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的霾

xjbr
楼主 (未名空间)
雾霾,无论什么地方的霾,都是如梦似幻。可是啊,故都的霾,却来得特别的静、来得特别的汹涌。很多人不得不在那秋天没有光亮的晨光中,走出家门,开上车,或者挤上地铁,于热热闹闹中,饱尝这故都的霾。

故都的霾,来得特别静,好似一夜之间就铺天盖地汹涌而来。以前觉得它离得很远,在高高的天上,后来觉得它越来越近,就在头顶上,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它。现在它就在嘴边鼻翼处,呼吸之间都是它的味道,它的气息。

不逢故都的秋已经十余年了。在异国他乡,每逢秋天,都会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拓寺的钟声。

现又值故都的秋天,向万里之外的亲友打听故都的秋。他们无奈告知,今秋不似往秋。往秋天高云淡时,今秋全无看见。只看到故都的霾,来势汹汹,不待取暖季到来,就急匆匆而来。

每逢此时,早上赶路的人就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路上红灯一片,下车看看,活动一下筋骨,望着远方被遮着一层面纱的高楼,却不得欣赏它的美,只能望楼心叹了。

u
useCASE
2 楼
你去过几次钓鱼台(的柳影)?、你去过几次玉泉(的夜月)?、你听过几次潭拓寺的钟声?

【 在 xjbr () 的大作中提到: 】
雾霾,无论什么地方的霾,都是如梦似幻。可是啊,故都的霾,却来得特别的静、
来得特别的汹涌。很多人不得不在那秋天没有光亮的晨光中,走出家门,开上车,或者
挤上地铁,于热热闹闹中,饱尝这故都的霾。
故都的霾,来得特别静,好似一夜之间就铺天盖地汹涌而来。以前觉得它离得很远
,在高高的天上,后来觉得它越来越近,就在头顶上,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它。现在
它就在嘴边鼻翼处,呼吸之间都是它的味道,它的气息。
不逢故都的秋已经十余年了。在异国他乡,每逢秋天,都会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
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拓寺的钟声。
现又值故都的秋天,向万里之外的亲友打听故都的秋。他们无奈告知,今秋不似往
秋。往秋天高云淡时,今秋全无看见。只看到故都的霾,来势汹汹,不待取暖季到来,
...................
M
Milli
3 楼
好美
s
swiming
4 楼
故都?你穿越来的?
lilyxy
5 楼
怕是已入籍,现都华盛顿了吧
人面不知何处去,雾霾依旧笑故都。

【 在 swiming (swiming) 的大作中提到: 】
故都?你穿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