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当年经历的一件小事,从此决定远离学术界 (转载)

D
DaDaNiu
楼主 (未名空间)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DaDaNiu (大大牛),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叔当年经历的一件小事,从此决定远离学术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7 16:23:30 2020, 美东)

叔当年在某农村大学城读书的时候,学校里有时有seminar,有免费的饮料和pizza,所以我们索南索女们都喜欢去蹭点吃的,即使对报告的内容毫无兴趣,那时候就是这么人穷志短

有一次所在的系招聘assistant professor,请candidates来作报告,于是先后来了两
个千老,一个三十七岁,另一个三十九岁。seminar的通知上肯定不会写报告人的年龄
的,当时我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的年龄,早已回忆不起来了,也许是根据他们的履历推算,也许是听同系的索南千老里碰巧认识他们的人八卦的吧。但是37和39这两个数字,至今却还记得格外清楚

吃着免费pizza听报告的时候,我就看着报告人陷入了沉思。年近四十岁的人,还在卑
微地寻找人生的第一份正式工作,穿着那身与自己的猥琐气质并不协调的笔挺西装,站在台上战战兢兢地努力表现,只为了求坐在台下第一排的老教授们施舍一份工作,一份工资比千老高一些但好像也高不了多少的工作,一份让他们搬来我们这个偏远落后的农村小镇并且人生后半截都烂在这里发霉的工作

那一刻,我突然真正领悟了学术界的career path是什么样子。我不想在他们身上,看
到自己将来的影子

后来我在那里读完书,找了一份公司的工作,搬离了那个偏远农村的大学城,当然从此也与学术界绝缘

直到现在,我有时喝着碳酸饮料吃pizza的时候,脑海里还是会回忆起那段青葱岁月,
浮现出那两张沧桑的面容

xiaokehzt

哎,人各有志啊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DaDaNiu (大大牛),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叔当年经历的一件小事,从此决定远离学术界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7 16:23:30 2020, 美东)
: 叔当年在某农村大学城读书的时候,学校里有时有seminar,有免费的饮料和pizza,所
: 以我们索南索女们都喜欢去蹭点吃的,即使对报告的内容毫无兴趣,那时候就是这么人
: 穷志短
: 有一次所在的系招聘assistant professor,请candidates来作报告,于是先后来了两
: 个千老,一个三十七岁,另一个三十九岁。seminar的通知上肯定不会写报告人的年龄
: 的,当时我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的年龄,早已回忆不起来了,也许是根据他们的履历推算
: ,也许是听同系的索南千老里碰巧认识他们的人八卦的吧。但是37和39这两个数字,至
: ...................

dongliang

写得真好!
rayray

说的场景非常真实。现实如此。
s
straybirds

你这贴发错地方了。这里绝大部分faculty都是以做science的自由为乐。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DaDaNiu (大大牛),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叔当年经历的一件小事,从此决定远离学术界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7 16:23:30 2020, 美东)
: 叔当年在某农村大学城读书的时候,学校里有时有seminar,有免费的饮料和pizza,所
: 以我们索南索女们都喜欢去蹭点吃的,即使对报告的内容毫无兴趣,那时候就是这么人
: 穷志短
: 有一次所在的系招聘assistant professor,请candidates来作报告,于是先后来了两
: 个千老,一个三十七岁,另一个三十九岁。seminar的通知上肯定不会写报告人的年龄
: 的,当时我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的年龄,早已回忆不起来了,也许是根据他们的履历推算
: ,也许是听同系的索南千老里碰巧认识他们的人八卦的吧。但是37和39这两个数字,至
: ...................

ElonMusk

小刘毕业都100k+啦

TellTheTruth

当年这种pizza确实没少吃,LOL

还好了,大家各得其所。谁都不傻,都是在走自己能走上的最好的路
E
Ecotype

泪牛满面啊。。。写得形象。
luckydragon

有人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学术牛逼,
有人是真的觉得搞学术的牛逼。

认识一个哥们儿,老婆受不了大农村把他蹬了,他说他老婆放弃了陪他拿诺奖的机会。

还有老丈人把自己的发考题女婿夸得跟杨振宁似的。

开心就好!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DaDaNiu (大大牛),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叔当年经历的一件小事,从此决定远离学术界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7 16:23:30 2020, 美东)
: 叔当年在某农村大学城读书的时候,学校里有时有seminar,有免费的饮料和pizza,所
: 以我们索南索女们都喜欢去蹭点吃的,即使对报告的内容毫无兴趣,那时候就是这么人
: 穷志短
: 有一次所在的系招聘assistant professor,请candidates来作报告,于是先后来了两
: 个千老,一个三十七岁,另一个三十九岁。seminar的通知上肯定不会写报告人的年龄
: 的,当时我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的年龄,早已回忆不起来了,也许是根据他们的履历推算
: ,也许是听同系的索南千老里碰巧认识他们的人八卦的吧。但是37和39这两个数字,至
: ...................

minyeon

城市大学也不少

【 在 luckydragon (Anddalys)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人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学术牛逼,
: 有人是真的觉得搞学术的牛逼。
: 认识一个哥们儿,老婆受不了大农村把他蹬了,他说他老婆放弃了陪他拿诺奖的机会。
: 还有老丈人把自己的发考题女婿夸得跟杨振宁似的。
: 开心就好!

y
yikecai

不喜欢科研去做faculty的话的确很痛苦。长痛不如短痛,早点quit. 这个世界还有很
多很多其他工作。都是浮云。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l
lazydog

好多搞学术的人觉得自己牛,好像自己的家人和合作者都somehow欠他的。我有这样的
合作者,慢慢都会疏远这种人。自己觉得自己牛逼,不知道如果你不关心别人的价值观不能给别人带来积极的因素,其实什么都不是。

【 在 luckydragon (Anddalys)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人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学术牛逼,
: 有人是真的觉得搞学术的牛逼。
: 认识一个哥们儿,老婆受不了大农村把他蹬了,他说他老婆放弃了陪他拿诺奖的机会。
: 还有老丈人把自己的发考题女婿夸得跟杨振宁似的。
: 开心就好!

LoveinGod

不管是干什么事情,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大部分的大学都在大农村,有人喜欢大农村的宁静,喜欢这份自由。有人喜欢城市的喧闹。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

就工作本身来说,老师本身不是一个赚钱的行业,假如你不喜欢这份职业,早点退出去是对的。

当然,老师的收入也绝对可以达到中产水平,在大农村,100K 完全过的很轻松,另外
,学校的福利待遇也不错。

minyeon


但是那些功成名就的老头老太
最后落脚的一般还是城市大学

州立大学城是欧洲犹太学者逃难时饥不择食得到了大发展,连蒙大拿都有院士
现在走下坡路的厉害

这几年更是惨,千人被抓了,访学逃难了,小刘吓跑了,还能不能续上华人香火都很难说

【 在 LoveinGod (LoveinGod)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管是干什么事情,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 大部分的大学都在大农村,有人喜欢大农村的宁静,喜欢这份自由。有人喜欢城市的喧
: 闹。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
: 就工作本身来说,老师本身不是一个赚钱的行业,假如你不喜欢这份职业,早点退出去
: 是对的。
: 当然,老师的收入也绝对可以达到中产水平,在大农村,100K 完全

LoveinGod

你没有明白我在说什么,我的意思是,每个人的爱好和兴趣不一样。

假如不喜欢当老师,不喜欢做研究,早点quit出去肯定是对的。不仅仅是当老师,任何职业都是一样,假如你不喜欢,就别做。要不然就是折磨自己。钱再多都没意思。

发考题就是一份工作而已,没有多么高尚,也没有多么下贱。有人喜欢当医生,有人喜欢当老师,有人喜欢当警察,有人喜欢当厨师,360行,选择的种类很多,做自己喜欢
做的事情。

有人喜欢农村的宁静,喜欢寒暑假的自由,喜欢暑假的时候种种菜,钓钓鱼,每周可以和好友打几次球,周末可以在家里看球,平时放学后就带小孩去踢球啊啥的。

有人喜欢大城市的喧闹,生活便利,可以到处购物,生活节奏更快,娱乐活动更加丰富。

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选择自己喜欢的做的事情和买喜欢的东西才重要。与什么千人啊,七七八八的东西有什么关系?我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Point: 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别人不一定不喜欢,人生短暂,enjoy your life 才是最重
要的事情。假如你不喜欢搞研究,不喜欢教课,不代表别人不喜欢,也不代表别人不
enjoy 这份工作。

【 在 minyeon (敏妍 - 轻度抑郁) 的大作中提到: 】
: 但是那些功成名就的老头老太
: 最后落脚的一般还是城市大学
: 州立大学城是欧洲犹太学者逃难时饥不择食得到了大发展,连蒙大拿都有院士
: 现在走下坡路的厉害
: 这几年更是惨,千人被抓了,访学逃难了,小刘吓跑了,还能不能续上华人香火都很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