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work anniversary

b
boter
楼主 (未名空间)

去年毕业时我有几个去向选择。一个选择是博士导师给我争取了一个adjunct的教课机
会,再在学校待一年整理一下文章再上市(因为我的拖延错过了毕业当年的job market)。我退圈决心坚定坚决否了。博导是个挺执着的人,即使后来我脱圈上班了后来他也
一直推着我发表毕业论文,从毕业那天到今天为止一年内发了俩,还有一篇在审。以
finance领域的发文速度来说,这应该不是慢的,但也绝对算不上productive,但这效
率也是我的极限了。我估摸着就算找到教职,我大概也是每天和自己的惰性做斗争,就毅然放过自己了。

还有一个选择是我被录了insight的data science fellow的多伦多项目。这是一个针对要去业界的博士生的DS就业项目,学员在insight的mentor指导下完成几个showcase
project然后去合作公司做项目展示,公司对你感兴趣的话就进一步面试录用。正好豆
瓣有友邻参加了我前一期在纽约的这个项目,他说感觉还不错,我有点心动。但是挪去多伦多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卖房,搬家,同时家属也要relocate,想到这里就开始抓头。事实证明放弃它也没有特别遗憾。这个项目虽然提供一个平台,但最后还是得自己一家家去谈,如果不是那么顺利的话一找就是小半年,拖到今年的话那就要遇到惨烈的covid hiring了。当初insight介绍多伦多的DS就业机会时,一直宣传某大厂2020要
在多伦多做一个很大的智能城市项目,已经筹划三年了,但今年4月听说因为疫情和财
务不确定放弃了。而那时面试我的insight mentor前几天也在LinkedIn上发状态求新工作了。

读博的最后一个学期我也有陆陆续续在渥太华找工作。渥太华虽然是首都但并不是大城市,刚到一百万的人口,就业市场基本除了Tech就只有联邦政府的工作机会了。Tech的话本地公司做网络通信比较多,DS的机会有但是很少留给新人。但好在因为是首都,联邦各个机构的的DS机会倒是很多,所以我的求职重点放在了public sector上。最后我
进的gov job candidate pool的有两个金融机构,它们都在建新的数据队伍。笔试题有现场考statistics/econometrics知识的,也有限定时间内用R或者Python做数据分析然后直接在markdown里写分析的,面试就是问具体项目经验了,过了面试也过了
references关的话进pool。所谓的pool就是一个candidate pool,各个部门的经理有需求后从pool里找自己需要的人。对于没有联邦工作经验的人来说,进pool应该是最普遍的途径(其他途径有coop或者PSR等)。但是能被捞起来是一个时间问题,我也不知道
需要在pool里等多久。

就在我纠结要不要去多伦多的时候,朋友说他们机构的组里还缺一个DS,老板在pool里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问我要不要去试一下。然后就是递简历,电面,onsite面,再然后就收到offer了。比较了一下薪水,渥太华也没有差多伦多的DS薪资很多,加上多伦多
的房价几乎高渥太华一倍,我就接了offer留在了渥村。6月毕业,7月开始上班,生活
从此进入了另一条轨道。

入职后并不是就此安稳了。我没有走pool的招聘通道,只能先用term employee的身份
进入,将来根据自己的performance和部门预算再看看能不能转成permanent employee
(内部大家称呼permanent employee为indeterminate employee)。联邦政府的员工
union很厉害,所以一旦成为permanent employee了就比较难被裁了。但对term
employee来说,union能保工作福利但是不能保一定续约。所以如果有reorg或者其他大动作(例如当年保守党上台后有很多措施缩减政府规模),term employee的job
security就差了很多。这几年联邦越来越喜欢使用term或者使用contractor员工,很多term employee签合约的时候1-3年一签,有人熬了几年变成permanent,有人换了个地
方继续从头开始。我知道这些非明面上的规则的时候已经是入职后了,心里有点战战兢兢,琢磨着离开了学术圈怎么外面也有类似tenure track这种事情。

不过总体来说新工作还是挺让人愉快的,一开始我以为政府会有很多办公室政治,但后来发现这里的政治还不如学校里教授们之间的戏剧化。带我的senior师父陆陆续续把项目都脱手给了我,包括几个他一手带起来的新DS项目。我当时有点纳闷他为什么那么没保留?直到几个月后他跳槽升职去了我老早就想去的那个agency才恍然大悟师父这是在传legacy。因为师父手把手教,我学得很快,几个数据项目做上手后感觉比以前读博时的做项目还要顺手,我很感激刚毕业就遇到了特别好的同事。

其实师父走后没有多久我也被人从我的dream agency的pool里捞了起来了,并且过了
director面也拿到了permanent职位的offer。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卧槽我能去XXX了,
第二反应哇我要见到师父了,第三反应贵司地理位置也太核心了,就在国会山边上,停车位怕是付不起……那时不知道是不是经理看出了我有要跳的苗头,就直接打报告给我升成了permanent employee。最后我决定留在现在的机构,除了钱更多和停车位免费,主要是因为喜欢现在在做的这些项目,毕竟很少能有DS项目能有那么大的人群impact,而且如果能跟到底的话,可以通过这些项目了解政府大型DS项目的从modelling到
deployment的全貌,这些经验对我来说太难得了。

今天是我入职一周年了,刚才看到我们机构大佬发的项目进度表上,某项目的project lead的名字从师父换成了我。难得这一次,imposter syndrome没有发作,我想肯定能
做好的。成长成一个更厉害的人再去见师父也是好的。

以上,谨此纪念入职的第一个anniversary。
BeLami

恭喜楼主, 一路走来还蛮顺利的
当然也离不开楼主自己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