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三国没有乱成五胡16国

C
Caravel
楼主 (未名空间)

三国虽乱,但是中原舞台上争霸都是东汉治下的地方豪强,匈奴,鲜卑,乌桓,羌等势力并没有趁机进入中原作乱。中原公孙瓒袁绍这些人也没有出现石敬瑭那样出卖领土换取援兵的行为。

而过了几十年之后的八王之乱,北方似乎就已经人才凋零,都是些歪瓜裂枣,再也没有曹操,皇叔这样的英雄站出来?
s
sansudaoist

因为那时候胡人还没有学会用胡教,装模作样劝善,到处收集情报,
培养跪胡人的汉奸。

内奸内部开花,打开城门,是最难治的病毒。
FTZY

各杂胡还没有被曹魏和伪晋大量引入内地,还没形成中心开花的格局。
r
ridgeren

因为政治,经济,军事中心还在北方,“联吴抗曹”,哪个最强显而易见

s
sansudaoist

长期统一华夏的,盛世汉朝是道家建国。
盛世唐朝是道教为国教。

不肯普及《道德经》的朝代,普遍不行。
要么短命,要么亡天下。

秦朝短命。打分:C-
西晋短命。还被异族屠杀中原。 打分:D
隋朝虽然短命,但是至少没有被异族屠杀中原。打分:C+
宋朝明朝,虽然长期,但结局都是亡国亡天下。打分:D

molen

曹操北征乌桓(小说里面提到),降服匈奴,西征祁连(小说里面没说这段)

董卓是护西域校尉

还有司马懿灭高句丽,母丘俭又灭一次

诸葛南征

孙权也南征,孙权还派人跨海去打高句丽过

关键是武力强

听到有蛮夷出动,都高兴坏了

这都是资源

如果听到有胡人南下,司马懿肯定乐得一蹦三丈高

“我去我去,终于不用去面对诸葛村夫乐”

Y
YXLM

  五胡乱华的基础是在汉朝时就以打下了。
  汉朝时为了控制匈奴,即把匈奴的一部分置于汉地,这部分人有税收减免,繁衍速度自然较快。
  注:安置新人,肯定要减免税收,但减免政策是否能及时取消,就不好说了。

  人口结构的变化,是需要时间的,三国的时候还没变到那个点而已。

  五胡乱华是以内爆为主,这跟蒙古灭南宋,清兵入关不同。后两者虽然是举国沦陷,在沦陷之前,境内显然没有外族。
  这也说明,汉人接受了教训。

C
Caravel

匈奴人只是起了个头,后面是鲜卑人唱主角,匈奴人刘渊和赫连勃勃都没有长久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五胡乱华的基础是在汉朝时就以打下了。
:   汉朝时为了控制匈奴,即把匈奴的一部分置于汉地,这部分人有税收减免,繁衍速
: 度自然较快。
:   注:安置新人,肯定要减免税收,但减免政策是否能及时取消,就不好说了。
:   人口结构的变化,是需要时间的,三国的时候还没变到那个点而已。
:   五胡乱华是以内爆为主,这跟蒙古灭南宋,清兵入关不同。后两者虽然是举国沦陷
: ,在沦陷之前,境内显然没有外族。
:   这也说明,汉人接受了教训。

g
guvest

多年战乱。人口没了。胡化之趋势必然抬头。

【 在 Caravel(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匈奴人只是起了个头,后面是鲜卑人唱主角,匈奴人刘渊和赫连勃勃都没有长久

Y
YXLM

  就这么说吧:不引进少民,就古代而言,也不能保证汉人不被少民打败。
  如我前面所论:宋、明都没引进少民,照样失败。
  但是,要论五胡十六国这种乱象,非得引进少民不可。就算是鲜卑人唱主角,鲜卑人自己也一直打来打去。
  究其原因,在于如果不引进少民,少民要打进来,或者要有极大的优势(蒙古),或者也得有不错的素质(满洲),他们有本事,天下就是他们的。
  你引进低素质的少民,漫说他们会趁着八王之乱起事,就算是不起事,光制造治安混乱,也是乱了。就像广东省那些黑人。
  这些人不是凭本事打进来的,他们本身就是混乱因素。

【 在 Caravel (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匈奴人只是起了个头,后面是鲜卑人唱主角,匈奴人刘渊和赫连勃勃都没有长久

C
Caravel

都是命

李自成张献忠不是治安因素?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这么说吧:不引进少民,就古代而言,也不能保证汉人不被少民打败。
:   如我前面所论:宋、明都没引进少民,照样失败。
:   但是,要论五胡十六国这种乱象,非得引进少民不可。就算是鲜卑人唱主角,鲜卑
: 人自己也一直打来打去。
:   究其原因,在于如果不引进少民,少民要打进来,或者要有极大的优势(蒙古),
: 或者也得有不错的素质(满洲),他们有本事,天下就是他们的。
:   你引进低素质的少民,漫说他们会趁着八王之乱起事,就算是不起事,光制造治安
: 混乱,也是乱了。就像广东省那些黑人。
:   这些人不是凭本事打进来的,他们本身就是混乱因素。

Y
YXLM

  其实我觉得李自成张献忠在起事之前不是治安因素,至少危害不大。
  低素质少民对治安的影响,比一般意义上的黑恶势力对治安的影响大得多,这就如同你我都不敢住到黑人区一样,更遑论某些作为“法外之地”的穆斯林区了。

  至于起事以后,某些汉人屠杀汉人的劲头,未必比少民差。李自成是较为宽厚的“起义军领袖”(在这个范畴内宽厚),张献忠则不好说(有被篡改史料抹黑的可能性),我们姑且不论。黄巢的作为比五胡的平均水平还残暴,这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从下限角度讲,还是胡人的下限更低一些。而其中最可怕的,倒不是蒙古人那样的。蒙古人那样的,是普遍的反人类,而不是非要消灭我们不可。最可怕的是穆斯林那样的,例如同治回乱。我们跟他们混居,恰好让他们熟悉我们,并决心消灭我们。

  五胡之中,倒没穆斯林那样的,充其量只是蒙古人那样的,而且规模也比蒙古小。但我仍然怀疑,这种人如果不是被请进来,是否还做得到。蒙古人是靠了极大的优势,才能为所欲为的。
  当然,由于规模小,也可以视为黄巢......

【 在 Caravel (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是命
: 李自成张献忠不是治安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