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关于我的“妻子”李莉到关于我所处的世界

WangLimin
楼主 (未名空间)


从关于我的“妻子”李莉到关于我所处的世界
王利民
2020年10月24日

我在以前的一些网帖里说到我名义上的“妻子”李莉,特别是2014年因为她和她隐瞒、背叛着我而帮助造假偷渡来美的她亲姐李春玲合谋而致使李莉两次出走在外时间共长达九个多月,我在网上公开的有关李春玲、李莉的人品和我的这段“婚姻”的真实情况,政府机构里、现实生活中、匿名网民间绝大多数是些吃人血馒头的“道德”货色,如果不是落井下石的货色,如果不算是继续谋杀的伎俩。

由于我自己本身在2018年1月16日在奴工场所及之后的“工伤”“诊治”遭遇了一连串
谋害谋杀而身心俱残,我就今天简短地谈一下邪恶政权体系和人渣社会是如何让李莉疯癫并让疯癫李莉如何继续摧残我和我尚且年幼的孩子们的。

早在我于2009年底从江南大学退回到美国为求家庭生存时,李莉的那种早出晚归“日结工”(指甲工)打工生活就明显难以为继,小孩子们在她的挣扎“抚养”下,及在她的所谓亲姐李春玲及侄女刘瑶同住一个租房的情况下,及在公立学校教育及私人课后“监护”下,健康都出现明显问题,都造成了永久影响!而我回到美国的“工作”也是科研奴工,并且同样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而已。所以,我对邪恶制度和丑恶社会的认识可以算是原来已久的。

在我全职带养孩子的那两、三年里 (2010年到2013年,这两个边缘年我还是有工资工
作的),李莉主要是在布鲁克林的一个白人开的仪容店上班,很多时候还只是半职,挣的工钱非常惨淡,在华人、韩国人等开的指甲店之类打工时,常常是一天或几天或几周即散,有时候还闹得很不愉快,比如,有次在个华人店,店方在李莉在家的时候告诉李莉不要再来上班了,可是,李莉自己做工的工具和还有未拿到的工资都还在离家很远的店方那儿!这店主称是上海人,称回国度假几个星期后回美国再能给工资,工具也不能被同在法拉盛(纽约市内的一个华人堆积地方)的店方或其它员工轻松带回!我尝试着帮李莉,可是让我非常不解和气愤的是,李莉在事情解决后,在她不能、不再到外去打工谋生时,在2014年她出走前,她常称是外面的人渣老在她面前称要如何肢体伤害我王利民!在2015年她让我找到并劝说她回家后,她常称她是如何的全德全能无错无缺,当年是不少指甲店之类的“老板”们求她留下做工而她自己选择跳店的!称她那些年的打工日子没有艰辛和凄惨的!称她是如何“拯救”我这个“长期在家”的老公的!

李莉于2014年两次出走之前,和李莉于2015年7月底8月初被我“遇到”并劝回以后的这连续五年多,在言行上几乎判若两人!出走前,李莉几乎从来没有歇斯底里地、“理直气壮”地跟我大吵大闹过,但是出走后,李莉会无缘无故地仇恨地自言自语起来,无论我在家还是孩子们在家,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而她李莉的仇恨似乎根本不针对家庭外的任何一个具体人,而总是明指或暗骂我王利民。我打911、311或纽约市长夫人搞的一个NYC-WELL,要么对话了一长串之后,政府老爷老娘们称听不懂就挂电话,要么纽约警察来了,要制造场景谋杀我王利民!请问,2018年6月30日,警察来了之后,迅速把我
叫到租房楼外,把李莉叫到租房客厅,把我孩子们隔离到卧室的目的是什么?警察在楼外问我裤袋里有什么,是出于何种目的?好几个警察都用言语刺激我,是出于何种目的?因为李莉出走的事,还有我被二楼租客几次滋扰和威胁、危害的事,我跟纽约市警察接触过很多次,已经得出结论,这些就是拿着国家高薪好福利却不办民众事的人,不但是不办事,还会对前来求助的受害人进行进一步言语伤害乃至死亡威胁!在李莉于2014年8月出走的那次,纽约市109分局的警察是如此德行对待一个前来报告“妻子”走失的“老公”,还有个后来被丑闻公开报道过的东亚裔男警当时称我是否有精神病!在2014年11月,在我刚做上一个长工的时候,李莉再次出走,纽约市警察,包括109分局,在
长达8个多月的时间里声称找不到李莉,声称李莉是成年人有出走的自由!而在我于
2015年7月25日被奴工场所突然解雇之后,变态李莉称刚从一个租住的地方搬到雷哥公
园(Rego Park, in New York City)的一处台湾人民宅阁楼,并装着回家看孩子们,
然后让我找到并“求”回,因她的租房押金和房租的问题,我打911,两个警察来了,
根本不管押金纠纷的事,其中那个黑人警察还一直手在枪边,态度恶意得随时要拔枪杀我的架势!李莉刚回家几天,警察就在我外出的时候再次来我租房处称查看李莉的状况!好像又是那个人渣李春玲装着在保护李莉,这时警察不去杀李春玲这种骗子加婊子人渣,却真来我租住处。我对这样的警察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并且对李莉和李春玲这种人渣的这种做法也是厌恶的,当时就问李莉你可以再出走,他们有枪,我拦不了你。可是,李莉在外人面前装着安静、成熟、礼貌的样子,没有离开!

并且,2016年12月31号,加2017年年中和年末,二楼租客老家伙ChiaHui Chu屡次滋扰
、威胁我,尤其是2017年12月中的一个深夜有年轻人声音声称是警察而猛敲我租房门时,我打电话,报警,并从警方对ChiaHui Chu的放纵,得出几乎不容置疑的结论,就连
我租住的地方,都要受到邪恶体系通过各种伪装并通过各种具体人员来实施预谋伤害乃至谋杀!而李莉对这些真实的威胁的反应是什么?几乎置身事外,认为跟她无关!而房东Maurice Shiau总是只向我王利民要全额房租,而我希望房东跟李莉说说在现代社会
在美国社会女人也该谋生养自己养家,可是房东几乎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或说的时候,几乎总是回避问李莉为什么不能去做工挣钱,反倒还有时附和着李莉的变态宣称,并还宣称他知道李莉写诗写得好!李莉的那种写作,在2015年回到家后,是越发的变态加病态!如果李莉能用她的那种写作换来她自给自足的生活,哪怕是一美分,那我就不管她。但是,她李莉出走在外的那几个月,人渣体系的人渣们给她下药给她洗脑,并且还要她每个月掏500美元租一个地下室小单间或阁楼小单间,一点工钱都不能挣,一切其
它必需费用她都知道自己省吃俭用,人渣政权让她把共同账号关掉,人渣们“称赞”她的写作能力!能有过来人知道这些人渣的真实目的吗?这些邪恶人渣就是要摧残李莉的神志,然后不承认李莉疯癫,然后让李莉疯癫摧残我和我的孩子们!这就是人渣们的言行。在李莉疯狂在家变态根本不挣钱的这连续五年多,我有时把租房的楼门锁着,希望能有点家庭安宁时刻,可是,二楼Chu家的人装模作样总是下楼来开楼门让李莉进来,
并且经常把楼门锁开着,而另外一方面,却老是在各方面装做房东架势说这说那,包括宣称要注意楼门安全。

俗话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虎毒不食子”,可是,出走后回家的李莉,是极端变态地拒绝夫妻生活,她变态得让我难以启齿,她变态得编造出来的说法可以完全空口来风,居然称起来美国自己的911跟我王利民有牵连!出走后回家的李莉,很多明显
的她自己差错,很多明显的平常小事小物她弄砸了弄坏了,很多明显跟她毫无关联的事如电视节目上的,她总是一副变态病态样,总能疯言疯动起来,特别是我被人渣体系假借“工伤”及之后“诊治”而遭遇一连串谋害谋杀而严重伤残之后,激怒本来就遭受这“民主自由”美国和“改革开放”中国杂交邪恶体系的各种摧残而满腔怒火的我,我的孩子们就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成长”了这三、五年!有时,我和李莉一起在外时,我观察到李莉似乎又判若两人,如同良家正常妇女一样,所以,我就越来越认为,是人渣体系的具体人渣们勒索、引诱李莉这样“疯癫”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李莉成为另一个摧残我王利民的施害人和手段。邪恶体系想要宣布李莉是正常人或不正常人的时候,都由得了邪恶体系说了算,别人包括受害人我说的都不算!

从她出走后回家所做的家务小事上来看,她是一个整天想学习想长进又想显示自信的人,却在实际小事小物上都屡经提醒屡经劝告却常常变态疯癫反对,她在出走前在外做工的质量和应对的方式就也被我怀疑起来了。她自己的生活落得成这样,除了我怪罪于“民主自由”美国和“改革开放”中国这种杂交邪恶体系和社会外,我越发仇恨那个把李莉从小带在邯郸市当她出气筒和她女儿保姆却没有给李莉真正抚养的李春玲。李春玲这种人渣是个只能害近无能害远的人渣,她用李莉来控制我利用我来欺瞒着我帮助她李春玲偷渡来美,并且之后还恩将仇报,教唆李莉这种本来就跟我没有真实恩爱可言的人去有各种言行,从我在美博士毕业第一次想回国工作时就在制造家庭“暴力”把戏,妄图利用美国倡导起来的所谓妇女保护来赚取在美国生存的基本 --- “合法”身份,而这
“合法”身份的途径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合法”移民,而这“合法”的代价却是勤勉而坚韧的奴隶悲惨!!!

所以,公开说透了,我因为我自己、我自家的无数遭遇,一些已公开,众多未公开,我刻骨铭心地仇恨、对抗这种虚伪、邪恶、残暴的假冒伪劣毒制度和社会,无论这种人渣制度和社会的倡导者和吹捧者如何掩盖、扭曲、粉饰,现实在将来成为历史时,常常显得是永恒的荒谬和残酷。我追求成为现实、将来、和历史的见证、叙说、践行真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