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的北京站,旧地重游

samoye
楼主 (未名空间)



这一次到北京,和上次我在北京,掐指一算已经快20年了,20年多大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么一说我这五张多的年龄,只到过一次北京

20年年前,我开着一辆北京产的212拉着我们的领导,领导的公文包中有在银行中新提
出来的还热乎的66万现金,原来扁扁的公文包,那天是四四方方的,那是那年的春节前夕,比现在这个时间玩了一点

北京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是外地车在疯狂的跑着,进京求官进京求平安的传统,多年都没有改变过,我的领导原来是个二把手,在听了高人的指点后,和我一路驰骋的到了北京,有猪头的人很多,但是拎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更多,我们领导有猪头也有庙门,所以当到了北京的第三天的时候,就已经被板上钉钉的确定为一把手了

那辆四面透风的212直接被扔在了那里,领导给了我5000块的现金,算是过节费也算是
让我一个人在北京玩玩,玩够了回家的路费,5000啊!我一年的工资了,哪特么的舍得玩,直接在晚上从这里窜回了老家

这一别就是20年,如今旧地重游,感概万千
baoyuhong
2 楼
哇塞, 66万当年可以在北京三环内买两套房,那时我也在北京,可惜不认识你,否则
我们可以里应外合,做一回合理步合法的梁上君子,反正你领导的钱来路,用途都不正;丢了估计也不敢声张。
【 在 samoye (哒哒哒)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s15.postimg.org/bth3e9zy3/image.jpg
: https://s21.postimg.org/xpg25z8hj/image.jpg
: 这一次到北京,和上次我在北京,掐指一算已经快20年了,20年多大的变化,是翻天覆
: 地的变化,这么一说我这五张多的年龄,只到过一次北京
: 20年年前,我开着一辆北京产的212拉着我们的领导,领导的公文包中有在银行中新提
: 出来的还热乎的66万现金,原来扁扁的公文包,那天是四四方方的,那是那年的春节前
: 夕,比现在这个时间玩了一点
: 北京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是外地车在疯狂的跑着,进京求官进京求平安的传统,多
: 年都没有改变过,我的领导原来是个二把手,在听了高人的指点后,和我一路驰骋的到
: 了北京,有猪头的人很多,但是拎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更多,我们领导有猪头也有庙门
: ...................
samoye
3 楼
【 在 baoyuhong (yubao) 的大作中提到: 】
: 哇塞, 66万当年可以在北京三环内买两套房,那时我也在北京,可惜不认识你,否则
: 我们可以里应外合,做一回合理步合法的梁上君子,反正你领导的钱来路,用途都不正
: ;丢了估计也不敢声张。

那我们的命运就机密相连了……
yaoyedz
4 楼
一开始以为领导要跑路呢
u
useCASE
5 楼
你老家是哪的?

【 在 samoye (哒哒哒)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s15.postimg.org/bth3e9zy3/image.jpg
: https://s21.postimg.org/xpg25z8hj/image.jpg
: 这一次到北京,和上次我在北京,掐指一算已经快20年了,20年多大的变化,是翻天覆
: 地的变化,这么一说我这五张多的年龄,只到过一次北京
: 20年年前,我开着一辆北京产的212拉着我们的领导,领导的公文包中有在银行中新提
: 出来的还热乎的66万现金,原来扁扁的公文包,那天是四四方方的,那是那年的春节前
: 夕,比现在这个时间玩了一点
: 北京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是外地车在疯狂的跑着,进京求官进京求平安的传统,多
: 年都没有改变过,我的领导原来是个二把手,在听了高人的指点后,和我一路驰骋的到
: 了北京,有猪头的人很多,但是拎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更多,我们领导有猪头也有庙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