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郁闷 还是借贵宝地的树洞吐个槽

minyeon
楼主 (未名空间)

朋友的导师实际上是朋友的大师兄
小众专业 类似于为某种特定的行业数据开发算法和工具
培养一个博士很难 多数人整个职业生涯也就带一个学生

朋友拼毕业时和师兄(合作单位评tenure)拼死拼活弄了个5年项目
整个课题就是朋友的博士论文 理论框架整个是朋友设计的
也得了部里的奖

然后因为PI列明的是系主任 就被赶出来了 大师兄因为这件事和系主任拍了桌子 差点
打起来 据说吼得都是"ruin my career; you're fired"之类 项目设计者被赶走 怎么跟
上面交差?
出来后一路颠沛流离 之前发展很不顺利 许多行政头头许诺帮忙 各种原因也没另起炉
灶弄起来

朋友拼死拼活凑各种资源出了几篇论文 只是通讯单位不是原来的项目单位
整个项目因此全压在大师兄一个人身上 不能兼顾 所以他拼命搞patent

本来这种情况跟马老师有点像 外面拼命干几年 大老板断了funding回去接实验室和大
师兄接着合作就是了
没想到这几年大形势不好 发展很不顺利 一路辗转奔波 因为做的东西特殊并不好找
general的教职 各种幺蛾子 早抑郁症了

心里都知道有云开月明的那一天 但是似乎靠个人撑不到了

咨询了几个资深教授 意见如下
1. 那这个项目如何交结题报告 要坑死大师兄么? -- 中国985教授
2. 你毕业就该回国等 几年后就回来了 -- 美国R1教授
3. 我给你旁敲侧击两句 看能不能给召回去 对方好像无表示 -- 原学校副系主任

周围多数人 包括合作单位已经极其不满 但是对老系主任毫无办法(盘踞了30年本地关系根深蒂固)

想听听贵版的意见
先发到这吧

ananpig

换地方吧,买买提补形了不行了

【 在 minyeon (敏妍) 的大作中提到: 】
: 朋友的导师实际上是朋友的大师兄
: 小众专业 类似于为某种特定的行业数据开发算法和工具
: 培养一个博士很难 多数人整个职业生涯也就带一个学生
: 朋友拼毕业时和师兄(合作单位评tenure)拼死拼活弄了个5年项目
: 整个课题就是朋友的博士论文 理论框架整个是朋友设计的
: 也得了部里的奖
: 然后因为PI列明的是系主任 就被赶出来了 大师兄因为这件事和系主任拍了桌子 差点
: 打起来 据说吼得都是"ruin my career; you're fired"之类 项目设计者被赶走 怎
么跟
: 上面交差?
: 出来后一路颠沛流离 之前发展很不顺利 许多行政头头许诺帮忙 各种原因也没另起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