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二批简化字被废说起

Y
YXLM
楼主 (未名空间)

  第二批简化字有各种情况,其一就是合并同音字。然而,同音字在书面汉语中是有必要性的。
  表面上看,可以这么质问:既然口语无法区分同音字,为什么书面语必须区分?汉语在这两方面必有一边是有问题的,如果不解决书面语(合并同音字),那就得解决口语(设法增加字音,等)。
  其实两边都没问题。汉语与英语的区别在于:书面汉语是没有空格的。口语除非故意捣乱,否则总是有抑扬顿挫和自然间隔的,如果这些不能以空格的形式表现在书面语中,那就得依靠同音字。
  此外,同音字还可以提高阅读速度。要知道,在“书写”与“阅读”的关系中,“阅读”是优先的,宁可书写麻烦,不能阅读麻烦。

  至于一般意义上字型简化,也有类似问题:字型太简单的,反而不好认。第一批简化字多有约定俗成为基础,相对还是好认的,第二批遭到的反弹就大得多了。
  至于说不好认到底是因为“确实不好认”,还是因为“大家不习惯”,其实都是“过去式”了。因为简化汉字的利益仅在于书写便利,而眼下大家很少写字。
  从字型输入法来说,简化字还不如繁体字方便,因为简化字增加了一些繁体字中没有的字型,如“专”的下半部。从拼音输入法来说,两者一样。

  简化汉字问题,和以“汉字难写”为首的“汉语难学”问题,其实都仅在一个很短的时间窗口内有意义。
  在古代,汉字和书面汉语是故意被维持得很复杂的。因为古代社会需要制造阶层鸿沟,维系一个类似“祭祀阶层”的阶层,以维护其统治秩序。除了古罗马共和国和早期帝国等极少例外,这是通例。如果不是用文字和书面语言的复杂性来维系,那也得用别的办法维系,例如宗教迷信。相对而言,用文字来维系,还是好的。
  而在现代,一方面计算机把人们从手写中解放了出来,另一方面教育资源严重过剩。现代教育的目的和古代类似,不是“出于绝对必要”,而是“故意增加难度以拉开层次”。在此背景下,汉字和汉语基本语法带来的难度是最温和的,比起那些丧心病狂的数学题,实在是九牛一毛,比起那些原作者都做不对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的语文题,也理性得多。(本人理科出身,学习也相当好,但仍然有做不出来的数学题。)
  仅在古代和现代之间的相对短暂的时间窗口内,简化汉字和汉语才有正面意义。因为那一阶段教育需求突然增加,而教育资源相对不足,急需简化教育以节省资源。但仅就那一阶段而言,是应该“保持现状以图省事”,还是“积极简化以利长远”,也是很可疑的。毕竟语言改革是大动作,如果说“利在千秋”倒是值得一做,如果仅仅是“利在当下”,是否得不偿失就难说了。
F250


看来简化字只在新旧交接的特定的历史时期有益

从长远看,是有害的

特别是台湾,香港借字体的不同,和中国分割,有利于形成新的民族认同

lczlcz

同音字还可以提高阅读速度

============
这个结论哪里来的?
h
houge


俺可是正经学过二代简化字的,比方“直”中间的三横变成一竖,用的最多的是重复前一个字的那个通用符号……打不出来,约等于“夕”字的上右部分再拐个弯?希望能听懂俺想说啥。

再见啊我们的青春啊

感谢义务教育,科技进步和拼音输入,现在这个条件,汉子的识字门槛和书写麻烦已经不构成障碍了,俺赶脚也许应该再退回繁体字更佳。

F250


回楼上,那个表示同一个字重复的符号,以前也有,跟简化字无关

看上去像来自 日文 ,假名

Y
YXLM

  在书写中,如果不分同音字,完全以词汇表意,那你就得看完整个词,才能知道意思。如果用同音字,那区别起来就快。
  这就如同一群你认识的人穿一样衣服站你面前,你是可以把他们一一辨认出来的。但如果他们穿各自常穿的样式不同的衣服出现,那你分辨起来肯定更容易。
【 在 lczlcz (lcz)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音字还可以提高阅读速度
: ============
: 这个结论哪里来的?

h
houge

以前就有?这真不知道了。
我一直以为是第二批简化字的创造。
理由是后来取消简化字2.0,就再也见不到这个符号了。

【 在 F250(帝城春欲暮,能饮一杯无) 的大作中提到: 】

: 回楼上,那个表示同一个字重复的符号,以前也有,跟简化字无关

: 看上去像来自 日文 ,假名

F250


那个符号一直在手写的时候用,现在消失了是因为手写不流行了

等我用电脑找找那个字的图,用手机不方便

【 在 houge(猴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就有?这真不知道了。

: 我一直以为是第二批简化字的创造。

: 理由是后来取消简化字2.0,就再也见不到这个符号了。

h
houge

不必了吧。
知道的都知道,不知道的没兴趣知道

【 在 F250(帝城春欲暮,能饮一杯无)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个符号一直在手写的时候用,现在消失了是因为手写不流行了

: 等我用电脑找找那个字的图,用手机不方便

h
houge

对了对了,那个符号呗取消,至少我是高考还是中考前知道的,老师反复交代不许用,必须老老实实写两遍……

可不是手写少了才不用的。
F250




维基说来自 仝 这个字,很可疑

这个字日语也有,和中文用法一样。但不是假名。是 汉字 ganji

https://zh.m.wiktionary.org/wiki/々

【 在 houge(猴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必了吧。

: 知道的都知道,不知道的没兴趣知道

F250


如果 中文取消了,按主楼理论,未必是好事

后人读古人手写的文件,还以为夹杂了个曰文假名

【 在 houge(猴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了对了,那个符号呗取消,至少我是高考还是中考前知道的,老师反复交代不许用,

: 必须老老实实写两遍……

: 可不是手写少了才不用的。

didadida

其实第二批简化字有不少不错的

叔上学的时候,数学老师写"数", 就是左边一个"由", 右边一个反文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批简化字有各种情况,其一就是合并同音字。然而,同音字在书面汉语中是有
: 必要性的。
:   表面上看,可以这么质问:既然口语无法区分同音字,为什么书面语必须区分?汉
: 语在这两方面必有一边是有问题的,如果不解决书面语(合并同音字),那就得解决口
: 语(设法增加字音,等)。
:   其实两边都没问题。汉语与英语的区别在于:书面汉语是没有空格的。口语除非故
: 意捣乱,否则总是有抑扬顿挫和自然间隔的,如果这些不能以空格的形式表现在书面语
: 中,那就得依靠同音字。
:   此外,同音字还可以提高阅读速度。要知道,在“书写”与“阅读”的关系中,“
: 阅读”是优先的,宁可书写麻烦,不能阅读麻烦。
: ...................

didadida

那个通用符号跟第二批简化字有什么关系?

第二批简化字有不少还是不错的

【 在 houge (猴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俺可是正经学过二代简化字的,比方“直”中间的三横变成一竖,用的最多的是重复前
: 一个字的那个通用符号……打不出来,约等于“夕”字的上右部分再拐个弯?希望能听
: 懂俺想说啥。
: 再见啊我们的青春啊
: 感谢义务教育,科技进步和拼音输入,现在这个条件,汉子的识字门槛和书写麻烦已经
: 不构成障碍了,俺赶脚也许应该再退回繁体字更佳。

didadida

我出国前一直在用

【 在 houge (猴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就有?这真不知道了。
: 我一直以为是第二批简化字的创造。
: 理由是后来取消简化字2.0,就再也见不到这个符号了。
:
: 回楼上,那个表示同一个字重复的符号,以前也有,跟简化字无关
:
: 看上去像来自 日文 ,假名
:

Y
YXLM

  中文向来有篆隶楷行草,只要不是太正式的场合,你写成啥样,其实都无所谓。以我的个人意向论,我宁可看第二批简化字,也不愿意看狂草。
  简化字的问题,在于它要改标准字体,从根子上规范别人,这就要极为谨慎了。

  很多事在左派手里,都沦为这样一个逻辑:因为男欢女爱是好事,所以强奸也是好事。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第二批简化字有不少不错的
: 叔上学的时候,数学老师写"数", 就是左边一个"由", 右边一个反文

laodongzhe

简化字源于草书,是汉字里最难的通讯手段,应该是给高级汉语汉字使用者用的,半吊子们不懂。

繁体字虽然复杂,但符合通讯里面的redundancy原理。
h
houge

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一个二代简化字

【 在 didadida(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第二批简化字有不少不错的

: 叔上学的时候,数学老师写"数", 就是左边一个"由", 右边一个反文

s
shoujizhuce1

数和直的简体,现在还有点印象

憂鬱臺灣烏龜盪鞦韆

没有太多嘲笑的意思啊
g
grrrrr

吹繁体字的请先写十遍

憂鬱的臺灣烏龜

再去学习下你们日本爸爸的简体字历史
F250


楼主说的是电脑输入

两种 台湾乌龟, 电脑输入是一样的

现在"多"了简体,反而多了学习难度

【 在 shoujizhuce1(fanzhuce) 的大作中提到: 】

: 数和直的简体,现在还有点印象

: 憂鬱臺灣烏龜盪鞦韆

: 没有太多嘲笑的意思啊

zwmpt

繁体字其实并不难,练习书法,临唐宋的字帖,渐渐就学会繁体字。
写繁体字写好半天,就如同唱京戏,一个字拖着音唱半天,是有闲的消遣。不能着急,所以才出现了后来的草书,比如骂人的时候,就不能写繁体字,写完了,气消了。所以,骂人的帖子,都得用(狂草)简体来写。
f
fenda

简化字和白话文事实上已经造成中华文明的断代
几百几千年后看,这也许是一个文明消亡的开始
就像如今的埃及人,已经和建造金字塔的那个文明没有任何关系了

h
houge

义务教育,电脑,拼音这三大法宝解决了汉字识字门槛高,输入困难的毛病,也许是时间重归繁体字了。

我个人阅读繁体字基本没问题(生僻字别说繁体,简体我也不认识,需要字典)手写的话大概90%,稍微学习一下,基本书写问题不大。
再说现在需要手写的机会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