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长三角沉降的历史数据

whoami2012
楼主 (未名空间)

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副院长张作辰指出,目前,我国地面沉降灾害最严重的地区是长江三角洲、华北平原和汾渭盆地。其中,华北平原区地面沉降量超过200毫米的范围
,达到6.4万平方公里,占整个华北地区的46%左右。
在上个世纪的最后10年内,上海兴建了2000多幢高层建筑。其中,百米以上的超高层建筑就有100多幢。而新建高楼大厦大多集中在浦东地区,上海的地面沉降呈现
自西向东倾斜的趋势。有关专家形容,上海地质就像一块饱含水份的大海绵,高楼大厦不但挤出了海绵里的水,而且还会使海绵出现严重的扭曲现象。因此,除过量采集地下水外,大量的高楼大厦建筑也成了地面下沉主要原因之一。
whoami2012

  2月16日,有网友在微博上称,位于陆家嘴环路附近的环球金融中心地面有一道裂
缝,引发强烈关注。裂缝长七八米,两侧地面有明显错位,一直延伸到北侧的人行道上和花坛周围。

  当晚,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上海发布”作出了回应,上海中心大厦建设方表示,大厦开工之日起即进行严密跟踪监测,均处于受控状态,地面裂缝是基坑施工过程中的正常沉降现象。目前地下结构工程已完成,引起沉降的因素基本消除,正待阴雨天结束后对裂缝进行修复。跟踪监测不会停止。

  不断的地面沉降,导致上海地面的高度已经明显低于苏州河河面,根据上海市地质调查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从1921年到1965年上海市区总共沉降了1.69米,有专家称,如果当时没有开始治理沉降问题,那么上海可能早就在2000年左右就下海了。

  而过度抽取地下水,曾经是造成上海地面沉降的主要原因。所以从1966年开始,上海开始限制地下水开采,和人工回灌地下水,要求地下水用户在冬天将地下回灌与其夏季开采等量的自来水,从而恢复土层弹性,控制地面沉降。

  今年1月,上海地铁4号线海伦路站就因为发现有不均匀沉降的情况,实施了封站大修。

whoami2012

  国土资源部前不久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总计有46个城市发生地面沉降。其中,沉降中心累计最大沉降量超过2米的城市有3个,分别是上海、天津和太原。专家估计,上海地面每沉降1毫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为1000万元。过去,上海因地面沉降
已经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为2900亿元。

  专家介绍,上海是从1921年开始出现明显的地面沉降现象的。1921年至1965年,上海144平方公里的老城区沉降了1.75米,西藏路、北京路口等处的最大沉降为2.63米。
由于整个市区平均沉降了1.69米,使得黄浦江已经从1921年时的“地下流”演变为1992年的“潮水上岸”。

  80多年,地面低了2米多。一般人在生活中可能感觉不到这种变化的进行,但一些
年纪大的老上海人说,在上个世纪60年代,他们还可以把手直接伸到黄浦江里去洗,而现在,外滩不仅有了防汛墙,而且防汛墙越来越高。

  对上海的一些地方而言,汛期的黄浦江已是“悬河”。

  上海的努力有用吗?

  造成上海地面沉降2米多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是过量采集地下水,一是大量建造
高楼大厦。

  前者主要发生在1921年到1965年间。

  上海市房地局张阿根副局长介绍,作为中国最早认识到地面沉降危害的城市,上海于上世纪60年代就已开始着手对地下水开采进行总量控制,实行计划用水。在节源的同时,上海自1965年起采用人工回灌措施,将地表水(自来水)直接灌入地下含水层,使地下水位抬高。“冬灌夏用”和“夏灌冬用”等增加地下含水层储能的措施,很快起到了把上海地面沉降稳住的效果。

  地质统计资料显示,1966年至1971年,上海地面重新长高了3毫米。

  然而,这种控沉效果,很快被自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的大兴土木所抵消。

  虽然上海早在1934年就拥有了高达82米的“远东第一高楼”的国际饭店,但高层建筑数量的迅速膨胀还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的事。统计数字显示,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上海建成的高层建筑只有40幢;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高层建筑的数量迅速达到650
幢;而上个世纪的最后10年间,上海兴建了2000多幢高层建筑,其中,仅百米以上的超高层建筑就有100多幢。

  上海市城市规划管理局对市区的多个地段进行实测发现,作为上海高楼大厦最为集中的地段,陆家嘴的地面沉降每年达到12-15毫米,且根本没有减缓迹象。近10年来,陆家嘴已累计下降了一级台阶的高度。长江流域发展研究院、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朱荣林教授进一步说:“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新建高楼大厦大多集中在黄浦江以东地区,上海地区的地面沉降呈现自西向东倾斜的趋势。”

  上海地区地面沉降自西向东的倾斜,显然是因为沉降不均匀所致。

  上海地下是由长江带来的泥沙形成的软土层结构,虽然软土层厚达300米,但软土
层结构的地表具有含水量大、孔隙大及可压缩性大等三大特征。当承受的压力达到一定程度,土层很容易变形,上海市岩土地质研究院有限公司顾问总工程师暴致诚介绍,“这就像饱含了水份的海绵被挤压的时候,不但水会被挤出来,而且海绵本身还会出现严重的扭曲现象。”

  为了了解地面沉降与地面建筑的相互影响关系,上海市地质调查研究院与上海市城市规划院合作进行了专项调查。调查发现,单个高层建筑发生的一般是均匀沉降,这种沉降不大会对该建筑物本身产生太大的影响。但在众多位置、规格不一的高层建筑合力作用下,整个上海市的地表就会形成区域性的甚至是整体的不均匀沉降。

  在上海市地质学会秘书长刘守祺看来,地面不均匀沉降是和沉降速度过快一样,都将引发多种城市灾害。朱荣林教授进一步指出,全球变暖将使得上海沿岸的海平面不断升高,这一升一降间,上海将面临严峻的考研。
whoami2012

  随处可见的抽水机,是江苏省苏州市黄埭镇河塘边的一道别样的“风景线”。这些抽水机,是村民用来把农田里的水给抽走的,因为池塘里的水位比农田高得多。这是地面沉降在乡间的表现。

  据分析,造成苏州部分地区地面沉降的主要原因,是长期、超量和集中开采地下水。统计资料显示,上个世纪30年代,苏州只有两口地下深井。而到90年代的时候,地下深井数量已经增加到了304口。与之相应,苏州市的地下水开采量,也从先前的日采500吨飙升至12万吨。由于含水砂层严重失水,砂层之间的结构变得越来越紧密,从而引发地面的下沉。

  苏州市滥采地下水最具说服力的证据是,近年来,沉睡地下4万年之久的太湖古河
道逐渐显露了出来。由于地下水被滥采,苏州市部分地区的地下漏斗水位由3米下降到
了61米以下。

  据悉,无锡、苏州和常州三市及外围乡镇目前的地下漏斗面积已达5000平方公里。自1949年以来,苏州市累计地面沉降600毫米的面积为180平方公里,常州市为43平方公里,无锡市为59.5平方公里。

  浙江也同样地面临沉降之害。

  2003年,浙江省地下水的开采量超过了6.63亿立方米,而仅仅滨海平原地区的地下水开采量就超过了1.54亿立方米。目前,地下水开采带来的沉降,正在浙江省的滨海平原地区肆虐。桐乡市的屠甸镇、海盐县的武原镇、平湖市的城关镇等,相继成为次级沉降中心;以嘉兴市为中心,平湖县的城关镇、嘉善县的西塘镇和桐乡市的崇福镇为次级中心的漏斗,目前已波及整个杭嘉湖平原,并与苏锡常、上海地区水位降落的漏斗相连。

  目前,长三角城市地面沉降最严重的是上海,其次是苏锡常,再次是杭嘉湖。
whoami2012

  国土资源部孙文盛部长说,“周边地区的地下超低水位迟早会影响上海,进而可能造成整个长三角的大片土地发生剧烈沉降。”

whoami2012

根据发表在本月《遥感》杂志的最新科学研究,中国首都北京在下沉。此外《时代
》报导,自从1921年以来,中国金融之都上海已经下沉了183厘米。中共官方数据显示
,全中国46个城市都在沉降。

发表在《遥感》的最新研究说,北京每年下沉11厘米。该研究由一个七人科学家和
工程师组成的国际团队展开,是基于干涉合成孔径雷达(InSAR)技术。这种雷达监视
陆地海拔的变化。

研究报告说,这种下沉现象有多种原因。

大型建筑、道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快速建设给地面增加了很多重量。过量抽取地下
水也是一个重大问题。在干旱的城市,日益上升的人口需要大量用水。上海和北京的含水层都被过度消耗。

2003年大陆媒体引述国土资源部的调查说,全国有46个城市由于不合理开采地下水而发生了地面沉降,其中沉降中心累计最大沉降量超过2米的有上海、天津、太原。

由于不合理的开采行为,全中国已形成区域地下水降落漏斗100多个,面积达15万平方公里。

2005年以来,我们多次著文指出,中国巨灾是由多种效应叠加而成,是局部地壳均衡累加为整体地壳均衡的产物。剥蚀沉积、冰雪消长、地热梯度变化、地下水位变化、气压变化、海平面变化、潮汐振荡、旱涝交替、水库蓄水量变化和大城市建设等微力累加作用不可忽视。

沿海城市无限制的扩大,将带来地面沉降、环境污染、海洋灾害、淡水危机等环境风险。洪涝——排水抗洪治涝——加重自然旱灾——过量引用地表水和抽取地下水——湖泊萎缩、江河断流、地下水位下降、机井成本提高——地面沉降、房屋等基础设施断裂、土地沙漠化。这就是人类对待水资源的传统模式。

我们在2001年9月4日提出的《冷静看待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的警告,如今已经得
到《长三角地区地下水资源与地质灾害调查评价》报告的证实。中国的城市管理者是典型的模仿秀,他们不是借鉴西方城市管理者的经验教训,而是惟妙惟肖地模仿前人盲目无助的憨态,亦步亦趋地沿袭前人走过的老路。

地面沉降是由多种因素引起的地表海拔缓慢降低的现象,是一种缓变的地质灾害,
既会造成市政基础设施、道路桥梁、港区码头、地下管线和深井等直接损失,也会造成运力下降、挡潮和排水等间接损失。在美国50个州中,大约有24个州由于开采地下水、石油和可燃性天然气而产生不同程度的地面沉降。意大利的威尼斯,素有“水都”之称,地面沉降非常严重,著名的市政府大楼罗内丹宫已下沉了3.18米。在大学通用的环
境学教材中,这些经验与教训比比皆是,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引起西方管理者的重视。可惜人们一旦卷入经济大潮,立即被滚滚的淘金狂潮所淹没,上海的今日正是威尼斯的昨天。

我们在《振兴东北要以“苏锡常”为鉴》一文中指出,上海既是经济起飞的样板,也是环境污染的典型反面教材。国际舆论的如此评价值得深思。上海仍然在走国外“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在地下水枯竭和地表水污染的双重夹击下,可持续发展面临困境,其生态资源已丧失殆尽。

与沿海地区相比,东北虽然欠发达,但有相对丰富的生态资源,在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过程中,应该以苏锡常地区地下水资源危机为鉴,发挥自身的生态优势,建立生态工业,生态农业和生态牧业。特别是吉林省以农业大省著称,一旦发生水资源危机,后果不堪设想。伴随人们观念的改变,追求健康的人群将抛弃严重污染的大都市,走向环境优美的生态园区:水资源危机意味着生存环境的灭亡,以破坏水资源为代价的发展模式不值得效仿。

北京上海等46座城市都在下沉:2005年的警告被长期忽视。
whoami2012

上海既是经济起飞的样板,也是
环境污染的典型反面教材。国际舆论的如此评价值得深思。上海仍然在走国外“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在地下水枯竭和地表水污染的双重夹击下,可持续发展面临困境,其生态资源已丧失殆尽。
whoami2012

由于大规模城市移民、泥土松软和全球暖化,上海在下沉,并且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自从1921年以来,中国最拥挤的城市已经下沉了183厘米

《遥感》杂志的最新科学研究,中国首都北京在下沉。此外《时代》报导,自从
1921年以来,中国金融之都上海已经下沉了183厘米。中共官方数据显示,全中国46个
城市都在沉降。

根据发表在本月《遥感》杂志的最新科学研究,中国首都北京在下沉。此外《时代
》报导,自从1921年以来,中国金融之都上海已经下沉了183厘米。中共官方数据显示
,全中国46个城市都在沉降。

发表在《遥感》的最新研究说,北京每年下沉11厘米。该研究由一个七人科学家和
工程师组成的国际团队展开,是基于干涉合成孔径雷达(InSAR)技术。这种雷达监视
陆地海拔的变化。

研究报告说,这种下沉现象有多种原因。

大型建筑、道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快速建设给地面增加了很多重量。过量抽取地下
水也是一个重大问题。在干旱的城市,日益上升的人口需要大量用水。上海和北京的含水层都被过度消耗。

2003年大陆媒体引述国土资源部的调查说,全国有46个城市由于不合理开采地下水而发生了地面沉降,其中沉降中心累计最大沉降量超过2米的有上海、天津、太原。

由于不合理的开采行为,全中国已形成区域地下水降落漏斗100多个,面积达15万平方公里。

下沉的土壤对城市的基础设施也将产生重大影响。北京特别担忧沉降对城市列车可
能造成的影响。北京地铁每天运送2千万城市居民。

在《遥感》发表报告的研究团队告诉《卫报》,他们目前在进行一项有关沉降对北
京基础设施(比如高速铁路)的详细分析。相关论文有望在今年稍晚发表。

上海中心大厦附近地面出现七米长裂缝

《时代》2012年报导说,在上海鳞次栉比、闪闪发亮的摩天大楼之下潜藏着持久的
问题。

由于大规模城市移民、泥土松软和全球暖化,上海在下沉,并且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自从1921年以来,中国最拥挤的城市已经下沉了183厘米。在全中国,有50多个城市出现地面沉降,有126,9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下沉了至少20厘米。

令人恐怖的不仅仅是数字,还有它造成的悲剧以及日益频繁的发生。

在2012年5月,一名年轻女子在西安人行道上行走的时候出乎意外的跌入一个6米深
的天坑。在2012年4月份,一名女子在北京人行道上跌入一个装有滚烫开水的坑里死亡。

亚洲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在修建过程中,附近地面出现了一条可怕的裂缝。

在2012年2月份,一名网友在跟上海中心大厦一街之隔的、101层楼高的上海环球金
融中心附近拍到一条七米长的裂缝。

亚洲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在修建过程中,附近地面出现了一条可怕的裂缝。
在2012年2月份,一名网友在跟上海中心大厦一街之隔的、101层楼高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附近拍到一条七米长的裂缝

上海中心大厦建筑公司发表一份声明回应网友担忧说,地面裂缝是“可控和安全的
”。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总设计师刘东伟说,地下水、降雨和软土地基是出现裂缝的原因。但是《时代》文章认为,这种说法只是部分准确。

上海最重大的地质灾难

《时代》报导说,由于上海位于长江的入海口,该地区天生土质松软。地下水耗竭
要为土地沉降负70%的责任。

然而专家说,摩天大楼的重量和全球暖化也在他们称之为“上海最重大的地质灾难
”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不幸的是,随着城市发展步伐加快和海平面上升,这种影响将只会变得更加严重。

根据上海地质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摩天大楼的物理重量要为上海地面沉降负30%的责任。

香港大学地球科学教授焦赳赳告诉《时代》,“通常地下水耗竭是关键因素,但是
在上海,城市发展也是重要因素,因为建筑密度很高,大多数高层建筑位于软土地区。”他打个比喻说,高楼大厦压在地面上,就像重物压在弹簧上一样。

作为中国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上海人口在2010年达到2300万。随着居民蜂拥进入
海滨城市,开发商们把摩天大厦和数以千计的高楼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堆叠在一起。

中国截至2011年修建了200座摩天大楼,截至2016年,预计将超过800座。

过度发展和过度抽取地下水

巴尔的摩摩根州立大学土木工程教授李江告诉《时代》,“就像谚语说的那样,楼
建得越多,人来的越多。”上海很快将有3千万人,相比之下北京还不到2千万。“此刻,这么多建筑已经建起,以至于这个地区已经无可救药了。”

他说,今天上海的问题被几十年的过度发展和过度抽取地下水而恶化。

上海在上世纪50年代就出现沉降,而中国其他城市直到80年代才开始出现这个问题。

根据中国地质调查局的一份报告,现在全中国逾50个城市面临着下沉问题,特别是
三个地区出现严重地面沉降问题,包括长江三角洲,汾河-渭河盆地和华北平原。

央视报导说,河北沧州下沉了2米。在2009年,该城市拆毁了一栋三层的医院大楼,因为第一层已经沉没到地下。

为了阻止地面沉降,中共国务院启动了中国土地沉降预防项目。类似的,北京也努
力减少地下水抽取,计划关闭800口井。北京也希望通过南水北调工程完全停止城市地
区的地下水抽取。

上海涨潮的时候海平面高于街道

但是曾经在中科院工作15年的李江表示,这样的项目是不够的。“很难定量计算,
这个工程能够有多大程度的帮助,但是问题是,问题解决了吗?答案是否定的。问题在于城市化。”

他说,科学家期望通过法规遏制地下水消耗,但是有一些事情政府无法控制,比如
全球暖化。环境学家预测,随着冰川融化,截至2050年上海周围的海平面将上升22~68厘米。

李江说:“如果你在涨潮的时候看看上海,你可以看到海平面高于街道,只是被海
堤拦住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一个重大灾难比如飓风,海啸和热带风暴,它就可能造成严重损害。”

李江特别担忧海滨地区发生严重洪水,那是农民工主要居住的地区。

他认为,真正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是减少或停止抽取地下水。另外一个方案是减少
建筑密度,减少摩天大楼,但是这对于快速增长的中国城市而言不太现实。

同时,李江建议地方政府实施用水限制和增加收费以减少水浪费。他也提议重复用
水,即回收废水用来洗车或浇花。

即便如此,全球暖化仍然是一个障碍。随着上海的摩天大楼节节攀升,南极和北极
的冰川融化,像上海这样的城市正一天天变得越来越危险。
whoami2012

2005年3月22日第十三届“世界水日”前夕,由国土资源部南京地质矿产研究所主持的《长三角地区地下水资源与地质灾害调查评价》报告完成。据报告显示:由于地下水资源被过度开采,地面沉降对长三角地区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已经达到3150亿元,包括对建筑楼房、道路桥梁、地下管线等造成的损失,其中上海约为2900多亿元,苏锡常为469亿元。长三角地面沉降大于200毫米的范围近1万平方公里,上海、苏锡常和杭嘉
湖的最大累计沉降量分别达到2.63、1.80和0.82米。长三角的地下水资源衰竭对苏锡常地区的地面下沉已经造成非常大的危害,如果这一情况不能得到改善,“沉默的土地危机”将随时有可能在长三角大范围爆发[1-3]。3000多幢18层以上的高楼正在加剧上海
的地面沉降,同时导致诸如城市密度过大、公共活动空间狭小等问题。有鉴于此,上海市有关部门将出台措施对摩天大楼建设进行限制[4]。据悉,苏、浙、沪三省市地矿部
门联手开展的此项调查,先后经历了4年时间,总投资超过2000万元。
whoami2012

中国日报网中国在线消息:长江、珠江以及黄河三角洲,都是中国最富庶的经济区,却竟然也是全球“最危险的地方”。香港《文汇报》今日报道,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一份最新研究报告表明,全球33个人口密集的大型三角洲地区中,有三分之二正面临“地陷海升”(地面下陷、海平面上升)的双重威胁,而中国的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及黄河三角洲,已“跻身”这一危机榜上最严重的一级,面临极为严重的洪水威胁。不过,内地专家表示并不认同内地3大三角洲已濒“最严重级别”的结论。

这份研究成果,是研究人员对各地三角洲卫星图像分析后得出的结论,他们根据各三角洲地区受威胁的程度将其分为5个等级。长江、珠江和黄河三角洲面积约为16万平方公
里,人口接近1亿。这里不仅是中国人口居住最密集的地区,同时也是中国传统的鱼米
之乡和现代经济最发达地区。

95城市下沉 每降1毫米损2亿

对此结论,一直关注沉降问题的上海地质学会秘书长、地质学专家刘守祺表示,3大三
角洲的地面沉降问题确实很严重。数据显示,地面每下沉1毫米,所在城市就会有2亿元人民币左右的损失。不过,他并不认同三大三角洲已濒“最严重级别”的结论。刘守祺认为,目前中国主要是通过大量的地面观测数据测量地面下沉幅度。与此相比,通过卫星图片测量在精度方面存在很大限制,测量数据并不一定准确。

无论沉降处于何种级别,随着人类活动的频繁,地面沉降已成既有事实。据媒体报道,近20年来内地地面沉降大有蔓延之势,从过去的上海蔓延至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塘和华北等广大地区,95个城市受到地面沉降的威胁。

到2003年底,北京已经形成5个地面沉降区,累计沉降量大于50毫米的已达2,815平方公里,最大沉降量达722毫米,并呈加快趋势。而上海自1921年发生地面沉降以来至今,
沉降面积已达1,000平方公里,上世纪60年代以来,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2,800亿元。

whoami2012

长江三角洲是我国地面沉降最为严重的地区。其中,上海是发生地面沉降最早、受害最严重的城市,其地面沉降在上个世纪20年代就出现了。同济大学卢耀如教授指出,长三角沉降的范围正在扩大。目前上海部分地区最大出现3米沉陷。江苏的苏州、无锡、常
州地区,也相继发生了地面沉降,在区域上和上海连成一片。苏锡常地区目前沉降度在1—2米。
l
linzx

威尼斯的沉降和人类活动有啥关系?

【在 whoami2012(nosce te ipsum or temet nosce)的大作中提到:】
: 根据发表在本月《遥感》杂志的最新科学研究,中国首都北京在下沉。此外《时代
:》报导,自从1921年以来,中国金融之都上海已经下沉了183厘米。中共官方数据显示

whoami2012

这就是城市先天不足吧。
【 在 linzx (黎明之前,如此漫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威尼斯的沉降和人类活动有啥关系?
: : 根据发表在本月《遥感》杂志的最新科学研究,中国首都北京在下沉。此外《
时代
: :》报导,自从1921年以来,中国金融之都上海已经下沉了183厘米。中共官方数据
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