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江湖(ZZ)

minyeon
楼主 (未名空间)
http://bbs.tianya.cn/post-university-72945-1.shtml

   早年看电影《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时,对里面的一句台词很有印象,那就是任我行对令狐冲讲:“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去年的丘成桐与北大间的争论已经随时间被人搁置与淡忘,不过其间北大的闵维方书记对丘成桐的反驳以及北大数学教授丁伟岳“证明丘成桐控制中国数学界的野心”的论调,倒让我们这些看客窥出些江湖味道,那就是野心一词不仅存在于传说中的江湖,在现实政治里更是多如牛毛,更可叹的是存在于学术界,也就是说学术界似乎看起来也少不了左冷禅和岳不群的人物。

  媒体热衷于炒作鸡毛来吸引眼球、青睐于兜售假货来获取利润,这件事情肯定因为媒体的参与而在传播中产生牛鞭效应(不要想歪了),但是我们从中看出学术界与江湖的诸多共同之处,于是我的评价是学术界也是一种江湖。

  其一是门派:以前网上有篇文章说起数学方面科学院士的选举很多是不折不扣的门派之争,大家有兴趣的可以观摩一下,文章对数学界各派系的院士名额争夺描述的绘声绘色。门派掌门人通常是国内的大牛,对科研经费的评审影响力很大,可以被称之为全国范围内的“学霸”,门派的结构形式通常是著名院校或者大型的科研院所。
注:National University


  其二是门派里的山头,通常是一些地位彼此接近的教授博导领军,以实验室或者院系教研室为根据地,作为山头存在,通常这一级别的可以称为“二牛”,因为他们尚不足以控制全国相近学术领域,但是对根据地具有相当的控制力,通常表现在教师人员引进、职称评审、经费划拨以及院系领导的选拔上。“二牛”在年龄上又可划分为“长老派”和“青壮派”,长老派年龄多半在60岁以上,很多属于国内老本科,通常海外留学背景欠缺,但是在不少毕业于国内名校,一般都有几个同学已成为国内某方面的学术大牛,他们可以发挥从中间接的影响力。青壮派有不少是以发文章起家,多有海外金壳,年龄大概在40岁左右,如果再加上门派山头师长的呵护,则很快成为一方霸主,占据该学术领域的重要期刊编委位置。以我的了解,当然这了解非常不全面,长老派应该说有时候更霸道些,但是责任心要好于青壮派。青壮派则更适应时代发展,更加会“混”,青壮派靠发文章起家的,挂着教授头衔,但是并不喜欢带课,一般教学上的杂事会交给底下的博士生或者山头里的新教师,自己一般没事出国晃晃,写写文章,评评基金,再带几个社会上有头脸的博士,随便弄弄让他们毕业,也就间接掌握了社会资源,要不通过关系弄点项目回来交给底下学生做做,学校分一部分,自己得一部分,至于学生,给他几百大元已经乐的屁颠。还有一种青壮派是发文章并非所长,但是善于做科研项目,靠此晋升二牛,专走工程化路线,要不在学校里经常接点私活做做,很快致富,要不索性自己在外面跟人开公司,自得其乐。
注:State University

  学术江湖中另一种人物是学术掮客或者学术贩子,就是自己科研能力不行,但是认识有能力的人,可以凭自己熟人面子获得经费资助,然后自己只挂个名,找几个能做的但是得不到经费的人,项目结束后自己从中可以分杯美羹,而且给外面的感觉好像他很能干,其实他的能干在于能够贩卖学术资源。

  学术江湖中还有一种是游侠豪客式人物,就是个人能力可以,但是没有山头依靠,亲娘不疼、养母不爱,只好四处闯荡,通过途径认识一些公司厂家的头脑,游侠们第一次可能基本上是赔本接项目,靠能力获得对方信任,然后以后逐渐接活做,慢慢熬出头,要不是通过私人活动认识能够影响项目的人,从经费中划出不少作为回扣或者美其名曰介绍费,这笔收入大家都互不声张,灰色了事。即便有人查对,也可以共同参与科研过关。院系的行政领导或者科研主管负责人应该是科研项目介绍费获得者的合适人选。

  有江湖难免争斗,通常争斗发生在学术资源的抢夺或者山头地盘的扩张上,比如所在院系行政领导的选拔,一定要选派己方的代表占据行政要害位置,比如说堂主甚至掌门。或者另一个敌对山头要招兵买马,自己为了实行遏制战略而进行反对,还有一种争斗是同行是冤家,两人讲授同一门课或者研究同一领域,知识分子的肚量有时小得可怜,因为竞争产生的矛盾可能导致老死不相往来,甚至祸及池鱼,敌对方所带的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都可能成为殉葬品,当然大家是文化人,这种情形并不多见,但是不能说没有。

  学术江湖另一种争斗是山头内部之争,一种表现为师徒之争,原因可能是意见不合、脾气不对、学生不服管教、老师太过霸道。我所知道的一位老师,学生在国际顶级期刊发文章时一定要挂他为第一作者,门下有个留校弟子不服管束,结果高级职称一直评不下来,无奈远走他乡,另开门路。更有甚者,老师故意为难不让学生顺利毕业拿学位。还有一种是同门之争,我始终觉得知识分子的嫉妒也很常见,同门之间,争夺有限的残羹冷炙,如果有一人胸襟狭隘则山头内部就纷争不断。

  学术江湖另一种人物是行政系统诞生的博导教授,就是当你占据了要害位置后,自然有人来替你包装,很快成了博士,然后是教授及博导,再立个招牌收硕士生、博士生,自己对学术也基本上了解很少,不清不楚,反正招学生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毕业,自己只要维持日常开销就可以,到时候请几个熟人来参与答辩,培养过程就这么结束。

  应该说,院校老师仍有很多人的责任心很强,对学生也尽心尽力,但是学术江湖风气不佳却不容否认,一位清华的博导曾跟人说,他更关心学生是否能帮山头拿到项目,而不是学生自身的科研进展,清华算是国内名校,尚且如此,国内其他二流院校更不用多说。学术江湖在培养高级弟子上问题多多,尤其是硕士课程和博士课程,我经历过的几处地方几乎形同虚设,长老派已长期脱离科研前线,好多已不熟悉专业前沿新发展,青壮派有更好的江湖之道,不想干这种累活,所以好多高级弟子在进入研读阶段,于是高级专业知识往往自修,于是博导二字,既不博学,也不指导,校风不古则师德不正,师德不正则学风何存。

  人的自私是很正常的事情,门派的自私也很正常,于是学术江湖多事,如果缺乏一个合理的体制去规范去约束去疏导,那么诸多有高学历的人在蜗牛角上决雌雄,内耗的结果是学术江湖创造力的缺乏,科研兴趣的丧失,将一堆中看不中用的泡沫盖在学术江湖屋顶上,而在泡沫底下则时见败絮,不能不说是一件让人叹息的事情,我一个看客只有闲谈的能力,却无解决的能力。

M
MAGA2020

考题们是不是都有做学术界张三丰的梦啊?自立门派,自创武功,裂土封疆

M
MAGA2020

可惜的是,多数人就是江南七怪的水平

【 在 MAGA2020() 的大作中提到: 】

: 考题们是不是都有做学术界张三丰的梦啊?自立门派,自创武功,裂土封疆

sulforaphane

我博后老板说,科研做的好的人会专心做科研,教学好的人会专心做教学,科研教学都不好的人喜欢玩政治,把水搞浑,好不让别人发现自己不行,遇到科研教学都不好的教授需要特别小心。
minyeon


比如工程学科
大家其实进展都差不多,Cyber XXX, Intelligent XXX,Brain XXX,AI XXX
其实都是一个玩意

后段州立的大概就是提个概念,没有资源做实现,到处宣讲还是没人引
但是够ta在本州占个山头了

大公司或者国家实验室才有办法把concept变成product,工程项目支持的起研究院做基础研究,发的文有分量,才有人当回事
但这种地方资源太多了,根本不缺一个两个干活灌水的屌丝

所以做工科没资源是根本move不上去的,只有做有真正应用背景的创新基础理论才有可能走出泥潭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7456866
能老师几乎所有的成果全被清华分食,刚开年一季度PNAS quota就用光了lol
土博估计英文不太行,要不然last author恐怕都保不住了http://www.icsb.tsinghua.edu.cn/english.php?c=show&id=744

【 在 sulforaphane (sulforaphan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博后老板说,科研做的好的人会专心做科研,教学好的人会专心做教学,科研教学都
: 不好的人喜欢玩政治,把水搞浑,好不让别人发现自己不行,遇到科研教学都不好的教
: 授需要特别小心。

c
cnnet

能称得上江湖的都是牛人,好比学者到科学家,歌手到歌星。普通人还是叫利益纠纷、politics比较贴切。

r
rider2017

普通人,又叫路人甲,路人乙,

【 在 cnnet () 的大作中提到: 】
: 能称得上江湖的都是牛人,好比学者到科学家,歌手到歌星。普通人还是叫利益纠纷、
: politics比较贴切。

t
thinkaout

你也太瞧不起江南七怪了,很多考题比如我只能混到丐帮一袋弟子,调戏调戏良家妇女的地步。
【 在 MAGA2020 ()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惜的是,多数人就是江南七怪的水平
:
: 考题们是不是都有做学术界张三丰的梦啊?自立门派,自创武功,裂土封疆
:

t
thinkaout

丘成桐挺没劲的,就为了跟田刚的一点个人恩怨,非要拉上整个中国数学界跟他陪葬。花了那么多钱在清华搞个研究中心,培养了什么人才了嘛,有啥成果嘛?现在好,又要招中国数学界的800铁骑,看样子是要从中学生开始祸害了,尼玛金庸小说看多了吧。
【 在 minyeon (敏妍 - 轻度抑郁)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bbs.tianya.cn/post-university-72945-1.shtml
:    早年看电影《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时,对里面的一句台词很有印象,那就是任
: 我行对令狐冲讲:“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 去年的丘成桐与北大间的争论已经随时间被人搁置与淡忘,不过其间北大的闵维方书记
: 对丘成桐的反驳以及北大数学教授丁伟岳“证明丘成桐控制中国数学界的野心”的论调
: ,倒让我们这些看客窥出些江湖味道,那就是野心一词不仅存在于传说中的江湖,在现
: 实政治里更是多如牛毛,更可叹的是存在于学术界,也就是说学术界似乎看起来也少不
: 了左冷禅和岳不群的人物。
:   媒体热衷于炒作鸡毛来吸引眼球、青睐于兜售假货来获取利润,这件事情肯定因为
: 媒体的参与而在传播中产生牛鞭效应(不要想歪了),但是我们从中看出学术界与江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