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科研教训

yutuo
楼主 (未名空间)

其实最近都过得比较痛苦,疫情期间节奏乱套虽然也是个因素,但不是主要因素,某个合作项目已经断断续续持续做了将近一年,做得实在痛苦不堪。回头看觉得很多事情都做得不够好,感觉是踩了很多坑的感觉,有主观的坑,也有客观的坑。花掉了的时间和精力已然成为沉没成本,如果不攒点经验教训就更亏了……所以写下来权当反思总结一下吧。

- 保持好对课题的正确期望,对不是自己主导的合作项目更应该如此,除非真的是很闲。。。。。。主要精力还是应该放在自己主导的项目上。

- 大概听了太多“本来以为不可能,结果意外做出了大新闻”的故事,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做之前觉得有七八成把握的,大概最终成的概率也就是五成,做之前就觉得五五开的,最终成的概率一般不足二成,很大概率就是真的做不出来。

- 接上一条,仔细想了一下我听过的“大力出奇迹”的科研故事,几乎全部都是实验突破,对于我们这种做偏理论计算的,基本严格遵循“garbage in garbage out”原则,如果hypothesis不对,或者现有方法对想解决的问题就是真的搞不定,就不要幻想出奇迹。

- 对不熟悉领域的已有文献要持非常谨慎的态度,最近这次摸的一个题目其实在最近一二十年发了无数的文章,N子刊level的都不下十篇。彼此冲突矛盾的地方颇多。本来以为既然争论这么久了,那比较近的文章应该会好一些吧,结果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 不要太相信文献中的结果,我尝试重复两个文献中的结果,都重复不出来,我觉得我碰到了一个issue,对结果有很大影响,但没见过文献中有讨论。而且这些文献都还来
自于我觉得靠谱的组。这件事其实让我觉得有点害怕,害怕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那些文献我以前都读过,文章flow都很合理,我一点都没怀疑过;原因之二是如果我第一次重复碰巧真的重复出来了,那我更加不会怀疑这个东西有问题……

- 接上一条,其实类似的结果不止在那两篇文献中报道过,不计其数的文献里也report了类似的结果(一般作为理论计算辅助实验的角色出现)这件事让我更害怕……一度怀疑是不是我自己犯了什么stupid的错误,后来终于找到做过类似的东西的人问了下,确定了我碰到的issue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碰到。这个topic上其实实验证据是充分的,但我现在完全不知道多少理论计算是因为“试”出了“跟实验符合的结论”,就作为证据了……毕竟这就是个A>B 还是B>A的事情,瞎蒙也有50%的概率对……

- 做不出来就做不出来,应该尽早跟合作者说做不出来,也不要太怀疑自己的能力,因为做不出来真的不一定是能力问题……我在做不出来的时候尝试了(合理范围内)的各种办法,最后基本无一见效,纯纯粹粹地浪费了时间,增加了痛苦。

- 苦苦挣扎的时候要多找人vent,碰到困难的时候有时候会在原地打转,感到痛苦本身不贡献任何生产力……几乎是毫无意义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