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下各位你们学校Tenure对文章的具体要求(Engineering)

E
Emmaletitbe
楼主 (未名空间)

大家说下你们学校tenure对文章的具体要求?我这里从来没打听出具体要求,看了系里其他人的track record,一篇文章上挂了好几个faculty的,跟外面合作挂名文章一大
堆的,应有尽有。

那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要求,你们那儿都怎么规定的?比如排个序
单独作者
学生+我 两人作者
学生+校外合作者+我
校内合作,作为通讯作者,但有其他senior professor

l
lightofhope

money talk

【 在 Emmaletitbe (ebtitelamme)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家说下你们学校tenure对文章的具体要求?我这里从来没打听出具体要求,看了系里
: 其他人的track record,一篇文章上挂了好几个faculty的,跟外面合作挂名文章一大
: 堆的,应有尽有。
: 那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要求,你们那儿都怎么规定的?比如排个序
: 单独作者
: 学生+我 两人作者
: 学生+校外合作者+我
: 校内合作,作为通讯作者,但有其他senior professor

shaogege

只看一作和最后作(i.e.通信作或senior作)的论文数量
其他不管第几作都是狗屁

【 在 Emmaletitbe (ebtitelamme)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家说下你们学校tenure对文章的具体要求?我这里从来没打听出具体要求,看了系里
: 其他人的track record,一篇文章上挂了好几个faculty的,跟外面合作挂名文章一大
: 堆的,应有尽有。
: 那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要求,你们那儿都怎么规定的?比如排个序
: 单独作者
: 学生+我 两人作者
: 学生+校外合作者+我
: 校内合作,作为通讯作者,但有其他senior professor

l
lee2002

doesn't matter at all

【 在 Emmaletitbe (ebtitelamme)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家说下你们学校tenure对文章的具体要求?我这里从来没打听出具体要求,看了系里
: 其他人的track record,一篇文章上挂了好几个faculty的,跟外面合作挂名文章一大
: 堆的,应有尽有。
:
: 那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要求,你们那儿都怎么规定的?比如排个序
: 单独作者
: 学生+我 两人作者
: 学生+校外合作者+我
: 校内合作,作为通讯作者,但有其他senior professor
FangQ

【 在 Emmaletitbe (ebtitelamme)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家说下你们学校tenure对文章的具体要求?我这里从来没打听出具体要求,看了系里
: 其他人的track record,一篇文章上挂了好几个faculty的,跟外面合作挂名文章一大
: 堆的,应有尽有。
: 那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要求,你们那儿都怎么规定的?比如排个序
: 单独作者
: 学生+我 两人作者
: 学生+校外合作者+我
: 校内合作,作为通讯作者,但有其他senior professor

1. good overall paper counts and high h-index help

2. you must highlight/list all papers published during your tenure-track,
the more the merrier, but no specific number

3. you must highlight/list all papers published with your grad student/
postdoc (in the current institute) as first author and you as the last
author - this weights the most, because it measures your productivity as an independent researcher/lab leader

3 > 2 >> 1

E
Emmaletitbe

十分感谢! 那么第3里面,如果必须要加入其它faculty的名字,加在哪里不会影响最后的分量,假设无论如何自己都是通讯。尤其是要加其它本系senior faculty的情况下,因为总有一些时候出于人事或人情的原因不得不加。比如,

(1)学生一作,自己二作加通讯,其它人

(2)学生一作,其他人..., 自己last author通讯。

在有其它senior faculty名字时,对于(1),会有人质疑为什么不是last author吗

【 在 FangQ (光芒之神) 的大作中提到: 】
: 1. good overall paper counts and high h-index help
: 2. you must highlight/list all papers published during your tenure-track, : the more the merrier, but no specific number
: 3. you must highlight/list all papers published with your grad student/
: postdoc (in the current institute) as first author and you as the last
: author - this weights the most, because it measures your productivity as
an
: independent researcher/lab leader
: 3 > 2 >> 1

sulforaphane

1)学生一作,自己二作加通讯,其它人

这个安排非常的奇怪,建议你不要。

学术界是有基本的学术操守的,至少我们领域,都是学生一做,导师最后作者+通讯作
者,合作的PI如果贡献大就是共同通讯,如果就是简单合作就是在中间的普通作者。

如果你的合作者(不管名气多大)是个合理的人,他就知道是应该这样安排。凡是提出非分要求的都不是好人,这种人会得寸进次,以后会非常麻烦,建议你直接拒绝掉。与其担心可能的复杂人际关系,不如专心做自己科研。

我这么多年学术界的关系维持就是:如果别人是好人,要非常appreicate,因为没有人需要对你好,你需要非常感激。如果别人不是好人(比如合作的时候唧唧歪歪的各种幺儿子的),立马断绝合作,损失多大都不在乎,因为烂人永远会造出更大的麻烦,你觉得就是一篇文章,我忍忍就算了,但是烂人绝对会小事变大事,大事变成天大的事,最后搞得你焦头烂额。

【 在 Emmaletitbe (ebtitelamme) 的大作中提到: 】
: 十分感谢! 那么第3里面,如果必须要加入其它faculty的名字,加在哪里不会影响最后
: 的分量,假设无论如何自己都是通讯。尤其是要加其它本系senior faculty的情况下,
: 因为总有一些时候出于人事或人情的原因不得不加。比如,
: (1)学生一作,自己二作加通讯,其它人
: (2)学生一作,其他人..., 自己last author通讯。
: 在有其它senior faculty名字时,对于(1),会有人质疑为什么不是last author吗: an

E
Emmaletitbe

受教。不过(1)在我的领域也经常见到。我想总要弄清楚哪个更合乎公认的规范。

“我这么多年学术界的关系维持就是:如果别人是好人,要非常appreicate,因为没有人
: 需要对你好,你需要非常感激。如果别人不是好人(比如合作的时候唧唧歪歪的各种幺
: 儿子的),立马断绝合作,损失多大都不在乎,因为烂人永远会造出更大的麻烦,你觉
: ...................” 深得我心,十分赞同。

【 在 sulforaphane (sulforaphane) 的大作中提到: 】
: 1)学生一作,自己二作加通讯,其它人
: 这个安排非常的奇怪,建议你不要。
: 学术界是有基本的学术操守的,至少我们领域,都是学生一做,导师最后作者+通讯作
: 者,合作的PI如果贡献大就是共同通讯,如果就是简单合作就是在中间的普通作者。: 如果你的合作者(不管名气多大)是个合理的人,他就知道是应该这样安排。凡是提出
: 非分要求的都不是好人,这种人会得寸进次,以后会非常麻烦,建议你直接拒绝掉。与
: 其担心可能的复杂人际关系,不如专心做自己科研。
: 我这么多年学术界的关系维持就是:如果别人是好人,要非常appreicate,因为没有人
: 需要对你好,你需要非常感激。如果别人不是好人(比如合作的时候唧唧歪歪的各种幺
: 儿子的),立马断绝合作,损失多大都不在乎,因为烂人永远会造出更大的麻烦,你觉
: ...................

sulforaphane

我不是工程领域的,所以不是很清楚你们的状态。

我觉得最主要的是自己为主的文章,这个是最重要的。

【 在 Emmaletitbe (ebtitelamme) 的大作中提到: 】
: 受教。不过(1)在我的领域也经常见到。我想总要弄清楚哪个更合乎公认的规范。
: “我这么多年学术界的关系维持就是:如果别人是好人,要非常appreicate,因为没有人

l
lazydog

你提到的“不是好人”这个观点挺有意思。
我觉得很多时候跟对方的性格情商关系也挺大,不一定是道德方便的问题(好人 vs 坏人)。我平时合作的一个教授,私下其实内心阴暗自私,也经常说别人坏话。但是对不熟悉的人就特别友好,总是说对方爱听的话。所以他一个人展现出来的不同的方面其实你说的那两个方面都占到了。
个人觉得尽量不要把工作跟感情色彩挂钩(还是挺难,因为大家都很尽心尽力拼事业)。我说不上喜欢,但是我也不讨厌那些为了自己利益出发的人。因为这种人游戏规则简单,容易打交道。当然我也有那种担心的,不过大部分都是还好。觉得自己担心的也太多了。今后要学着放宽心。

【 在 sulforaphane (sulforaphane) 的大作中提到: 】
: 1)学生一作,自己二作加通讯,其它人
: 这个安排非常的奇怪,建议你不要。
: 学术界是有基本的学术操守的,至少我们领域,都是学生一做,导师最后作者+通讯作
: 者,合作的PI如果贡献大就是共同通讯,如果就是简单合作就是在中间的普通作者。: 如果你的合作者(不管名气多大)是个合理的人,他就知道是应该这样安排。凡是提出
: 非分要求的都不是好人,这种人会得寸进次,以后会非常麻烦,建议你直接拒绝掉。与
: 其担心可能的复杂人际关系,不如专心做自己科研。
: 我这么多年学术界的关系维持就是:如果别人是好人,要非常appreicate,因为没有人
: 需要对你好,你需要非常感激。如果别人不是好人(比如合作的时候唧唧歪歪的各种幺
: 儿子的),立马断绝合作,损失多大都不在乎,因为烂人永远会造出更大的麻烦,你觉
: ...................

sulforaphane

我说的“好人”“坏人”更多的是科研合作的时候会出的问题:比如说有的人喜欢压文章,不出数据,说好的合作以后什么也没有干,等等。

“私下其实内心阴暗自私,也经常说别人坏话。但是对不熟悉的人就特别友好,总是说对方爱听的话” 我觉得很多人都是这样。我薄厚老板算是一个牛,很喜欢私下和自己
信任的人评价领域里面的人,说的话都是非常尖酸刻薄,要多难听多难听。但是在外面,那是超级和蔼可亲,即使自己认为是垃圾的人也是谈笑风生。呵呵。

【 在 lazydog (lazydo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提到的“不是好人”这个观点挺有意思。
: 我觉得很多时候跟对方的性格情商关系也挺大,不一定是道德方便的问题(好人 vs 坏
: 人)。我平时合作的一个教授,私下其实内心阴暗自私,也经常说别人坏话。但是对不
: 熟悉的人就特别友好,总是说对方爱听的话。所以他一个人展现出来的不同的方面其实
: 你说的那两个方面都占到了。
: 个人觉得尽量不要把工作跟感情色彩挂钩(还是挺难,因为大家都很尽心尽力拼事业)
: 。我说不上喜欢,但是我也不讨厌那些为了自己利益出发的人。因为这种人游戏规则简
: 单,容易打交道。当然我也有那种担心的,不过大部分都是还好。觉得自己担心的也太
: 多了。今后要学着放宽心。

l
lazydog

我其实刚才是联系到自己了。我的合作者,有的人做的东西质量特别差,或者胡乱的加了一下不必要步骤。他们一边一边的让我give input,搞得我特别烦,就开始拖给他们feedback的周期。我可以理解,他们肯定觉得我说好了的合作现在却忽然变得这么拖拖拉拉。其实是我也不想继续合作,但是之前答应好的,里面还有一些我的熟人,我也不好抽身走人,所以就天天躲着他们,能少Input就少input。

【 在 sulforaphane (sulforaphan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说的“好人”“坏人”更多的是科研合作的时候会出的问题:比如说有的人喜欢压文
: 章,不出数据,说好的合作以后什么也没有干,等等。
: “私下其实内心阴暗自私,也经常说别人坏话。但是对不熟悉的人就特别友好,总是说
: 对方爱听的话” 我觉得很多人都是这样。我薄厚老板算是一个牛,很喜欢私下和自己
: 信任的人评价领域里面的人,说的话都是非常尖酸刻薄,要多难听多难听。但是在外面
: ,那是超级和蔼可亲,即使自己认为是垃圾的人也是谈笑风生。呵呵。

shaogege

同为engineering。劝你以后任何资格更老的人进你文章authorlist的时候,都记得放
你前面,你千万千万做最后一作
我系有一个评full professor的时候,被委员会质问为什么有些文章的最后一作是另一位老教授,是不是说明你还不能独立?

【 在 Emmaletitbe (ebtitelamme) 的大作中提到: 】
: 受教。不过(1)在我的领域也经常见到。我想总要弄清楚哪个更合乎公认的规范。
: “我这么多年学术界的关系维持就是:如果别人是好人,要非常appreicate,因为没有人

E
Emmaletitbe

你这是干货。多谢!不管怎样无奈,我最后紧把住Last author就对了。

【 在 shaogege (soul)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为engineering。劝你以后任何资格更老的人进你文章authorlist的时候,都记得放
: 你前面,你千万千万做最后一作
: 我系有一个评full professor的时候,被委员会质问为什么有些文章的最后一作是另一
: 位老教授,是不是说明你还不能独立?
: 有人

FangQ

【 在 Emmaletitbe (ebtitelamme) 的大作中提到: 】
: 十分感谢! 那么第3里面,如果必须要加入其它faculty的名字,加在哪里不会影响最后
: 的分量,假设无论如何自己都是通讯。尤其是要加其它本系senior faculty的情况下,
: 因为总有一些时候出于人事或人情的原因不得不加。比如,
: (1)学生一作,自己二作加通讯,其它人
: (2)学生一作,其他人..., 自己last author通讯。
: 在有其它senior faculty名字时,对于(1),会有人质疑为什么不是last author吗

as everyone else said - only first author and last author matter, people don't care how many mid-authors and who they are.

no need to think too much about this - you either have enough, or not enough publication, no one will dig into the mid-authors to argue for or against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