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疫情期间,生物人更苦了

Tianzi
楼主 (未名空间)

一个千老朋友,去年疫情开始时,在家里呆了俩月,也不能闲着,看文献写review。后来就得回去工作了。实验台都装了隔板,人员要戴口罩,还得轮班。好在轮两班,一班早班,得7点半到,上到下午2点半,晚班下午3点半到晚上10点半。回家自然还得读文
献整理数据。隔两周互换。老板基本在家遥控。好在不是三班倒,只有早班晚班,没有夜班。不知道有的人多实验台少的地方,是不是就得三班倒了。

上面那还是好的,至少有个活路。还有个千老朋友,被赶走了,正在努力找下家中。还想接着做科研。也没啥积蓄,也没啥除了生物之外任何有用的本事。顺便说一句,生物最害人的是把人的精力都占了。注意这里说的是精力,不是时间。我以前做千老,哪怕有时间,也提不起兴趣学新技能。主要是感觉身体里mojo 都被抽光了,可能是做实验
需要高度集中精力。结果就是回家后只能上上网。而现在,工作大多数时候不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中间还有很多空闲。工作一天,也不累。

fckdsb

亲身经历人说书,一定有道理。我也同感。
有一点补充,就是千老年龄过40了,这时候精力衰退,惰性开始上了。
这不仅发生在基础科研,前不久,一金融精英白男49岁打死了9岁的自己的混血儿子和
一华女。也有类似的影子

【 在 Tianzi (偷月亮的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个千老朋友,去年疫情开始时,在家里呆了俩月,也不能闲着,看文献写review。后
: 来就得回去工作了。实验台都装了隔板,人员要戴口罩,还得轮班。好在轮两班,一班
: 早班,得7点半到,上到下午2点半,晚班下午3点半到晚上10点半。回家自然还得读文
: 献整理数据。隔两周互换。老板基本在家遥控。好在不是三班倒,只有早班晚班,没有
: 夜班。不知道有的人多实验台少的地方,是不是就得三班倒了。
: 上面那还是好的,至少有个活路。还有个千老朋友,被赶走了,正在努力找下家中。还
: 想接着做科研。也没啥积蓄,也没啥除了生物之外任何有用的本事。顺便说一句,生物
: 最害人的是把人的精力都占了。注意这里说的是精力,不是时间。我以前做千老,哪怕
: 有时间,也提不起兴趣学新技能。主要是感觉身体里mojo 都被抽光了,可能是做实验
: 需要高度集中精力。结果就是回家后只能上上网。而现在,工作大多数时候不需要高度
: ...................

Nietzsche


tianzi又挖坑了
s
snownight

读生物博士然后做千老为生,这种人生选择就是一种严重错误,这样过一生有何意义?

有时候,真觉得还不如做个小生意的人来的自在,至少不用那么看恶心老板的脸色,对健康的损害也小
Tianzi

金融也是压力山大的行业,但是挣钱多啊。那个49岁白男的案情你搞错了。原因和结果都不是你说的那样。
【 在 fckdsb (GFDS) 的大作中提到: 】
: 亲身经历人说书,一定有道理。我也同感。
: 有一点补充,就是千老年龄过40了,这时候精力衰退,惰性开始上了。
: 这不仅发生在基础科研,前不久,一金融精英白男49岁打死了9岁的自己的混血儿子和
: 一华女。也有类似的影子

f
fallfly

就是这样的,我们去年在家待的期间,每周lab meeting照开,要么分析之前的data汇
报,要么看文献讲计划。。等复工后,也是两班,一班6am-1pm,另一班2-9pm,而不是1-8pm,因为学校规定中间要有过渡的时间,说是为了安全,可能是让第一批人的可能
残留病毒消散一会儿吧。。

原本很小的lunch room同时只让1人吃饭,其他人不能进去,lab里是不能吃东西的,水都不让喝。于是要么轮流等着进lunch room用微波炉吃饭,要么带不用加热的在走廊窗台边站着吃。。1pm下班的可以回家再吃午饭。2-9pm班的人,吃了午饭再来,但得在单位吃晚饭。。

早班的人苦在要早起,晚班的人苦在很晚才能回家,都不容易。夏天秋天还好,现在极度严寒,早出和晚归更是艰辛,火坑专业不能在家工作,工资低又苦逼啊

【 在 Tianzi (偷月亮的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个千老朋友,去年疫情开始时,在家里呆了俩月,也不能闲着,看文献写review。后
: 来就得回去工作了。实验台都装了隔板,人员要戴口罩,还得轮班。好在轮两班,一班
: 早班,得7点半到,上到下午2点半,晚班下午3点半到晚上10点半。回家自然还得读文
: 献整理数据。隔两周互换。老板基本在家遥控。好在不是三班倒,只有早班晚班,没有
: 夜班。不知道有的人多实验台少的地方,是不是就得三班倒了。
: 上面那还是好的,至少有个活路。还有个千老朋友,被赶走了,正在努力找下家中。还
: 想接着做科研。也没啥积蓄,也没啥除了生物之外任何有用的本事。顺便说一句,生物
: 最害人的是把人的精力都占了。注意这里说的是精力,不是时间。我以前做千老,哪怕
: 有时间,也提不起兴趣学新技能。主要是感觉身体里mojo 都被抽光了,可能是做实验
: 需要高度集中精力。结果就是回家后只能上上网。而现在,工作大多数时候不需要高度
: ...................

Tianzi

确实太苦了。
赶紧转行吧。哪怕转bioinformatics 也比bench work 强。一个认识的做
bioinformatics 的,就在疫情期间找到了一家大公司的100%remote 的工作。

【 在 fallfly (无间道)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是这样的,我们去年在家待的期间,每周lab meeting照开,要么分析之前的data汇
: 报,要么看文献讲计划。。等复工后,也是两班,一班6am-1pm,另一班2-9pm,而不是
: 1-8pm,因为学校规定中间要有过渡的时间,说是为了安全,可能是让第一批人的可能
: 残留病毒消散一会儿吧。。
: 原本很小的lunch room同时只让1人吃饭,其他人不能进去,lab里是不能吃东西的,水
: 都不让喝。于是要么轮流等着进lunch room用微波炉吃饭,要么带不用加热的在走廊窗
: 台边站着吃。。1pm下班的可以回家再吃午饭。2-9pm班的人,吃了午饭再来,但得在单
: 位吃晚饭。。
: 早班的人苦在要早起,晚班的人苦在很晚才能回家,都不容易。夏天秋天还好,现在极
: 度严寒,早出和晚归更是艰辛,火坑专业不能在家工作,工资低又苦逼啊

f
fallfly

当然也听说有些lab现在反而更轻松了,有的lab明说了每个班上5小时,这样早班和晚
班都不会太苦。也有的lab,规定没实验就可以不去,包括技术员。有的lab没明说只上5小时,但大家就只上4-5小时,8点多到1点,老板睁只眼闭只眼。。。 所以,如果要
回到以前9-5pm正常模式,我估计大家还不愿意呢:)

【 在 fallfly (无间道)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是这样的,我们去年在家待的期间,每周lab meeting照开,要么分析之前的data汇
: 报,要么看文献讲计划。。等复工后,也是两班,一班6am-1pm,另一班2-9pm,而不是
: 1-8pm,因为学校规定中间要有过渡的时间,说是为了安全,可能是让第一批人的可能
: 残留病毒消散一会儿吧。。
: 原本很小的lunch room同时只让1人吃饭,其他人不能进去,lab里是不能吃东西的,水
: 都不让喝。于是要么轮流等着进lunch room用微波炉吃饭,要么带不用加热的在走廊窗
: 台边站着吃。。1pm下班的可以回家再吃午饭。2-9pm班的人,吃了午饭再来,但得在单
: 位吃晚饭。。
: 早班的人苦在要早起,晚班的人苦在很晚才能回家,都不容易。夏天秋天还好,现在极
: 度严寒,早出和晚归更是艰辛,火坑专业不能在家工作,工资低又苦逼啊

fckdsb

2000年那么多人转行。我任在美国坚持坐板凳做实验。也是一坚持就是八年。抗日也就八年吧。虽苦但精神还好。后来变态老板太多了,不得已转回了临床。

国外转行风险太大。美国人都这么多失业的。还缺我们几个移民吗。

我应该是有资格品评转行的利弊的。中国有一句话叫,隔行如隔山。
除非你去打杂工,像田子好像就数这一类的。但也并不是长久之计。

你博后好几年,再转的确有很大风险。更何况转的那个行同样有上下跌宕。
人没几年活头。不信你问问你家爷爷去。
Tianzi

我打杂工,感觉也比以前做研究时强多了。自学了编程,还有时间炒股发点小财,有时间陪家人,有时间关注一些更根本更抽象的科学问题(比如复杂系统的问题)。
人生能有多少年?一辈子苦逼,用passion来自我欺骗做自奴隶,不如早点换个环境,
至少还可以做个普通的正常人,没准有新的机遇。
【 在 fckdsb (GFDS) 的大作中提到: 】
: 2000年那么多人转行。我任在美国坚持坐板凳做实验。也是一坚持就是八年。抗日也就
: 八年吧。虽苦但精神还好。后来变态老板太多了,不得已转回了临床。
: 国外转行风险太大。美国人都这么多失业的。还缺我们几个移民吗。
: 我应该是有资格品评转行的利弊的。中国有一句话叫,隔行如隔山。
: 除非你去打杂工,像田子好像就数这一类的。但也并不是长久之计。
: 你博后好几年,再转的确有很大风险。更何况转的那个行同样有上下跌宕。
: 人没几年活头。不信你问问你家爷爷去。

Tianzi

我打杂工,感觉也比以前做研究时强多了。自学了编程,还有时间炒股发点小财,有时间陪家人,有时间关注一些更根本更抽象的科学问题(比如复杂系统的问题)。
人生能有多少年?一辈子苦逼,用passion来自我欺骗做自奴隶,不如早点换个环境,
至少还可以做个普通的正常人,没准有新的机遇。
【 在 fckdsb (GFDS) 的大作中提到: 】
: 2000年那么多人转行。我任在美国坚持坐板凳做实验。也是一坚持就是八年。抗日也就
: 八年吧。虽苦但精神还好。后来变态老板太多了,不得已转回了临床。
: 国外转行风险太大。美国人都这么多失业的。还缺我们几个移民吗。
: 我应该是有资格品评转行的利弊的。中国有一句话叫,隔行如隔山。
: 除非你去打杂工,像田子好像就数这一类的。但也并不是长久之计。
: 你博后好几年,再转的确有很大风险。更何况转的那个行同样有上下跌宕。
: 人没几年活头。不信你问问你家爷爷去。

e
evans2

人到40 还做试验台工作,简直是不人道。
【 在 Tianzi (偷月亮的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个千老朋友,去年疫情开始时,在家里呆了俩月,也不能闲着,看文献写review。后
: 来就得回去工作了。实验台都装了隔板,人员要戴口罩,还得轮班。好在轮两班,一班
: 早班,得7点半到,上到下午2点半,晚班下午3点半到晚上10点半。回家自然还得读文
: 献整理数据。隔两周互换。老板基本在家遥控。好在不是三班倒,只有早班晚班,没有
: 夜班。不知道有的人多实验台少的地方,是不是就得三班倒了。
: 上面那还是好的,至少有个活路。还有个千老朋友,被赶走了,正在努力找下家中。还
: 想接着做科研。也没啥积蓄,也没啥除了生物之外任何有用的本事。顺便说一句,生物
: 最害人的是把人的精力都占了。注意这里说的是精力,不是时间。我以前做千老,哪怕
: 有时间,也提不起兴趣学新技能。主要是感觉身体里mojo 都被抽光了,可能是做实验
: 需要高度集中精力。结果就是回家后只能上上网。而现在,工作大多数时候不需要高度
: ...................

c
ciphergene


【 在 fckdsb (GFDS) 的大作中提到: 】
: 2000年那么多人转行。我任在美国坚持坐板凳做实验。也是一坚持就是八年。抗日也就
: 八年吧。虽苦但精神还好。后来变态老板太多了,不得已转回了临床。
: 国外转行风险太大。美国人都这么多失业的。还缺我们几个移民吗。
: 我应该是有资格品评转行的利弊的。中国有一句话叫,隔行如隔山。
: 除非你去打杂工,像田子好像就数这一类的。但也并不是长久之计。
: 你博后好几年,再转的确有很大风险。更何况转的那个行同样有上下跌宕。
: 人没几年活头。不信你问问你家爷爷去。

码工工资涨很多了,和临床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