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信中国可以培养出大师

PBSNPR
楼主 (未名空间)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个半月内两度提出中国可以培养出大师后,大学校长、官媒大为振奋,纷纷表示有总书记的指示和关怀、有党的全面领导的优势、有国家发展的时与势,世界一流大学涌现、大师辈出指日可待。什么李约瑟难题,什么钱学森之问,在新时代解之何难?至于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中国绝对可以培养出新一代大师——马屁大师。

4月19日,在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之际,习近平到校视察时表示:“中国教育是能够培养出大师来的。我们要有这个自信。”5月28日,中国科学院、工程院两院院士大会开
幕,习近平致辞时重提:“我国教育是能够培养出大师来的,我们要有这个自信!”中国各大学、各部委随即掀起学习贯彻习近平重要讲话精神的热潮。有大学反复组织师生观看习近平讲话视频,“感受总书记的亲切关怀与巨大鼓舞”;有官员撰文细论“习总书记的精辟分析”,强调要把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时与势;有校长表示,要落实习近平指示,建设高等教育强国“要坚持党的全面领导这个政治原则”。

言必称习总书记,论必有党的领导,然后就是“中国教育正是出大师、出巨星的时候”、“大师云集、未来可期”的美好前景。当年是“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如今是“习主席挥手大师涌现”,困扰世界的李约瑟难题、困扰前总理温家宝和中国教育界的钱学森之问,似乎水到渠成,就此破解了。这就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你信不信?

不过,如今在中国,知道李约瑟难题、钱学森之问的人,恐怕不多吧?李约瑟是英国学者,编著了15卷《中国科学技术史》,其中提出的“李约瑟难题”是,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现代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发端于中国?钱学森是中国航天之父、导弹之父,2005年在温家宝看望他时感叹:“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老人家还向中国总理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

其实,早在2013年,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就提出中国在重大科研项目、重大工程、重点学科等领域领军人才严重不足的问题。2018年上届两院院士大会举行时,习近平再度承认:“我国高水平创新人才仍然不足,特别是科技领军人才匮乏。”这些都是钱学森之问的延续,他也尝试提出解答方法,包括这次提出,培养人才时“要重视科学精神、创新能力、批判性思维的培养培育”。

政坛科教界何来批判性思维

然而,如今中国政坛和科技界、教育界,只见拍马屁,何来批判性思维?中共治下培养不出堪比民国时期的大师,只因教育独立、学术自由远逊当年。民国初期,军阀当政,但教育底线并没有被冲毁,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能屡屡以挂冠而去为胁,与当局对抗,维护校园自治、学术自由、师生安全,换成今日,早已被摘下乌纱帽,甚或送进秦城监狱。况且,如今在定于一尊的政制下,妄议中央已是死罪,岂能容许吃党的饭、砸党的锅?而南开大学之父张伯苓说过:“用军阀的银子办教育如同拿大粪浇出鲜嫩的白菜。”

尤有甚者,北风南渐,香港的校园自治、学术自由也已沦丧,一些防疫专家、教授沦为政府代言人,在防疫措施、疫苗安全问题上专门为政府背书。而去年初到武汉考察疫情的港大教授管轶,曾批评华南海鲜市场的清洗就像“‘犯罪现场’都没了”,也预言新冠肺炎感染规模会是沙士的“十倍起跳”。Twitter有不少人在问,神隐一年多的管轶
大师在哪里?管轶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港两地需要培养的是新一代又红又专的马屁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