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初三杰之一:韩信死很冤吗?

Y
YXLM
楼主 (未名空间)

  其实也不是太冤。

  汉初异姓王纷纷被剪除,大多都很难用冤与不冤来评价。诸王与皇帝之间缺乏信任,互相防备。皇帝防备诸王不要紧,诸王防备皇帝肯定会被告发谋反,而且确有实据。  到头来,异姓王除了长沙王以外,无一幸免。而长沙王能幸免,则因为他的实力本来就弱,反抗毫无胜算,所以干脆献出主力军队和相当一部分封地。汉初诸王皆为英雄豪杰,这么卑躬屈膝的生存之道,是他们所不耻的。
  简单的说,异姓诸王本来就不打算自己头顶上有个皇帝,而恰好皇帝也不希望自己手下有异姓诸王,双方可谓“一拍即合”,这个“合”是“合战”的“合”。

  不过,韩信是个例外。与一般的异姓王不同,韩信本来是刘邦的直属部下,因为独立作战,功劳太大,欲望上升,才逐渐产生隔阂,失去互信。
  认为韩信很冤的人,往往认为:韩信当了齐王,完全可以不受刘邦节制,在楚汉之间搞平衡,自守一方。这种看法基本上就等于“项羽应该在鸿门宴上把刘邦宰了”。就是说,只要对我有利,我怎么干都对。

  其实韩信没那么冤。
  这里有一个极大的隐含因素:项羽。
  首先,韩信的功劳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大,之所以韩信率战率胜,刘邦率战率败,是因为项羽盯着刘邦打。
  其次,韩信那个齐王,是他逼着刘邦封他的。韩信的功劳也许足以封王,但封齐王总是过分了,这必然会破坏掉刘邦对他的信任。
  最后,齐王韩信是否可以在楚汉之间搞平衡,自守一方?

  项羽是否应该在鸿门宴上把刘邦宰了?不应该。要杀刘邦,总得有点实质性的理由。如果刘邦居功自傲,强求当秦王(就像韩信强求当齐王那样),项羽把他宰了,倒还说得过去。天下未定,随便杀有功之人,岂不是要众叛亲离?
  注:秦、齐都是大国,你要当王,哪怕是求封王,差不多也等于要求与对方平起平坐。

  韩信是不是可以守住齐国,在楚汉之间搞平衡?也难。
  首先,韩信向刘邦求封,其前提就是帮刘邦伐楚,如果他马上翻脸不认账,何必求封?就为了刺激刘邦?
  韩信求封,可能有不得已的因素。毕竟当齐王这个事,于他本人最有利,于他的部下未必有利。这样一来,其部下也可能不会支持他背叛刘邦自立。
  即便不考虑这一点。如果韩信跟刘邦翻脸,也一定会变成刘邦、项羽共同最痛恨的人。接下来的变数也很大。

  韩信比较冤的,是改封到楚国这件事。刘邦以韩信为楚国人,所以改封到楚国,这个没道理。刘邦自己还是楚国人呢,楚国为什么不留给自己直辖,非要封给别人?
  所以,韩信被改封,肯定是被谋害了。对刘邦而言,改封韩信最大的好处,大概是可以接管韩信留在齐地的守军。所谓“刘邦驶入韩信军中夺取了韩信的兵权”,只能是韩信所带军队的兵权。如果放韩信回齐国,齐国总还有不少军队留守。
  从韩信角度看,一旦被改封,应该马上起兵。名正言顺。此时刘邦尚未称帝,而诸王皆在,也很容易获得他们的响应。然而,韩信此时手头没兵。

  等韩信到了楚国,他就跟其他异姓诸王一样了,就是说,与皇帝互不信任。还是那句话,皇帝防备诸王没问题,诸王防备皇帝就是谋反,而且一旦被告发,还必有实据。  韩信与刘邦的关系,本来是互相信任的。韩信强求封为齐王,让刘邦失去了对韩信的信任;而刘邦改封韩信,也让韩信失去了对刘邦的信任。

  韩信能改变命运的最好办法,大概是防止刘邦夺他的兵权。只要韩信握有军队,刘邦就未必敢改封他。而只要韩信握有重兵稳坐在齐国,刘邦也没什么办法,至少绝不可能轻易铲除掉韩信。刘邦能在楚国轻易抓住韩信,是因为韩信实力大减,没有武力反抗获胜的自信,才前来觐见刘邦,试图和平解决。
  然而,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古今中外,仅靠收回兵权就能削掉强藩的案例,是不是仅有刘邦VS韩信这一例?这是否说明,韩信对军队的控制并不牢固,其手下官兵仍然自认为是刘邦的人?

  如果韩信确实能牢固的控制其手下,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丢掉兵权以后,直接溜回齐国,依靠齐国的留守部队自守。这就如同鸿门宴上,刘邦半截跑了一样。
  注意:跑了无礼,但无罪。(刘邦此时还不是皇帝,项羽当时更不是,他们都是不能以礼治罪的。)齐王是刘邦封的,韩信交出军队,回到本国;正如当初刘邦向项羽称臣,回到本部一样,是理所当然的。
  此时诸王尚在,韩信手中虽无重兵,刘邦也未必敢轻起战端。

  汉初诸王造反或被擒的时间表:(这里只记公开的“造反”,不论“谋反”)
  前202年,项羽败死,刘邦称帝。
  前201年,楚王韩信被擒。韩王信造反。(韩王信逃往匈奴,直到前196年才被杀。)
  前200年,燕王臧荼造反、被杀。
  前199年,赵王张耳的继承人赵王张敖被擒、被废。
  前197年,梁王彭越被擒、被杀。
  前196年,九江王英布造反、被杀。
  前195年,刘邦去世。

  韩信是第一个被处理掉诸王。从技术上讲,韩信也就是刚当上楚王,还来不及建立真正属于个人的势力,并无武力反抗刘邦的本钱。
  但这也正常,诸王大多是刘邦的盟友,而韩信是刘邦的部下,他难以建立个人势力是理所当然的。尽管从过程上看,韩信本来握有重兵,后来又被刘邦收回去了。

  这里面真正很冤的是彭越。
  韩信当楚王的时候,不能说没犯事,犯事被降封为淮阴侯,虽然过于严厉,但也算事出有因。
  而彭越是因为陈豨造反的时候,反应不积极,然后被袭击擒获,废为庶人。这已经是很严厉的惩罚了。但接下来还很快就被杀了。
  至于韩信,他勾结造反的陈豨,虽然难说真假(那些证据本身完全可以是罗织出来的),但以韩信的一贯言行,大概是真的。

  也许有人觉得,为什么这些人(韩信、陈豨、英布)早不造反,到了这个阶段才造反?
  这不仅仅是因为刘邦年老猜忌,让这些人觉得不造反也活不下去;而且还因为他们已经发觉刘邦年老不中用了,有机可乘。而且实际上也就是如此。
  英布造反的时候,刘邦本来不想亲征,奈何吕后非要他亲征。刘邦勉强亲征,导致病重,不久就去世了。最后这几位(韩信、彭越、陈豨、英布等人)其实都是死在吕后手上的,这一点大概是他们没想到的。
  而吕后实际上是充当了刘汉王朝的最后一位开国元勋。说好听点,她可以算“半个开国皇帝”,但从结果上看,吕后去世以后吕氏被灭门,下场和被她弄死的那些开国元勋也差不多。

  最后说下因祸得福。
  韩信被改封楚王,虽然是大祸之始,但也是衣锦还乡,演绎了几个小故事。刘邦勉强出征英布,虽然因此减寿,但也顺路衣锦还乡。
  如果没这些祸,他们两位应该是再也没机会回乡了。
stillearning

不管是韩信点兵的说法,还是与樊哙为伍的产生沦落感

都是一种浓浓的持才傲物,心比天高的心态

在刘邦危急关头,几乎是胁迫要地位的做法

手下再亲信有异志的谋士

个人独当一面的卓越能力

怎么看都是为子孙计,必须减除的人物
magongyige

兔死狗烹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
做狗,就要有被烹的觉悟
LiuQiangDong

韩信最好的机会就是当齐王建墙统一北方,三足鼎立

f
fangtuo2

》从韩信角度看,一旦被改封,应该马上起兵。名正言顺。此时刘邦尚未称帝,而诸王皆在,也很容易获得他们的响应。然而,韩信此时手头没兵。

为什么这个时候韩信没有兵?兵在哪里?

【 在 LiuQiangDong(qqq) 的大作中提到: 】

: 韩信最好的机会就是当齐王建墙统一北方,三足鼎立

LiuQiangDong

改封楚王相当于锁男被米帝封为中国国王,一般人受不住这么大的诱惑

【 在 fangtuo2 (方鸵)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韩信角度看,一旦被改封,应该马上起兵。名正言顺。此时刘邦尚未称帝,而诸王
: 皆在,也很容易获得他们的响应。然而,韩信此时手头没兵。
: 为什么这个时候韩信没有兵?兵在哪里?
: : 韩信最好的机会就是当齐王建墙统一北方,三足鼎立
:

Maverick

高祖袭夺齐王军。

刘邦这种人精,早就防着了。
【 在 fangtuo2 (方鸵)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韩信角度看,一旦被改封,应该马上起兵。名正言顺。此时刘邦尚未称帝,而诸王
: 皆在,也很容易获得他们的响应。然而,韩信此时手头没兵。
: 为什么这个时候韩信没有兵?兵在哪里?
:
: 韩信最好的机会就是当齐王建墙统一北方,三足鼎立
:

Y
YXLM

  我是君主主义者。
  所以我并不想标榜自己是中立的,但不中立不等于不正确,我给这种现象一个解释,你看正确不正确:

  人有往上爬的惯性。
  那些以冒险投机起家的亿万富翁,很多都因为收不住手,最后以破产收场。
  在我们看来,这些人本来完全可以收手,他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
  但实际上很难,他要是一个乐意收手的人,根本进不了我们视野。小富即安的人,根本成不了公众人物。就是因为他一贯贪得无厌,所以才发财的,所以才破产的。

  韩信这样的人物也是如此。他一路爬上去,已经成了习惯,如果不拦着他,他早晚会窥伺皇位。
  所以这不是做狗的问题。

  其实,安心当臣的人也有的是。例如汉初三杰中的另外两位:萧何、张良。
  平心而论,这两位确实不像韩信那样有造反的资本,但他们也是很注意避嫌的。例如,张良被封三万户,尚且推辞,只要“留”(据说这个地方有一万多户)作为封地。  张良连三万户都不要,韩信却非要当齐王,这个差距也很大吧?

  至于那些没杀功臣的开国皇帝。
  诸如汉光武帝、宋太祖,也是君臣之间互相妥协,以免关系破裂。其中,东汉因为紧接西汉,殷鉴不远,汉光武帝只是稍微表示了一下,那些功臣就主动交出兵权,安享富贵去了。

【 在 magongyige (坚持到底) 的大作中提到: 】
: 兔死狗烹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
: 做狗,就要有被烹的觉悟

magongyige

你还君主主义者,说的真好听
兔死狗烹的理由是狗打猎成功后要求吃肉,推论迟早一天狗会咬死主人
没有兔子了想吃狗肉就直说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君主主义者。
:   所以我并不想标榜自己是中立的,但不中立不等于不正确,我给这种现象一个解释
: ,你看正确不正确:
:   人有往上爬的惯性。
:   那些以冒险投机起家的亿万富翁,很多都因为收不住手,最后以破产收场。
:   在我们看来,这些人本来完全可以收手,他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
:   但实际上很难,他要是一个乐意收手的人,根本进不了我们视野。小富即安的人,
: 根本成不了公众人物。就是因为他一贯贪得无厌,所以才发财的,所以才破产的。
:   韩信这样的人物也是如此。他一路爬上去,已经成了习惯,如果不拦着他,他早晚
: 会窥伺皇位。
: ...................

Y
YXLM

  君主制的要点就是:一人独大。
  吃肉当然也可以,但不能吃到威胁到一人独大的程度。
  举个例子,萧何封侯以后,其子孙世代袭爵,直到西汉灭亡为止。这不是吃肉是什么?
  试问:共和制条件下,有哪个有功之人,能得到如此待遇?

  至于为什么要一人独大。
  民主制就其本义而言,除了古希腊人,鲜有人支持。
  而共和制实际上是精英阶层的统治,这个阶层在大多数情况下总是喜欢鱼肉人民,好的时候不多,而且可遇不可求。
  君主制虽然也有赖君主的素质,但君主总是会老会死的,一个不好,总有机会换一个。

【 在 magongyige (坚持到底)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还君主主义者,说的真好听
: 兔死狗烹的理由是狗打猎成功后要求吃肉,推论迟早一天狗会咬死主人
: 没有兔子了想吃狗肉就直说

magongyige

对,你喜欢某种制度
所以你就可以为了那种制度背叛所有人类基本的道德准则
你觉得自己很高大上吗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君主制的要点就是:一人独大。
:   吃肉当然也可以,但不能吃到威胁到一人独大的程度。
:   举个例子,萧何封侯以后,其子孙世代袭爵,直到西汉灭亡为止。这不是吃肉是什
: 么?
:   试问:共和制条件下,有哪个有功之人,能得到如此待遇?
:   至于为什么要一人独大。
:   民主制就其本义而言,除了古希腊人,鲜有人支持。
:   而共和制实际上是精英阶层的统治,这个阶层在大多数情况下总是喜欢鱼肉人民,
: 好的时候不多,而且可遇不可求。
:   君主制虽然也有赖君主的素质,但君主总是会老会死的,一个不好,总有机会换一
: ...................

IrisYuan

刘秀何尝不想?他敢吗?
我一直以为刘秀是个很憋屈的皇帝,无论书上怎么吹他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君主主义者。
:   所以我并不想标榜自己是中立的,但不中立不等于不正确,我给这种现象一个解释
: ,你看正确不正确:
:   人有往上爬的惯性。
:   那些以冒险投机起家的亿万富翁,很多都因为收不住手,最后以破产收场。
:   在我们看来,这些人本来完全可以收手,他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
:   但实际上很难,他要是一个乐意收手的人,根本进不了我们视野。小富即安的人,
: 根本成不了公众人物。就是因为他一贯贪得无厌,所以才发财的,所以才破产的。
:   韩信这样的人物也是如此。他一路爬上去,已经成了习惯,如果不拦着他,他早晚
: 会窥伺皇位。
: ...................

Y
YXLM

  不要把“是非”和“高大上”联系起来。。

  杀个韩信,就违反所有人类基本的道德准则,你这也太离谱了。有些事,就像西部牛仔剧里的情节:反正得死一个。
【 在 magongyige (坚持到底)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你喜欢某种制度
: 所以你就可以为了那种制度背叛所有人类基本的道德准则
: 你觉得自己很高大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