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定能熬下去吗

z
zhangyx2
楼主 (未名空间)

大国博弈,从不是“提着刀枪棍棒,跑过来和你干一仗”。
往往是,超限战中比拼“谁能熬下去”。
今天,你被拉闸限电了么。
两天前,发改委发布了《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表》。
高层点名了江苏、广东、广西、福建等9个省份,在“碳达峰、碳中和、能耗双控”的
总目标下——
没有大局观,能耗强度不降反升!
紧接着,江苏、浙江、广东、广西开启了新一轮的强制性“拉闸限电”。
今天早上,工厂主们从睡梦中锤醒的,应该是这样的短信——
“受用电需求快速增长影响,用电负荷高速增长,电力供应紧张,需执行错峰用电/有
序用电计划……”
包括A股企业在内的一大波制造业企业,被迫停产。
东莞、中山和广州的企业,自今天至9月底实行“停三天开四天”的有序用电计划。
江苏省内,包括晨化股份和聚杰微纤在内的A股公司,至月底前停产全部生产线。
浙江省内,迎丰股份和西大门等企业,至月底前全面停产。
云南工业硅企业,减产90%;黄磷生产企业和电解铝企业,至月底前全面停产。
浙江印染重镇绍兴柯桥,全面停产至月底……
此时此刻,有人开始带节奏了——
工厂被关停的企业主们,上半年的日子不好过。
一边是疫情偶尔冲击,一边是大宗涨价施压。刚刚好过一点,就要限电停产。
降能耗,就不能分个时候么?
话讲的很好,但看问题太浅,屁股也坐歪了。
限电停工,表面上看是为了“能耗双控碳达峰”。
更深层的含义是,这是一场勒紧裤腰带的战斗。

一场金融战。
全球货运成本的波罗的海干货指数——从去年9月份至今年9月份,指数价格从1100点,暴涨到4651点。
一年之内,涨幅达到380%。
由此,创下连续12年以来的历史价格最高。
波罗的海干货指数(BDI),反映的是散装船运输谷物、煤、矿砂、铝矾土等民生物资
和工业原料的运费指数。
这反映的是运费,又与大宗商品的价格行情息息相关。

干货指数之下,大宗依旧在疯涨——
动力煤、焦煤和焦炭,一个月涨幅能达到56%、34%和23%;
天然气价格,亚洲12个月暴涨6倍,欧洲14个月暴涨10倍;
固体环氧树脂、有机硅等十余种化工原料,涨幅创历史最高水平;
广西水泥,从310/吨涨到840/吨;
硅铁、锰硅,一天拉涨11%……
有人说,咱不是已经开始干预大宗商品暴涨了么。
对!干预了!
早在5月份,高层一边约谈大宗商品重点企业,严查投机;一边向市场投放库存,平抑
价格。
但是,没干成!
没干成的原因很简单——
大宗商品涨价,是人家故意给咱挖的坑,且咱们不掌握定价权。
国际资本趁着全球放水印钞,哄抬大宗价格,一个品种又一个品种的定点狙击,铜铁粮油豆,挨个炒一遍。
你不是率先控制住了疫情么,你不是率先复工复产了么,你不是要向全球进口原材料么……
来,把原材料价格抬上去,把上游通胀精准输出给你。
按道理说,人家抬高原材料,咱们可以给制成品涨价,把吃进来的通胀,重新吐回去。

遗憾的是——奈何友军不抱团!

伴随疫情肆虐,全球制造业凝滞,大量制造业订单回流大陆。只要你敢生产,压根不愁销路。
国内出口商们,一看有钱赚,疯了。
连续打毛衣,多少年没见过这等好光景。猛干一年,把前面亏的补回来。

于是——友商们,全都在拼命生产,一窝蜂的扩产能、抢市场、拉规模。

产能上去了,出口价就被打下来了。
明明是拿着订单涨价的卖方市场,却被过剩的产能拖到了“竞相杀价”的内耗深渊。
过去的半年,外贸规模极速扩张的背后,中国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电网烧着高价煤,一度电赔两毛,助你复工复产;高层频出政策,释放库存,压着大宗商品,在不具备定价权优势的前提钱,尽力保你原材料市场稳定……
你一个杀价抢市场,就把便宜货卖给了美国人。
累了人民,苦了国家,自己还没赚到钱。
只有上游原材料提供商、下游欧美购买方和国际资本投机方笑哈哈。
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当代白求恩?国际主义精神奔现?
国际资本,一手拿着原材料的定价权,一手拿着制成品的定价权,压榨着中国的生产力和资源,坐着数钱薅羊毛。
本来只想炒波大宗,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薅羊毛,只是开始!
更严重的,还在后面!
一旦国外疫情收尾,全球产能恢复,订单量缩减,中国制造业将面临着什么?
一边是积压的成品库存,一边是积压的高价原材料库存,中间是已经扩张的生产线……现在,充其量只是一时阵痛。到那时,中国制造业才是灭顶之灾。
两千多年前,管仲都会玩的“齐纨鲁缟”。
两千多年后的今天,都忘了么?

夺取定价权。
拉闸限电,摆在台面上的由头都是“能耗双控和碳达峰”。
真实意图,显然不仅仅如此。
前面我们提到,当下制造业的问题是——
原材料的定价权被国际资本掌控,嗷嗷暴涨,成品的定价权却陷入产能扩张的内耗,竞相杀价。
此时此刻,唯一的办法就是——
逼企业减产!
减产之后,国际原材料的需求就下来了。需求下来了,原材料价格就稳定盘整了。
减产之后,出口的总产能就下来了,产能下来了,成品价格就往上抬抬了。
反正只有我们率先控制了疫情,只有我们率先大规模复工复产,只有我们对原
材料的需求最大,只有我们能大规模对欧美市场提供成品商品。

如此一来——原材料成本降了,成品价格涨了,能耗减少了,碳中和了,钱多赚了。

最好还能给已经深陷通胀漩涡的鹰酱,狠狠再输出一波通胀,再烧上一把火。
举个例子。
前面我们讲到大宗疯涨的时候,唯独没有提到铁矿石。
铁矿石的价格,被率先打到底部,稳定住了。
怎么稳定住的?
减产+控制成品出口!
早在5月份,我们主动压低了钢铁产量,取消了钢铁企业的出口退税,搞了一个钢铁行
业的指导意见……
讲到这里,问题来了!
逼企业减产的最快、最有效办法是什么?
拉闸限电!
难道高层不知道“拉闸限电”会让刚刚走出疫情、本不富裕的中小企业,再次雪上加霜么?
当然知道,只是不得已!
不限电不减产,就压不住大宗,拉不动成品价格。
大宗压不住,成品价格涨不上去,就相当于中国用产能给全球流动性泛滥兜底。
拉闸限电的本质,是一场结构性去产能,是一场夺取定价权的生死战。

这是一场大国对赌。
赌谁先熬不住。
是国际资本先熬不住我们的减产,大宗价格被打爆?
还是我们先熬不住减产带来的供应紧张,进一步短期推高大宗价格?
是西方先熬不住我们的减产抬价,被我们狠狠输出通胀?
还是我们先熬不住减产危机,上游通胀传导到下游,引发国内通胀?
既是对赌,就必然有代价。
代价就是——在这场对赌中,中小企业的日子一定不太好过。
Carraway

公检法一定要跟上,甚至上解放军

这一届的大中小资本家全是给中共挖坟的渣滓,会来事,必须象四九年那样毒手杀几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