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佛教应该被彻底淘汰了,大小乘都是。

runsun
楼主 (未名空间)

佛教的主要问题不是逃避现实,而是核心教义:无我、无常、苦以及缘起性空的根本错误。当佛教把生灭以及五蕴视为苦,必然是厌离现实的,这是核心教义决定的。

我之所以学习和实践佛法将近20年,最终却彻底舍弃佛教,是因为借助于对有我无我以及生灭无常的多年禅修实践和深入思考,我发现了佛教创始人乔达摩的根本性错误。也是因为这种深入的思考实践,最终我超越了佛教各派的认识而建立了自己的独立思想体系,圆满诠释了生灭无常以及有我无我的种种困境难题,探索出新的解脱生死的实践道路。

有我无我以及生灭无常这两个问题实际本质是连续和离散的问题,有我和有常建立在连续性和同一性的基础上,而无我和生灭建立在离散性和差异性的基础上。连续性是波性,离散性是粒性,波粒二象本质就是连续和离散的互斥互补,故而解决有我无我和有常无常这两个关键问题,必须要深入认识心物的波粒二象,建立起新的本体论和认识论以及新的时空观念,除此没有别的道路,解脱生死的奥秘也正在心物波粒二象之中。

就像乔达摩曾经跟随“外道”学习多年而无法解决疑问和实现解脱,于是乔达摩自己开山立派。我实际也走了近似的道路,佛教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曾经学习过的不圆满外道,借助于自己的独立思考和深入探索,我认清了乔达摩本人的种种严重错误而超越之,建立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信仰——天行新学。
——傅天行 2020.7.17

20多年前,我初学佛法的时候,因为受楞严经的如来藏思想影响很大,我是坚持本体论的,但13年前(2008年)舍弃大乘学原始佛法的时候,受到南传以及自己禅修实践的影响,强烈坚持只有五蕴,根本没有五蕴背后的本体,那个时候我经常批判大乘的本体论。但是整整七年之后,也就是2015年,借助于对心物波粒二象的深入思考,我发现我错了,五蕴背后的本体是必须要有的。如果没有形而上的先验本体,乔达摩自己的教义,无论是五蕴的生灭相续,还是最终的涅槃解脱,在逻辑上都难以成立。

借助于对先验本体的思考,我认识到佛陀的无常无我教义根本就是错误的,而大乘的本体论思想也都不对,婆罗门的吠檀多思想也有不足,于是我建立了自己的一整套独特的形而上本体论以及与之配套的认识论思想,而且完成了哲学、科学和神学的统一,重新诠释什么是真正的自我以及真正的解脱之道究竟是什么。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原来我们中国自身古老的太极阴阳的哲学传统才是真正了不起的,包含着极深的智慧,而我又把它重新升级强化了,它就是现在的天行新学。

这又是一个辩证法的三段论发展,正题,反题与合题。早期的坚持本体论是正题,后期的反本体论是反题,再然后,我的思想超越了原有的本体论和反本体论各自的极端,实现了综合,这是真正的合题。
——傅天行 2021.3.14

runsun

大乘经典虽然全部是假冒佛陀言说的伪造经典,为后代佛徒所撰,但思想整体上确实上要比乔达摩之原始佛教进步完善许多,就是假冒佛陀编造伪经的行为确实有点龌龊。大乘骂小乘是灰身灭智,焦芽败种,骂得实际是乔达摩本人,尽管不是主观故意。因为乔达摩所说的涅槃,确实是五蕴灭尽,实质是自我的灰飞烟灭。乔达摩把生灭本身视为苦,所以他说:“无常即苦,苦即非我非我所”,而五蕴是生灭的,熄灭五蕴,才能苦灭,故佛经言:“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我估计最初是“外道”用类似的话嘲笑佛徒,然后佛徒们觉得实在无理可讲,又不能把乔达摩这个教主否定,只好矛头指向那些忠实实践乔达摩教义的“小乘”人,并用伪造的经典修改乔达摩本来粗陋不堪的教义,进而创造出了所谓的“大乘”。

早期佛教是胡人传入中土,被命名为胡教,佛教正是胡说之教。佛说八正道,佛说正是胡说八道。大乘固然非佛所说,然而纵使佛说,也是胡说。
——灭佛者天行 2018.5.25

runsun

佛教这种低级宗教对愚夫愚妇更合适,只要不出来祸害世界,我也并不反对他们信仰之。因为这些人智慧有限,只能信这种低级的宗教形式。愚夫愚妇需要一个心灵寄托,需要神佛保佑,从而让自己的悲苦生活少点痛苦烦恼,这是可以理解的。

我反佛灭佛,从来不是为了要救这些人的,他们基本属于无可救药,也不愿意被救。我只希望我对佛教的批判,避免类似我这样的非常认真执着的求真者误入佛教的层层陷阱,浪费不必要的时间精力。这类人其实很少,却是人群当中的闪光,也是这个世界的真正希望。
——傅天行 2021.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