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佛陀说∶“我只教导苦与苦的止息。”

f
fivestone
楼主 (未名空间)

在《中部》中,佛陀说∶“我只教导苦与苦的止息。”
《中部》第一品,第六十三经《箭喻经》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天,蔓童子比丘
来到佛前,急不可待地要求佛陀当场解决一些玄学方面的问题,如果佛陀不回答他的这些问题,他以退出僧团相威胁。

“世尊,”他说∶“世界是永恒或非永恒,是常还是非常,世界有限还是无限,生命之流与色身是一或是二,如来圆寂后是有还是非有,是非有还是非非有……”他继续说∶“如果您知道世界是永恒的,愿您对我说世界是永恒的;如果您知道世界是非永恒的,愿您对我说世界是非永恒的。如果您不明此理,就对我说您对此无法如实明白。”

佛陀平和地问蔓童子比丘,他加入僧团,过著梵行的生活,是否只为解决这些问题。“不是,世尊。”蔓童子比丘回答说。

佛陀告诫他,不要把时间和精力白白地浪费在这些与提升道德和解脱痛苦无关的猜测上。然後,佛陀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解脱痛苦应该被摆在第一位,那些与解脱痛苦无关的问题应被搁置。

佛陀说“正如一个人被毒箭射中,他被送到医生那里,但他却说,‘请不要把我的毒箭拔出来,除非我弄明白是谁射伤了我,射中我的是一支什麽箭等。’”佛陀说∶“如果这样,在他还没有完全明白这些问题之前,这支有毒的箭将很快就会夺去他的生命。”

以原始佛法的观点看,解脱痛苦与世界永恒与否,与社会问题是否得到解决没有关系。如果对这些无关自己内心烦恼痛苦的事加以关注,就没有时间修习苦的止息。如果关注这些问题,穷其一生,我们找不到答案,但痛苦的止息则被耽误了。

佛法是揭示生命本身的规律,让人真正了知生老病死的真相。佛陀并没有揭示世界是永恒或非永恒,有限或非有限。为什麽没有说明这些呢?因为这些问题与解脱痛苦的根本目标无关,了解这些不能导致离欲、如实知、寂灭、觉悟和涅盘。所以佛陀没有对这些问题加以阐述。

在三藏经典中,佛陀确实没有阐述那些形而上学的理论,对解脱痛苦无关的话题,佛陀都是有意识地搁置,不加任何阐述。佛陀没有想要解决所有困绕人类的伦理问题、哲学问题和社会问题。他从不谈论对启迪觉悟没有益处的话题。他主要关心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特殊问题,即苦和苦灭,其它都被视为无足轻重的小问题而搁置一边。

我们不能认为,佛陀强调解脱痛苦是首要之事与最重要之事,就可以说佛陀只关心个人痛苦,而把现实社会置之脑后。佛陀的智慧是无限的,是无法衡量的。对此,佛陀曾加以说明。有一天,佛陀在一片大树林中对比丘们说∶“诸比丘,”他抓起一把树叶说∶“我所教之法好比我手中的树叶,而未教之法好比树林中的全部树叶。”佛陀没有全部教授他所知道的一切。他只教导他认为对人生解脱绝对重要并与其相关的知识与方法。在与众生解脱没有关系的知识与问题上,佛陀保持了独特的沈默。

在《中部》中,佛陀说∶“觉悟者只教一法,即苦和苦灭。”这就是真正的佛说。佛陀的大智慧正好体现下这里,即当一个人透过佛法的修习,真正解脱了内心烦恼,止息了一切痛苦,那么,在解脱者的内心,宇宙乃至世界,社会问题乃至个人问题,科学技术乃至发展前景,人类的命运乃至其他星球…… 一切一切的问题,都会得到清晰无
碍的答案。

这就是解脱者,他对宇宙人生的真相全然明白。一切的哲学问题、伦理问题、意识型态的一切问题,等等等等,在解脱者那里全然清楚了。这正是佛陀教化众生的善巧之处,他首先让众生解脱自己内心的烦恼,当烦恼完全止息的时候,一切问题将会自然地凸显出它的真相,在解脱者的内心,所有事物的真相是再清晰不过的,所有的问题都将得到解决。

大慈大悲的佛陀,智慧无限的佛陀,透过苦与苦的止息,撬开了宇宙人生的真相。所以,我们要对真正的修行者说,不要误解佛陀的苦与苦的止息,不要认为,在苦与苦的止息之外还有佛法存在。苦与苦的止息,这是人类最智慧的科学。佛陀发现的这门科学,就象阿基米得的支点,一个苦与苦的止息,解开了人类亘古未解之谜,我们不能不由衷地赞叹佛陀伟大的智慧!

佛陀关於四圣谛的教法,从苦开始到苦止息。正是“苦”这个支点,巧妙地撬开了宇宙世界的真相。在苦的止息处,宇宙的真相全然清晰,人生的意义显露无遗,社会问题、个人问题都将得到解决。所以我们说,佛陀发现的四圣谛,伟大而智慧,苦集灭道本身就是一切问题的终结!(转贴,仅供参考)
dreamfIy

转的谁的文章?
一则要给credit
二则要看credit

【 在 fivestone (fivestone)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中部》中,佛陀说∶“我只教导苦与苦的止息。”
: 《中部》第一品,第六十三经《箭喻经》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天,蔓童子比丘
: 来到佛前,急不可待地要求佛陀当场解决一些玄学方面的问题,如果佛陀不回答他的这
: 些问题,他以退出僧团相威胁。
: “世尊,”他说∶“世界是永恒或非永恒,是常还是非常,世界有限还是无限,生
: 命之流与色身是一或是二,如来圆寂后是有还是非有,是非有还是非非有……”他继续
: 说∶“如果您知道世界是永恒的,愿您对我说世界是永恒的;如果您知道世界是非永恒
: 的,愿您对我说世界是非永恒的。如果您不明此理,就对我说您对此无法如实明白。”
: 佛陀平和地问蔓童子比丘,他加入僧团,过著梵行的生活,是否只为解决这些问题
: 。“不是,世尊。”蔓童子比丘回答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