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一点感悟 给后来者借鉴

minyeon
楼主 (未名空间)

作为外来移民 很不容易
职业生涯必须得比本地人多走不少弯路
因为缺乏前人指导和积累

可以把美国学校的做理论的导师分为以下几类
理论一向是很难留 多少少年英才折腾一圈 哈佛耶鲁伯克利马普所转一圈都留不下

1. 超一流大牌导师
都是占了个山头的 学校还得依仗人家的名气 一般都有学会什么的兼职
这种人千万不能得罪 也别钻牛角尖(类似贵版之前的哈抄抄之类的 老板借鉴了idea什么的) 否则在本国就没人敢要了 慢慢就消失在人海了
他们本身资源也很多 人治大于法治 小学校点个头就进人了 给弄到欧洲都有可能
但是这些人脾气大眼光高 很可能新人几个月就被骂跑了 能生存下来的有时候大佬脾气不好也会打压 你给大佬跪个3,5年得长期磨合才算是本门弟子 他们看中名 不怎么考虑别人的实际生活困难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平民子弟跟着这些人读经常会被整的很惨疯掉

如今交个本子派系林立(邓巍巍教授-终身教授海龟记) 生存不易 MIT/Harvard的牛老板不缺学生 反而不一定能拿到全部资源 各方面因素太多了
反而二线学校的牛老板年纪很大了 做科研有点力不从心 基本身边会留一个关门看家的(很多是博士期间就跟着读书的) 能力和人品都要有一些 防止自己实验室被校方强行关门 也是不错的选择 外面跟人抢狗粮实在是心力憔悴 当然这样你就绑定到这个门派
了要负责传播导师学术思想

2. 研究型大学正教授
一般毕业可以推荐到教学型大学或者差一级的大学任教
综合起来州立大学是相对最好的就业单位 有培训有指导 也有容忍度 长期没有经费就
去教书好了
小的学校看行政领导 有的生存下来很憋屈

3. 一般AP的学生
基本上高产 疯狂灌水 不过在这个资源稀缺postdoc经常都只给1年合同的年代 选择这
条路要非常审慎 一旦走不通 一年搬一次家不说 opt耗光了去公司的路也没有了

4. 一个大项目
要出文章 专利 以及专著
背后没有一个稳定的团队 基本是不可能的
而培养一个本方向的博士生很不容易 6,7年几十万美元砸下来 勉强成才还要面对各方
面的风风雨雨
这样的实验室一旦内讧 外国人最遭殃

5. 身份问题
私校和尚可的州立一般办移民都没问题 但是也有大州财政状况不好 需要sponsorship
的一律不要的
如果是土博 一般挂靠在大的华人导师实验室 4-6年卡就下来了 瓶颈在于口语 文化和
教学经验
像纯理论的一般postdoc/VAP/RAP多数1-2年合同 成果过硬大佬力挺还是有可能找到位
置 否则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了
州立大学相对还是比较稳定 高年级专业课招不到人教 上面又死死卡着不让进人 熬出
头就好了

6. 很多人只跟认识很久的一起合作
认识时间越长 共同利益越多 越容易合作
外人进去不知人品如何 一般轻易也不让进

7. 美国的人文 友善
只限于前段大学 能理解外国人的不容易并主动同情 不知道你们为啥骂白左
后面真是不行了 言而无信 算计 甚至坑蒙拐骗
好的科研单位例如,国家实验室非公民基本没戏
外国人能进的多数是不甚满意的单位 为了点钱能算计死 有些小学校的faculty为了个
身份工资压得连学生都不如 5,6年下来精气神全废了 真不如当时就回国呢

先发再改

j
jumbo

说的太好了,鼓掌!
minyeon


谢谢Jumbo老师
人生就跟坐过山车一样 刚到高峰又迅速跌落谷底 滋味不好受啊

碰到的几类典型教授

1. 华人大千人 你身份断档应聘对方实验室postdoc 来做个talk
水平高 好 等着明年给你开个tenure-track
根本没谱的事 postdoc都不给你(喜欢要国内的 好控制)
满嘴跑火车 从未兑现过

2. 内定陪跑在大城市/好学校是很正常的事情
开会时亲耳听xxx说他的导师认为某校某系氛围不好 因此塞到另一个系
内定时一般叫几个比较弱的本地应聘者陪衬一下 自己人顺理成章就进去了
甚至院长内定招了一拨人 系主任第二年跑上面要支持又要了几个tenure-line自己招自己的

3. 迷茫时要找资深的老师聊
同龄人看不清楚 老教授都无所谓 大不了回国几年再来呗 反正你手里还有他们要的烂
尾项目

4. 进哪个门派是要交投名状的
大佬们假设55岁力不从心 新名词不懂 被人踢馆嘲笑;你这时候蹦出来维护大佬利益
将来还能跟ta吃10年资源

5. 大单位跟小单位氛围完全不同
大单位上面混日子的多 又苦又累的活比如教4xx数学专业课没人愿意干;一般你不惹事不站错队 没人理你
小单位经费紧张 朝不保夕 一天没赶得紧拍上行政领导马屁你就死了 做事匪夷所思

【 在 jumbo (一生宿便)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的太好了,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