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用编程语言为理由攻击别人的都是人渣

T
TeacherWei
楼主 (未名空间)

不同的项目选不同的语言。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
一般成名的项目,decision making都不会有大错。
OS和大部分VM,目前都是用C来写。基本属于唯一的选择。
终端项目,系统级的,选C++更容易维护一些。比如Microsoft Office,一直是现金牛
,累计营收上万亿了。主要语言就是C++。
再比如我的Libertas系统,是C和C++混合,泾渭分明。我要是选择其它任何语言,才是脑子里进水。但是我的网络服务端,就是golang。前端提供的开发工具就是TypeScript/Lua。

那些拿编程语言说三道四的,人品得多Low?还算人么?不怕报应么?

关键的关键,不管人家用啥语言,人家都不需要你。也不想卖给你!有的是人愿意付钱,钱已经付过了!其实这个社会也不需要你。尤其不需要你这么low的!

我前两天还特意查了一下TypeScript的team。貌似自始至终都没超过10个人。那个lead还要努力把事儿说大,说经常需要这样那样打零工的。。。

m
minquan

最有趣的是本版人渣结队出现,几个马甲轮番上阵
还号称用简体字的都是人渣
颇有电信诈骗犯风范
g
guvest

你没看过12306那所谓的讨论。所以不知道这个贴多么幽默。

【 在 minquan(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br>: 最有趣的是本版人渣结队出现,几个马甲轮番上阵
<br>: 还号称用简体字的都是人渣
<br>: 颇有电信诈骗犯风范
<br>

m
minquan

所以你赢了?就可以在本版横着走?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没看过12306那所谓的讨论。所以不知道这个贴多么幽默。
:
: 最有趣的是本版人渣结队出现,几个马甲轮番上阵
:
: 还号称用简体字的都是人渣
:
: 颇有电信诈骗犯风范
:

g
guvest

横着走的是你们这些出口成脏的好不好。

【 在 minquan(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br>: 所以你赢了?就可以在本版横着走?
<br>

m
minquan

吼吼,结队攻击,上纲上线,大家都看在眼里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横着走的是你们这些出口成脏的好不好。
:
: 所以你赢了?就可以在本版横着走?
:

g
guvest

你好不容易翻墙来。谁有兴趣攻击你。哪一次不是你先攻击我的。
简化字的问题不是针对你,再者又不是我一个人持有此论。你的说法不公道。

还结队攻击。你想太多了。我压根不认识任何人。也不想认识。

【 在 minquan(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吼吼,结队攻击,上纲上线,大家都看在眼里
<br>

m
minquan

“安全”和“安保”的概念不是你先攻击的?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好不容易翻墙来。谁有兴趣攻击你。哪一次不是你先攻击我的。
: 简化字的问题不是针对你,再者又不是我一个人持有此论。你的说法不公道。
: 还结队攻击。你想太多了。我压根不认识任何人。也不想认识。
:
: 吼吼,结队攻击,上纲上线,大家都看在眼里
:

netghost

其實只是因爲你的涵養太差加記仇,只要不懂的地方被指出來了就火冒三丈。

說實話,我和guvest很多觀點根本就不一樣,如果guvest和你一個樣子死愛面子,早就覺得我攻擊他了。你之前我還真是在好意提醒,居然惱羞成怒了,whatever。

【 在 minquan (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 吼吼,结队攻击,上纲上线,大家都看在眼里

g
guvest

两者确实不同啊。
我给你贴个论文?

https://ieeexplore.ieee.org/document/8232537

【 在 minquan(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安全”和“安保”的概念不是你先攻击的?
<br>

m
minquan

用一句曾仕强的话回你——
“西方人只知道分,不知道合。
中国人不同,天然就是合的”
现实是二者很多时候是联系的,没必要特意分开。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两者确实不同啊。
: 我给你贴个论文?
: https://ieeexplore.ieee.org/document/8232537
:
: “安全”和“安保”的概念不是你先攻击的?
:

g
guvest

你在大陆当老板多年了。从你的阅历想想。

放到左倾年代。哪种人最可能举报你?
放到右倾年代,哪种人最可能诈骗你?

所以你骂我是完全没必要的。

而且我说的都是正论。不见得正确,但都不是歪理邪说。
除了我自己的说法,海内外学者都是多有阐发的。更不可能针对谁。

【 在 minquan(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br>: 用一句曾仕强的话回你——
<br>: “西方人只知道分,不知道合。
<br>: 中国人不同,天然就是合的”
<br>: 现实是二者很多时候是联系的,没必要特意分开。
<br>

m
minquan

我天天防的就是所有人。
正因为如此,我才学到要放弃一系列预设偏见,从实际问题出发。
纠结理论区别没意思,一个内存漏洞就可能引发攻击者的恶意利用。

Side-Attack是开源语言的大问题,很多语言的开发者是脑残,包括万维网的设计者也
是。光想着功能多和开发简单,不想着被攻击场景。

什么自由的互联网,都是彻底的意识形态扯淡,落实到服务器安保上就是狗屎摊。老子为了对付一个DDos问题,花半年时间重构了云服务的路由体系。什么天花乱坠的云概念,从亚马逊云到国内的阿里云,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在大陆当老板多年了。从你的阅历想想。
: 放到左倾年代。哪种人最可能举报你?
: 放到右倾年代,哪种人最可能诈骗你?
: 所以你骂我是完全没必要的。
: 而且我说的都是正论。不见得正确,但都不是歪理邪说。
: 除了我自己的说法,海内外学者都是多有阐发的。更不可能针对谁。
:
: 用一句曾仕强的话回你——
:
: “西方人只知道分,不知道合。
:
: 中国人不同,天然就是合的”
:
: 现实是二者很多时候是联系的,没必要特意分开。
: ...................

m
minquan

我最烦IT行业自我繁殖的一大堆概念,除了骗钱骗人没半点用处。

例如很典型的云服务API,是必须访问一个外网网址才能使用的。

公有云里的后端服务器用它来在受DDos攻击时切换出口?门都没有。

问了阿里云告诉我说是抄亚马逊的,可以让开发实现在家里的电脑上,不用打开网页,而用一行代码来实现管理。至于我说的情景,对不起人家亚马逊都没有,我们凭啥有?

就这不妨碍一大票云服务大谈“混合云”,还成天开狗屁峰会,连个公网的出入口的保证不了,拿用户当凯子。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在大陆当老板多年了。从你的阅历想想。
: 放到左倾年代。哪种人最可能举报你?
: 放到右倾年代,哪种人最可能诈骗你?
: 所以你骂我是完全没必要的。
: 而且我说的都是正论。不见得正确,但都不是歪理邪说。
: 除了我自己的说法,海内外学者都是多有阐发的。更不可能针对谁。
:
: 用一句曾仕强的话回你——
:
: “西方人只知道分,不知道合。
:
: 中国人不同,天然就是合的”
:
: 现实是二者很多时候是联系的,没必要特意分开。
: ...................

m
minquan

胡适那句非常适合IT人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g
guvest

你把三民主义的昵称去掉了?这就对了。下一步不如提高繁体字,古诗词,的比例。金庸小说就是这么写的。

说回到技术。我认为你说的很对。所以我现在只琢磨局域网软件以及单机软件。复古才是正路。

【 在 minquan(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天天防的就是所有人。

: 正因为如此,我才学到要放弃一系列预设偏见,从实际问题出发。

: 纠结理论区别没意思,一个内存漏洞就可能引发攻击者的恶意利用。

: Side-Attack是开源语言的大问题,很多语言的开发者是脑残,包括万维网的设
计者也

: 是。光想着功能多和开发简单,不想着被攻击场景。

: 什么自由的互联网,都是彻底的意识形态扯淡,落实到服务器安保上就是狗屎摊。老子

: 为了对付一个DDos问题,花半年时间重构了云服务的路由体系。什么天花乱坠的云概念

: ,从亚马逊云到国内的阿里云,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m
minquan

单机软件,如何控制盗版问题?
你控制不住盗版,就是义务劳动。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把三民主义的昵称去掉了?这就对了。下一步不如提高繁体字,古诗词,的比例。金
: 庸小说就是这么写的。
: 说回到技术。我认为你说的很对。所以我现在只琢磨局域网软件以及单机软件。复古才
: 是正路。
:
: 我天天防的就是所有人。
:
: 正因为如此,我才学到要放弃一系列预设偏见,从实际问题出发。
:
: 纠结理论区别没意思,一个内存漏洞就可能引发攻击者的恶意利用。
:
: Side-Attack是开源语言的大问题,很多语言的开发者是脑残,包括万维网的设
: 计者也
:
: 是。光想着功能多和开发简单,不想着被攻击场景。
: ...................

g
guvest

我现在在厨房。转360度。每个机器上都是单机软件。面包机,烤箱,面条机,咖啡机
,冰箱,排气扇,炒菜机,烧水机,和面机.....
你想想何以没有盗版问题?

当然这种活上不了头条。但是干的不累。互联网服务业(我认为)其实很苦的。

【 在 minquan(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单机软件,如何控制盗版问题?
<br>: 你控制不住盗版,就是义务劳动。
<br>

m
minquan

嵌入式么?
与硬件捆绑销售?

现在国内连记笔记的软件都网络化了。
我找个记笔记的还得找国外软件。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现在在厨房。转360度。每个机器上都是单机软件。面包机,烤箱,面条机,咖啡机
: ,冰箱,排气扇,炒菜机,烧水机.....
: 你想想何以没有盗版问题?
: 当然这种活上不了头条。但是干的不累。互联网服务业(我认为)其实很苦的。
:
: 单机软件,如何控制盗版问题?
:
: 你控制不住盗版,就是义务劳动。
:

g
guvest

在国内你就买apple 的laptop就好。其他的都不知道埋了多少炸弹。

嵌入式的工人,阶级意识高。各种tool chain五花八门。符合道德经的理想状态:小国寡
民。

说实话我不管销售。我一个技术职工不可能管所有事。股票的paper work不落定,则不操别
的心。

【 在 minquan(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嵌入式么?
<br>: 与硬件捆绑销售?
<br>: 现在国内连记笔记的软件都网络化了。
<br>: 我找个记笔记的还得找国外软件。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