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呼吁:重视青年科技人员;一些博士难以解决基本生活问题!

wmrencai
楼主 (未名空间)


近日,袁亚湘院士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说:“现在我们一些地方高校,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盲目加快建设博士点、扩张博士生招生数量,人均资源分配趋少,一些学生在博士生阶段仍难以解决基本生活问题。”而在前不久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袁亚湘最关注的群体是青年科技人员。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他说:当前,我国科技教育界的青年科技人员受到续聘、升职等多重压力,过重的学术压力不利于他们安心工作。这将严重影响我国广大青年科技人员在学术方面的健康成长,进而影响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袁亚湘院士呼吁各部门、各用人单位高度重视普通青年科技人员,关心他们的成长道路,为青年科技人员扎根学术、潜心研究重大问题和原创性科学问题营造良好环境。高校院所不能只重视学科带头人等核心科研人员。对处于科研生涯早期的优秀青年人才,应提供良好个人待遇,解决其生活上的后顾之忧,使其专心科学研究。“在缺乏良好科研环境的前提下,国内优秀的青年科研人员很难安心、潜心、舒心研究重大问题和原创性的科学问题。这将严重影响我国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研究的良性发展。”袁亚湘说。

在袁亚湘看来,各部门、各用人单位对人才工作也高度重视,制定了各种各样的政策,出台了不少选拔优秀人才的计划。相比之下,一些用人单位对刚刚入职的青年科技人员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而为了追求科研产出,给科技人员压任务、定指标——有的高校要求新入职的教师签订“军令状”,规定其在三年内必须发表一定数量的文章,其中
SCI检索高分区文章若干篇,以及必须申请到相关级别的基金等。有的单位对科技人员
续聘、升职等也设立了“高规门槛”,比如1区文章几篇、申请科研经费数额几何,等
等。“这种算‘工分’的做法显然不是国际学术界通行的做法,也不符合科学技术的实际发展规律。”袁亚湘说,此种“工分”式考核标准错误地导向青年科技工作者急功近利、过于追求数量,不利于引导广大科技工作者潜心研究、默默奉献,不利于青年科技人员的健康成长,不利于他们系好科研生涯中的第一颗“纽扣”。在他看来,不解除那些压在广大青年科技人员身上的沉重压力、不废除那些强加给他们的“契约”、不取消那些导致青年科技人员去追求“短平快”的规定,青年科技人员就难以健康成长,学风浮躁、科技界的急功近利现象就无法根除。袁亚湘院士十分关心青年科研人员的成长环境,值得点赞!

袁亚湘,1960年出生于湖南省郴州市资兴市,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巴西科学院通讯院士,美国工业与应用数学会会士、美国数学学会首届会士。现为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数学会理事长 、
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联合会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协副主席。袁亚湘1982年本科毕业于湘潭大学数学系,1986年博士毕业于剑桥大学并在剑桥大学菲茨威廉姆学院从事专职研究;1988年回国,进入中国科学院计算中心工作;1995年出任中国科学院计算数学所所长,同年获得首届冯康科学计算奖;1999年担任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副院长;201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12年当选美国数学学会首届会士;2014年获得发展中国家科学院奖,同年当选巴西科学院通讯院士,是中国大陆数学领域的第一位当选者;2015年当选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数学会理事长;2016年当选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2017年当选为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联合会主席(亚洲首人),同年获美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杰出贡献奖(首位华人) ;2018年当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 。袁亚湘长期从事
计算数学、应用数学、运筹学等领域研究工作,他在非线性规划方面的研究成果被国际上命名为“袁氏引理”。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所发内容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删除处理。


PAC4

自己占领学术山头,抢尽资源,环肥燕瘦,左搂右抱,制造出这些问题,然后再把问题抛给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