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的credit成本比较高 (转载)

TheMatrix
楼主 (未名空间)
【 以下文字转载自 Returnee 讨论区 】
发信人: greemint (农村tier5 aritist-in-residence), 信区: Returnee
标 题: 中国社会的credit成本比较高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11 11:58:29 2018, 美东)

主要是中国社会经历过急剧的变革
有title的人,不一定是个体面人,有信誉的人,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国企处长未必是个好人,公司老总更是满街飞
中国谁敢信谁,连将军/省长都是大贪污犯

在美国会好很多(单指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第一代移民除外)
本身美国竞争也激烈,能熬到一定社会地位的,都是层层筛选出来的精英
好学校的professor学术上是领军人物,大公司的Director必定专业很有建树;执业MD
的签字可以当公证书用

很多时候对方不认识这个人,但是看到title和单位就相信了
这么大机构/公司认可的,必然不会差
这就少了很多社会交易成本
Y
YXLM
  我觉得,信用的前提是惩戒,越重越好。

  旧时日本出了严重质量事故,责任人是要切腹的。
  自福岛核电站事故以后,我就发现不对了:勇于献身去救灾的人倒不少,切腹的人却没有。其实切腹比救灾重要。因为救灾总能找得到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切腹就难了,他不主动切,你总不能把他枪毙了,没这个法条。
  这两年日本制造出现一些重大质量事故(大规模故意造假之类),也就不奇怪了。当然我不是说日本已经和中国是一个程度的了,但显然往这个方向上发展。

  美国的市场程度最高(比中国和日本),市场无情,所以人们也不得不有所收敛。但长期被左派祸害,趋势并不好。
  美国向左,中国向右。虽然还差得很远,但趋势就是这样的。不知道川普能不能扳回来。
TheMatrix
切腹在旧时的日本是法律的惩戒吗?应该是自我惩戒,或社会道德的惩戒吧?

如何能建立一个信用社会呢?我罗列几个方向:一个是法律惩戒,一个是社会道德宣传,一个是信用技术支持比如全国联网的个人财产等信息的查询系统,一个是市场经济。

【在 YXLM(非要昵称不可吗)的大作中提到:】
:  我觉得,信用的前提是惩戒,越重越好。
ZhouYongKang
你和他说的这些都对,问题是再好的策略也需要时间沉淀。

美帝的信用社会来自于稳定至少100年以上了,聪明、守诚信的人都集中在了中上层,
垃圾都沉淀到了底层,在南城玩枪战,等着毕福剑哭丧。

老毛打破一切,导致阶层混乱,老邓就算神仙,恢复到信用社会也需要100年以上。

当然,老毛之前也挺乱的,只不过老毛不仅不管,还鼓励更乱。

【 在 TheMatrix (TheMatrix) 的大作中提到: 】
: 切腹在旧时的日本是法律的惩戒吗?应该是自我惩戒,或社会道德的惩戒吧?
: 如何能建立一个信用社会呢?我罗列几个方向:一个是法律惩戒,一个是社会道德宣传
: ,一个是信用技术支持比如全国联网的个人财产等信息的查询系统,一个是市场经济。
: :  我觉得,信用的前提是惩戒,越重越好。
: :
hairi
这个瞎扯蛋

成本都是相对的

中国的问题是银行私有化

私有化之后,商业银行立刻找出有效的信用方式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和他说的这些都对,问题是再好的策略也需要时间沉淀。
: 美帝的信用社会来自于稳定至少100年以上了,聪明、守诚信的人都集中在了中上层,
: 垃圾都沉淀到了底层,在南城玩枪战,等着毕福剑哭丧。
: 老毛打破一切,导致阶层混乱,老邓就算神仙,恢复到信用社会也需要100年以上。
: 当然,老毛之前也挺乱的,只不过老毛不仅不管,还鼓励更乱。
hairi
你们扯蛋也好

骂腊肉也好

根本不能推动让习近平把银行私有化

【 在 hairi (搞一个女机器人当情妇)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瞎扯蛋
: 成本都是相对的
: 中国的问题是银行私有化
: 私有化之后,商业银行立刻找出有效的信用方式
ZhouYongKang
中国没有任何问题,中国唯一的问题是不能稳定。

总有人想牺牲稳定来换取自己的私利。

【 在 hairi (搞一个女机器人当情妇)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瞎扯蛋
: 成本都是相对的
: 中国的问题是银行私有化
: 私有化之后,商业银行立刻找出有效的信用方式
hairi
扯蛋

中国的精英,总是想子子孙孙的精英下去,永远稳定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没有任何问题,中国唯一的问题是不能稳定。
: 总有人想牺牲稳定来换取自己的私利。
ZhouYongKang
你错了,就是精英要给平民活路和上升空间,才会稳定。

【 在 hairi (搞一个女机器人当情妇) 的大作中提到: 】
: 扯蛋
: 中国的精英,总是想子子孙孙的精英下去,永远稳定
hairi
资源被精英瓜分,没有上升渠道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错了,就是精英要给平民活路和上升空间,才会稳定。
PBSNPR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一书中对中国的评论以及现实。

亚当·斯密出生于1723年、死于1790年,一共活了67岁,他是近代最伟大的市场经济学家。他在1776年出版的著作《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简称《国富论》,是世界上第一部完整的政治经济学著作。

1902年,中国改革先锋严复先生翻译出版了《国富论》,影响很大。在这部著作中,亚当·斯密认为,追求个人的经济利益是人性中最自然的一部分,一个人在自己发财致富的同时,也在促进全社会的福利和进步;而经济进步、国富民肥的唯一办法,就是尽量减少国家政权对私人经济活动的任何干涉;因为最好的经济活动,都是由潜在和强大的市场机制来调节的,这种机制叫做“看不见的手”。

在《国富论》这本书中,亚当·斯密系统地分析了处于康熙、乾隆时代的中国经济。他认为,中国确实是地大物博,土地资源和矿产林木非常的丰富,有得天独厚发展经济的条件。可是他又认为中国人还没有认识到经济竞争和社会进步的关系,而长期处于一种安定团结、死水一潭、稳定压倒一切的落后状态。

他说,500年前马可·波罗对中国的描述和康熙、乾隆时代的清朝,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由此他认为,中国的财富也许达到了中国法律制度允许的极限,再也不能往前发展了。亚当·斯密尤其指出,劳动价格越高,社会就越进步;在中国劳动价格实在太低,所以社会几乎没有什么进步。

他在分析了中国各个省份十分不同的土特产和市场需求之后说,中国国内的市场和需求是十分巨大的,可惜中国人没有重视国内贸易的习惯,使得这个巨大的国内市场白白地浪费掉了,十分可惜,也许这就是中国经济还非常不发达的原因之一。

亚当斯密在他的国富论中指出中国的借贷利率在12%,那时是康乾盛世,三百年过去,
当前中国的借贷利率还是差不多(除了国有企业)。说明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不是渠道的问题,不是机制的问题,而是在中国这种环境下做生意必然要求的一种风险回报。换句话说,是三百年不变的机制,文化的问题。

由于如此之高的借贷率,要求经济增长速度也要达到12%以上才能还本和付利息。中国
政府不得不提倡GDP增长作为政绩考核的指标的政策。

由于实业经济增长和GDP增长不可能这么快,中国政府只好采用(1)统计局数据造假;(2)印钞机灌水和(3)抬高资产价格——玩庞氏骗局(房地产股市泡沫)。这些手法无法对抗真正起作用的力量——市场。违背客观经济规律的所作所为,最终会遭到市场的惩罚——毛泽东时代的强迫性社会主义道路和改开后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都是如此下场。
Y
YXLM
  旧时代的道德有很强的压迫力,尤其是日本为典型。想让一个人混不下去自杀是很容易的,尽管从现代人的角度看:我不死你有办法吗?
  然而,无论是现代人,还是旧人,都很容易弄死。
  对于现代人,只要把他的生活水平极度压低(大家都排斥你,你自然没处赚钱去),他自然想寻死;而旧人自幼受廉耻观念洗脑。

  我觉得在现代建设信用社会也只有你这些办法,前提杜绝权贵的腐败。腐败本身就是失信,而且会导致一系列失信。随便举个例子:“你的质量不合格,但可以贿赂有关部门让你合格”。
  时间的积淀倒在其次。这个取决于社会想付出的代价,付出的代价越大,效果就越快。商鞅变法,秦国马上焕然一新,只不过需要大批的人头,最后包括商鞅自己的。

  我以为,一分钱一分货,即便努力的方向正确,也得或者靠压力,或者靠暴力,或者靠时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此外,这里的另外三位我都不同意。
  ZhouYongKang说得好听,但都是一些套话,我也不知道这些见解跟他满脑子的鞑靼思想是怎么兼容的。
  hari是毛派,毛是混乱(chaos)的代表,可以说是“外中华而内鞑靼”(外貌上看
是汉族,内心里是蒙古人),何谈诚信?
  PBSNPR是自由派,这种人就是专门给各种极端主义铺路的。从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到连共产党都承认是“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在逻辑上是顺理成章的。

【 在 TheMatrix (TheMatrix) 的大作中提到: 】
: 切腹在旧时的日本是法律的惩戒吗?应该是自我惩戒,或社会道德的惩戒吧?
: 如何能建立一个信用社会呢?我罗列几个方向:一个是法律惩戒,一个是社会道德宣传
: ,一个是信用技术支持比如全国联网的个人财产等信息的查询系统,一个是市场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