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雨论文共同作者沈啸首次公开回应

w
woshia
楼主 (未名空间)
摘录一些沈啸的回答内容:

“如果《自然-生物技术》这样的机构进行调查的话,韩春雨就必须自证清白。除此之
外,怎么能让一个科研工作者在其他实验室对你产生质疑的时候,自己来公开自证清白,我觉得很多科学工作者都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方式。”

“从科研工作者角度来讲,我如果有一个方向能够去推进,非常愿意用文章以及申请专利的方式来公布数据,而不是贸然公布。也有可能科研工作者之间有合作,或者和机构合作,签一些协议,可能韩春雨需要对方同意才能公布这些数据。”

“如果他能够把关键步骤和数据公布出来,大家一起讨论,这当然是好事。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关键技术没有公开,可能他现在正在做这件事。但我认为韩春雨是受过严格科学训练的,他应该对他的实验体系有所掌握,不会不负责任地乱说。”至于为何这么多人重复试验没有成功,沈啸认为存在以下原因,“可能是有一些技术瓶颈,或者有一些不是很明确的地方。一篇文章很难说明这个技术的各个细节,这都是要后续很多研究和文章来完善和继续发现的。”

“我只知道韩春雨仍在持续地研究和改良这个技术。从开始到现在一口气没有歇过。”“他说会公开第三方独立验证结果,那么我们不如等一等。但如果第三方的消息迟迟不到,需要呼吁杂志社展开调查或韩春雨自证。”

“和大多数科研人员一样,我是用自己的实验系统来做,不是严格重复他的实验(韩春雨)。我更相信我自己实验室做出的结果,现在我已经发现了比较有趣的现象,有些是论文里没有讲到的,我会继续投入做下去。我希望通过后续发表论文以及出一个专利这样的方式公开它。”

“我跟他再三确认,看到的会不会是假阳性?是不是细胞有污染情况?他去查了以前的实验记录告诉我,都是真的,非常确定,非常自信。”

“我和韩春雨认识很久了,对他的人品很信任。他对于科学真的是非常努力而且有进取心,性格上非常好胜,因此在媒体上的一些言语也表现了这个性格特点,我认为从主观上说他作假的可能性很小。”

“按学术常规论文的所有作者都必须在论文的”致谢“部分标明自己的基金来源。我标注了我的基金,韩春雨没有基金。但这个研究基本上是韩春雨通过各个渠道自筹的,我的资金没有投入实验部分。”

“韩春雨和我在准备文章的时候,就疏忽了知识产权的保护,后来我们了解到,论文公开后就将成为公共知识而无法申请专利了。所以到去年12月,文章随时可能被接收的情况下,匆忙准备申请专利。”“我由于对职务发明认识不足遗漏了河北科技大学,现在浙江大学也正在办理把河北科技大学变更为共申请人的手续。”

“这次事件无论结果如何,是个标杆性事件,对各界都有很大的启迪。政府、媒体、科研单位以及科研工作者在未来如何应对这样的科学事件,怎样行为才能让一个事情按最理性的方式进行,怎样才是对检验成果和推进成果的研发是最适当而有效的方式,我们都需要思考一下。”
http://news.ifeng.com/a/20161015/50105264_0.shtml
z
zhangloux
2 楼
现在要问的是你的那些图如何出来的。不少问其他刁钻古怪的。

“可能是有一些技术瓶颈,或者有一些
不是很明确的地方。一篇文章很难说明这个技术的各个细节,这都是要后续很多研究和文章来完善和继续发现的。”
l
liveinsky8
3 楼
如此看来,自然杂志通讯员戴卫说的那个匿名重复出来的科学家很有可能就是这个沈啸
Nuuk
4 楼
据说PS出来的

【 在 zhangloux (trre) 的大作中提到: 】
现在要问的是你的那些图如何出来的。不少问其他刁钻古怪的。
“可能是有一些技术瓶颈,或者有一些
不是很明确的地方。一篇文章很难说明这个技术的各个细节,这都是要后续很多研究和
文章来完善和继续发现的。”
n
nohup
5 楼
“我跟他再三确认,看到的会不会是假阳性?是不是细胞有污染情况?他去查了以前的实验记录告诉我,都是真的,非常确定,非常自信。”

这段话说明沈自己没做过实验,是不是阳性,完全依赖于韩的实验数据。奇怪的是韩明明有原始数据,就是不公布。

“和大多数科研人员一样,我是用自己的实验系统来做,不是严格重复他的实验(韩春雨
)。我更相信我自己实验室做出的结果,现在我已经发现了比较有趣的现象,有些是论文里没有讲到的,我会继续投入做下去。我希望通过后续发表论文以及出一个专利这样的方式公开它。”

这段话明显与前段话矛盾。如果沈自己的实验可以证明是真阳性,就没必要去问韩是不是假阳性了。沈也明显不敢直接说自己的实验也证明了NgAgo有效。

“从科研工作者角度来讲,我如果有一个方向能够去推进,非常愿意用文章以及申请专利的方式来公布数据,而不是贸然公布。也有可能科研工作者之间有合作,或者和机构合作,签一些协议,可能韩春雨需要对方同意才能公布这些数据。”

与机构合作,签了协议,要对方同意才能公布数据。这个应该不是科研机构,而是商业机构才会这样做吧?
lubbock21
6 楼
浙大要与HIT荣辱与共
M
Milli
7 楼
一条绳上的
S
SLE
8 楼
作为共同作者,独立PI,竟然没有试图重复实验,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啊?
我看更大的可能性是实验了但是重复不出来。
可是他没有核心数据,凭什么去申请专利?
ocean3254
9 楼
和大多数科研人员一样,我是用自己的实验系统来做,不是严格重复他的实验(韩春雨)。我更相信我自己实验室做出的结果,现在我已经发现了比较有趣的现象,有些是论文里没有讲到的,我会继续投入做下去。我希望通过后续发表论文以及出一个专利这样的方式公开它。”
--------------------------------------------------------------
这个明显是说沈也重复不出来小保方的实验了
ocean3254
10 楼
说起韩春雨10月8日就“重复实验失败”答记者问时表现出的反对自证清白的态度,沈
啸说,“如果《自然-生物技术》这样的机构进行调查的话,韩春雨就必须自证清白。
除此之外,怎么能让一个科研工作者在其他实验室对你产生质疑的时候,自己来公开自证清白,我觉得很多科学工作者都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方式。”不过沈啸也说,迄今为止,《自然》这样的官方机构尚未就调查一事联系他,“学术界的常规是由杂志组织调查,而不是一个国家的政府机构组织调查。”
-----------------------------------------
这个是明显的装傻充楞了,小保方和韩愈西事件是怎么处理的沈不可能不清楚吧。
ocean3254
11 楼
“我只知道韩春雨仍在持续地研究和改良这个技术。从开始到现在一口气没有歇过。”------------------------------------
这个显然是说小保方也一直在做,但是根本作不出来嘛,哈哈
r
rockylake
12 楼
忘了加cas9了

【 在 ocean3254 (ocean) 的大作中提到: 】
“我只知道韩春雨仍在持续地研究和改良这个技术。从开始到现在一口气没有歇过。”
------------------------------------
这个显然是说小保方也一直在做,但是根本作不出来嘛,哈哈
h
higaogao
13 楼
难道文章的共同作者都不能肯定自己的数据?

【 在 woshia () 的大作中提到: 】
摘录一些沈啸的回答内容:
“如果《自然-生物技术》这样的机构进行调查的话,韩春雨就必须自证清白。除此之
外,怎么能让一个科研工作者在其他实验室对你产生质疑的时候,自己来公开自证清白
,我觉得很多科学工作者都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方式。”
“从科研工作者角度来讲,我如果有一个方向能够去推进,非常愿意用文章以及申请专
利的方式来公布数据,而不是贸然公布。也有可能科研工作者之间有合作,或者和机构
合作,签一些协议,可能韩春雨需要对方同意才能公布这些数据。”
“如果他能够把关键步骤和数据公布出来,大家一起讨论,这当然是好事。我不知道他
还有什么关键技术没有公开,可能他现在正在做这件事。但我认为韩春雨是受过严格科
学训练的,他应该对他的实验体系有所掌握,不会不负责任地乱说。”至于为何这么多
...................
Nuuk
14 楼
浙大校长和河北野鸡大学校长自杀谢罪,效仿小保方晴子导师。
aixiaoxiaoyu
15 楼
"“我和韩春雨认识很久了,对他的人品很信任。他对于科学真的是非常努力而且有进
取心,性格上非常好胜,因此在媒体上的一些言语也表现了这个性格特点,我认为从主观上说他作假的可能性很小。”"

马丹,看来是作假了

【 在 woshia () 的大作中提到: 】
摘录一些沈啸的回答内容:
“如果《自然-生物技术》这样的机构进行调查的话,韩春雨就必须自证清白。除此之
外,怎么能让一个科研工作者在其他实验室对你产生质疑的时候,自己来公开自证清白
,我觉得很多科学工作者都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方式。”
“从科研工作者角度来讲,我如果有一个方向能够去推进,非常愿意用文章以及申请专
利的方式来公布数据,而不是贸然公布。也有可能科研工作者之间有合作,或者和机构
合作,签一些协议,可能韩春雨需要对方同意才能公布这些数据。”
“如果他能够把关键步骤和数据公布出来,大家一起讨论,这当然是好事。我不知道他
还有什么关键技术没有公开,可能他现在正在做这件事。但我认为韩春雨是受过严格科
学训练的,他应该对他的实验体系有所掌握,不会不负责任地乱说。”至于为何这么多
...................
C
Cadet
16 楼
【 在 higaogao (higaogao) 的大作中提到: 】
难道文章的共同作者都不能肯定自己的数据?
这就是中国学术界的现状。买卖文章,互相挂名太严重了。我有了文章,挂你;完了你有了,挂我,这样我们的publication就可以迅速长大了。表面上看来是不错的交易,
不出事行,出事了就后悔死了。
不过这件事,找沈可能还是主要看中他的英语写作。“作为论文的共同作者之一,沈啸的工作在于对实验的设计提供建议并协助论文撰写,并未参与到实验过程当中”。
i
island
17 楼
HIT 躺枪。

话说在杨卫等大领导来访和两亿投资砸下来之前,春雨同志肯定没有想到这些大领导居然这么好忽悠。

在天朝,要忽悠,就要往死里忽悠。刘若鹏就是这么搞的。

有人还记得科技部的万部长当年回国时号称要搞啥吗?几年之后还有人记得刘若鹏当年回国时号称要搞啥吗?

【 在 lubbock21 (大海无量,三花聚顶) 的大作中提到: 】
浙大要与HIT荣辱与共
s
sambhara
18 楼
杨卫曾经是浙江大学校长,韩-沈-浙江大学-杨卫-自然基金委-韩
wep
19 楼
这话弯弯绕绕,似夸实贬,给自己留了足够的后手。

【 在 aixiaoxiaoyu (我爱小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我和韩春雨认识很久了,对他的人品很信任。他对于科学真的是非常努力而且有进
取心,性格上非常好胜,因此在媒体上的一些言语也表现了这个性格特点,我认为从主
观上说他作假的可能性很小。”"
马丹,看来是作假了
PBSNPR
20 楼
韩春雨论文的主要合作者和专利第一申请人沈啸, 以浙江大学为单位申请NgAgo技术专利,这反映了中国专利申请的丑态。 第一, 从沈啸的采访中我们知道他只是论文的挂名作者, 连实验的原始数据都没有看到过。“他未参与到实验过程当中,他所看到的
也是论文中呈现出的数据”。只看到论文中的数据写专利,胆大真大! 第二, 关键的基因编辑实验结果是出自韩春雨一人之手 (C.H performed gene editing)。 沈啸和
他的实验室也在重复该项实验,“和大多数科研人员一样,我是用自己的实验系统来做,不是严格重复他的实验(韩春雨)”。 可以肯定地说,沈啸不能重复出来NgAgo
的结果! 在这技术受到质疑, 沈啸不能自己验证这技术,结果的真假在于韩春雨讲
话的可靠度。“他就反复问过韩春雨实验数据的真实性”, “他对韩的人品很信任”
,韩“不会不负责任地乱说”。沈啸不能重复这一技术但能够用非原始数据写专利。 WTF!
Castiel
21 楼
我都记得呀。
【 在 island (不乐) 的大作中提到: 】
HIT 躺枪。
话说在杨卫等大领导来访和两亿投资砸下来之前,春雨同志肯定没有想到这些大领导居
然这么好忽悠。
在天朝,要忽悠,就要往死里忽悠。刘若鹏就是这么搞的。
有人还记得科技部的万部长当年回国时号称要搞啥吗?几年之后还有人记得刘若鹏当年
回国时号称要搞啥吗?
s
skycolor
22 楼
为什么沈是专利第一申请人?这是抢credit抢到一坨屎了吗?

【 在 PBSNPR (大刀王五) 的大作中提到: 】
韩春雨论文的主要合作者和专利第一申请人沈啸, 以浙江大学为单位申请NgAgo技术专
利,这反映了中国专利申请的丑态。 第一, 从沈啸的采访中我们知道他只是论文的挂
名作者, 连实验的原始数据都没有看到过。“他未参与到实验过程当中,他所看到的
也是论文中呈现出的数据”。只看到论文中的数据写专利,胆大真大! 第二, 关键的
基因编辑实验结果是出自韩春雨一人之手 (C.H performed gene editing)。 沈啸和
他的实验室也在重复该项实验,“和大多数科研人员一样,我是用自己的实验系统来做
,不是严格重复他的实验(韩春雨)”。 可以肯定地说,沈啸不能重复出来NgAgo
的结果! 在这技术受到质疑, 沈啸不能自己验证这技术,结果的真假在于韩春雨讲
话的可靠度。“他就反复问过韩春雨实验数据的真实性”, “他对韩的人品很信任”
,韩“不会不负责任地乱说”。沈啸不能重复这一技术但能够用非原始数据写专利。
...................
r
robertzSF
23 楼
阿狗可以做出来,只是效率很低。做一般的cleavage 肯定看不到。除非百分之百的转
染率。
lubbock21
24 楼
这个转染率怎么计算的?
m
mitbbsrobot
25 楼
这相当于三国杀里边的“铁索连环”
【 在 Cadet (新兵) 的大作中提到: 】
这就是中国学术界的现状。买卖文章,互相挂名太严重了。我有了文章,挂你;完了你
有了,挂我,这样我们的publication就可以迅速长大了。表面上看来是不错的交易,
不出事行,出事了就后悔死了。
不过这件事,找沈可能还是主要看中他的英语写作。“作为论文的共同作者之一,沈啸
的工作在于对实验的设计提供建议并协助论文撰写,并未参与到实验过程当中”。
PBSNPR
26 楼
【 在 ocean3254 (ocean) 的大作中提到: 】
说起韩春雨10月8日就“重复实验失败”答记者问时表现出的反对自证清白的态度,沈
啸说,“如果《自然-生物技术》这样的机构进行调查的话,韩春雨就必须自证清白。
除此之外,怎么能让一个科研工作者在其他实验室对你产生质疑的时候,自己来公开自
证清白,我觉得很多科学工作者都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方式。”不过沈啸也说,迄今为
止,《自然》这样的官方机构尚未就调查一事联系他,“学术界的常规是由杂志组织调
查,而不是一个国家的政府机构组织调查。”
-----------------------------------------
这个是明显的装傻充楞了,小保方和韩愈西事件是怎么处理的沈不可能不清楚吧。
PBSNPR
27 楼
【 在 Nuuk (而立未立) 的大作中提到: 】
据说PS出来的
PBSNPR
28 楼
凡事要有度。

【 在 ocean3254 (ocean) 的大作中提到: 】
“我只知道韩春雨仍在持续地研究和改良这个技术。从开始到现在一口气没有歇过。”
------------------------------------
这个显然是说小保方也一直在做,但是根本作不出来嘛,哈哈
PBSNPR
29 楼
自证清白。

【 在 woshia () 的大作中提到: 】
摘录一些沈啸的回答内容:
“如果《自然-生物技术》这样的机构进行调查的话,韩春雨就必须自证清白。除此之
外,怎么能让一个科研工作者在其他实验室对你产生质疑的时候,自己来公开自证清白
,我觉得很多科学工作者都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方式。”
“从科研工作者角度来讲,我如果有一个方向能够去推进,非常愿意用文章以及申请专
利的方式来公布数据,而不是贸然公布。也有可能科研工作者之间有合作,或者和机构
合作,签一些协议,可能韩春雨需要对方同意才能公布这些数据。”
“如果他能够把关键步骤和数据公布出来,大家一起讨论,这当然是好事。我不知道他
还有什么关键技术没有公开,可能他现在正在做这件事。但我认为韩春雨是受过严格科
学训练的,他应该对他的实验体系有所掌握,不会不负责任地乱说。”至于为何这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