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对中国判断失误,源自三个谬误的设想

p
poxiaoyu
楼主 (未名空间)

21世纪已经走过二十年,它带给西方的主要挑战一目了然:中国重返舞台中央。从1980-2020年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阶段(这一阶段中国没有打一场仗),西方应对得不错;
第二阶段,西方在把自己一步步推向失败。

这种失败源自于三个谬误的设想。

谬误设想之一,也是最为深植于西方人脑海里的观念:只要中国由共产党统治,它就不可能成为好的合作伙伴。20世纪80年代末苏联解体后,共产主义早就应该被扫入历史的尘埃中。照这么推理,一个违背人民智慧、进行压迫统治的政党,世界怎么可能与之合作呢?

然而有大量证据表明,中国人不认为中国共产党具有压迫性。实际上,根据最新《爱德曼全球信任度调查报告》(Edelman Trust Barometer report)显示,在世界范围内,中国是本国民众对政府支持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斯坦福大学美籍华人心理学研究员Jean Fan在2019年到访中国后感叹:“中国变化之巨大……如果不亲眼所见,几乎无法理解。”相较于美国的停滞不前,中国的文化、自我认知和士气正在快速转变,大部分是朝着好的方向转变。


同为抗疫先锋,中国钟南山博士被授共和国勋章,美国福奇博士却收到死亡威胁

尽管如此,很少有西方人能摆脱谬误设想之二:即使目前大多数中国人对共产党满意,要是中国立即转变为民主制度,中国和全世界都会过得更好。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民生活水平一落千丈。在此之前,中国有些人可能还信奉立即迈入西式民主社会。如今,许多人都毫不怀疑,一个孱弱的政府只会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混乱和痛苦。为了求证,他们研究了中国4000年的历史,尤其是1842-1949年中国遭受
的“百年屈辱”。

况且,以西方民主方式选出的政府不一定就是自由的政府。 印度民选总理尼赫鲁顶住
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和英国首相哈罗德·麦克米兰的压力,于1961年武力收复葡
萄牙殖民地果阿。如果是一个采取西方民主体制的中国,在对香港、台湾事务上,它(比起印度对果阿问题)恐怕会更没耐心。

即使是以西方民主方式推选的中国政府,也不愿在处理新疆分裂主义问题上被视作软弱——看看印度政府在克什米尔的镇压行动就知道了。中国的所有邻国,哪怕是亚洲最大的民主国家,都没有在推动北京的政权更迭。一个稳定、可预测的中国,哪怕它变得越来越强硬,也比其它选项要好。


西方媒体刻意回避中国国际电视台制作的新疆反恐纪录片

谬误设想之三或许是最危险的:一个西式民主的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接受西方的规范和做法,而且会像日本那样欢欣雀跃地加入西方扩大阵营。

这绝不是亚洲主流的文化动态。土耳其和印度都是西方的朋友。但是土耳其已从凯末尔的世俗意识形态转变为埃尔多安的伊斯兰意识形态,而印度已从亲英派的尼赫鲁转变为信奉印度教的莫迪。

我们必须承认,一场去西方化的海啸正在发生。还有更突出的例子,埃尔多安宣布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建成一座清真寺,莫迪在一处有争议的宗教遗址重建失传已久的印度教寺庙,他们都在释放一种愿望——回归西方文化之前的文化根源。

拿破仑当初对西方国家的警示:“让中国睡吧,因为她一旦醒来,就会震撼世界”,他是对的。不只是在土耳其和印度,在中国有一座反西方情绪的活火山正在等待爆发。目前,唯一强大到足以压制这些中国民族主义力量的政治力量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换一个党执政,很可能远远没有共产党那么理性。记住以上一点,不要放任现行的对华政策。现在是西方彻底重启,并重新考虑自身对华所有基本假定的时候了。西方政府应当学会与北京共处、合作,而不是希望其转变或早日灭亡。
felixsybian

大外宣5毛只剩两个嘴皮还是硬的了,你要战便战,天天嘴炮只说明CCP彻底阳萎

【 在 poxiaoyu (破晓雨) 的大作中提到: 】
: 21世纪已经走过二十年,它带给西方的主要挑战一目了然:中国重返舞台中央。从
1980
: -2020年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阶段(这一阶段中国没有打一场仗),西方应对得不错;
: 第二阶段,西方在把自己一步步推向失败。
: 这种失败源自于三个谬误的设想。
: 谬误设想之一,也是最为深植于西方人脑海里的观念:只要中国由共产党统治,它就不
: 可能成为好的合作伙伴。20世纪80年代末苏联解体后,共产主义早就应该被扫入历史的
: 尘埃中。照这么推理,一个违背人民智慧、进行压迫统治的政党,世界怎么可能与之合
: 作呢?
: 然而有大量证据表明,中国人不认为中国共产党具有压迫性。实际上,根据最新《爱德
: 曼全球信任度调查报告》(Edelman Trust Barometer report)显示,在世界范围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