的大城市里都有China Town,这种地域之隔,好像无形中画了条界
: 线,不打算融入也没打算接纳,没有交流沟通,自我封闭。
: 耳闻目睹了很多华人是如何遭到歧视的,一直以为我们是受害方,直到自己经历过,才
: 觉得有些事不能凭一方之说,必须用辩证的眼光去看待。记得当时临近毕业,急于找房
: ,路过一家中超,看到小窗口的招租小广告,给房东去了电话,看了房子,总体还行。
: 房东薇姐很好相处,也好说话,口头就约定了房租一月一交,无押金。薇姐是二房东,
: 居主卧,在寻找店面准备开酒吧,还有她老公,是理发师,孩子都送回浙江老家养。还
: 有一个小次卧,住着来自东北的一个小男孩,也在理发店上班。驻扎在这片社区的基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