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H&M棉花事件再看本朝的历史问题

h
hlhx
楼主 (未名空间)

如果仅仅看外交部和民众,自然是有进步。但这两方面解决不了,外方犯罪的零成本,这老问题。

而美国是经常立法对付外方的,上任总统期间就通过不少打压中国的法律和议案,比如外国公司问责法。别说是在律师多如牛毛的美国,就是在小小新加坡,这种BCI这种造谣棉花的中小型NGO多半要被法律机构整死。而纵观本朝媒体和社群反应,本朝基本缺乏法律意识去思考这些外方是否违法,而是停留在秋菊打官司的水平———讨说法。这是典型的儒家和稀泥轻法制的文化遗毒。

本朝这次比较成功的是整治香港模式:直接修法。因为西方民众意识和社会契约是法律大于自由,所以即使不满新的香港相关立法,西方是没办法继续在香港问题对抗本朝。否者,那就等于歧视中国人的立法权,而这种白人至上主义是违反西方自己鼓吹的那套自由平等民主。如果本朝能向新加坡学习相关整治外方的法律,那么外交部和民众就不会如此辛苦。

总结:话语权的建立,必要而非充分条件是相关法律建立。从儒生王朝到如今的常见“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都是2千年来法家思想缺失造成的。
Y
YourDad

这就是我前两天说的,加紧立法对付这种侵害中国利益的外国组织。BCI还是比较容易
搞得,有相关法律,可以告的一堆服装外企基本上都得把在中国赚的都吐出来。这个比抵制有效多了,大家可以继续爱买不买,而且还是长期管用。

希望土鳖在这些事件后更加完善自己的管理方法,这也是变成世界上有影响力大国的一个必要步骤

【 在 hlhx (洞宾)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仅仅看外交部和民众,自然是有进步。但这两方面解决不了,外方犯罪的零成本,
: 这老问题。
: 而美国是经常立法对付外方的,上任总统期间就通过不少打压中国的法律和议案,比如
: 外国公司问责法。别说是在律师多如牛毛的美国,就是在小小新加坡,这种BCI这种
: 造谣棉花的中小型NGO多半要被法律机构整死。而纵观本朝媒体和社群反应,本朝基
: 本缺乏法律意识去思考这些外方是否违法,而是停留在秋菊打官司的水平———讨说法
: 。这是典型的儒家和稀泥轻法制的文化遗毒。
: 本朝这次比较成功的是整治香港模式:直接修法。因为西方民众意识和社会契约是法律
: 大于自由,所以即使不满新的香港相关立法,西方是没办法继续在香港问题对抗本朝。
: 否者,那就等于歧视中国人的立法权,而这种白人至上主义是违反西方自己鼓吹的那套
: ...................

r
rockyliu

Genocide是一个非常容易戳穿的谎言。只要突然对有限的几个国家开放新疆的访问就可。但是现在不到戳穿的时候。因为,现在戳穿这个谎言改变不了中国的政治环境。而且,局势地发展也在中国的控制之中。相对于其他的问题。Genocide更容易反击,而且对西方的政治信用的伤害更大。中国不应该轻易让这个降温。中国掌握戳穿这个谎言的主动权。中国可以选择最有利的时机反击。这个问题会最终反噬并撕裂西方。如果这个思路是对的。那H&M棉花事件就很好理解了。这是一个实验。
TheMatrix

嗯,这个思路不错。

【 在 rockyliu (Rocky) 的大作中提到: 】
: Genocide是一个非常容易戳穿的谎言。只要突然对有限的几个国家开放新疆的访问就可
: 。但是现在不到戳穿的时候。因为,现在戳穿这个谎言改变不了中国的政治环境。而且
: ,局势地发展也在中国的控制之中。相对于其他的问题。Genocide更容易反击,而且对
: 西方的政治信用的伤害更大。中国不应该轻易让这个降温。中国掌握戳穿这个谎言的主
: 动权。中国可以选择最有利的时机反击。这个问题会最终反噬并撕裂西方。如果这个思
: 路是对的。那H&M棉花事件就很好理解了。这是一个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