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达摩佛教系列批判杂集

runsun
楼主 (未名空间)

通过对佛教比较原始的阿含经以及大乘伪造佛经和整个大小乘佛教发展历史的将近20年的深入研究,包括对其教法的亲身实践以及深入的理性考察,本人得出一个重要结论:佛教根本不是很多佛教徒鼓吹的智慧宗教,而是通过乔达摩(佛陀)本人以及众多乔达摩弟子联合起来的有计划有目的的集体性行骗造假而逐渐发展壮大的一种低劣宗教,其核心教义是充斥漏洞和荒谬不堪的,其思想危害和社会危害是极其巨大的,必须要对其进行有效遏制。

也就是说,乔达摩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因为和婆罗门教进行竞争的种种原因,策划编造各种神话故事而不择手段的赢得信徒,而后来大规模编造神话故事和伪造经典的大乘佛教徒,只不过是继承了佛陀和佛陀在世弟子们的造假事业而已。而佛教的无我无常,缘起性空的核心教义也是非常幼稚,漏洞百出。印度是一个很喜欢不实性夸张和强烈宗教神话思维的民族,和我们中华民族的务实理性的风格大相径庭。孔子和老子几乎和释迦牟尼同时代,相比还在搞怪力乱神的释迦牟尼,我们的先贤要更加理性和务实,更加值得尊敬。

中国人信仰低级的已经在印度都灭亡了的佛教,在我看来是耻辱!我很同意胡适先生那句话:“中国的印度化时期,是中国国民生活上一个大大的不幸!”中国文化要重新强大,一方面要重新强化我们的文化核心,另外一方面则需要对已经严重渗入中国文化机体的佛教不良的文化基因进行坚决的排毒!
——灭佛者天行  2018.5.16

===========
乔达摩利用了经验主义的认知陷阱,编造出了一个貌似自洽的理论体系。乔达摩强调要如实观,如实观的结果只能是观察到经验现象的生灭无常。乔达摩又强调实证体悟,深入禅定下的实证体悟结果也只能是实证经验现象的生灭无常以及虚假涅槃。乔达摩拒绝形而上思辨,缺乏严谨的理性思考,只关注实用性的灭苦灭烦恼,于是又彻底把通向形而上本体,通往真理的道路堵死,佛教徒们陷入了乔达摩编织的经验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理论陷阱以及实证误区而无法自拔,2000多年来一直如此。而现在,到了该揭穿佛教千年真相,揭穿乔达摩根本错误并彻底埋葬佛教的时候了!
——灭佛者天行 2018.8.6
runsun

大乘经典虽然全部是假冒佛陀言说的伪造经典,为后代佛徒所撰,但思想整体上确实上要比乔达摩之原始佛教进步完善许多,就是假冒佛陀编造伪经的行为确实有点龌龊。大乘骂小乘是灰身灭智,焦芽败种,骂得实际是乔达摩本人,尽管不是主观故意。因为乔达摩所说的涅槃,确实是五蕴灭尽,乔达摩把生灭本身视为苦,所以他说:“无常即苦,苦即非我非我所”,而五蕴是生灭的,熄灭五蕴,才能苦灭,故佛经言:“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我估计最初是“外道”用类似的话嘲笑佛徒,然后佛徒们觉得实在无理可讲,又不能把乔达摩这个教主否定,只好矛头指向那些忠实实践乔达摩教义的“小乘”人,并用伪造的经典修改乔达摩本来粗陋不堪的教义,进而创造出了所谓的“大乘”。

早期佛教是胡人传入中土,被命名为胡教,佛教正是胡说之教。佛说八正道,佛说正是胡说八道。大乘固然非佛所说,然而纵使佛说,也是胡说。
——灭佛者天行 2018.5.25

===============================

@陈思: @如觉 来 说说你的见地:佛教错在哪儿
=======
佛教创始人乔达摩本人是极端的经验主义者和还原论思维的人。仅仅根据禅修经验,断定现象的无常、苦和无我。由于缺乏足够的理性精神和对现象的深入洞察,所以依然停留在原始粗糙的认识上,未能认识形而下现象背后的形而上本体,未能认识生灭变化的本质,未能认识真正的自我尤其是具有自身同一性的先验自我的必然存在。

上座部佛教继承并且进一步加强了乔达摩本人的不足,导致了极端的二元主义,将五蕴和涅槃彻底割裂,而大乘佛教龙树等人发现了上座部佛教的错误,并试图修正,但是却走向了极端的不二论,而且错误否认了极微的存在,得出了缘起性空的错误教义,也未能正确认识五蕴和涅槃的真正关系。

大乘无论是中观,还是唯识,还是如来藏皆未能真正修复佛陀的不足,并且还伪造了太多假冒佛陀名义的经典,导致佛教进一步的混乱。

佛教现在已经是外强中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沦为底层民众的低级迷信和一群自以为是的所谓佛教精英的意淫空想。

runsun

「元元(佛教徒):简单来说,是争论常与无常,入灭还是永生,这些个对我脚痛没实际帮助」
============
脚痛找医生,不需要找佛教,更不需要找哲学。哲学研究和解决最底层最核心的一些问题,而不是那些浮在表面的问题。凡是以实用主义的心态去学习哲学,是没有任何可能学好哲学的,也是在侮辱哲学。原始佛教以灭苦为追求的实用主义思维,同样也和哲学精神相反 。

佛教会告诉你,脚痛是生灭的,生起必灭,有脚痛的生起,必有脚痛的消失。如果观察脚痛的生灭,如实观察苦,你也可以静等脚痛消失的必然来临,痛死了也是脚痛消失。。。

哲学会研究痛到底是什么?痛的来源是什么?为什么我能认识到痛?如何认识的?痛是主观经验?还是客观现象?它是普遍的?还是特殊的?它是必然的?还是偶然的?它的因果关系怎样建立?它是否可以还原为物质性的神经元电信号。如果想终止痛,这种试图终止和做出某种选择的意愿是自由意志吗?还是早被决定好了?是否有个同一的我在感受痛?我又是什么?我从哪里来?我又会到哪里去?。。。这种不断的反思,不断的追根溯源,而不在乎问题是否实用,这就是一种真正的哲学精神。

===============================
五蕴刹那生灭,相似相续,这种相续并不是连续性 ,它是以究竟名色法(不可分割的极微)为基础的前后两个现象紧密相接,这是一种非连续性,也可以称为离散性或者分立性,有点近似于量子力学所说的量子化。佛陀所说的无常,就是指这种非连续性的生灭变化,而不是一般人以为的肤浅无常。在禅定状态下,对这种非连续性生灭进行如实观察,会形成现象生起即灭,生起必灭,产生一种强烈的被逼迫感,抓也抓不着,躲也躲不掉,进而形成苦和无我的强烈认识,于是生起一系列“观智”,进而对生灭的五蕴产生强烈厌离,故愿意导向无生灭的涅槃,进而实现解脱。犹如杂阿含86经所言:“受.想.行.识。生厌.离欲.不乐.解脱,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天行 2018.6.4

连续性是指事物保持自身的存在形式不变,持续存在,无有灭去,但是可以有物理量的连续性演化,无有跳跃间断。波函数的演化(U过程)是一种连续性演化,波函数的坍
缩(R过程)则是非连续性的。从数学的角度来说,连续性函数形成的函数图像是没有
间断的,而离散性函数形成的函数图像是有间断的。常是连续性,“我”是以连续性持存(常)为基础的精神本体,要论证无我,必须要破除连续性。不仅要破除经验现象的连续性,还要破除无法被经验的形而上本体的连续性。否则无我是不可能成立的,佛教创始人乔达摩只完成了前者,而没有完成后者。
——天行 2018.6.

runsun

「zeng:天行批评的原始佛教的哲学问题,与中国大多数佛教徒的实践活动基本无关」- - - - - - - - - - - - - - -
是的,我基本上也不太关心中国大多数佛教徒的信仰实践活动,也无意去反对阻止他们。我是从大小乘佛教的最根本的核心教义层面来批判佛教,而这部分其实99%以上的大
小乘教徒基本上是不懂的,佛教对他们而言只不过是精神寄托,对佛教教义的理解也非常粗浅。虽然大多数佛教徒不懂这些,但是这个核心的部分却是佛教最根本的地基,把这个地基摧毁掉,佛教的大厦最终也必定倒塌。

对核心教义的批判也是对佛教核心精英群体的挑战和打击,这些佛教核心精英群体如果被打击,外围的那些99%的盲信佛教的愚夫愚妇,最终也将失去他们的信仰对象,佛教
自身也将逐渐丧失精英力量的补充,一旦丧失了核心精英的领导,佛教再多的愚夫愚妇的底层信徒,都会逐渐烟消云散。

我说的佛教精英是指那些非常热爱佛教,精通佛教教义并且具有足够理性能力的佛教信仰者,而绝非一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佛教法师,比如学诚之类,如果佛教根本没有这样的精英,那么一个无力应对外部挑战的佛教也肯定要崩塌。

============================

如果不承认不可经验的形而上本体对现象变化的主宰支配作用,那么现象的运动变化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分立性生灭(非连续)而产生变化,类似电影胶片的分立帧;一种是连续性持存,主体持存而无有间断,属性发生连续性变化,类似不断向前延伸而无有间断的直线。

但是如果不承认形而上的先验本体,那么无论是现象的分立性生灭,还是现象的连续性持存,实际没一个能真正成立。前者无法解释前后现象的衔接问题:已经灭去的现象如何能缘生出新的现象?后者除了必定导致常见以外还面临芝诺悖论中的二分法悖论:无穷分割和连续性演化必然产生无穷性的困境导致连续性变化难以成立。

所以无论是否承认刹那生灭的真实性,只要乔达摩的佛法否认不可经验但具有独立个体性、自身同一性和连续持存性,也必然有主宰支配性的形而上本体,那么必定陷入理论困境而难以在理性上自圆其说,最终只能靠非理性的信仰。而一旦承认了先验的形而上本体,则无常、无我以及四圣谛都不可能再成立。
——灭佛者天行 2020.1.10
runsun

止观禅定怎么可能获得单电子双缝实验那种惊奇的实验结果?这是没可能的。止观禅定产生的经验实证,充斥着主观幻觉,而且极为容易引发先验自我的先验幻象统觉,产生种种似真似假的幻觉体验。

古印度的诸多宗教创始人认为通过禅定瑜伽能获得智慧,相信主观体验。古希腊的很多哲学家则认为只有通过理性思辨才能获得智慧,所有的主观体验都是不可靠的。我更欣赏古希腊哲学家,比如柏拉图,而不是古印度宗教家,比如乔达摩。
——傅天行 2019.11.12

要把不可经验感知的形而上本体和可以经验感知的形而下现象区分开来,这是正确认识因缘法的非常关键的一步,但是乔达摩对此一无所知。或者说,他根本就排斥形而上的不可经验感知的本体,因为他是高度的经验主义者。
——傅天行 2020.1.4

佛教金刚经是历史上最早的传销宝典,这本粗制滥造、故弄玄虚的伪造经典之所以能够得到广泛传播,就是因为使用了传销术。通过鼓吹持诵抄写的所谓殊胜功德,一传十,十传百,进而病毒式传播。
——傅天行 07/20/2017
==============
runsun

佛教所说的贪,通常是指强大的欲望,是要了还想要,是永不满足,这其实是生命力的体现,对金钱、爱情、权力、知识的贪爱是自我进化的驱力,也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贪爱不是恶,无贪才是恶,贪爱代表进取,无贪则是消沉。如果一个社会体系,任何人都没了永不满足的欲望,它就必定死气沉沉进而崩溃解体。那种低欲望社会以及无欲社会才是非常可怕的,也是社会发展一定要避免的!“贪”本身并不是恶,贪财、贪色、贪名、贪权都不是错误,错误的是在满足欲望过程当中的恶意欺骗,恶意侵害他人以及非理性等等不正当手段和不良心态!贪爱有度,贪爱有道!
——傅天行 2018.8.15

佛教所说的嗔,其实就是各种程度的厌恶排斥,可以表现为愤怒的情绪。它肯定是恶吗?不,厌恶排斥未必是恶,甚至可以是智慧的表现。对愚昧丑陋、谎言虚伪和恶行恶人的厌恶排斥,这些反而是善,因为它更能抑制恶行而促进社会发展。人类已经太麻木了,我们对愚昧、谎言、欺诈、虚伪等等丑行恶行过于漠视包容进而伤害自身。“嗔”本身并不是恶,那种非理性的因为愤怒情绪而导致颠倒扭曲事实以及自我情绪的完全失控,这些才是恶。必要的喜怒哀乐的情绪就应该有,但要适当而不能过度,尤其不能因为情绪干扰自己的心智以及判断。
——傅天行 2018.8.15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贪爱是善,嗔恨是善;无贪是恶,无嗔是恶。因为贪爱和嗔恨只要能被理性所平衡,反而能促成一个人生命力的不断提升,促成意志性以及创造力的不断增强,而无贪和无嗔,则导向意志性和创造力的极大降低,意志性又是促成先验意识能够维持自身并且是解脱的关键,一旦彻底丧失,最终导致的将是自我的彻底灰飞烟灭。佛陀追求的苦灭当然也实现了,但最后的结局却是……永死!
——傅天行 2019.7.29

佛教极端否定人的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的情绪,但实际这些是正常的,关键在于要平衡适度,要做欲望和情绪的主人,要去努力认识它们并善加利用,而不是成为欲望和情绪的奴隶。极端的否定欲望和情绪实际是非常缺乏智慧的表现。智慧是中道平衡,绝不是走入极端。
——傅天行 2020.7.6
L
LinChong

止观禅定产生的经验实证,充斥着主观幻觉

一句话就露了你的底,您啥也不懂呀?

runsun

显然比你懂得太多。

止观禅定的先验幻象统觉机制,目前我已经很清楚了,而你们佛教,没一个真正懂的。

两种统觉机制:
一种是先验理智统觉,一种是先验幻象统觉,后者在禅定等特殊意识状态中特别容易引发,而前者在日常状况中占据主导。

【 在 LinChong (林冲) 的大作中提到: 】
: 止观禅定产生的经验实证,充斥着主观幻觉
: 一句话就露了你的底,您啥也不懂呀?

runsun

佛教是害人的宗教,正所谓“入家破家,入国破国”。远离佛教,珍惜生命。什么初果须陀洹和四果阿罗汉,还有什么菩萨和诸佛,都是一堆编造胡扯。天行新学没有佛教那套果位体系,任何新学的信仰者,都不可以也不应该认为自己确定性地解脱生死或者确定性地了悟究竟真理。一旦如此认为了,就丧失了自我质疑,自我推翻的能力,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对探索终极真理而言,不确定性比确定性更加重要,我们永远无法确定性地认为自己认识了究竟真理,但是这丝毫不会阻挡我们探索真理的脚步。面对不确定性以及未知,依据你内心的敏锐直觉,勇敢地做出自己的抉择,这是一种信仰的力量,它貌似非理性,然而实际正是真正的理性。
——傅天行 2019.05.26
runsun

「元元:天行,你老提佛陀,证明他在你心中份量超重」
- - - - - - - - - - - - - - -
乔达摩以及他的佛教思想是一个非常好的对比,和我以及我的新学思想几乎处处根本性对立。我将踩着乔达摩的尸体,站到人类思想的最高峰,用乔达摩的鲜血,荣耀我的思想王冠。

在人类过去数千年乃至未来成千上万年的思想战场上,硝烟弥漫,累累白骨,到处都是一具一具的尸体,乔达摩只是已经冰凉的尸体之一而已,最后能在残酷的战斗中生存下来的将屈指可数,而天行新学将无疑是其中最有战斗力,最为坚韧不屈的,它将释放出永恒的耀眼光芒。

当战斗彻底结束的那一刻,作为最后的胜者,我将向战场上的所有尸体致敬,然后火化他们的盔甲和兵器,铸就哲王的宝座!
runsun

佛教的主要问题不是逃避现实,而是核心教义:无我、无常、苦以及缘起性空的根本错误。当佛教把生灭以及五蕴视为苦,必然是厌离现实的,这是核心教义决定的。

我之所以学习和实践佛法将近20年,最终却彻底舍弃佛教,是因为借助于对有我无我以及生灭无常的多年深入思考,我发现了佛教创始人乔达摩的根本性错误。也是因为这种深入的思考实践,最终我超越了佛教各派的认识而建立了自己的思想体系,圆满诠释了生灭无常以及有我无我的种种困境难题,探索出新的解脱生死的实践道路。

有我无我以及生灭无常这两个问题实际本质是连续和离散的问题,有我和有常建立在连续同一的基础上,而无我和生灭建立在离散差异的基础上。连续性是波性,离散性是粒性,波粒二象本质就是连续和离散的互斥互补,故而解决有我无我和无常有常这两个关键问题,必须要深入认识心物的波粒二象,建立起新的本体论和认识论以及新的时空观念,除此没有别的道路,解脱生死的奥秘也正在心物波粒二象之中。

就像乔达摩曾经跟随“外道”学习多年而无法解决疑问和实现解脱,于是乔达摩自己开山立派。我实际也走了近似的道路,佛教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曾经学习过的不圆满外道,借助于自己的独立思考和深入探索,我认清了乔达摩本人的种种严重错误而超越之,建立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信仰——天行新学。
——傅天行 202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