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刻拍案惊奇:南欧帅小伙C

minyeon
楼主 (未名空间)

南欧小伙C,本土博士生
老板带ta德国开会时认识了美国大教授(系主任)
(此南欧老板后来剽窃了美国组的一篇CNS文章,当然了初始idea也是这个美国教授“
参考”别人的,美教授本身没有工程能力所以邀请ta们合作全程remote指导,并要求第一通讯,这货要评正高,所以先答应下来投稿时直接偷偷把美国老师名字删了自己投了,但C的工程能力还是给美国老师留下了深刻印象)
于是C拿着当地果酱J1来交换了3个月,对米帝大公司高薪非常羡慕

梅教授一直招post,但是D字头的项目基本都是1-2年,跟生物没法比
美博拿着opt都直奔公司去鸟,打算去学校的找个离大城市3-4个小时车程的位置也有
所以根本没人去

两年之后,梅教授实在没办法,大力拉(hu)拢(you)C毕业来打工
小伙子一听一年合同? 那之后咋办
大教授胸脯一拍,title给你加到RAP,放心明年我们有TT opening
小伙那个乐得啊,个人主页黑体加醋,我搬到美国啦

果然spring系里开始招人,C也被邀请作报告
流程还是要走的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大抵缺乏教学经验之类我也没钱了云云
小伙C直接吓懵逼了,那我怎么办?没钱了能转个lecturer教教课续J1签证吗
大教授翘着二郎腿打官腔,哎呀你欧洲人的啦口音那个重的啦,学生听不懂的啦我们私校学费贵的啦你会被投诉的啦
C这才反应过来,感情耍我玩呢? 你不仁我不义,离开之后最后两篇文章定稿一律把老板的*号给删了挂自己头上了,发表后可把大教授给气的
last two month到处玩了玩就回欧洲了,大教授欺骗在先也不好发作

至此又过了6个月,俩人差不多老死不相往来

这事竟然峰回路转高潮了,D字头单位多了笔钱,之前那个小项目要继续投资了
大教授又开始四处打广告,毫无疑问,市场再烂也没人干这种一年的破contract
大教授这个着急啊,赶紧(毫无心理负担)满面笑容好似菊花一朵又给C打电话,唉唉
唉那谁你回来接着给我干活,这次让你教课
小伙C都气疯了,你上次故意挖个坑弄个J1签证,2 year bar来你妹啊

于是这个项目毫无进展,PM脸黑的跟猪肝一样,大教授如同热锅蚂蚁,挂了半年多的广告都没人,篡改系里主页把明明不在编的C列成AP(R也给去了)挂着

lesson learned:

1. 一个学术界的convention必然是有它的合理性在的
老牌名校,比如清华北大,白T青椒那都已经制度化了,著名的招7个开6个
数理类专业经费很少,研究又需要长期积累,funding断了只能靠teaching付薪水;所
以年纪大了都要拼老脸去抢chair位置
不守规矩,最后坑的是投资人和自己

2. 学生啥时候武功能练到足够把老板揍一顿,但是举起拳头又放下了,师门有事还帮着
护着年老体衰的导师,才算真正出师了

2. 防不胜防啊lo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ZHA7-Ms74c


h
hiohiohio

"篡改系里主页把明明不在编的C列成AP(R也给去了)挂着"

现在似乎不行吧? 每个学校的网页不是每个人都能改的.

移民身份确实是个大问题.

有权的还是比有钱的厉害: 大教授没有权力安排教课.

D字头的项目是DMS?

minyeon


您没看明白

ta刚开始预判形势,以为项目做完就没了
给人家南欧小伙下了个套,外国人啥都不懂
连蒙带骗干一年活,刚好J1踢回去,丁点抢自家饭碗的risk都规避了lol

【 在 hiohiohio (hihi) 的大作中提到: 】
: "篡改系里主页把明明不在编的C列成AP(R也给去了)挂着"
: 现在似乎不行吧? 每个学校的网页不是每个人都能改的.
: 移民身份确实是个大问题.
: 有权的还是比有钱的厉害: 大教授没有权力安排教课.
: D字头的项目是DMS?

tinyrice

DOE
DOD
【 在 hiohiohio (hihi) 的大作中提到: 】
: "篡改系里主页把明明不在编的C列成AP(R也给去了)挂着"
: 现在似乎不行吧? 每个学校的网页不是每个人都能改的.
: 移民身份确实是个大问题.
: 有权的还是比有钱的厉害: 大教授没有权力安排教课.
: D字头的项目是D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