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下为什么白等会更加反中

q
qqlingling
楼主 (未名空间)

先讲一个罗马的故事

随着罗马的不断征战,在战胜地中海强敌后,一时霸权无双。

这时候,大量的有钱人,开始在地中海新征服的地区利用奴隶进行种植,并将这些收成返销罗马,由于使用奴隶,成本很低,导致罗马原有的大量自耕农与小地主大量破产,这些人挤进罗马城,进而引发了罗马的社会与经济问题。

由于奴隶主一直没有受到制约,最终引发了罗马共和国后期的动荡,在格拉古兄弟进行改革无果后,最终引发宪政冲突,最后凯撒终于突破红线,渡过卢比孔河。

我之前就和很多人说过,川普对中国,要的是对等,贸易对等,而贸易战与脱勾都只是一种手段,目的是要求实现贸易对等。

这里面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的“低人权成本”,因为这种低人权成本,导致跨国资本跑到中国生产,直接导致美国产业空心化,进而引发美国的“中产危机”。

就象罗马的奴隶主的奴隶经济引发罗马的危机一样。

既然中国是在美国一手建立的贸易金融体系下,那么,对于川普来说,一个合理的要求,就是要求中国的成本也应该是对等的成本,而不可能继续这种“低人权成本”。

所以需要制约中国的“低人权成本”,所以要求要对等。。

这个对等,就象是要求制约奴隶主,制约奴隶经济一样。

其实,我一向主张,对于中美两国的民众来说,川普才是他们真正的朋友,如果中美的人工成本实现对等,对于中国的民众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这意味着中国民众将不会贱卖劳动力,可以得到许多劳工保障。。

而反对这种“天大的好事”的,只有那些现代奴隶主——跨国资本与中共政府。。

所以,为什么跨国资本与中共政府如此一致地反对川普,原因就在这里。。

在白等与民主党窃取总统与参议院多数的情况下,大洋两岸现在就是等于都是极左派执政。

一边是习某人向往老毛,想再次文革。

一边是白等窃取位置,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正如我一再说的,左派在面对外部敌人时,会特别团结。

当外部敌人消失时,左派就是迅速地、残酷地内斗起来,列宁时是这样,斯大林时也是这样,毛腊肉时更是这样。。

对于大洋两边的极左来说,当川普这个共同敌人消失后,剩下的就是两个极左的斗争了。。

其实对于右派民众来说,要的是美国优先,至于中国,只要不妨碍美国优先,没有人在意,更没有人在意中国的意识形态。

即使是川普的贸易战,也一直是以成本考量为优先。。

但对于左派斗争需要的民主党来说,成本啥的,是不考虑的,它们考虑的是意识形态问题。。
为了意识形态斗争,它们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所以,我很早就劝过那些川黑们:如果你是真心想为中国民众好,你要选择川普,而不是白等。。

当然,这些话对那些劳改犯是没有用的。。

现在白等上台后对中国的步步紧逼,是典型的民主党人的作法,我很奇怪,有些装B自
称能预测的玩意,怎么没能预测到这些呢。。。

本站合作媒体:凌飞电脑 留园网
Carraway

拜登绝不是川总那样的君子,川总看莎士比亚的书看中毒了,打人先告诉被打的人一声

官富都是反习的,所以老子一直讲,拜登明年搞掉习有4.5 到5.5 成的把握
c
cellcycle

不能,你错了!

【在 qqlingling(Q零)的大作中提到:】
:先讲一个罗马的故事


f
flyingsoul

毫无疑问,轮子狗粮最反共,就为了抢一口热乎乎的狗屎吃,如此而已。
y
yhangw

你太高估美国在国家层面上的人品,而且你对这个人权对等是不是有些误解。
wayofflying

极左从来都是向往极权,都是要把世界收入自己的掌控中,否则就不舒服。

于是拜登为首的全球资本寡头掌控下的极左跟包子为首的中共红卫兵掌控下的极左交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