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东岸玩了一圈,看见了偶像

robbin
楼主 (未名空间)

来美这么多年了,终于有机会从西岸到东岸游玩。跑了好多地方,见到精美的大瀑布,靓丽的时代广场,咆哮的缅因浪潮。。。。

看见了waichi。我一路上一直犹豫,因为修的太差,其实不敢去见,不过最后一咬牙,不管那末多了,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就贸然造访,没打招呼(因为,我觉得他不会见我),很没礼貌。

未能进家门,没能谈佛法,几分钟的简单对答。当他问有什莫事情的时候,我无颜问佛法。他正忙,无意接待我们 (我带了家人同去)。我们就离开了。

不过,我知足了,满心欢喜,见到了亮亮的眼睛。等我啥时候修的好了,我会直言请求一见。

bigfool

铁粉到了旁边,偶像都感应不出来,
这吹出来的功力还是不行啊。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来美这么多年了,终于有机会从西岸到东岸游玩。跑了好多地方,见到精美的大瀑布,
: 靓丽的时代广场,咆哮的缅因浪潮。。。。
: 看见了waichi。我一路上一直犹豫,因为修的太差,其实不敢去见,不过最后一咬牙,
: 不管那末多了,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就贸然造访,没打招呼(因为,我觉得他不会见
: 我),很没礼貌。
: 未能进家门,没能谈佛法,几分钟的简单对答。当他问有什莫事情的时候,我无颜问佛
: 法。他正忙,无意接待我们 (我带了家人同去)。我们就离开了。
: 不过,我知足了,满心欢喜,见到了亮亮的眼睛。等我啥时候修的好了,我会直言请求
: 一见。

robbin


【 在 bigfool (非正常人类研究所-神棍和粉丝研究室主任) 的大作中提到: 】
: 铁粉到了旁边,偶像都感应不出来,
: 这吹出来的功力还是不行啊。

哈哈哈。。。说实话,我不知道他是否还知道我是谁,尽管我提到了这里的名称。可能在他心中大家都是网友,都一样。

前一阵,读了些旧文,就有了这种感觉,铁粉也没啥特殊的。尽管当初版上热闹时,自己会有点啥特殊的感觉。

他就像个平平常常,健康的小老头(‘老头’是事后孩子提到他时的称谓,没有贬意)
。不过,好像我不再怕他了。

等我修的好了,说不准会让偶像感应感应。 :)

bigfool

你能不能让别人感应你是你的功力,
别人感应不到你,是别人没那本事。

你偶像本来就是平平常常的人,大概率是你粉错人了。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哈。。。说实话,我不知道他是否还知道我是谁,尽管我提到了这里的名称。可能
: 在他心中大家都是网友,都一样。
: 前一阵,读了些旧文,就有了这种感觉,铁粉也没啥特殊的。尽管当初版上热闹时,自
: 己会有点啥特殊的感觉。
: 他就像个平平常常,健康的小老头(‘老头’是事后孩子提到他时的称谓,没有贬意)
: 。不过,好像我不再怕他了。
: 等我修的好了,说不准会让偶像感应感应。 :)

robbin


【 在 bigfool (非正常人类研究所-神棍和粉丝研究室主任)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能不能让别人感应你是你的功力,

: 别人感应不到你,是别人没那本事。

哈哈哈。。。别人为啥要感应啊。太无聊了吧。

: 你偶像本来就是平平常常的人,大概率是你粉错人了。

我没粉错人。

dreamfIy

你怎么找到他家去的?哪里来的地址?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来美这么多年了,终于有机会从西岸到东岸游玩。跑了好多地方,见到精美的大瀑布,
: 靓丽的时代广场,咆哮的缅因浪潮。。。。
: 看见了waichi。我一路上一直犹豫,因为修的太差,其实不敢去见,不过最后一咬牙,
: 不管那末多了,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就贸然造访,没打招呼(因为,我觉得他不会见
: 我),很没礼貌。
: 未能进家门,没能谈佛法,几分钟的简单对答。当他问有什莫事情的时候,我无颜问佛
: 法。他正忙,无意接待我们 (我带了家人同去)。我们就离开了。
: 不过,我知足了,满心欢喜,见到了亮亮的眼睛。等我啥时候修的好了,我会直言请求
: 一见。

dreamfIy

所以你是去追星(结缘)的,不是去求法的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哈。。。说实话,我不知道他是否还知道我是谁,尽管我提到了这里的名称。可能
: 在他心中大家都是网友,都一样。
: 前一阵,读了些旧文,就有了这种感觉,铁粉也没啥特殊的。尽管当初版上热闹时,自
: 己会有点啥特殊的感觉。
: 他就像个平平常常,健康的小老头(‘老头’是事后孩子提到他时的称谓,没有贬意)
: 。不过,好像我不再怕他了。
: 等我修的好了,说不准会让偶像感应感应。 :)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怎么找到他家去的?哪里来的地址?

N年前,我从他那里得到一个地址,不过不sure。
这次是去碰碰运气,并不确定用那地址能否见到他。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你是去追星(结缘)的,不是去求法的

基本的修法他N年前就讲过了。只是我一直没做好。加上近几年网上听经听故事,我对
基本佛理现在基本没啥疑问了。

我们这次是全家旅游,时间排的非常紧,纽约只计划了玩2天。家人并不信佛,也对见
他没有兴趣。只是见我最后决定见,实在想见,才一起去了。

因为带了一家人,又没打招呼,我也本没打算多打扰。

我最想的是和他静坐一会儿,也没啥目的,就是想感受一下。不过我知道这次是实现不了的。这次只是对视了几秒。

你有没有兴趣下次一起大大方方的去见见啊。那时我的禅定应该有了眉目,可以进一步求教了。

dreamfIy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基本的修法他N年前就讲过了。只是我一直没做好。加上近几年网上听经听故事,我对
: 基本佛理现在基本没啥疑问了。
: 我们这次是全家旅游,时间排的非常紧,纽约只计划了玩2天。家人并不信佛,也对见
: 他没有兴趣。只是见我最后决定见,实在想见,才一起去了。
: 因为带了一家人,又没打招呼,我也本没打算多打扰。
: 我最想的是和他静坐一会儿,也没啥目的,就是想感受一下。不过我知道这次是实现不
: 了的。这次只是对视了几秒。

才几秒啊,你确定是他不是别人?

: 你有没有兴趣下次一起大大方方的去见见啊。那时我的禅定应该有了眉目,可以进一步
: 求教了。

随缘吧
自己的修行最重要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才几秒啊,你确定是他不是别人?

整个见面几分钟。我一开始就和他确认了是他家,然后和他确认了他是他。

: 随缘吧
: 自己的修行最重要

嗯。随意。
他依然是我知道的最厉害的。最懂的。

dreamfIy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整个见面几分钟。我一开始就和他确认了是他家,然后和他确认了他是他。

他说了啥?“你找我什么事?”
说英语粤语还是有口音的国语?

: 嗯。随意。
: 他依然是我知道的最厉害的。最懂的。

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就肯定知道你是谁
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见不见都能加持你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说了啥?“你找我什么事?”

他其中说了‘你有什莫事吗?’,至少两次问。我答了没什莫事,就是想拜访一下。

: 说英语粤语还是有口音的国语?

国语。我是国语。他自然随之。

: 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就肯定知道你是谁

嗯。也许他知道。这个得他自己说了。不过,他知不知道,我现在不care了。
他就是不知道,也厉害。:)

: 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见不见都能加持你

我基本不是求加持,当然有加持更好。此次我更多是好奇。这个影响巨大的偶像,到底长啥样啊。
当然,我有个小小私心,如果他能让我家人对佛法产生点兴趣就好了。:)

当然,我最终的目的,等我能禅定了,是问下一步的做法。当然,他可以用不同方式告诉我。

dreamfIy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其中说了‘你有什莫事吗?’,至少两次问。我答了没什莫事,就是想拜访一下。

好可惜。他问了你两次!错失机会。

: 国语。我是国语。他自然随之。
: 嗯。也许他知道。这个得他自己说了。不过,他知不知道,我现在不care了。
: 他就是不知道,也厉害。:)
: 我基本不是求加持,当然有加持更好。此次我更多是好奇。这个影响巨大的偶像,到底
: 长啥样啊。

你太不贪心了。都到跟前了就只求刷个脸。
换了我至少要试试他说过的那招,把问题在心里问看看能不能拿到答案。(不一定如此但至少敢去就不会只在乎皮相)

: 当然,我有个小小私心,如果他能让我家人对佛法产生点兴趣就好了。:)
: 当然,我最终的目的,等我能禅定了,是问下一步的做法。当然,他可以用不同方式告
: 诉我。

Anyway 求仁得仁,你也算线下追星成功。确实可以乐一下!就是不知道这么公开说有
啥因果。至少确认他还活着,挺好,希望他长寿。也希望你得偿所愿,家人能对佛法产生意乐。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好可惜。他问了你两次!错失机会。

是啊。不过当时他正忙,我也的确还没资格问更进一步的佛法理,我也没法硬拖着家人。

: 你太不贪心了。都到跟前了就只求刷个脸。
: 换了我至少要试试他说过的那招,把问题在心里问看看能不能拿到答案。(不一定如此
: 但至少敢去就不会只在乎皮相)

都怪我禅定上不去。:)

: Anyway 求仁得仁,你也算线下追星成功。确实可以乐一下!就是不知道这么公开说有
: 啥因果。至少确认他还活着,挺好,希望他长寿。也希望你得偿所愿,家人能对佛法产
: 生意乐。

谢谢。

感觉他非常健康。

我公开写在这里,一个原因是解释一下我的冒然造访。希望他看到。不管他介不介意。

dreamfIy

99年旧贴节选(都22年了)

修行呀, 重点在於修正行者内在出发点之"动机", 才有正确之结果, 因地不正, 不结真果, 故行者须层层抽丝剥茧以明其心之因地, 心须有正知见才能结其果也, 故小弟才不惭直指出兄"动机"错误之处, 此乃以第七识(我执)入手之法, 以使兄少经魔障速得证果, 并非有意为难兄也, 有何搞错之处? 有甚多修行者全部了解正确之佛法, 但其如实坐时才发觉完全是两回事, 因"佛学"乃学问而矣, 可去慢慢了解, 可和人谈论, 亦可问, 无甚困难也, 然到"学佛"坐禅之时, 开始时"动机"甚佳, 但在坐中时内在见业之相,有
杂念有正念有妄念有喜好有讨厌亦有种种之光,音,意之幻境等...不一而足而遇重重困
难, 而引至行者"动机"改变而不自知也, 故其虽努力而修, 道德亦一流, 但亦无真修证也,因地不正故, 解脱道之困难实在此而矣, 故以往已了解佛法之实修者, 亦须寻找己
明心之善知识而多亲近之, 并非为求学文知识实以便显及纠正其内心不自觉而经常改变之"动机"也, 另外一开始已错误了解佛法之行者更可想而知.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不过当时他正忙,我也的确还没资格问更进一步的佛法理,我也没法硬拖着家人。
: 都怪我禅定上不去。:)
: 谢谢。
: 感觉他非常健康。
: 我公开写在这里,一个原因是解释一下我的冒然造访。希望他看到。不管他介不介意。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99年旧贴节选(都22年了)

天哪,都这麽久了。难怪我越来越想退休,好有更多的时间修。
但,其实,不是时间不够。如你下面引文,我是修上有了一些没注意到的地方。

: 修行呀, 重点在於修正行者内在出发点之"动机", 才有正确之结果, 因地不正, 不结真
: 果, 故行者须层层抽丝剥茧以明其心之因地, 心须有正知见才能结其果也, 故小弟才不
: 惭直指出兄"动机"错误之处, 此乃以第七识(我执)入手之法, 以使兄少经魔障速得证果
: , 并非有意为难兄也, 有何搞错之处? 有甚多修行者全部了解正确之佛法, 但其如实坐
: 时才发觉完全是两回事, 因"佛学"乃学问而矣, 可去慢慢了解, 可和人谈论, 亦可问,
: 无甚困难也, 然到"学佛"坐禅之时, 开始时"动机"甚佳, 但在坐中时内在见业之相,有
: 杂念有正念有妄念有喜好有讨厌亦有种种之光,音,意之幻境等...不一而足而遇重重困
: 难, 而引至行者"动机"改变而不自知也, 故其虽努力而修, 道德亦一流, 但亦无真修证
: 也,因地不正故, 解脱道之困难实在此而矣, 故以往已了解佛法之实修者, 亦须寻找己
: 明心之善知识而多亲近之, 并非为求学文知识实以便显及纠正其内心不自觉而经常改变
: 之"动机"也, 另外一开始已错误了解佛法之行者更可想而知.

见他回来后那几天,我开始依然坐的非常糟,一天到晚想着退休。愁自己无法进步。这样的状况有一段时间了。然后实在被逼的没办法了,忽然又想起来当年他提到的东西。立刻一试,立刻就见效了。所以我对下次见他时,禅定会有了一定的进展有了信心。

按我心意,我当然是想多亲近他啊。不过,好玩的是,这莫多年他不出现。我的一些妄求也就渐渐淡了。包括这次淡淡的见面。想当年如果见了的话,不定会咋胡闹呢。

dreamfIy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天哪,都这麽久了。难怪我越来越想退休,好有更多的时间修。
: 但,其实,不是时间不够。如你下面引文,我是修上有了一些没注意到的地方。
: ,
: 见他回来后那几天,我开始依然坐的非常糟,一天到晚想着退休。愁自己无法进步。这
: 样的状况有一段时间了。然后实在被逼的没办法了,忽然又想起来当年他提到的东西。
: 立刻一试,立刻就见效了。所以我对下次见他时,禅定会有了一定的进展有了信心。: 按我心意,我当然是想多亲近他啊。不过,好玩的是,这莫多年他不出现。我的一些妄
: 求也就渐渐淡了。包括这次淡淡的见面。想当年如果见了的话,不定会咋胡闹呢。

他若不想让你见 你压根就没机会见到 可见因缘成熟了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若不想让你见 你压根就没机会见到 可见因缘成熟了

嗯。我们此次安排了好些地方,本来想先去NY,结果发现那里发大水,就改成了最后去。一切都非常顺。他在家,开了门。

我自己觉得啊,如果我问他的话,他十有八九会拒绝,因为我还不能禅定啊。所以我就搞了突然袭击。:)

我有时候想,他那些NY的朋友多幸福啊。可以和他痛快的交流。:)

这次旅行,还有一点有感触。其实在我心里对黑人还是有一定的偏见,结果一路上,至少三个黑人帮了我们,银行的,地铁员工,机场运输的。尤其那个NY地铁的女员工,为了把我们送到正确的口,和我们走了很久,还为我们开了门(我们开始进错了口,所以也是交了钱的)进了另外的口。银行的女职员,不怕麻烦,并且多让我们换了些硬币。机场运输的男司机主动让我们上车运到登机口,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

dreamfIy

20年前做学生的时候住Harlem旁边经常出入黑人区逛街。
有次从机场回家出地铁站没有电梯只能走台阶,一个黑人小哥二话不说帮我把行李箱提上路面。当然沿街要钱的也很多,有亲友在纽约遇到过持枪要钱的,我没遇到过。不管哪个人群都有善人和恶人,刻板印象比如种族(还有地域、性别、性向、年龄等)偏见是狭隘的思维模式,每个人都应该被当成个体着眼当下来具体对待。不立成见。本来就都是因缘和合无有自性。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我们此次安排了好些地方,本来想先去NY,结果发现那里发大水,就改成了最后去
: 。一切都非常顺。他在家,开了门。
: 我自己觉得啊,如果我问他的话,他十有八九会拒绝,因为我还不能禅定啊。所以我就
: 搞了突然袭击。:)
: 我有时候想,他那些NY的朋友多幸福啊。可以和他痛快的交流。:)
佛菩萨可以有百千万亿化身
: 这次旅行,还有一点有感触。其实在我心里对黑人还是有一定的偏见,结果一路上,至
: 少三个黑人帮了我们,银行的,地铁员工,机场运输的。尤其那个NY地铁的女员工,为
: 了把我们送到正确的口,和我们走了很久,还为我们开了门(我们开始进错了口,所以
: 也是交了钱的)进了另外的口。银行的女职员,不怕麻烦,并且多让我们换了些硬币。
: 机场运输的男司机主动让我们上车运到登机口,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20年前做学生的时候住Harlem旁边经常出入黑人区逛街。
: 有次从机场回家出地铁站没有电梯只能走台阶,一个黑人小哥二话不说帮我把行李箱提
: 上路面。当然沿街要钱的也很多,有亲友在纽约遇到过持枪要钱的,我没遇到过。不管
: 哪个人群都有善人和恶人,刻板印象比如种族(还有地域、性别、性向、年龄等)偏见
: 是狭隘的思维模式,每个人都应该被当成个体着眼当下来具体对待。不立成见。本来就
: 都是因缘和合无有自性。

嗯。不立成见,挺难。如果真能做到,该多坦然啊。

: 佛菩萨可以有百千万亿化身

也不知都waichi是哪位菩萨的化身。 :)

dreamfIy


【 在 robbin (一心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不立成见,挺难。如果真能做到,该多坦然啊。
: 也不知都waichi是哪位菩萨的化身。 :)
不重要吧,胜义谛角度不都一样吗?
不过他提过以前修过观音菩萨本尊(在白教的时候)
佛经里面很多天主鬼王等等都是菩萨化现配合佛陀来开演佛法的呢
一切显现都可以是修行对境,关键在自心,心净则国土净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重要吧,胜义谛角度不都一样吗?

我就是觉得如果知道了,该多好玩啊。佛经里的人物,活生生在眼前。 :)

: 不过他提过以前修过观音菩萨本尊(在白教的时候)
: 佛经里面很多天主鬼王等等都是菩萨化现配合佛陀来开演佛法的呢
: 一切显现都可以是修行对境,关键在自心,心净则国土净

嗯。让我们的心为我们造最适合的修行环境吧。

robbin

淡淡的见面,漫长的岁月。本来以为已经淡然。
在看最新一期的好声音节目,里面的几首歌都唱到了思念。
突然 好想你 原来一切其实都没变。泪。

真希望自己早日达到目标,能经受得住生活的点滴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