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的新CEO

sunshineboy
楼主 (未名空间)

Andy Jassy
也就是AWS一直以来的CEO
2003年创建AWS 眼光一流
引得一众科技巨头在后面苦苦追赶

到今天在云服务领域AWS还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AWS理念先进 其他公司的云服务基本是全面照抄

很多公司Infra组做的东西,
我敢说 折腾半天 还没人家AWS做的好

不服气不行

iDemocracy

“很多公司Infra组做的东西,
我敢说 折腾半天 还没人家AWS做的好”

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是网络主权问题,参考Parlar的遭遇。

【 在 sunshineboy (阳光男孩) 的大作中提到: 】
: Andy Jassy
: 也就是AWS一直以来的CEO
: 2003年创建AWS 眼光一流
: 引得一众科技巨头在后面苦苦追赶
: 到今天在云服务领域AWS还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 AWS理念先进 其他公司的云服务基本是全面照抄
: 很多公司Infra组做的东西,
: 我敢说 折腾半天 还没人家AWS做的好
: 不服气不行
sunshineboy

很多公司自己在bare metal上做数据中心 2010年左右 这是很普遍的事情

AWS最初也是这么起来的 自己做 做的太好 太多了 那转念一想 不如卖给有需求的人

其他任何大科技公司 比如Google Msft这种在那个时候, 敢说像分pizza一样把
infra做成服务卖吗?

现在想想 真是觉得牛逼

【 在 iDemocracy (DEMO)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多公司Infra组做的东西,
: 我敢说 折腾半天 还没人家AWS做的好”
: 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是网络主权问题,参考Parlar的遭遇。

dumbCoder

不过AWS其实很贵, 而且有时觉得也是过度复杂了点
我虽然用了AWS很多年, 我现在反而对自己做infra更感兴趣
可以把某些需要弹性scale的部分放AWS, 其他的不需要放AWS
sunshineboy

比起养人 养数据中心的钱 其实不算多了

而且AWS很多钱是可以省的 要专门的solution architect 帮做cost control

其实就是太方便了 跟自来水一样 一开就哗哗啦啦开始计费了

【 在 dumbCoder (HumbleCoder 不懂就问-_-)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过AWS其实很贵, 而且有时觉得也是过度复杂了点
: 我虽然用了AWS很多年, 我现在反而对自己做infra更感兴趣
: 可以把某些需要弹性scale的部分放AWS, 其他的不需要放AWS

netghost

AWS從性價比來說是很垃圾的東西,和好點的baremetal比cost粗略估計>100x吧。
但是這個東西關鍵不在這裏,現在會搭infra的人只有那麼多,你手上沒有,只能用aws。

很多公司的所謂Infra是沒有架構和開發能力的,其實只是拿open source裝上,抄抄而已,
基本上等於屌絲版AWS,這種當然不如AWS了。
【 在 sunshineboy (阳光男孩) 的大作中提到: 】
: Andy Jassy
: 也就是AWS一直以来的CEO
: 2003年创建AWS 眼光一流
: 引得一众科技巨头在后面苦苦追赶
: 到今天在云服务领域AWS还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 AWS理念先进 其他公司的云服务基本是全面照抄
: 很多公司Infra组做的东西,
: 我敢说 折腾半天 还没人家AWS做的好
: 不服气不行

sunshineboy

吹牛吧 要是真像你说的 直接做个半价AWS的产品出来 还有Amazon什么事

不是diss你们这帮索南 就是嘴炮 半瓶子醋

我看过业界大公司自己Infra组做的东西, 其实很多都是脱裤子放屁 为了一点点没用的feature 搞些fancy的名词 远不如AWS这种朴实无华的产品

很多engineer都没有认识到 好的engineering就应该是普通的 乏味的 最好是
invisible的

【 在 netghost (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AWS從性價比來說是很垃圾的東西,和好點的baremetal比cost粗略估計>100x吧。
: 但是這個東西關鍵不在這裏,現在會搭infra的人只有那麼多,你手上沒有,只能用
aws。
: 很多公司的所謂Infra是沒有架構和開發能力的,其實只是拿open source裝上,抄抄而
: 已,
: 基本上等於屌絲版AWS,這種當然不如AWS了。

f
fantasist

他屁都不懂,只会整天酸。
对于公司来说需求是多维度的,上线时间也很重要。比起花几个星期自己折腾infra,
甚至花几个月时间招某方面专家,用aws点点鼠标就deploy进production了,收益不容
易量化却至关重要,送进bezos口袋的那点钱根本不是事。

【 在 sunshineboy (阳光男孩) 的大作中提到: 】
: 吹牛吧 要是真像你说的 直接做个半价AWS的产品出来 还有Amazon什么事
: 不是diss你们这帮索南 就是嘴炮 半瓶子醋
: 我看过业界大公司自己Infra组做的东西, 其实很多都是脱裤子放屁 为了一点点没
: 用的feature 搞些fancy的名词 远不如AWS这种朴实无华的产品
: 很多engineer都没有认识到 好的engineering就应该是普通的 乏味的 最好是
: invisible的
: aws。

T
TeacherWei

没有需求细节谈方案就是耍流氓。
比如我几千行代码要服务100亿人口。初期万八千人可能aws一个$5的instance就对付了。
一旦流量大了,肯定要自己建infra。当然到时候aws可能不赚钱也要留住我。但是你依然要有备胎准备好。

h
helpme

这个要顶!!!

【 在 fantasist (一)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屁都不懂,只会整天酸。
: 对于公司来说需求是多维度的,上线时间也很重要。比起花几个星期自己折腾infra,
: 甚至花几个月时间招某方面专家,用aws点点鼠标就deploy进production了,收益不容
: 易量化却至关重要,送进bezos口袋的那点钱根本不是事。

f
fantasist

很多新时代的公司都放弃自己建dc了,比如Netflix,他们投入资源提升最核心的竞争
力,infra虽然很重要但并不核心。就算你那牛皮产品有了100亿用户,对infra的需求
也达不到人家零头。
等做大了,自然可以通过开发支持跨云平台的架构,以及谈大宗订单来降低成本。
真正需要自己搭infra的,都有极其苛刻的需求,比如Parler,他们之前肯定没想过会
被掐脖子。没有想做(自认为)正经生意的神经病上来就像海盗湾甚至暗网一样折腾。

【 在 TeacherWei (TW)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有需求细节谈方案就是耍流氓。
: 比如我几千行代码要服务100亿人口。初期万八千人可能aws一个$5的instance就对付了。
: 一旦流量大了,肯定要自己建infra。当然到时候aws可能不赚钱也要留住我。但是你依
: 然要有备胎准备好。

netghost

你沒必要和我急。你的觀點和我沒有衝突,我覺得AWS收那麼多錢是對的。像你這種連
個軟件都不會裝的,不收你的100倍錢收誰的錢?

【 在 sunshineboy (阳光男孩) 的大作中提到: 】
: 吹牛吧 要是真像你说的 直接做个半价AWS的产品出来 还有Amazon什么事
: 不是diss你们这帮索南 就是嘴炮 半瓶子醋
: 我看过业界大公司自己Infra组做的东西, 其实很多都是脱裤子放屁 为了一点点没
: 用的feature 搞些fancy的名词 远不如AWS这种朴实无华的产品
: 很多engineer都没有认识到 好的engineering就应该是普通的 乏味的 最好是
: invisible的
: aws。

T
TeacherWei

算账并不难。关键是资格。你没有在那个位置上就没有算账的资格。

你举例Netflix。同样用AWS,如果它要交每TB 10刀的带宽费用,你看看它搬走不搬走
?我还没算CPU的费用。
其实,建一个网站,lightsail超过5% CPU就开始throttle。你可能会永远在路上。
linode就可以永远100%。

亚马逊的生意与我无关。但是它对大玩家和小玩家是不是能hold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 在 fantasist(一)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多新时代的公司都放弃自己建dc了,比如Netflix,他们投入资源提升最核心
的竞争

: 力,infra虽然很重要但并不核心。就算你那牛皮产品有了100亿用户,对infra
的需求

: 也达不到人家零头。

: 等做大了,自然可以通过开发支持跨云平台的架构,以及谈大宗订单来降低成本。

: 真正需要自己搭infra的,都有极其苛刻的需求,比如Parler,他们之前肯定没
想过会

: 被掐脖子。没有想做(自认为)正经生意的神经病上来就像海盗湾甚至暗网一样折腾。

: 了。

netghost

你一個碼農好好用AWS就好,沒必要也沒辦法來指點我的看法。實際上你們這個狀態我
非常樂見其成 - 說明我們這種人的demand會越來越高而已。

不過我有一件事肯定了,你肯定是八輩子在公司只埋頭寫碼,查stackoverflow,對公
司財務,花銷一無所知的角色,否則斷然不會說出“送給Bezos的錢不是事”這種白癡
的話。

還是那句話,自己不會修車,只能去dealer被宰,這是市場的法則。至於infra進bezos口袋的錢是不是回事,近的可以看看parler,本來可能幾十億刀的生意沒了。遠地,可以看看lyft的S1,裏面專門寫到了infra在amazon上面在公司支出裏面的比重。感情別
人都是屁都不懂,只有你這個遇事就google,stackoverflow的什麼都懂?

【 在 fantasist (一)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屁都不懂,只会整天酸。
: 对于公司来说需求是多维度的,上线时间也很重要。比起花几个星期自己折腾infra,
: 甚至花几个月时间招某方面专家,用aws点点鼠标就deploy进production了,收益不容
: 易量化却至关重要,送进bezos口袋的那点钱根本不是事。

dabaojian

還是那句話,自己不會修車,只能去dealer被宰,這是市場的法則。

point在于我买车也好 开车也好 甚至修车也好 目的是为了方便出行 为了解放双脚

不是为了证明我也有修车行的技能 或者把周末两天去撸袖子修车

你这个观点有点像老邱 什么都可以自己做 觉得自己做也能又快又好 但就是找不到媳妇

【 在 netghost (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一個碼農好好用AWS就好,沒必要也沒辦法來指點我的看法。實際上你們這個狀態我
: 非常樂見其成 - 說明我們這種人的demand會越來越高而已。
: 不過我有一件事肯定了,你肯定是八輩子在公司只埋頭寫碼,查stackoverflow,對公
: 司財務,花銷一無所知的角色,否則斷然不會說出“送給Bezos的錢不是事”這種白癡
: 的話。
: 還是那句話,自己不會修車,只能去dealer被宰,這是市場的法則。至於infra進
bezos
: 口袋的錢是不是回事,近的可以看看parler,本來可能幾十億刀的生意沒了。遠地,可
: 以看看lyft的S1,裏面專門寫到了infra在amazon上面在公司支出裏面的比重。感情別
: 人都是屁都不懂,只有你這個遇事就google,stackoverflow的什麼都懂?

f
fantasist

呵呵,他不知道我司是自己搞所有infra的,外人看着美而已,背后踩的坑多了去。
还拿lyft出来说事,按他的逻辑,自己会开车给lyft送钱干嘛?未来自动驾驶替代的司机越来越多,会开车的人越来越有价值,自豪感满满的。

【 在 dabaojian (蔡宝健不刷题了,兄弟们再见) 的大作中提到: 】
: 還是那句話,自己不會修車,只能去dealer被宰,這是市場的法則。
: point在于我买车也好 开车也好 甚至修车也好 目的是为了方便出行 为了解放双脚 : 不是为了证明我也有修车行的技能 或者把周末两天去撸袖子修车
: 你这个观点有点像老邱 什么都可以自己做 觉得自己做也能又快又好 但就是找不到
媳妇
: bezos

netghost

嗯,原來你是沒事上來找架吵的。

既然你司是自己搞所有infra的,你咋不去告訴你們CTO用public cloud呢?最好還加上你那句“送給Bezos的那點錢不是個事“.當然我知道你這種人在公司裏面是的借你十個膽你也是不敢冒一個字的。

【 在 fantasist (一)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他不知道我司是自己搞所有infra的,外人看着美而已,背后踩的坑多了去。
: 还拿lyft出来说事,按他的逻辑,自己会开车给lyft送钱干嘛?未来自动驾驶替代的司
: 机越来越多,会开车的人越来越有价值,自豪感满满的。
: 媳妇

f
fantasist

你明显不知道应不应该用public cloud是内部公开讨论过多次的,这种事本来就不是
cto一个人能拍板决定的,要考虑多方的技术意见和利益诉求。告诉cto用public cloud不是问题,拿出经得起考问的分析就行。就算账面上看着划算,migration也需要几年
功夫,不是能轻易做的决定。
别说cto了,几乎每周Q&A上都有当面向ceo提尖刻问题的,很多问题即使不make sense
,他都得耐心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需要trade off的时候自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跟没见过大公司的做事方式只凭想象在说话的人吵架,就像跟农民解释皇帝不用金斧头砍柴,有用吗?反正我不会浪费这个时间,你想吵架欢迎找别人去,不用回复我。

【 在 netghost (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原來你是沒事上來找架吵的。
: 既然你司是自己搞所有infra的,你咋不去告訴你們CTO用public cloud呢?最好還加上
: 你那句“送給Bezos的那點錢不是個事“.當然我知道你這種人在公司裏面是的借你十個
: 膽你也是不敢冒一個字的。

netghost

你們公司有人給CEO提問題和你有半毛錢關係嗎?問題你你去提了嗎?你幹了啥?恩,
當然"不是CTO能拍板的",所以我就是隨便說說,懂了。。哈哈。

【 在 fantasist (一)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亚马逊的新CEO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3 19:51:54 2021, 美东)
:
: 你明显不知道应不应该用public cloud是内部公开讨论过多次的,这种事本来就不是: cto一个人能拍板决定的,要考虑多方的技术意见和利益诉求。告诉cto用public
cloud
: 不是问题,拿出经得起考问的分析就行。就算账面上看着划算,migration也需要几年
: 功夫,不是能轻易做的决定。
: 别说cto了,几乎每周Q&A上都有当面向ceo提尖刻问题的,很多问题即使不make
sense
: ,他都得耐心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需要trade off的时候自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
意。
: 跟没见过大公司的做事方式只凭想象在说话的人吵架,就像跟农民解释皇帝不用金斧头
: 砍柴,有用吗?反正我不会浪费这个时间,你想吵架欢迎找别人去,不用回复我。
:
: 【 在 netghost (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 嗯,原來你是沒事上來找架吵的。
: : 既然你司是自己搞所有infra的,你咋不去告訴你們CTO用public cloud呢?最好還加上
: : 你那句“送給Bezos的那點錢不是個事“.當然我知道你這種人在公司裏面是的借你十個
: : 膽你也是不敢冒一個字的。
:
:
:
:
: --
: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4.11
: --
s
sanwadie

不知道多少人在大公司干,且和infra部门打过交道。分享一下个人经验。

很多大公司的IT部门,扯皮程度令人发指。举个例子,新机器的审批流程要半年,三个大部门,二十几个VP的批准,从计划到投入使用要9个月。

这种情况下再好的技术也是白搭,不要奢求任何resilience和elastic,所谓的成本效
益都是胡扯。

所以很多大公司的业务部门都希望转云平台,一旦转了,节省的金钱和时间实在太明显了。但是大公司里总有那么些既得利益者,扯各种合规,政策,法律,成本阻止这种转换。

T
TeacherWei

俺当年在投行混生活。年底指示IT给我订一台Dual CPU Xeon Workstation,运到我家
工作用。隔2-3天就运到了。是一台Dell,保修有10年,而且是on site。

【 在 sanwadie (三娃爹)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多少人在大公司干,且和infra部门打过交道。分享一下个人经验。
: 很多大公司的IT部门,扯皮程度令人发指。举个例子,新机器的审批流程要半年,三个
: 大部门,二十几个VP的批准,从计划到投入使用要9个月。
: 这种情况下再好的技术也是白搭,不要奢求任何resilience和elastic,所谓的成本效
: 益都是胡扯。
: 所以很多大公司的业务部门都希望转云平台,一旦转了,节省的金钱和时间实在太明显
: 了。但是大公司里总有那么些既得利益者,扯各种合规,政策,法律,成本阻止这种转
: 换。

T
TeacherWei

2006年最火的是OQO,Tom Cruise Mission: Impossible III (2006)里面用来黑网络的。我也让IT订了一台。
f
fantasist

提前计划是必须的,我司如果要大量机器都得提前半年申请。SCALE上去了事情太难做
,不能说你要1000台新机器一个月后就装好,就算没有行政掣肘也做不到。dc需要按需给不同机型配好比例,收集齐了批量安装,光把配件凑齐可能都得半年,供应链是大学问。我司养这么多人都吃不消管理多种机型的成本,一直在努力精简机型。另外over
provision又带来巨大的浪费,aws就是为了优化这个问题而诞生。
自己搞无非是几种原因:
已经有自己的dc了,转移的技术难度与利益纠葛太大;
跟巨头的business有利益冲突,不愿被云平台控制;
需要特殊硬件或location,云平台不能满足(比如HFT);
scale大到云平台吃不下(全世界也没几家这样的公司)。

【 在 sanwadie (三娃爹)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多少人在大公司干,且和infra部门打过交道。分享一下个人经验。
: 很多大公司的IT部门,扯皮程度令人发指。举个例子,新机器的审批流程要半年,三个
: 大部门,二十几个VP的批准,从计划到投入使用要9个月。
: 这种情况下再好的技术也是白搭,不要奢求任何resilience和elastic,所谓的成本效
: 益都是胡扯。
: 所以很多大公司的业务部门都希望转云平台,一旦转了,节省的金钱和时间实在太明显
: 了。但是大公司里总有那么些既得利益者,扯各种合规,政策,法律,成本阻止这种转
: 换。

f
fantasist


就一台机器,当然随便怎么玩都行。他讲的肯定不是你这种case

【 在 TeacherWei (TW) 的大作中提到: 】
: 俺当年在投行混生活。年底指示IT给我订一台Dual CPU Xeon Workstation,运到我家
: 工作用。隔2-3天就运到了。是一台Dell,保修有10年,而且是on site。

s
sanwadie

投行炫富贴。

单机和数据中心还是非常不同的。电源,标签,布线,远程安装,网络安排等等,一套东西,虽然都是民工活,拿得工资比马工多,还到处旅游泡吧。

【 在 TeacherWei (TW) 的大作中提到: 】
: 俺当年在投行混生活。年底指示IT给我订一台Dual CPU Xeon Workstation,运到我家
: 工作用。隔2-3天就运到了。是一台Dell,保修有10年,而且是on site。

s
sanwadie

我个人是云平台鼓吹者。各种经历告诉我,云平台是大未来,自管平台是小众选择。

国内小公司,几年前openstack平台,几十台机器,一个人远程+一个民工小伙在场安装一个晚上,其后扩容一次,升级一次,添加迁徙一次存储,都是几周到一个月完成计划,采购、部署。也出锅几个问题,有一次是其他公司安装时把我们的网线弄松了,然后整个gluster集群垮掉了。

后来因为带宽,把整个平台从自管的colo全部搬到阿里云,完成容器化,从代码升级,devops 自动化到迁徙完成,还是几个人一个月全部完成。

现在就一个小伙负责云平台管理,自动部署,网络,安全,存储等等。云平台伸缩基本自动化。

云平台单cpu价格是贵,但是节省的时间人力远超过这部分价格。

T
TeacherWei

看来是商业模式决定社会分工。
干掉人才是硬道理。LOL。

【 在 sanwadie (三娃爹)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个人是云平台鼓吹者。各种经历告诉我,云平台是大未来,自管平台是小众选择。: 国内小公司,几年前openstack平台,几十台机器,一个人远程+一个民工小伙在场安装
: 一个晚上,其后扩容一次,升级一次,添加迁徙一次存储,都是几周到一个月完成计划
: ,采购、部署。也出锅几个问题,有一次是其他公司安装时把我们的网线弄松了,然后
: 整个gluster集群垮掉了。
: 后来因为带宽,把整个平台从自管的colo全部搬到阿里云,完成容器化,从代码升级,
: devops 自动化到迁徙完成,还是几个人一个月全部完成。
: 现在就一个小伙负责云平台管理,自动部署,网络,安全,存储等等。云平台伸缩基本
: 自动化。
: 云平台单cpu价格是贵,但是节省的时间人力远超过这部分价格。

netghost

openstack??haha,rackspace本來是拿出來搞笑的,結果火了。就這樣,這些人還想照着裝連代碼都看不明白,而且還是python的。。

網線弄鬆了,硬盤會掛掉嗎?不會,但是glusterfs缺掛了?why,因爲rh買了gluster
就指着你買support,能讓你用公版的好用就見鬼了。。

一句話,花大錢買安心,OK,白嫖半成品自己出工本費,也OK。連工本費也不出,就只能崩着唄。至於花了大錢,覺得這是唯一靠譜途徑,這就是坐井關天了。。
【 在 sanwadie (三娃爹)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个人是云平台鼓吹者。各种经历告诉我,云平台是大未来,自管平台是小众选择。: 国内小公司,几年前openstack平台,几十台机器,一个人远程+一个民工小伙在场安装
: 一个晚上,其后扩容一次,升级一次,添加迁徙一次存储,都是几周到一个月完成计划
: ,采购、部署。也出锅几个问题,有一次是其他公司安装时把我们的网线弄松了,然后
: 整个gluster集群垮掉了。
: 后来因为带宽,把整个平台从自管的colo全部搬到阿里云,完成容器化,从代码升级,
: devops 自动化到迁徙完成,还是几个人一个月全部完成。
: 现在就一个小伙负责云平台管理,自动部署,网络,安全,存储等等。云平台伸缩基本
: 自动化。
: 云平台单cpu价格是贵,但是节省的时间人力远超过这部分价格。
: ...................

mrmaja

流量再大也没有aws大,amazon和硬盘厂和网络商谈下来的价格不是别家能比的,这就
是规模效益,就这样,amazon还嫌价格不够好,琢磨着自己搞全套生态,包括硬盘,主机

【 在 TeacherWei (TW)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有需求细节谈方案就是耍流氓。
: 比如我几千行代码要服务100亿人口。初期万八千人可能aws一个$5的instance就对付了。
: 一旦流量大了,肯定要自己建infra。当然到时候aws可能不赚钱也要留住我。但是你依
: 然要有备胎准备好。
mrmaja

没错,而且水平很低,我知道有公司过去一直搞自己的dc, service怎么也达不到4个九的availability,换aws后轻松达标,

而且现在aws有azure竞争,比以前好谈价格了,愿意签长期合同的可以优惠不少。

【 在 sanwadie (三娃爹)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多少人在大公司干,且和infra部门打过交道。分享一下个人经验。
:
: 很多大公司的IT部门,扯皮程度令人发指。举个例子,新机器的审批流程要半年,三个
: 大部门,二十几个VP的批准,从计划到投入使用要9个月。
:
: 这种情况下再好的技术也是白搭,不要奢求任何resilience和elastic,所谓的成本效
: 益都是胡扯。
:
: 所以很多大公司的业务部门都希望转云平台,一旦转了,节省的金钱和时间实在太明显
: 了。但是大公司里总有那么些既得利益者,扯各种合规,政策,法律,成本阻止这种转
: 换。
w
wwzz

我司一年交给 aws 几百m.如果要自己搭 Infra,难以想象要花多少人力,物力。而且做出来的绝对不如 aws.

【 在 sanwadie (三娃爹)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个人是云平台鼓吹者。各种经历告诉我,云平台是大未来,自管平台是小众选择。:
: 国内小公司,几年前openstack平台,几十台机器,一个人远程+一个民工小伙在场安装
: 一个晚上,其后扩容一次,升级一次,添加迁徙一次存储,都是几周到一个月完成计划
: ,采购、部署。也出锅几个问题,有一次是其他公司安装时把我们的网线弄松了,然后
: 整个gluster集群垮掉了。
:
: 后来因为带宽,把整个平台从自管的colo全部搬到阿里云,完成容器化,从代码升级,
: devops 自动化到迁徙完成,还是几个人一个月全部完成。
:
: 现在就一个小伙负责云平台管理,自动部署,网络,安全,存储等等。云平台伸缩基本
: 自动化。
:
: 云平台单cpu价格是贵,但是节省的时间人力远超过这部分价格。
netghost

你和硬件廠商談過嗎?多少錢?還是你自己的想像?作爲一個成天看這種bill的人,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這個差別並非你想像的那麼大。此外大部分公司IT的cost大部分不是純硬件的帶來的。

此外,成本降低會降低定價的假設是自由市場。雲服務不是liquidity asset,更不是
自由市場。所以AWS拿到好的設備價格和你能拿到好的價格沒有什麼直接關係。

【 在 mrmaja (夏日炎炎) 的大作中提到: 】
: 流量再大也没有aws大,amazon和硬盘厂和网络商谈下来的价格不是别家能比的,这就
: 是规模效益,就这样,amazon还嫌价格不够好,琢磨着自己搞全套生态,包括硬盘,主机
: 了。

sunshineboy

绝大多数公司都应该用公共云服务 不用的无非是几个原因:

1. 面子。 用你等于承认你比我牛逼, 在我看来没法接受。
2. 政治。 自建服务怎么也得一个 几个VP领导 低下大大小小多少领导 用AWS 起码砍掉三分之二 VP变Director 大队长变小队长 谁乐意干?
3. 依赖。 不愿意依赖某个provider 很多公司选择用通用的容器比如docker 美其名
曰不依赖于某个特定的provider。 但是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完全不依赖依然很困难。比如你数据都放S3算不算依赖? 比如各种permission,IAM policy你要自己重构吗? 很容易
就变成了在公共云上建立一个封闭的数据中心 跟自建一样 还贵不少 变成笑话
4. 安全。 其实是个伪命题, 云服务像AWS各种安全标准比自建的数据中心只高不低 出问题只能说明你不会用。

dumbCoder

"别说cto了,几乎每周Q&A上都有当面向ceo提尖刻问题的"
你们FB的Q&A问扎克伯格啥尖刻问题?
问他为啥不把FB的infra移到光头的AWS么? 这Q&A不想干了? XD

【 在 fantasist (一)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明显不知道应不应该用public cloud是内部公开讨论过多次的,这种事本来就不是: cto一个人能拍板决定的,要考虑多方的技术意见和利益诉求。告诉cto用public
cloud
: 不是问题,拿出经得起考问的分析就行。就算账面上看着划算,migration也需要几年
: 功夫,不是能轻易做的决定。
: 别说cto了,几乎每周Q&A上都有当面向ceo提尖刻问题的,很多问题即使不make
sense
: ,他都得耐心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需要trade off的时候自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
意。
: 跟没见过大公司的做事方式只凭想象在说话的人吵架,就像跟农民解释皇帝不用金斧头
: 砍柴,有用吗?反正我不会浪费这个时间,你想吵架欢迎找别人去,不用回复我。

f
fantasist


不说远的,光为BLM ALM就不知道吵了多少次。
说实话我觉得直接对高层喊话并不解决任何问题,有些事牵扯到影响美国甚至全世界的政治层面,高层只是打哈哈走过场而已,不能当众说明白。
相比之下用不用cloud,用不用g suite之类的都是很无聊的讨论,要是Q&A全谈这些小
事就没人看了lol
【 在 dumbCoder (HumbleCoder 不懂就问-_-)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说cto了,几乎每周Q&A上都有当面向ceo提尖刻问题的"
: 你们FB的Q&A问扎克伯格啥尖刻问题?
: 问他为啥不把FB的infra移到光头的AWS么? 这Q&A不想干了? XD
: cloud
: sense
: 意。

s
sanwadie

部分同意。但是,这些软硬件的deal都是有套路的。

如果你自己是老板,货比三家也不了几个钱。
如果你负责人,呵呵恭喜你。

【 在 netghost (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和硬件廠商談過嗎?多少錢?還是你自己的想像?作爲一個成天看這種bill的人,我
: 可以明確地告訴你,這個差別並非你想像的那麼大。此外大部分公司IT的cost大部分不
: 是純硬件的帶來的。
: 此外,成本降低會降低定價的假設是自由市場。雲服務不是liquidity asset,更不是
: 自由市場。所以AWS拿到好的設備價格和你能拿到好的價格沒有什麼直接關係。
: 主机

joyjoy

哈哈,大实话。
【 在 sanwadie (三娃爹)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多少人在大公司干,且和infra部门打过交道。分享一下个人经验。
: 很多大公司的IT部门,扯皮程度令人发指。举个例子,新机器的审批流程要半年,三个
: 大部门,二十几个VP的批准,从计划到投入使用要9个月。
: 这种情况下再好的技术也是白搭,不要奢求任何resilience和elastic,所谓的成本效
: 益都是胡扯。
: 所以很多大公司的业务部门都希望转云平台,一旦转了,节省的金钱和时间实在太明显
: 了。但是大公司里总有那么些既得利益者,扯各种合规,政策,法律,成本阻止这种转
: 换。

chunjuan

不用aws主要是穷
用EC2 G3账单肯定吓人
自己搞得话找个colocation 最后算下来其实还可以接受
w
wwzz

大客户会拿到低价。reserved instance 更是

【 在 chunjuan (3D4D春卷3D31更多春卷3D4D)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用aws主要是穷
: 用EC2 G3账单肯定吓人
: 自己搞得话找个colocation 最后算下来其实还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