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跃院士:我国若干关键领域仍问题突出,要“从0到1”突破

wmrencai
楼主 (未名空间)


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记者从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新闻中心获悉,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陕西省主委、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郝跃代表九三学社中央提交了题为《努力实现更多“从0到1”的突破》的大会发言。

郝跃指出,当今重大科技突破越来越依靠多学科交叉和多项关键技术的集成,当前我国在工业精密设备、高端半导体芯片、基础与工业软件等若干关键领域仍然存在一些突出问题,迫切需要完善我国科技自主创新体系,切实提升原始创新能力。

他认为,面对我国“十四五”时期以及更长时期发展的迫切要求,科技工作者要更加注重自主创新,实现更多“从0到1”的突破。

郝跃表示,“从0到1”原创性突破,既需要长期厚重的知识积累与沉淀,也需要科学家瞬间的灵感爆发;既需要对基础研究长期稳定的支持、久久为功,也需要聚焦具有比较优势的领域、重点突破;既需要自由探索,也需要从“源头和底层”为长远战略目标提供支撑,整合优化科技要素配置,开展高质量的协同攻关。

他认为,“十四五”时期,对于事关国家长远竞争力的核心关键领域,要全面加强科技创新部署,面向长远目标形成系统性的布局,前瞻性地储备技术。

一是着力加强国家实验室等重大科技平台建设。《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下称“《建议》”)指出,“推进国家实验室建设,重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国家实验室具有学科交叉融合、综合集成的特征,是创新全链条布局、全要素一体化配置的重要平台。

郝跃表示,在此基础上,迫切需要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整合优势资源,通过国家实验室等重大科技平台,有力有序推进创新攻关的“揭榜挂帅”体制机制,集中力量实现“从0到1”重大突破,着力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

二是完善国际合作交流机制。

“不拒众流,方为江海。健康的国际合作模式应以“可控开源”的方式充分利用国际智力资源。”所谓“可控”是在若干环节打造非对称优势的“长板”,塑造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所谓“开源”是在此基础上互通有无、博采众长,实施更加积极、开放的人才政策,积极参与组织国际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统筹推进知识产权领域国际合作和竞争,为技术要素跨境自由流动创造良好环境,推动我们不断取得世界首创成果。

三是创新科技投融资体系。

企业和社会资本投入方式灵活,可以和国家科技投入互为补充,最大程度激发创新活力。目前,我国企业对短期无法获利的前沿研究和存在不确定性的未来技术的投入热情还普遍不足。需要在增强原始创新能力上下功夫,鼓励企业和社会资本加强创新链和产业链对接,疏通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产业化融通渠道,鼓励资本市场适度放宽对科创企业的盈利要求,形成促进创新的科技投融资体系。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所发内容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删除处理。


wayofflying

卡脖子技术的起源来自于纯粹的强烈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不是来自于物质利益。说白了就是玩,追求的是对兴趣的满足,简单地说就是尽兴。莱特兄弟研制飞机,爱迪生研究留声机,特斯拉研究交流电,乔布斯研究个人电脑,比尔盖茨研究软件,扎克伯格研究社交软件,还有埃隆马斯克研究火箭,起初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求知欲和好奇心,没指望一定有什么商业回报。他们废寝忘食做这些事情时候的感觉,其实跟普通人废寝忘食打网络游戏或者打麻将没什么区别。

正是因为他们纯粹是为了玩,所以他们对各自的科学技术的探索才能深入和持久。才能熬过长时间没有任何利益和利润的阶段,最终演变一个产品。就好比一个人长期着迷于网游、篮球、台球、滑雪、下象棋、下围棋的时候,纯粹是为了好玩,压根没指望靠着这个去挣钱一样。这个其实对于卡脖子技术的产生非常重要。因为技术突破是不可预知的,有时候会在短短几周内取得一连串突破,有时候会连续很多年没有任何成果。如果没有纯粹的兴趣做支撑,这样回报完全无法预知的事情,是没有哪个企业愿意去做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纯粹出于商业利益追求的研发,如果没有足够厚的家底,往往都不长久。假如前期投入太多太久了,却没
有任何回报,那么投资者就会却步,没有了钱烧,绝大多数初创企业都熬不过去。

中国的社会环境有以下几个不利的地方,导致中国容易在科学技术上被别人卡脖子

1,人们缺少信息、言论、思想、出行自由。最简单的例子,外国网络不能上(谷歌、
优管、gmail),各种社交软件(推特、脸书)不能安装,各种书籍不能看,连护照都
要被管制甚至没收。跟国外交流严重受限,导致人的思想和行为被局限在了一个很狭窄的领域,无法产生思想的火花或者说灵感。

2,社会文化对不同的生活方式缺少宽容。譬如伊萨克牛顿、莱特兄弟、尼古拉特斯拉
终身未婚。在中国传统文化看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们这种行为是绝对不能被容忍的。如果他们在中国,他们的父母得哭着、喊着、追着他们,逼迫他们找对象、生孩子(最好是男孩),才算完事。问题是一旦有了家庭的拖累,他们还能完成自己的研究和事业吗?多半是不能了。

3,法律对个人资产和知识产权没有保护。一切都是党说了算的人治环境,让任何人的
身家性命都不安全。没有人敢于长期在这种环境中从事研发。因为不定哪一天,自己的研究成果被党看上了,就不得不为党工作,否则就是叛党叛国,要被踏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这些文化和制度上的问题不解决,指望中国技术上不被卡脖子是不切实际的,是白日做梦。说难听点,不卡脖子,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