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去鄙视发廊女

z
zhangyx2
楼主 (未名空间)

她们就是老电影‘铁蹄下的歌女’里的人物的翻版。老板来了,无论如何丑陋,她们都要笑脸相迎。老人来了,无论如何龙钟,她们都要故作媚态。孩子来了,无论如何稚气,她们都要以手相扶。为了生存,她们对任何人都要笑脸相迎,拱手相送。

发廊女没有地位,公安可以随意闯进她们的私室。老板可以随意安排她们去照顾男人。卫生防疫可以随意脱下她们的裤子。街道办可以随意摊派她们买避孕套。在八面包围中,她们剩下的,只是叹息和眼泪。

发廊女没有地位,街坊可以随意地对她们指指点点。家庭用了她们挣来的钱但又随意说她们不干净。孩子的同学可以随意骂她们是坏女人。社区可以随意找她们训话、警醒。在亲情的白眼与四邻的斥责中,她们剩下的,只有数钞票的那双青筋暴出的手,以及那麻木的身子。

据调查,发廊女的主要构成,以农村打工妹为主。其年龄多在20岁左右。其文化程度多为小学毕业。出身的局限与文化程度的低下,决定了她们小富即安的满足,在 道德与
挣钱的抉择中,她们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后者。有一个发廊女给报社投稿,可谓字字泪、声声血,她说:每天我都要遇到形形色色的男人,但我的职业不是理 发,而是按摩。
客人中,坏蛋居多。倘若不满足他们的要求,老板就会痛骂甚至痛打。在无尽的屈辱中,我每次写信回家,都说我在高雅的美容厅打工。每次写信, 泪水都要打湿信纸,我
们挣钱真不容易啊!

有一个数据要令大家惊讶:中国的发廊女,已达百多万。这个数据在客观上表明:发
廊女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阶层。我们先要承认她的客观存在,用人性去理解,去包容。可不可以这样界定:中国发廊女,是中国劳动人民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 庞大群
体,缓解了政府就业的压力,促进了社会的安定团结,为人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最早出现发廊的是香港。早在60多年前,香港开始流行发廊。改革开发后,先流行到广东,再不断向内地蔓延。现在,从海南岛到哈尔滨,从厦门到乌鲁木齐,都能够看到发廊,甚至都有发廊一条街。

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时,座落在中国各城镇的大街小巷里的发廊都会心照不宣地点亮红灯,里面坐着化浓妆、穿低胸衣服的女人。这些红灯与女人,充满了昏暗而暧昧的色彩,诱惑着行色匆匆的路人。

发廊,它的顾客也只能是那些中低收入者、打工的。他们来发廊的目的,除了理发、按摩等基本消费以外,额外也会涉足到某些色情服务项目。但并不是所有的发廊都提供色情服务,有些发廊,只提供理发与按摩,是真正意义上的发廊,而有些发廊,则只提供按摩保健与性服务,不提供理发,是打着发廊幌子的假发廊。那么如何辨别真假发廊呢?主要有四个特征。第一个特征,专门提供性服务的发廊里,没有理发美容所必需的设备,甚至连剪刀都没有,只提供所谓‘洗头’。第二个特征,提供性服务的发廊,肯定要千方百计地拉客人‘按摩’。第三个特征,专门提供性服务的发廊里,往往只有一两张理发用的椅子,甚至根本没有,但是小姐却多得多。第四个特征,真正的发廊里的理发小姐,一般都是当地人,说方言,不过分梳妆打扮。以这样的评判标准,真假发廊一目了然,但事实上,如今的发廊早已渡过了纯粹理发的阶段,实现向“挂羊头卖狗肉”的色情业温床的转变。

同为色情服务的场所,发廊与酒吧夜总会有着不同的行业性特点,主要体现五个方面。

第一,就规模性而言,发廊的规模最大,分布最广,从业人员最多。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正从事和曾从事性业务发廊的服务人员达到近千万之多,正所谓“大街小巷亮红灯”,发廊已俨然成为中国色情业中一道“靓丽”的风景。

第二,从价格来说,发廊偏低的消费价格符合大部分人群的消费习惯。到发廊的顾客,不需要多大的花费,便可以得到一次短暂享受,花十元钱,由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给自己洗头按摩,难道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吗?而那些提供色情服务的发廊,更是服务周到,从按摩洗头到保健出台,一条龙的服务再加上价格不贵,充分满足了那些低投入要高享受的顾客的需要。这种价格上的优势,让发廊在挣夺顾客中抢占了先机。

第三,就单个的发廊来说,往往规模不大,多数只有一个大厅和一个按摩间,装修也称不上豪华,服务小姐也不多,一般是三四人,多的也不过六七人。这样做有很多好处,最关键在于它让发廊的风险系数降到最低。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资金投入与行业风险。如果开夜总会,没有个几百万绝对办不成,而开发廊的成本就很低,甚至只需夜总会经费的百分之一二。另外,开发廊是风险很高的行业,既面临公安执法机关的清理整顿,同时面临来自社会黑势力的敲诈勒索,是黑白两道关注的“焦点”。因而即使遭遇“不幸”,被公安机关查封,或是被黑社会势力打砸抢,也能把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第四,发廊女的流动性非常大。原因有三:一,发廊女是出于生活的无奈才从事这一行业的,事实上她们并不情愿,因而一旦找到其他出路,她们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二,发廊的性质决定了新鲜面目才能赢得较多的顾客,久处一地,发廊女的“生意”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三,许多发廊女本身有家庭,她们上有老,下有小,不可能从事长期稳定的工作,只能是偶尔出来打工,而发廊的低门槛便为她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基于以上原因,发廊女的流动性较其他行业更为频繁。不过,这种流动,主要是跨地区间和跨行业的流动,譬如从北方转到南方,从发廊转到工厂等等。

第五,发廊老板与发廊女是一种契约关系。首先,发廊老板与发廊女不存在人身上的依附关系。尽管存在某些发廊老板强迫发廊女卖淫的个别事例,但对大多数发廊女来说,她们拥有充分的自由,可以随意出台,流动甚至返乡。其次,发廊老板与发廊女之间不再是简单的雇佣关系,而是按收入提成,即老板提供吃住与交易场所,发廊女不拿工资,纯粹靠色情服务所得谋生。收入所得中,发廊女与发廊老板之间按2:1的比率提成,即假如一次性收入是150元,那么发廊女得100元,发廊老板得50元。这一事实,证明某些人提出的老板得“大头”、小姐得“小头”的说法并不准确。

相较于酒吧夜总会,发廊拥有价格低廉与服务多样化的优势,吸引了相当多的顾客,但这样的优势却是建立在发廊女的悲惨遭遇身上。在走入发廊之间,她们的遭遇已经是悲惨的了,长期的贫困与缺乏谋生的手段,让她们明知道发廊是个火坑,也会毫不犹豫地往下跳,从这个意义上说,从进入发廊里的那一刻起,她们的残酷青春便被摧毁了。

有报纸刊登了这样一段话;中国的发廊女,已达百万,如欧洲一个小国家的人口。这个数据在客观上表明,发廊女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阶层。我们先要承认她的客观存在,用人性去理解,去包容。可不可以这样界定,中国发廊女,是中国劳动人民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个庞大群体,缓解了政府就业的压力。应该改变 发廊女没有社会地位的情
况,公安可以随意闯进她们的房间。老板可以随意安排她们去接待客人。卫生防疫可以随意脱下她们的裤子做检查。街道办可以随意摊派她们买避孕套。在八面包围中,她们剩下的,只是叹息和眼泪。有良知的人应该发出呼吁,改变发廊存在的情况。
bobolan88

说说你是如何下基层关爱发廊女的
liufanghe

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不打击购买方。店家
如果有别的机会,有多少人想走这条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