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雨论文 | 《自然·生物技术》最新回复

m
mahmet
楼主 (未名空间)
►2016年5月2日,《自然·生物技術》在線發表了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韓春雨擔
任通訊作者的一篇論文,論文報導了一種新的基因編輯工具NgAgo可以在哺乳動物細胞
中使用。
● ● ●
過去幾個月,韓春雨論文結果的可重複性爭議引發公眾的巨大關注。
10月10日,12名(後增加1人變為13名)中國科學家通過媒體發表聲明稱無法重複或再
現韓春雨今年5月2日發表在《自然·生物技術》(Nature Biotechnology)的論文實驗結果。
10月20日,《知識分子》獲悉,包括這12名科學家在內的多位中國科學家已經向《自然·生物技術》期刊提交他們的實驗結果及批評意見。隨後,《知識分子》與《自然·生物技術》取得聯繫,詢問他們是否已經接收到中國科學家的反饋意見。
ADVERTISEMENT
10月22日,《自然·生物技術》的一位新聞發言人回答了我們的問題。
►Q1: 你們是否收到了中國科學家提交的關於韓春雨等人發表在《自然·生物技
術》論文的批評意見?
A1:我們無法對收到的具體的反饋置評,但我們可以確認的是,我們已經收到了關於這一文章的多個意見,並且已經考慮了或正在謹慎考慮這些意見。
我們提供一些關於《自然·生物技術》如何處理針對論文不同批評的說明,希望這會有所幫助:
總的來說,對《自然·生物技術》的批評意見經過同行評議之後,可能會被刊登。
如果來函(Correspondences)特別令人感興趣,或是對原始研究論文重要的科學評論
和澄清說明,或是關於其他已經發表、經過同行評議的材料,它們會與原文作者的回應一起刊登(如果原文作者選擇提供回應的話)。
來函與原始論文的網址相互連結。
有一些提交的批評意義如此重大,以至於讓作者或編輯(在同行評議的幫助下)推斷出論文的基本結論是無效的——這種情況下,論文會被撤稿。如果有必要突出和澄清原始論文的問題,來函可能會與撤稿聲明一起刊登。
ADVERTISEMENT
►Q2: 《自然·生物技術》如何看待這些中國科學家的批評?《自然·生物技術
》會為它們安排同行評議嗎?如果會,《自然·生物技術》會披露結果嗎?
A2:《自然·生物技術》對提交給雜誌的一切批評和關注都認真對待,並謹慎考慮。如
上所說,如果合適,我們將與發表的論文一起刊登讀者來函。
我們認真對待自己對已發表論文更新的責任,但沒有兩個調查是一樣的,調查可能需要相當一段的時間。讓調查按照應有的程序進行,不預先判斷結果很重要,因為指控可能被證明是基於事實或沒有根據的。
● ● ●
附:《自然·生物技術》答覆原文
Q1:Have you received the complaint of Gao et al. Nat. Biotechnol 34, 768-
773 submitted by these Chinese scientists?
A1:We cannot comment on specific feedback received but we can confirm that we have received numerous communications relating to this paper and have
considered or are considering them carefully.
We hope it will be useful to provide some information about how criticisms
are handled for any Nature Biotechnology papers:
In general, critical comments of Nature Biotechnology papers may, after peer review, be published.
Correspondences are exceptionally interesting or important scientific
comments and clarifications on original research papers or other published
peer-reviewed material and they are published alongside a response from the original authors (if they choose to provide one).
Correspondences are linked bidirectionally with the original published paper.
Some submitted criticisms are so significant that they lead the authors or
editors (with the assistance of peer reviewers) to conclude that the
fundamental conclusions of the paper are invalid. In these cases a paper
would be retracted.
Correspondences may be published alongside retractions if it is important to highlight and clarify issues in the original paper.
Q2: What does Nature Biotechnology think of this complaint? Will Nature
Biotechnology start a peer review of this complaint? If so, will Nature
Biotechnology disclose the conclusion?
A2: Nature Biotechnology takes all complaints and concerns raised with the
journal seriously and considers them carefully. As described above, where
appropriate, we will publish Correspondences alongside published papers.
We take our responsibility to keep published literature up to date seriously, but no two investigations are the same and investigations can take a
considerable length of time. It is important to allow them to run their
course and not prejudge the results, as accusations may or may not be proven to have foundation.

歡迎個人轉發到朋友圈,
公眾號、報刊等轉載請聯繫授權
[email protected]/*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
知識分子為更好的智趣生活ID:The-Intellectual
投稿:[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
▼▼▼點擊牽手科學隊長!http://kxdz.zhishifenzi.com/Home/Index/packages.html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science/akblqv.html
PBSNPR
2 楼
慢慢套紧。

【 在 mahmet (里约大冒险) 的大作中提到: 】
►2016年5月2日,《自然·生物技術》在線發表了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韓春雨擔
任通訊作者的一篇論文,論文報導了一種新的基因編輯工具NgAgo可以在哺乳動物細胞
中使用。
● ● ●
過去幾個月,韓春雨論文結果的可重複性爭議引發公眾的巨大關注。
10月10日,12名(後增加1人變為13名)中國科學家通過媒體發表聲明稱無法重複或再
現韓春雨今年5月2日發表在《自然·生物技術》(Nature Biotechnology)的論文實驗
結果。
10月20日,《知識分子》獲悉,包括這12名科學家在內的多位中國科學家已經向《自然
·生物技術》期刊提交他們的實驗結果及批評意見。隨後,《知識分子》與《自然·生
...................
w
wang9
3 楼
"It is important to allow them to run theircourse and not prejudge the
results, as accusations may or may not be proven
to have foundation."

最后这句话非常重要,表明自然杂志社对断然指责韩副主席造假强烈不满的态度。

韩副主席又赢了这个回合,从胜利走向胜利,热烈祝贺。

【 在 mahmet (里约大冒险) 的大作中提到: 】
►2016年5月2日,《自然·生物技術》在線發表了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韓春雨擔
任通訊作者的一篇論文,論文報導了一種新的基因編輯工具NgAgo可以在哺乳動物細胞
中使用。
● ● ●
過去幾個月,韓春雨論文結果的可重複性爭議引發公眾的巨大關注。
10月10日,12名(後增加1人變為13名)中國科學家通過媒體發表聲明稱無法重複或再
現韓春雨今年5月2日發表在《自然·生物技術》(Nature Biotechnology)的論文實驗
結果。
10月20日,《知識分子》獲悉,包括這12名科學家在內的多位中國科學家已經向《自然
·生物技術》期刊提交他們的實驗結果及批評意見。隨後,《知識分子》與《自然·生
...................
lubbock21
4 楼
小黄人搞小黄人是最厉害的,
x
xwzxjhq
5 楼
不觉得韩副主席是从胜利走向胜利,但是,相较于自然杂志不持偏见的态度,应验了版上某些人的表现,如三花聚顶兄说的,“小黄人搞小黄人是最厉害的”

【 在 wang9 (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It is important to allow them to run theircourse and not prejudge the
results, as accusations may or may not be proven
to have foundation."
最后这句话非常重要,表明自然杂志社对断然指责韩副主席造假强烈不满的态度。
韩副主席又赢了这个回合,从胜利走向胜利,热烈祝贺。
j
jessecai
6 楼
真的就是真的 假的就是假的 任何模糊争论焦点的企图都是在蛀蚀中国本来就很脆弱的学术文化的根基 口口声声小黄人既不自尊也不尊人
w
wang9
7 楼
内斗是华人的不治之症。在韩的这个事上,虽然都举个打假的幌子,热衷内斗的本性表现的淋漓尽致。支持韩副主席,就是反对内斗,虽然是杯水车薪,但是表现了一个积极向上的态度。

【 在 xwzxjhq (谁的帝) 的大作中提到: 】
不觉得韩副主席是从胜利走向胜利,但是,相较于自然杂志不持偏见的态度,应验了版
上某些人的表现,如三花聚顶兄说的,“小黄人搞小黄人是最厉害的”
gatecher
8 楼
华人的不治之症多了去了。近来发作的厉害的就有:学识政见紊乱症,捧假赞假狂躁症,实际问题虚化症,糜烂性种族意识扩散症,两亿人民币诱发洗地综合症。
单单这版上天天就能见至少2-3个24小时不间歇性发作的。
x
xwzxjhq
9 楼
造假和无法重复是不同的两回事。所以,大家无法重复=对方造假?我的看法是,尊重
自己或尊重别人,还不如尊重事实。还是自然杂志说的正确:It is important to
allow them to run their
course and not prejudge the results, as accusations may or may not be provento have foundation.

【 在 jessecai (jesse) 的大作中提到: 】
真的就是真的 假的就是假的 任何模糊争论焦点的企图都是在蛀蚀中国本来就很脆弱的
学术文化的根基 口口声声小黄人既不自尊也不尊人
PBSNPR
10 楼
【 在 gatecher (WayneClough) 的大作中提到: 】
华人的不治之症多了去了。近来发作的厉害的就有:学识政见紊乱症,捧假赞假狂躁症
,实际问题虚化症,糜烂性种族意识扩散症,两亿人民币诱发洗地综合症。
单单这版上天天就能见至少2-3个24小时不间歇性发作的。
gatecher
11 楼
作者造假和跟进者无法重复都属于人的行为,多数人并非倾向于判断行为的性质,而是关注行为针对的现象是否真实。一个现象,除了作者和他提出的匿名者声称可观察到,且不具备可经反复查验的实证;身份公开,并提出实证的全部声明看不到,那这个现象究竟存在不存在?这才是热心业务的人想弄清楚的。这也直接关系到是否会有更多人耗费财力物力人力时间做无用功。
至于行为的性质,眼下根本不值得关注。毕竟韩早就拿到了钱,即使杂志做出不利的评估,直接引发的最坏不过是撤稿,也不是撤资。而且完全不存在可能撤资的任何迹象。一个个还天天上赶着洗什么洗,怕韩不跟人分?
j
jessecai
12 楼
'大家无法重复不等于对方造假'理论上是没错 但韩从一开始撒了多少谎? 还有诚信吗? 所以你说他没造假也许是对的 但几率很小 ′尊重事实′这话最应该对韩说去

【 在 xwzxjhq (谁的帝) 的大作中提到: 】
造假和无法重复是不同的两回事。所以,大家无法重复=对方造假?我的看法是,尊重
自己或尊重别人,还不如尊重事实。还是自然杂志说的正确:It is important to
allow them to run their
course and not prejudge the results, as accusations may or may not be
proven
to have foundation.
g
glc
13 楼
自然杂志几百年来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无赖。自然还是按部就班地按照以往的经验慢慢处理。这在精明的无赖和官僚面前自然和傻逼无异。
wep
14 楼
肯定遇到过类似的无赖,但是他们对这个事情只能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
【 在 glc (abc) 的大作中提到: 】
自然杂志几百年来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无赖。自然还是按部就班地按照以往的经验慢慢处
理。这在精明的无赖和官僚面前自然和傻逼无异。
m
mitbbscomre
15 楼
如果韩春雨是个院士, 会被同等对待么?
z
zhangloux
16 楼
好像院士里没有这样的无赖。举个例子。让我们平平?
我们会同等对待。

发信人: mitbbscomre (mitbbs),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韩春雨论文 | 《自然·生物技术》最新回复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5 18:59:04 2016, 美东)

如果韩春雨是个院士, 会被同等对待么?
z
zhangloux
17 楼
这就是制度的缺陷。制度可以被坏人绑架。所以,包公式办案也有优点。习式反贪比台湾的, 其他国家的更有效。

另一方面,杂志也有难处。 撤的太多,对其信誉也有影响。例如,JBC 从来不告诉为什么撤。撤往往叫withdraw, 不叫retraction。

我认为,这个结果撤的可能性更大,发表其他人的可能性小些。
STAP 最后发那个,是在STEM CELL 崩盘之际,为挽回大家的信息。

发信人: wep (买不到鸡蛋了!),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韩春雨论文 | 《自然·生物技术》最新回复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5 11:31:43 2016, 美东)

肯定遇到过类似的无赖,但是他们对这个事情只能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
【 在 glc (abc) 的大作中提到: 】
自然杂志几百年来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无赖。自然还是按部就班地按照以往的经验慢慢处
理。这在精明的无赖和官僚面前自然和傻逼无异。
verdelite
18 楼
对中国人最好是有罪推定,比无罪推定更准确。
S
SLE
19 楼
杂志不需要预设立场,也不应该预设立场。只要这个调查能真正展开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