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内观和那本《The Surrender Experiment》的书

sdao
楼主 (未名空间)

最近又想起这本书,想讨论一下大家在内观的时候具体是如何操作的。书里这一段描述的是非常明显的分离,我想这个强烈的分离感,实际上给作者带来了非常好的内观的契机,这可能是我们很多修行的人梦寐以求的一个助缘,但他就那么一下子,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突然就断了,就那样了。。。从他书后面的描述来看,他后来至少修到了一定境界的定力,是否是未到地定不知道,不过他书里面对自己人生的描述,他很符合“随顺无常”的佛法教义。我把那一段贴上来,大家看看。

西方Meditation讲的aware, 应该是内观的意思,那么比如我此时此刻现在思考写字,
我能否也把一个“我”抽离出来,去“aware”另外一个我在思考,写字,等等。这样
慢慢的训练,最后慢慢得从早上醒来到晚上睡觉,在任何有意识的情况下,“我”都能很清楚地"aware of"世间的那个忙碌的我做各种事情。也就是说再某种意义上,去做到书里作者的那个分离状态。似乎中文用觉照那个词,不过我觉得aware比“觉照”的力
气更微弱一点,aware更被动,“觉照”更主动,而且我想需要的就是这个“弱”,这
个被动,而且越弱也好,弱到几乎没有,因为不能“使劲”去观,越使劲可能就越不对。

我试过,不思考的时候容易点,但一思考,这两个“我”很容易就合在一起了。类似于我们常说的那种做什么事情都很“投入”的状态,这种状态是与我上面描述的完全背道而驰的状态。

dreamfIy

先在坐中修吧
一开始都一样
就是摄心一处
同时自知自觉

坐上无干扰状态下的基础止观定力都不具备的话没办法在坐下无修而修刹那观(现观而不是思忆)

牛叉修行人比如oops连睡觉的时候那个观察者都一直在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又想起这本书,想讨论一下大家在内观的时候具体是如何操作的。书里这一段描述
: 的是非常明显的分离,我想这个强烈的分离感,实际上给作者带来了非常好的内观的契
: 机,这可能是我们很多修行的人梦寐以求的一个助缘,但他就那么一下子,不知道脑子
: 里哪根筋突然就断了,就那样了。。。从他书后面的描述来看,他后来至少修到了一定
: 境界的定力,是否是未到地定不知道,不过他书里面对自己人生的描述,他很符合“随
: 顺无常”的佛法教义。我把那一段贴上来,大家看看。
: 西方Meditation讲的aware, 应该是内观的意思,那么比如我此时此刻现在思考写字,
: 我能否也把一个“我”抽离出来,去“aware”另外一个我在思考,写字,等等。这样
: 慢慢的训练,最后慢慢得从早上醒来到晚上睡觉,在任何有意识的情况下,“我”都能
: 很清楚地"aware of"世间的那个忙碌的我做各种事情。也就是说再某种意义上,去做到
: ...................

dreamfIy

这么说可能没感觉
举个栗子吧

坐中修念佛或者观息whatever,你把心摄持在佛号或者呼吸这所缘内境上不动摇,外面鸟叫你也不离所缘,腿酸脚疼你也不离,一切小干扰都不会让你的心离开所缘去追逐攀缘外境
(注意这里还有一个监督有没有跑题的内观心哦)

等你纯熟了,坐下也能时时把心安住在佛号或者呼吸上,这样做一些你很熟悉的不用花心思的事情比如行走坐卧洗澡吃饭心也不离主题,你就会觉得那个生活的你是自动运行的业力程序,和内在念佛的你是分开的,以至于在情绪产生的时候你也会觉得你能像看戏一样看自己的情绪

这不就分开了吗?就是一个培养习惯循序渐进程度的区别。

我训儿子的时候内心经常出戏,表面看起来情绪很强烈也不是装的,内心就是波澜不惊觉得无聊得很,这算书里写的情况吗?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先在坐中修吧
: 一开始都一样
: 就是摄心一处
: 同时自知自觉
: 坐上无干扰状态下的基础止观定力都不具备的话没办法在坐下无修而修刹那观(现观而
: 不是思忆)
: 牛叉修行人比如oops连睡觉的时候那个观察者都一直在

sdao

我最近没怎么打坐,坐不下来。主要原因是没有时间。

不过你描述的倒说明我说的这个方向是没错的。只是经文里我好像没看到过特别具体讲怎么观的,不管是304经讲六六法还是215经等,都只是在说观六入处觉知六根对六境,但似乎没有更具体更形象的解释,而且可能也是针对打坐的情况下说的。但打坐我暂时因缘不够,没办法,所以最近主要是以闻思为主。但我又不想浪费生命,所以才琢磨如何在日常生活中练习内观。只是不太确定,如果不打坐,只练习内观,会有多少进境。我再试试看。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先在坐中修吧
: 一开始都一样
: 就是摄心一处
: 同时自知自觉
: 坐上无干扰状态下的基础止观定力都不具备的话没办法在坐下无修而修刹那观(现观而
: 不是思忆)
: 牛叉修行人比如oops连睡觉的时候那个观察者都一直在

sdao

没错,就是那个感觉。

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再描述一下,有点像喝酒将醉未醉的时候有一个非常短暂的时刻(
当然我现在已经不沾酒了),脑子其实很清醒,甚至比平时还要清醒,这中时候似乎对
当下的观察其实很敏锐,但觉得自己似乎不是自己,比如如果看自己的手,好像那个手觉得很陌生,不像平时对自己的身体、周围的东西其实是视而不见的,就是因为平时已经太熟悉了,脑子一直天马行空不落地。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么说可能没感觉
: 举个栗子吧
: 坐中修念佛或者观息whatever,你把心摄持在佛号或者呼吸这所缘内境上不动摇,外面
: 鸟叫你也不离所缘,腿酸脚疼你也不离,一切小干扰都不会让你的心离开所缘去追逐攀
: 缘外境
: (注意这里还有一个监督有没有跑题的内观心哦)
: 等你纯熟了,坐下也能时时把心安住在佛号或者呼吸上,这样做一些你很熟悉的不用花
: 心思的事情比如行走坐卧洗澡吃饭心也不离主题,你就会觉得那个生活的你是自动运行
: 的业力程序,和内在念佛的你是分开的,以至于在情绪产生的时候你也会觉得你能像看
: 戏一样看自己的情绪
: ...................

dreamfIy

其实东看西看一小时也就过去了
打坐可以从每天15分钟开始,然后半小时一小时
宗萨仁波切甚至说5分钟都很好
就是培养一个习惯
如果不喜欢念佛或者观息也可以修无念,就是啥都不想,不跟随杂念,也是提高定力
至于具体怎么打坐怎么观如何次第修要看你师父怎么教了
我不想给你添乱

如果没有师父的话,喜欢原始佛教的可以试试我刚推荐的师父的相应菩提道次第,不介意祖师论典的可以借鉴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最近没怎么打坐,坐不下来。主要原因是没有时间。
: 不过你描述的倒说明我说的这个方向是没错的。只是经文里我好像没看到过特别具体讲
: 怎么观的,不管是304经讲六六法还是215经等,都只是在说观六入处觉知六根对六境,
: 但似乎没有更具体更形象的解释,而且可能也是针对打坐的情况下说的。但打坐我暂时
: 因缘不够,没办法,所以最近主要是以闻思为主。但我又不想浪费生命,所以才琢磨如
: 何在日常生活中练习内观。只是不太确定,如果不打坐,只练习内观,会有多少进境。
: 我再试试看。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么说可能没感觉
: 举个栗子吧
: 坐中修念佛或者观息whatever,你把心摄持在佛号或者呼吸这所缘内境上不动摇,外面
: 鸟叫你也不离所缘,腿酸脚疼你也不离,一切小干扰都不会让你的心离开所缘去追逐攀
: 缘外境
: (注意这里还有一个监督有没有跑题的内观心哦)
: 等你纯熟了,坐下也能时时把心安住在佛号或者呼吸上,这样做一些你很熟悉的不用花
: 心思的事情比如行走坐卧洗澡吃饭心也不离主题,你就会觉得那个生活的你是自动运行
: 的业力程序,和内在念佛的你是分开的,以至于在情绪产生的时候你也会觉得你能像看
: 戏一样看自己的情绪
: ...................

: 我训儿子的时候内心经常出戏,表面看起来情绪很强烈也不是装的,内心就是波澜不惊
: 觉得无聊得很,这算书里写的情况吗?

我没看过那书,不过估计你这不算。因为他那经历对他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你这好像还不够。:)
robbin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错,就是那个感觉。
: 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再描述一下,有点像喝酒将醉未醉的时候有一个非常短暂的时刻(
: 当然我现在已经不沾酒了),脑子其实很清醒,甚至比平时还要清醒,这中时候似乎对
: 当下的观察其实很敏锐,但觉得自己似乎不是自己,比如如果看自己的手,好像那个手
: 觉得很陌生,不像平时对自己的身体、周围的东西其实是视而不见的,就是因为平时已
: 经太熟悉了,脑子一直天马行空不落地。

不是吧。那酒鬼们不是比一般修行人还更容易体会真相?
sdao

呵呵,只是试着形容一下那个感觉,也未必是那样。

【 在 robbin (守於真常)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吧。那酒鬼们不是比一般修行人还更容易体会真相?

sdao

其实说5分钟,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很难。

俗务太多,光小孩上网课再加上工作家务事就已经焦头乱额了,一天恨不得一分钟掰成两半用,这种状态,脑子一直都是呈万马奔腾状态,别说5分钟,50分钟都未必能静下
来,打坐不太可能有什么意义。一天到晚做不完的事,总有一大堆事情在等着做,你说能坐下来不,坐下来脑子里都在想着事。这些杂事,一时又放不下来。

师父说前方便很重要,前方便做好了,打坐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所以我现在倒也不那么着急打坐,机缘不到。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东看西看一小时也就过去了
: 打坐可以从每天15分钟开始,然后半小时一小时
: 宗萨仁波切甚至说5分钟都很好
: 就是培养一个习惯
: 如果不喜欢念佛或者观息也可以修无念,就是啥都不想,不跟随杂念,也是提高定力: 至于具体怎么打坐怎么观如何次第修要看你师父怎么教了
: 我不想给你添乱
: 如果没有师父的话,喜欢原始佛教的可以试试我刚推荐的师父的相应菩提道次第,不介
: 意祖师论典的可以借鉴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

sdao

刚学佛时我本想打坐为了放松,把自己从繁忙的俗务中解脱一下,现在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么想可能根本上是错的。打坐的目的不是为了放松,从而能够更有效率地工作。目标完全整错了。
dreamfIy

就是程度区别嘛
禅定也是一样
有一瞬间的安住
不取不舍不往不来的觉受
慢慢扩展延长
都一样的

先确定方向,然后死磕

原来我没法死磕就是因为出离心不到位,一边磕一边动摇,心中大乱
所以为啥寻师很重要,因为真正的明师能给你安心
禅宗故事有很多求师求法的就是求善知识帮自己安心

你痴迷WaiChi就是因为你在他那里体会过一瞬间的心安(释然)
对不对?

【 在 robbin (守於真常)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没看过那书,不过估计你这不算。因为他那经历对他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你这好像
: 还不够。:)

你咋知道没有对我的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
任督二脉这个比喻你不喜欢,那洗心革面重头开始呢?哈哈哈哈

dreamfIy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说5分钟,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很难。
: 俗务太多,光小孩上网课再加上工作家务事就已经焦头乱额了,一天恨不得一分钟掰成
: 两半用,这种状态,脑子一直都是呈万马奔腾状态,别说5分钟,50分钟都未必能静下
: 来,打坐不太可能有什么意义。一天到晚做不完的事,总有一大堆事情在等着做,你说
: 能坐下来不,坐下来脑子里都在想着事。这些杂事,一时又放不下来。
: 师父说前方便很重要,前方便做好了,打坐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所以我现在倒也不那么
: 着急打坐,机缘不到。

所以我现在不排斥甚至很enjoy菩萨道的善巧方便啊,嘿嘿
心态/根基到位了,打坐禅定就是很容易的嘛
我看我师父的口气,连开悟见性都很容易的样子
对我来说就是要好好修前行,辅助楼梯都给了,不用一步登天了,若还不走那就进步为零了

dreamfIy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学佛时我本想打坐为了放松,把自己从繁忙的俗务中解脱一下,现在发现,完全不是
: 那么回事,这么想可能根本上是错的。打坐的目的不是为了放松,从而能够更有效率地
: 工作。目标完全整错了。

也没有错啊,放松对世间的执着,不就清闲了嘛?有些没必要的就不去投入了。

如果你对世间法的贪执减少了,对解脱道的兴趣提升了,自然而然会想更有效率的完成俗务,省下时间闻思修。

禅修如果能够提高定力,不说定力,就说专注力吧,确实在完成工作的时候会更有效率,而且会秉承八二原则,不会再像过去那么执着结果完美,为了最后的20%投入80%的时间,于是又会有更多时间修行,就进入正循环,这样精进也变成很容易的事情了。

大德们说过,修行靠的不是意志,而是心的习惯。

robbin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只是试着形容一下那个感觉,也未必是那样。

嗯。这本书看上去挺有意思啊。
robbin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说5分钟,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很难。
: 俗务太多,光小孩上网课再加上工作家务事就已经焦头乱额了,一天恨不得一分钟掰成
: 两半用,这种状态,脑子一直都是呈万马奔腾状态,别说5分钟,50分钟都未必能静下
: 来,打坐不太可能有什么意义。一天到晚做不完的事,总有一大堆事情在等着做,你说
: 能坐下来不,坐下来脑子里都在想着事。这些杂事,一时又放不下来。
: 师父说前方便很重要,前方便做好了,打坐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所以我现在倒也不那么
: 着急打坐,机缘不到。

打坐好难啊。。。。。。。。。。。。:)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是程度区别嘛
: 禅定也是一样
: 有一瞬间的安住
: 不取不舍不往不来的觉受
: 慢慢扩展延长
: 都一样的
: 先确定方向,然后死磕
: 原来我没法死磕就是因为出离心不到位,一边磕一边动摇,心中大乱
: 所以为啥寻师很重要,因为真正的明师能给你安心
: 禅宗故事有很多求师求法的就是求善知识帮自己安心
: ...................

: 你痴迷WaiChi就是因为你在他那里体会过一瞬间的心安(释然)
: 对不对?

也对也不对。他点燃了希望和信心。

: 【 在 robbin (守於真常) 的大作中提到: 】
: : 我没看过那书,不过估计你这不算。因为他那经历对他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你这好像
: : 还不够。:)

: 你咋知道没有对我的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
: 任督二脉这个比喻你不喜欢,那洗心革面重头开始呢?哈哈哈哈

哈哈哈。。。这个是你师傅做的吧,不是因为你那个体验吧。

dreamfIy


【 在 robbin (守於真常)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对也不对。他点燃了希望和信心。
: 好像
: 哈哈哈。。。这个是你师傅做的吧,不是因为你那个体验吧。

我又回去看了那段英文,觉得光从文字描述看,实在是没啥

这种切换到旁观者的视角都不需要有佛法知见,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小时候就有吧,这种self consciousness,你们没有吗?

我在曾经最抑郁最焦虑负面念头层出不穷的时候,都能感觉到那个冷眼旁观的“我”,而且那个“我”很清楚抓狂的那个不是真正的“我”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又回去看了那段英文,觉得光从文字描述看,实在是没啥
: 这种切换到旁观者的视角都不需要有佛法知见,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小时候就有吧,这
: 种self consciousness,你们没有吗?

: 我在曾经最抑郁最焦虑负面念头层出不穷的时候,都能感觉到那个冷眼旁观的“我”,
: 而且那个“我”很清楚抓狂的那个不是真正的“我”

那那时感觉啥是真正的‘我’啊?

既然清楚抓狂的那个不是真正的“我”,那不是应该能立刻从负面情绪中解脱?为啥还会深陷其中呢?

dreamfIy


【 在 robbin (心安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那时感觉啥是真正的‘我’啊?

不知道啊
当时就觉得不应该是那样,而且可以不那样,不知道how,没办法念佛

: 既然清楚抓狂的那个不是真正的“我”,那不是应该能立刻从负面情绪中解脱?为啥还
: 会深陷其中呢?

心不敌业
力量不够

sdao

对,我们普通人进入这种状态多都是很短的时间,一闪而过,很难让自己一直保持在那种状态里。
但从这个书的作者描述来看,我觉得他好像是嘭的一下子,脑子里什么东西断了,就一直进入到那个状态里了。所以后面看他描述自己因此非常苦恼,就开始寻找原因,解决办法。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啊
: 当时就觉得不应该是那样,而且可以不那样,不知道how,没办法念佛
: 心不敌业
: 力量不够

sdao

我想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想更有效率的完成俗务,省下时间闻思修。”,可能就有问题了。效率也好,什么也好,都是副产品,不能是因为“我想”得到什么或者怎么样,不然就是我执了。

所以我现在的认知就是,修行的唯一目的就是解脱,为自己解脱,为别人解脱。无他。任何其他的副产品与我无关。当然只是认知,是目标,也是guideline,实际操作还差
得远。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没有错啊,放松对世间的执着,不就清闲了嘛?有些没必要的就不去投入了。
: 如果你对世间法的贪执减少了,对解脱道的兴趣提升了,自然而然会想更有效率的完成
: 俗务,省下时间闻思修。
: 禅修如果能够提高定力,不说定力,就说专注力吧,确实在完成工作的时候会更有效率
: ,而且会秉承八二原则,不会再像过去那么执着结果完美,为了最后的20%投入80%的时
: 间,于是又会有更多时间修行,就进入正循环,这样精进也变成很容易的事情了。
: 大德们说过,修行靠的不是意志,而是心的习惯。

sdao

可以看看。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修行。

【 在 robbin (守於真常)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这本书看上去挺有意思啊。

dreamfIy

还是次第和务实的issue
修行要实在不能玩虚的
我是不信啥由无我入门的
一身贪嗔痴臭毛病还指望一上来就什么都不执着?
这个也是我执那个也是我执
拜托初学每天究竟有几秒钟没我执?
连安住四禅无想天的仙人都有我执

如果连“我要成佛or解脱”的对法道的执着都先抛开了还修行啥

有些执着要先放,有些执着要后放
甚至利用对解脱的执着放下你对红尘名利的执着

所以就是三观的问题。为啥工作比打坐重要?
老病死的时候工作多挣那点钱能多用两天呼吸机吗?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想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想更有效率的完成俗务,省下时间闻思修。”,
: 可能就有问题了。效率也好,什么也好,都是副产品,不能是因为“我想”得到什么或
: 者怎么样,不然就是我执了。
: 所以我现在的认知就是,修行的唯一目的就是解脱,为自己解脱,为别人解脱。无他。
: 任何其他的副产品与我无关。当然只是认知,是目标,也是guideline,实际操作还差
: 得远。

这个就是我说我毫不容易爬出来的坑

dreamfIy

希望能理解俺是话糙理真

四圣谛之所以称之为圣谛是因为那是圣者所见的真谛

就是成就者自己已经证悟无我空性也不会让初学者一上来就直接观无我的

一般都是于六触入处(六根)观五蕴因缘集与灭见无我(不是我、不异我、不相在)

无我是正观的结论,圣者知见,而不是初学的入手点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是次第和务实的issue
: 修行要实在不能玩虚的
: 我是不信啥由无我入门的
: 一身贪嗔痴臭毛病还指望一上来就什么都不执着?
: 这个也是我执那个也是我执
: 拜托初学每天究竟有几秒钟没我执?
: 连安住四禅无想天的仙人都有我执
: 如果连“我要成佛”的对法道的执着都先抛开了还修行啥
: 有些执着要先放,有些执着要后放
: 甚至利用对解脱的执着放下你对红尘名利的执着
: ...................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啊
: 当时就觉得不应该是那样,而且可以不那样,不知道how,没办法念佛
: 心不敌业
: 力量不够

嗯。心力不敌。

心力,一直感觉像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现在想想,估计就是定力了。

robbin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看看。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修行。

我看了一个他的短视频,似乎不是我的菜。 :)
dreamfIy

我觉得是渴望心(意乐)

【 在 robbin (心安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心力不敌。
: 心力,一直感觉像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现在想想,估计就是定力了。

robbin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是渴望心(意乐)

嗯,也对,比如你提到为啥工作比修行重要。
f
fivestone

烦世间法,取于中道。从有为到无为是有一个过程的,还要看在什么阶段,采取相应的方法。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想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想更有效率的完成俗务,省下时间闻思修。”,
: 可能就有问题了。效率也好,什么也好,都是副产品,不能是因为“我想”得到什么或
: 者怎么样,不然就是我执了。
: 所以我现在的认知就是,修行的唯一目的就是解脱,为自己解脱,为别人解脱。无他。
: 任何其他的副产品与我无关。当然只是认知,是目标,也是guideline,实际操作还差
: 得远。

sdao

其实师兄批评的很是。🙏 真是惭愧。刚学了点皮毛,有了点进步,就觉得自己很有慧根。在其他事情上我也常常犯这个毛病,有了点进步就飘飘然,内心独白就是:“其实xx就是这么简单”,就会开始四处寻找存在感。殊不知自己还差得远。因为有了一点进步,急功近利的毛病就会出来,开始想找捷径。这两天读到827经“彼伏鸡不作
是念:‘我今日,若明日、后日,当以口啄,若以爪刮,令其儿安隐得生。’”,感慨很深。

【 在 dreamfIy (淨揚) 的大作中提到: 】
: 希望能理解俺是话糙理真
: 四圣谛之所以称之为圣谛是因为那是圣者所见的真谛
: 就是成就者自己已经证悟无我空性也不会让初学者一上来就直接观无我的
: 一般都是于六触入处(六根)观五蕴因缘集与灭见无我(不是我、不异我、不相在): 无我是正观的结论,圣者知见,而不是初学的入手点

sdao

我急功近利的老毛病又犯了。

【 在 fivestone (fivestone) 的大作中提到: 】
: 烦世间法,取于中道。从有为到无为是有一个过程的,还要看在什么阶段,采取相应的
: 方法。

sdao

我没看过视频。书也是刚学佛时看的。

【 在 robbin (心安念佛)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看了一个他的短视频,似乎不是我的菜。 :)

dreamfIy

因为我自己在这知行不一好高骛远的坑里呆了很久。。。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师兄批评的很是。🙏 真是惭愧。刚学了点皮毛,有了点进步,就觉得自己
: 很有慧根。在其他事情上我也常常犯这个毛病,有了点进步就飘飘然,内心独白就是:
: “其实xx就是这么简单”,就会开始四处寻找存在感。殊不知自己还差得远。因为有了
: 一点进步,急功近利的毛病就会出来,开始想找捷径。这两天读到827经“彼伏鸡不作
: 是念:‘我今日,若明日、后日,当以口啄,若以爪刮,令其儿安隐得生。’”,感慨
: 很深。

随喜赞叹~

robbin


【 在 sdao (四岛)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没看过视频。书也是刚学佛时看的。

噢。我很喜欢阿加曼尊者传记。和 dipa ma 那本书。

y
yichuange

搭车请教一下:如果单盘能坐一小时,双盘只能坐半小时。应该选择哪种?
Nan

问自己,哪个好?

【 在 yichuange (chuange) 的大作中提到: 】
: 搭车请教一下:如果单盘能坐一小时,双盘只能坐半小时。应该选择哪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