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的挣扎终于走到了穷途末路。。。

minyeon
楼主 (未名空间)

整夜整夜失眠 很难受 贴了删 删了帖 想想还是贴出来吧
都说出来心情能好点

工程博士期间被卡着不让毕业 不好发文章
但至少postdoc还能翻过身来

我们专业跟控制理论差不多 经费期限一般1-2年 难度极大
培养一个熟手上手很难很难
在美国这边惯例一个老师一生就1-2个学生 倾注大量心血
毕业后不想走可以留实验室3,5年直接拿卡

结果postdoc老板名气虽大 是国外跳槽过来的 不熟悉美国国情
之前的国家ta的实验室动辄5个phd student,8个master student
来了美国组很小 养一个人都困难 勉强用学校配给的startup养了一个RAP
按惯例期满需转硬钱TT line 用教课的钱付工资 否则启动资金岂不是都打水漂了
入职的时候就提心吊胆的 这2年的startup花完了可咋办

老板来了之后立足未稳不明国情就去抢系主任的位置 开了多条tt line
面试因为江湖派系原因请来的人一塌糊涂 被人借故把行政职务给干掉了
这下没权力转硬钱职位了 也没外部funding给续合同
RAP到院里反映问题 院长气坏了 开个外国人10天就要离境!
等于启动资金几十万打了水漂 怒气冲冲的差点要fire老板一样 把老板吓坏了 但是木
已成舟 谁也没办法了

RAP只做了18个月 期间拼命刷文章 根本没时间找工作
只好临时找了个load很重的VAP 这个州大的系主任许诺给搞进去 结果全州policy更新 不给sponsorship
临时换了家更小的给sponsorship的学校 又赶上COVID-19

真是倒霉事全挤一堆了

lesson learned:

1. 老板名气大不一定是好事 期间这2年一直想自己找位置 (不是在一个很好的状态下)
投到州立大学人家就奇怪为啥18个月就走了 是不是闹矛盾? 或者按惯例这种大实验室断了funding教几门课就是了 为啥会去投Montana的位置?

2. 你找下一个位置之前 前面那个位置还是要稳定的 否则心态整个就乱了 看不清楚往哪前进的时候 索性停下来
前面看某老师take了一个gap year 后来不要钱也要回去干活 可能事赶事 赶到自己人
生的gap year了

3. 你担心的事情最后都会发生 做RAP时候很担心 舍友说你老板就一个学生 ta不保你 实验室就要关门了 肯定会给转个教课的职位; 没想到又把系主任给丢了 没转成

4. 老板自己立足未稳 心神不宁 这期间招的人一律打压 全是短期 欧洲的回欧洲 中国的回中国 在这边没有career; 期间申请其他机构一个3年的fellowship拒绝发推荐信 给ta打工ta又没钱 但是人在困境就是如此 只能先顾自己
同一个门派的师徒内讧了 大家只有一起玩完

5. 因为拼死拼活把那个startup fund做的烂尾项目发了初始数据出来(靠VAP的钱)
反响很好 最近跟老板求助态度好了很多 答应疫情过后再给弄回去
咨询另一个senior教授 也是建议回国呆几年 等老板脑子转过弯来还有机会过来
本来以现在的形势和老板的年龄 ta再培养一个博士生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任务了

一路走来 丢了太多 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眼看着就要熬出头 又碰到新冠
很痛苦很抑郁

大家随便点评 不要太尖刻即可

zuzong

这照片倒是美女

实名吗?

【 在 minyeon (敏妍) 的大作中提到: 】
: 整夜整夜失眠 很难受 贴了删 删了帖 想想还是贴出来吧
: 都说出来心情能好点
: 工程博士期间被卡着不让毕业 不好发文章
: 但至少postdoc还能翻过身来
: 我们专业跟控制理论差不多 经费期限一般1-2年 难度极大
: 培养一个熟手上手很难很难
: 在美国这边惯例一个老师一生就1-2个学生 倾注大量心血
: 毕业后不想走可以留实验室3,5年直接拿卡
: 结果postdoc老板名气虽大 是国外跳槽过来的 不熟悉美国国情
: 之前的国家ta的实验室动辄5个phd student,8个master student
: ...................

s
sblay

看样子是偏理论的。以我的经验,一是要能单打,树立个人品牌,否则接不到项目。二是要非常主动的找做实验科学的人合作,他们需要高手分析建模,大家可以共赢。用北大刘的话说,要成为产业链中的一环。

【 在 minyeon (敏妍) 的大作中提到: 】
: 整夜整夜失眠 很难受 贴了删 删了帖 想想还是贴出来吧
: 都说出来心情能好点
: 工程博士期间被卡着不让毕业 不好发文章
: 但至少postdoc还能翻过身来
: 我们专业跟控制理论差不多 经费期限一般1-2年 难度极大
: 培养一个熟手上手很难很难
: 在美国这边惯例一个老师一生就1-2个学生 倾注大量心血
: 毕业后不想走可以留实验室3,5年直接拿卡
: 结果postdoc老板名气虽大 是国外跳槽过来的 不熟悉美国国情
: 之前的国家ta的实验室动辄5个phd student,8个master student
: ...................

minyeon

美国现在已经是比烂的年代了
看看多少大佬多么护犊子 一条线都是自己学生

还是那种老派的,自私的,还没学会游泳就把人踢出去
最后老的也会被整得很惨,学校早就没什么decency了

【 在 sblay (sblay)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样子是偏理论的。以我的经验,一是要能单打,树立个人品牌,否则接不到项目。二
: 是要非常主动的找做实验科学的人合作,他们需要高手分析建模,大家可以共赢。用北
: 大刘的话说,要成为产业链中的一环。

IrisYuan

怎么听着这么像绿老师的故事?
SmelllyCat

看长远一点吧,也许这就是你要经历的低谷时期;但是要拿出精神气继续拼,自己不要放弃,你可以依靠的就只有你自己!
minyeon

谢谢SmellyCat老师

也不完全算是低谷吧
背后还是有大佬力挺的(在他们艰难的时候一直不计回报给他们服务)
只是说还没遇到伯乐

再一个我们行业真是难,非公民几乎什么经费都没有
想进好一些的学校没有大佬拿资源跟上头拼是不可能的
差一些的学校,工资4-50K,办个H1B还要自己掏钱,实在没意思了

【 在 SmelllyCat (SmellyCat)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长远一点吧,也许这就是你要经历的低谷时期;但是要拿出精神气继续拼,自己不要
: 放弃,你可以依靠的就只有你自己!

S
Stoffel

有兴趣申个erc?
newIdRobot

葛老师,你还不是公民?反正你们台湾承认双重国籍。

【 在 minyeon (敏妍)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SmellyCat老师
: 也不完全算是低谷吧
: 背后还是有大佬力挺的(在他们艰难的时候一直不计回报给他们服务)
: 只是说还没遇到伯乐
: 再一个我们行业真是难,非公民几乎什么经费都没有
: 想进好一些的学校没有大佬拿资源跟上头拼是不可能的
: 差一些的学校,工资4-50K,办个H1B还要自己掏钱,实在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