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Steven Quay concludes COVID-19 came from Lab

D
Deflect2015
楼主 (未名空间)

大家觉得这可能吗? 他说2019年12月最初5个病人中分离到了腺病毒疫苗的序列, 含有covid-19 S protein. 99.8%可能性来自实验室。

https://finance.yahoo.com/news/study-dr-steven-quay-concludes-130000526.html

有个简短的视频说明。

New Study by Dr. Steven Quay concludes COVID-19 came from a Lab.

ABCNBC

仔细查应该可以得到结论
StMicheal

和概率法证明耶稣是神一个意思。
r
rihai

它的证明基本阐述了trump virus来自于lab
来自wuhan lab则完全是它无耻下贱夹杂私货, 完全没有任何证明
显然来自北卡lab和马里兰P4, 然后才轮到武毒所
lol

【 在 Deflect2015 (Sam)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Dr. Steven Quay concludes COVID-19 came from Lab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1 23:12:36 2021, 美东)
:
: 大家觉得这可能吗? 他说2019年12月最初5个病人中分离到了腺病毒疫苗的序列, 含
: 有covid-19 S protein. 99.8%可能性来自实验室。
:
:
: https://finance.yahoo.com/news/study-dr-steven-quay-concludes-130000526.
html
:
: 有个简短的视频说明。
:
: New Study by Dr. Steven Quay concludes COVID-19 came from a Lab.
:
:
: --
r
rihai

熟食
盹盹盹

【 在 rihai (海桑虎桑柱桑等倭杂之克星)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Dr. Steven Quay concludes COVID-19 came from Lab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4 22:49:08 2021, 美东)
:
: 它的证明基本阐述了trump virus来自于lab
: 来自wuhan lab则完全是它无耻下贱夹杂私货, 完全没有任何证明
: 显然来自北卡lab和马里兰P4, 然后才轮到武毒所
: lol
:
:
: 【 在 Deflect2015 (Sam) 的大作中提到: 】
: : 标 题: Dr. Steven Quay concludes COVID-19 came from Lab
: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1 23:12:36 2021, 美东)
: :
: : 大家觉得这可能吗? 他说2019年12月最初5个病人中分离到了腺病毒疫苗的序列
, 含
: : 有covid-19 S protein. 99.8%可能性来自实验室。
: :
: :
: : https://finance.yahoo.com/news/study-dr-steven-quay-concludes-130000526.: html
: :
: : 有个简短的视频说明。
: :
: : New Study by Dr. Steven Quay concludes COVID-19 came from a Lab.
: :
: :
: : --
j
jumbo

西方开始收网了,不得了了
PBSNPR

为什么不能排除新冠病毒源于实验室泄漏事故

发表时间: 05/01/2021 - 01:02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研究室病毒专家石正丽2017年2月23日与其他研究人员在
实验室合作的档案照片。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研究室病毒专家石正丽2017年2月23日与其他研究人员在
实验室合作的档案照片。 AP

作者:
安德烈
16 分钟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专家团应于本月前往中国调查新冠源头。新冠溯源,极其重大,找到源头,对人类预防未来疾病大流行非常重要。但是,在这个专家代表团未成行之前,有关新冠病毒或可源于实验室泄漏事故的可能性被不少科学家重新提了出来,这是一个一度被忽略甚至被一些顶尖科学家否认的问题。

谁在阻止2019新冠病毒可能源自实验室事故的讨论

武汉2019年底爆发疫情,由于官方的拖延和隐瞒,疫情暴露后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关于新冠病毒是否源于实验室事故的问题最先在中国互
联网上爆出来,当时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病毒研究室。怀疑的一个根据与P4研究室石正丽小组在云南的一座废弃的矿洞的蝙蝠身上大量取样有关,但是,蹊跷的是,一批全球顶尖的病毒专家2月19日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 发表声明,“坚决谴责关于新冠病毒并非来自自然界的阴谋论”,排除新冠病毒可能源于实验室泄毒事故。从此,有关病毒是否源自实验室事故的讨论成为禁区。但是,随着国际专家团即将前往中国调查,有关武汉病毒是否有可能源自实验室的事故再次被科学家提了出来。

法国『世界报』,法国『观点』周刊近日就新冠溯源分别发表长篇报道,一些专家对『柳叶刀』的声明发出了质疑。法国国家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病毒专家étienne Decroly表示:那份声明一锤定音,令他十分意外,因为这像是在告诉科学界应该提什么样的问题,不应该提什么样的问题,而这与科研精神完全背道而驰。 Jacques van Helden也指
出,在科学领域,任何假设都应当可以受到反驳,这并不意味着假设就是错的。不能反驳的假设是教条。科学领域不能有教条。

澄清这一问题,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性的存在,直接关乎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因而直接关系到这次的国际调查。『观点』周刊引述专家指出,除了新冠源头可能与动物有关之外,还有第二种假设,那就是病毒来源与实验室事故有关。专家建议,或许应该尽快能在最初发现病毒的市场不远处的实验室中进行简单的法医调查,这样或许可以避免对另一条线索进行数年的研究。

法国『观点』杂志特别引述了美国罗格斯大学生物安全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
Richard Ebright)的看法,他认为:“可靠的法医调查包括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武
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档案、样品、工作人员和建筑物“。 “它
应该包括纸质和电子记录的检查,冰箱和冰柜的检查,与人员的访谈,包括施工,维护,清洁,废物后处理,实验室和行政部门的员工,以及这些人的血清学样本和建筑物中的环境样本。 ”但专家怀疑所有这些并不在世卫组织调查的议程上。

『柳叶刀』的导向性声明是如何出台的

在重新提出不排除实验室事故的问题之后,法国世界报和观点杂志的长篇报道都提出了另外一个有关联的极其重要的问题。这就是前述『柳叶刀』声明主要执笔者的问题。世界报采访的专家表示,『柳叶刀』声明的主要执笔人与中国存在利益关联,并且在署名时为了避免第一作者嫌疑,把自己的名字排在第四位,现在证明,这一声明的第一作者就是这位与中国有利于关联的专家。

法国世界报报道,『柳叶刀』那篇声明的第一作者,也就是根据科学规则被视为是第一稿的撰稿人是科罗拉多州大学微生物学家、该校荣誉教授Charles Calisher,但是,根据一家非政府组织“美国知情权”(USRTK)依据美国信息管理法获得的电子邮件证明
,声明的真正起草人也就是第一作者是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总裁彼得.达
萨克(Peter Daszak),但他的名字却排列在一串作者名单之后。Charles Calisher也
向世界报证明,达萨克撰写了初稿并一直主持到最后发表为止。“作者名单按照姓氏笔画,第一作者是彼得,而不是我!“ 但是,声明起草和署名的方式故意避免被识别出来自任何组织和个人,仅仅表明这是“来自顶尖科学家的一封声明”,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27名联署人中有四人来自生态健康联盟,但他们有意保密这一信息,所有人都声称不存在利益冲突问题。

对于理查德·埃布赖特来说,埋葬实验室线索的努力始于3月17日,当天在《自然》科
学杂志集团的副刊——《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上发表了一篇有关“Sars-
CoV-2的近端起源”的文章,本文当时被看作是证明该病毒可能并非源自武汉实验室活
动的权威论文。但是,这篇文章以及2月17日在《柳叶刀》发表的那一封联合声明,实
际上并不是基于新的科学数据而经过同行评审的科学文章,而是“仅代表意见”的“论坛”。

电邮新闻
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订阅
世卫组织国际专家团队成员与中国的利益关联问题

问题在于,这位『柳叶刀』带有导向性声明的实际第一作者、生态联盟的总裁达萨克先生,又是本次前往中国进行新冠溯源的十名专家之一,世界报指出,这就涉及利益冲突问题。达萨克不光是生态联盟的总裁,他同时与武汉病毒所有密切的合作关系,在最近十五年,他与该所合作发表了二十几篇论文,并曾资助武汉病毒所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除此之外,他领导的生态联盟得到美国国际开发署的资助,这使得他得以进行在外国的实验尤其是与武汉病毒所针对新冠病毒的合作研究。尽管达萨克与武汉病毒所存在着不可否认的密切关系,他对世界报的质疑不予回答。现在,他又成了国际专家团队前往中国调查新冠源头的成员,这一处境让许多科学家感到愤怒。

更严重的是,达萨克与武毒所的关系并不是常常予以公开声明,2月19日『柳叶刀』发
表声明的包括达萨克在内的27位作者,全都声明与武汉病毒所不存在利益关联。埃布赖特尤其对达萨克出现在前往中国的调查团名单上十分震惊,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病毒学与疾病研究小组的长期合作者。

这位专家认为:达萨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利益冲突,因此他不具备调查资格。他指出,“达萨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签有合同,并从美国国际开发署获得了两亿美元,也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获得了700万美元的资金。他是本该受到调查的武汉病毒研究所项
目的合作者。他自己就应该受到调查! “
PBSNPR

世卫专家在武汉病毒所调查 实验室泄露说又成焦点

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组正在武汉调研之际,武汉病毒究所是不是和新冠病毒起源
有关联又成为关注焦点。刚卸任的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引用美国政府报告质疑,武汉病毒所不但与中国解放军关系密切,早在2019年11月,病毒所内就有人员感染类流感疾病。然而,正在当地调研的一位专家却有不同看法。

有“对华冷战总设计师”称号的博明,现在是胡佛研究所的访问学者。2月3日在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国际公共事务学院(The Steven J. Gree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主办的一场网络活动上,刚离开白宫的他仍没转移对中国的注意力。谈到疫情,他聚焦在新冠病毒起源与武汉病毒所的关联上。

“我们曾公布过一份事实清单,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在2019年11月就发生了类似流感的疾病;另外,有一个新信息,那就是中国军队在武汉病毒研究所扮演的角色,这之前从未披露过。”他说。

博明所说的清单,是前总统特朗普政府卸任前的1月15日由国务院公布的题为《武汉病
毒所的活动》的事实说明,这份报告依然可以在网上查得到。

尽管这份文件开宗明义承认,美国政府并不知道最初将新冠病毒传播给人类的确切时间、地点或方式,也尚未确认疫情的爆发是因为接触了被感染的动物,或是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发生意外,但声明批评,中共执迷于保密和控制信息,牺牲了中国甚至全世界的公共卫生安全。

世卫专家组称中国坦诚公开 反驳“考古秀”质疑

世卫专家组成员之一、总部位于纽约的生态健康联盟总裁达萨克(Peter Daszak)与武汉病毒所有密切的合作关系,曾资助武汉病毒所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路透社)

正在武汉调研的世卫专家组已走访了武汉病毒所,并与有“蝙蝠女郎”之称的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会谈。总部位于纽约的生态健康联盟总裁达萨克(Peter Daszak)是专家组成员之一,他在个人推特上说,2月3日他和包括石正丽在内的武汉病毒所人员举行极为重要的会谈,期间有“坦诚且公开”的讨论,在一些关键问题上都有问有答。

他告诉路透社,没有证据显示病毒来自实验室,但没有进一步说明理由。他更说,病毒可能早在武汉出现前,就已经在传播了。他说,专家组现在的工作是从追查零号病人到病毒的动物宿主为何。由于病毒溯源的复杂性,要找出答案可能需要数个月、甚至数年。

截至发稿,达萨克未回复本台的电子邮件查询。

外界有质疑说,世卫专家组在疫情爆发一年后才得以在中国官方允许的情况下到武汉调查,且无法自由与当地民众进行接触,根本是一场“考古秀”,难以得知真相。对于这些质疑,达萨克接受美联社访问时的回应是:“我们在海鲜市场里自己观察,也向市场管理者、摊商问问题,我们在访问前事先提交问题给他们,都是敏感领域的问题,我们不是坐了大巴士到那边,晃一圈,拍几张照片就了事了。”

争议一:武汉病毒所2019年底就有人感染?

关于零号病人,博明提到的美国政府官方文件指出,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多名研究人员,早在2019年秋天就罹患类似新冠肺炎或流感的疾病,这比首次出现的确诊病例还早。

质疑武汉病毒所早有所内感染的说法,和石正丽的说法不相同。石正丽曾多次表示,研究所员工和学生在疫情期间是零感染。

争议二:武汉病毒所和解放军有关联?

美国官方文件质疑,虽然武汉病毒研究所自称民间机构,但美国确定,病毒所和中国军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项目上有合作。 2017年以来,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代表中国军方进
行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

而本台记者搜寻到一份中国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武汉病毒所和解放军有合作的时间更早,可追溯至2015年。

武汉病毒所官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王汉中与解放军三〇二医院、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的有关科研团队密切合作,完成的“呼吸道、肠道新发病毒性传染病的病原体及防控技术研究”项目,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医疗成果一等奖。

档案资料显示,王汉中是武汉病毒所人畜共患病毒病学科组组长。然而,他的名字目前在武汉病毒所官网上的“人才队伍”栏目已经查不到。

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王汉中与解放军三〇二医院、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的有关科研团队年合作于2015年完成的“呼吸道、肠道新发病毒性传染病的病原体及防控技术研究”项目,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医疗成果一等奖。图为盖有解放军总后勤部大印的获奖证书。(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官网)

争议三:武汉病毒所有意外泄露病毒可能性?

尽管世卫专家组成员指出,目前没有证据显示病毒来自实验室,但是,不只美国官方内部早在2018年就有担忧,疫情爆发初期,石正丽也有过自我怀疑。

石正丽去年二月接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月刊访问时就曾透露自
己在2019年12月30日被电话急召回武汉时,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病毒会是我们实验室出去的吗?”当时人在上海开会的石正丽,接到所内领导的紧急电话后,立刻搭火车赶回武汉。那时候,两名疑似“非典型肺炎”病人的病毒检体已经送到病毒所,她一路上都不安地在想,“是不是湖北卫生局搞错了?难道来自我们的实验室?”

当时的报导还提到,疫情初始,她每晚都通宵难眠。一方面他们的研究团队反复检测送来的患者病毒样本,并建立病毒基因排序,拿来和实验室十多年来从一万五千多千只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个冠状病毒样本比对;另一方面,她还要浏览过去几年实验室的记录,查核实验材料,尤其在废弃物处置过程中,有没有疏失。

“没有一个(病人)的病毒基因序列和我们团队采集到的蝙蝠冠状病毒基因序相符。” 她当时如释重负般说到。

《华盛顿邮报》去年曾引述美国内部外交电报揭露,曾造访过武汉P4实验室的美国外交人员早在2018年就回报国务院,武汉病毒所的P4实验室“人员训练不足、有管理不善的安全隐患”。

世卫专家组调研 为时已晚?

世界各国早在去年疫情爆发之初就提出希望造访武汉病毒所,直到今年初才得以成真。

在美国的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日前举办一场线上研讨会,探讨全球公共卫生该从2020年学到的经验教训。华盛顿州立大学公卫教授墨瑞(
Christopher Murray)就在会中不点名中国的情况下说,“疫情已经过去一年了。要谈我们今后的正确方向,我会说,要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基本该有的数据……。世界多国政府仍像是出于本能般,想要主宰公众的知情权,主导论述。有些国家甚至试图给更少的数据,而不是更多。这没有帮助。”
D
Deflect2015

为什么2019年12月就有新冠预苗了。用腺病毒为载体的预苗。为什么2019年9月就有演
习了。

【 在 PBSNPR (大刀王五) 的大作中提到: 】
: 世卫专家在武汉病毒所调查 实验室泄露说又成焦点
: 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组正在武汉调研之际,武汉病毒究所是不是和新冠病毒起源
: 有关联又成为关注焦点。刚卸任的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引用美国政
: 府报告质疑,武汉病毒所不但与中国解放军关系密切,早在2019年11月,病毒所内就有
: 人员感染类流感疾病。然而,正在当地调研的一位专家却有不同看法。
: 有“对华冷战总设计师”称号的博明,现在是胡佛研究所的访问学者。2月3日在佛罗里
: 达国际大学国际公共事务学院(The Steven J. Gree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and
: Public Affairs)主办的一场网络活动上,刚离开白宫的他仍没转移对中国的注意力。
: 谈到疫情,他聚焦在新冠病毒起源与武汉病毒所的关联上。
: “我们曾公布过一份事实清单,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在2019年11月就发生了类似流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