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博士竟沦为“小兔崽子”?

wmrencai
楼主 (未名空间)


《从宝贝儿子到小兔崽子再到好儿子,是什么诱因造成了业已固化的社会阶层频繁流动》
【内容提要】本文的探讨设定在原生家庭范围内,仅针对作者本人在宝贝儿子→小兔崽子→好儿子,这同一社会主体在短时间内极速发生流动的原因。
【关键词】宝贝儿子;小兔崽子;好儿子;父母;阶层

概念的界定

1.1
宝贝,众所周知,稀罕物件,名词。

儿子,众所周知,人类幼崽,名词。

“宝贝儿子”,当这两个语汇连起来并用的时候,代表了使用者对受用者毫不掩饰的喜爱,使用场景很集中,主要发生在每次受用者刚刚回到原生家庭的前2天,不分场合、
无需理由、毫无规律可循。

1.2
小兔,可爱的纯草食性动物,名词。
崽子,幼小的哺乳动物,名词。
小兔崽子,这两个语汇连起来并用的时候,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主要表达了使用者又爱又恨的纠结情感,从受用者待在家的第3天开始使用,到谈及“什么时候开学”
为止。

1.3
“儿子”,在固定的原生家庭中,这是唯一且恒定不变的社会阶层了。如果在原生家庭中,婚姻关系在存续期间发生变化,父亲、母亲都有可能发生变化,增加或减少。但是作为儿子,一定就是儿子,成不了爹更成不了娘。
“好儿子”,主要适用场合为各种离别的车站。具体而言,“好”在哪里,18.12%肯定了儿子的出色,81.88%肯定了父母自己的杰出贡献。

为什么探讨已固化的社会阶层频繁流动
本来意义上的“阶层固化”和“社会流动”,是社会学范畴中相对的一组概念。阶层固化是对社会流动的一种反动,它是社会流动的一种非正常状态,既包括个人一生中的社会地位没有改变的状态,也包括子女一代同父母一代也没有改变的状态。各种“二代”就是对“阶层固化”现象的一种通俗描述。
这作为我国转型时期的一种客观存在,对社会和谐的危害明显。要逐步打破“阶层固化”,建立起公正、合理、开放的现代化社会流动机制。

与本来意义上的“阶层固化”和“社会流动”不同,笔者作为本篇论文的被研究主体,最殷切的愿望就是能够在原生家庭中固化在“宝贝儿子”或“好儿子”上,彻底消灭“小兔崽子”这一充满敌对意味的阶层,逐步打破频繁的三阶层流动机制,逐步固化阶层,有利于博士论文开展、父母身心健康、家庭和谐,进而促进社会和谐。

业已固化的社会阶层频繁流动的原因

3.1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毫无关联。

笔者本人,纯粹的无产阶级,无固定资产,仅有资产:每月微薄的博士补贴,父母大人拨款的“交友”津贴,一台电脑,一部手机,一摞买时单价高卖时论斤称的书。

从父母拨款可以看出,在三口家庭范围内,本人的经济地位始终排第三,社会阶层却从第一到第三又回到第一这样频繁的阶层流动。

3.2

从身份到契约的转变?

不存在的。

“儿子”这个身份若要转化成契约,撇开房租、伙食费负担不起,单是“不孝”就承受不起。

3.3

那到底是什么诱因呢?

经过各项历史梳理、数据分析、成长大事件盘点,得出一个重大结论:都是时间的错。

给“时间”扣上一顶如此大的帽子,必须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

首先,处于频繁变动的社会主体始终没有改变——一直都是笔者本人以及本人家庭,然而唯一的变量就是时间,而且它从头至尾都是悄咪咪的,在暗处使坏。

正如泰勒(Charles Taylor)所言:一个人不能基于他自身而成为自我。只有在与某些对话者的关系中,我才是自我……自我只存在于我所称的“对话网络”中。

其次,以下内容属于证人证言,以合法方式采集自我的父亲母亲,主要是为了证明时间造的孽犯的错。(深感被学法学的女朋友影响太深了)

时间:回家第1天

“老王,看看这读博真辛苦啊,看咱宝贝儿子的头发都快比你少了!”

“宝贝儿子,在学校食堂吃不好吧?今天想吃啥,我让你爸给你做!”


时间:回家第2天

“宝贝儿子,咱老邻居李婶家的儿子马上要研究生复试了,想找你给他辅导辅导。”

“我的宝贝儿子快过来,看看我写的这个游记怎么样?上次那篇发到朋友圈,不少人给我点赞了呢。”


时间:回家第3天

“你这下载(广场舞视频)速度还不如小店里卖音响的。别人小学没毕业,你可是个博士啊。”

“上学有什么用啊,学这专业有什么用啊,买电脑有什么用啊。”


时间:回家第4天

“小兔崽子,又在家里玩电脑?!”


时间:回家第5天

“小兔崽子,现在六点半,你几点起,七点还是七点半?”

(时间:两秒之后)

“七点半?行,那起床吧,现在七点四十了……”


时间:回家第6天

“这一天天地在家闲着,也不知道帮你妈干点活儿,真是白养你个小兔崽子了。”


时间:回家第7-8-9天

“小兔崽子,看你这在学校养的臭毛病,晚上不睡早上不起,哪有个年轻人的朝气蓬勃样子啊?”

活了这么多年,大概起了18520次床,至今还是没能习惯这个动作。


时间:回家第n天

“什么时候开学啊?”


时间:离家倒计时2天

“好儿子,还有什么想吃吗,妈亲自给你做。”
“好儿子,别总省钱,我和你妈富裕着呢,今年过年你记得把女朋友带回来啊。”


时间:离家倒计时1天

“好儿子,这些吃的都给你塞进箱子里面了,还得再带戴一提牛奶。”

“好儿子,疫情虽然不严重了,但是也得带好口罩啊。”

“好儿子,不忙时候多和家里打电话啊……”


3.4

从宝贝儿子到小兔崽子再到好儿子,是时间造成了业已固化的社会阶层频繁流动。

这一结论,逻辑通顺,读起来还有一种淡淡的哲学韵味!

时间是诱因,这一结论既客观又合理,也符合后疫情时期探讨这样的一个严肃课题。不是仅有本文得出这一结论,且看此前已经有流传颇为广泛,时间是罪魁祸首的证据:

多少爱情,败给了时间;多少誓言,终究败给了时间;多少伟业,没能熬得过时间;时间,都去哪儿了?

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认为,人的需要从低级到高级依次可分为生理、安全、爱、尊重、自我实现五种。

安全感不在于一成不变,而在于知道自我价值如何实现,知道被很多人爱着、支持着,知道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知道殷勤筹划足至丰裕,知道这篇论文该结束了。

那么,各位,继续努力开题和论文吧。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所发内容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