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事关个人的幸福...

g
guvest
楼主 (未名空间)

AI事关个人的幸福,论证如下:

1. 从SIRI大规模装入手机,经历Imagnet基础上的视觉突破等事件。我们处在一个历史性的时刻:AI技术,终于催生了一个产业。形成了稳定的资本循环。其利润足够维持再生产和进一步研发。

这意味着今后不会有AI的寒冬。你可曾听过数据库的寒冬?操作系统的寒冬?电视机的寒冬?

今后会有时间上产业高低的波动,空间上产地的变化。
但是AI这个产业在可预期的未来,我认为会持续存在。

2. 现在的认识论,绝大部分来自康德哲学。在以前,在理论上,相当多的人认为康德
的认识论可能是无法超越的唯一的认识论。在实践上,现在的学科分类,各种圈子都是康德哲学而来的。例如科学方法不可以用来研究人的幸福,快乐,等等。再例如伦理学不可以以希特勒的方式来研究。

这里有理论的原因,也有实践的限制。理论的原因是,人对人类的认识的理论,发展的太靠前。简单说康德的认识论足够用来解释相当长时期的人的认识活动。实践的一个基本的限制就是,人类社会无法承受一群人拿其他一群人做类似于对动物做的那些实验这类活动。即便是动物实验,也有伦理学的限制。

3. 康德哲学的标志着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启蒙时代的结束阶段的开始。二战以后,科学
进步观实际上已经破产。科学研究当然还是在进行,技术进步当然还是在发生。但是没有人再认为,科学和技术,一定给单个的人带来光明和启蒙。

4. 但是AI技术是不同的。AI技术本身的一个发源,是于对人的智能方面的模拟和提升
。例如视觉。现在AI技术对视觉的突破,一方面可能反过来创造新的概念术语,行规行话。把人类对于感觉和认知的旧知识更新一遍。(康德哲学的思辨基础,是之前人类学者通过几百上千年的思辨活动,形成的对感觉感知这一层的一些非常有想象力的说法)

5.另一方面,AI允许我们拿机器来做大量的厘清认识论的基本问题的实验。这些实验结
果,可以被认识论吸收,并进一步进入社会管理系统,教育系统,乃至一般的文化之中。最后,有相当大的可能,AI技术可能促成一种理性传统和个人幸福之间,重新互相靠拢的趋势。

6.上一次这种趋势的形成,是在启蒙时代。其后经历几百年的演变,时至今日,后现代主义带来的全球化的政治均等-正确,与区域化的民粹主义(甚至种族主义)之间的张
力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但凡有一丝互相靠拢的,救命的希望,我相信就会被给予足够的投入。

7.本人不是西方本土人(尽管多年前在哲学上花过可观的时间),我所可见者,相信已经在各路西方学者的绸缪之中。

8.我之所以有以上想法。乃是出自多年前的很质朴的观念:
既然AI乃是对人的智力的模拟,那么AI乃是人了解自身的
强大工具。

所以我看不出任何一个理由阻止哲学家或者政策制定者利用AI对人的模拟,来把理性扩张至更广的实践领域,例如:人的幸福。

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来验证本文。本文被upvote的次数的变化,如果和QQQ的涨跌正相
关。则此文有理。反之则不然。可以每月简单计算下。

C
Caravel

康德哲学确实和AI有密切的联系,

NLP可以认为是纯粹理性的演绎系统,而机器视觉提供先天的知识,空间时间。。。虽
然NLP有了巨大的进展,但是大佬们都知道光靠NLP是无法真正理解人类的知识的,必须要ground language到感知系统。
g
guvest

康德哲学厘定今日的每个圈子。也为认识主体客体的二分负责。

毕达哥拉斯时代,数学家是可以根据数学原因,正义的把发明无理数的那哥们扔海里的。

启蒙时代以后,这类事就行不通了。就算行的通,也是别的原因,不会是数学原因。

但是这也阻挡了理性进入“幸福”,“人性”,“快乐等
等区域的道路。AI显然可以对这些领域有所言说。

事实上AI早就有这方面的研究。
【 在 Caravel(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康德哲学确实和AI有密切的联系,
<br>: NLP可以认为是纯粹理性的演绎系统,而机器视觉提供先天的知识,空间
时间。
。。虽
<br>: 然NLP有了巨大的进展,但是大佬们都知道光靠NLP是无法真正理解人类的知识的
,必须
<br>: 要ground language到感知系统。
<br>

xiaoju

NLP可不是纯粹理性啊

很多文章有暗藏的感情色彩,字面上看不出来的。

甚至更简单的音乐都有这个现象,莫扎特给贵族当奴工乐手,亲妈死了也不得不创作欢快高贵的音乐,但他也的确在曲子里隐藏了悲伤的情绪

【 在 Caravel (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康德哲学确实和AI有密切的联系,
: NLP可以认为是纯粹理性的演绎系统,而机器视觉提供先天的知识,空间时间。。。虽
: 然NLP有了巨大的进展,但是大佬们都知道光靠NLP是无法真正理解人类的知识的,必须
: 要ground language到感知系统。

C
Caravel

NLP就是分析语言的结果,词语的关系,不理解什么是感情。感情是直觉层面的东西。

【 在 xiaoju (可爱的龙猫) 的大作中提到: 】
: NLP可不是纯粹理性啊
: 很多文章有暗藏的感情色彩,字面上看不出来的。
: 甚至更简单的音乐都有这个现象,莫扎特给贵族当奴工乐手,亲妈死了也不得不创作欢
: 快高贵的音乐,但他也的确在曲子里隐藏了悲伤的情绪

C
Caravel

康德哲学对西方科学影响很大,这波AI之前很多年,乔姆斯基在思考人类的语言能力的时候就强调了先天禀赋,说人类的小孩只学习了非常有限的sample就能熟练掌握语言,说明不光是靠训练,彻底推翻了之前行为心理学派的说法,认为人类的学习是靠马戏团训练猴子一个香蕉一个香蕉训练出来的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康德哲学厘定今日的每个圈子。也为认识主体客体的二分负责。
: 毕达哥拉斯时代,数学家是可以根据数学原因,正义的把发明无理数的那哥们扔海里
的。
: 启蒙时代以后,这类事就行不通了。就算行的通,也是别的原因,不会是数学原因。: 但是这也阻挡了理性进入“幸福”,“人性”,“快乐等
: 等区域的道路。AI显然可以对这些领域有所言说。
: 事实上AI早就有这方面的研究。
:
: 康德哲学确实和AI有密切的联系,
:
: NLP可以认为是纯粹理性的演绎系统,而机器视觉提供先天的知识,空间
: 时间。
: 。。虽
: ...................

rcam

主体客体分离的二元论是西方哲学的基础,

而东方哲学则大多是不二论,强调主观客观不可分,与“梵”合一,或者“天人合一”是终结幸福,而东方哲学里的南传佛法认为不二论是错误的,只有涅槃才是人类的终结幸福。

大脑位于身内是血肉皮肤包裹,根本接触不到所谓外境,可是人却看得到、听得到、嗅得到、尝得到、摸得到,这是奇怪的事。以视觉来说,光线只能射到眼球感知光线的部位,再进去全是光线照不到的内部组织,现代生理学告诉我们,是视神经系统负起传导的功能,让大脑以为自己能看到外境。视觉如此,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也都是这样,既然大脑需要的只是讯号,并不是外境;我们完全可以仿真神经系统的讯号,使大脑感受到虚拟的境界。

wisdom 版的一些讨论很有意思,未必符合佛法,但是和量子力学相关的部分很有趣,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Wisdom/31438385.html

“你认为那个苹果一直在那里放着
,但是实际状况是那个苹果根本就只存在短短一刹,它是不断生灭的,只是你的意识生灭和它的生灭是同频率的(阿毗达摩所说的色法名法同生同灭),这种同生同灭以及高频率制造了严重的错觉,尤其是时间的错觉,让我们误认为那个苹果一直在那里,是可以被吃到的。

如果我们不要被这种错觉限制,那么就应该明辨生灭,当定力越来越敏锐以后,观察到生灭现象将会越来越多,频率会越来越高,这个时候你将会产生很恐怖的感觉(畏怖智),那是一种高压迫性的,想抓也抓不着,想逃也逃不掉,滋味非常的不好受。在这种状况下,你将会对当下刹那生灭高压迫性的现象产生不想再要,要远离的趋向,这个就是厌离智。最初是一种急切想逃的趋向,这会导致不平衡,因为想逃其实包含着一点嗔心,逐渐适应之后,会比较平衡,将达到行舍智。在这种状况下,将有机会产生观察识知的彻底熄灭,而一旦观察识知熄灭,那么粒子性特征将不会再出现,就是识灭,名色灭。名色彻底的灭,就是涅槃本身。

贪爱,用科学的语言来说,就是连续性的观察测量作用。熄灭贪爱,那么连续性的观察测量作用消失,粒子性特征也就消失,将出现“宇宙”的另外一面,即波动的宇宙,抽象的宇宙。这个就是佛法所说的涅槃界。在涅槃界,并不具有位置,长度,粗细,长短等物理量,犹如经典里面所说的”

这和一些证果的佛教修行人的实际体验类似,
http://www.nanchuanfofa.com/neiguanjichu/#i-14

十五、重新发现

  在此让我讲述我当禅修指导者时的一则故事。这是有关在雪布(Shwebo),我的故乡谢昆村的一位行者,他是我的一位表兄弟,是此村里最早参加修内观三人之一。他们三位决定先修习一周,非常勤勉修习。他们带了雪茄烟、槟榔、烟草块到隐居处,以便一天吃一块。但当他们从隐居处回家时,他们带回全部不曾动过的七块雪茄烟、槟榔和烟草块。

他们如此精进努力,以至于在三天内证得“生灭随观智”,并非常高兴体验到禅定并见到光明围绕。他们充满喜悦地说:“到这么老我们才发现真理。”因为他们是第一批开始习禅者,我想让他们感到高兴,只告诉他们继续观照,没有告诉他们要观照喜悦,所以虽然他们继续精进四天,却没有更进步。

几天的休息后,他们再来习禅一个星期。我的表兄弟达到“坏随观智”。他告诉我说,虽然他观照上升、下降、坐,也没有见到腹部的形状,而他的身体好象不见了,所以他必须用手触摸以便看看腹部是不是还在。任何时刻,他或观或看,一切似乎都在消融与坏灭。他看地,地在消融;看树林,树林在消融。这些违背他过去的常识,他感到疑惑。

他从来不曾想过这些身外的、长年才形成的、粗大的东西,如大地、树林、木材等,会不停地的分裂消失。他以为它们要经历漫长的岁月后才坏灭。现在,当内观智慧随着习禅而增进,现象的生灭相自然的出现而不需特别的观照。它们在他眼前消失、分裂,这一切和他以前的观念相反。是他现在见到的出了差错?或他的视觉有问题?

由于这样,他来问我。我告诉他,他见到消失和坏灭正发生在一切东西中,这是对的。当内观更加敏锐和快速,你无需观照就能见到事物的生灭,这些都是对的。我向他解释。后来他的内观更进步了,他都告诉我他的发现。今天他已不在人世,他已去世很久了。

当内观智慧变得很敏锐,它将胜过邪见。你见到事物的真相,为无常、苦、无我。但不驯的心或没有修习的省思,不能让你洞悉事物真正的实相。只有内观才能达到。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康德哲学厘定今日的每个圈子。也为认识主体客体的二分负责。
: 毕达哥拉斯时代,数学家是可以根据数学原因,正义的把发明无理数的那哥们扔海里
的。
: 启蒙时代以后,这类事就行不通了。就算行的通,也是别的原因,不会是数学原因。: 但是这也阻挡了理性进入“幸福”,“人性”,“快乐等
: 等区域的道路。AI显然可以对这些领域有所言说。
: 事实上AI早就有这方面的研究。
:
: 康德哲学确实和AI有密切的联系,
:
: NLP可以认为是纯粹理性的演绎系统,而机器视觉提供先天的知识,空间
: 时间。
: 。。虽
: ...................

g
guvest

你可能弄错了。我的意思是你说的这些牛鬼蛇神,按照康德的规划,以前被认为不是科学和理性的领域。现在要被科学和理性清扫掉相当一部分。

简单的来说,理性帮助人类成为自然界的主人,也就是启蒙时代之后。在技术没有足够进步的情况下,企图进入很多其他的领域,为了谋求成功和效率,采用了简单的路线:把人类自身去人化。在过去,清扫牛鬼蛇神是通过暴力进行的。在理念的世界里,输掉了全部。

例如希特勒的行动,事实上是面对人道主义的一种怯懦。这就好比,辩论不过,把人杀了。再例如在商品领域,例如好多手机,把人当作只会看CPU分数的动物。这是无能的
表现。

因此,科学和光明,启蒙,幸福之间的关系就归零了。拿尼采的一句话来讲:科学是偶然
成立,不是进步。然后生存哲学,乃至后现代主义企图建立一个新的路径。放进来更多的牛鬼蛇神来头疼治头。思想领域的多样化,最后就是导致政治平权和政治正确。

还有人宣称历史已经结束。也就是说,理性对人类的本质上的帮助,到此为止。

我说的是,AI技术让理性在新的领域扩展,改善理性认知和个人幸福之间的关系,乃至谋求新的启蒙时代都是可能的。新时代要更坚定古希腊人发明的理性这个概念这边,清扫过去历史不能及的牛鬼蛇神的范畴。

二十年来,我几乎从来不去reader,thoughts,wisdom....这些地方。根源就在于此。
道者反之动,指的是返回。而不是反对。

这些地方都是肤浅的理性反动的想法的附庸。

我是理性主义者,努力做的是,万物皆数传统的新一轮实践,同时也是真正的反动者。

我认为:如果一个人要用手里的代码(或者计算)来推进个人的幸福,除了用AI扩展对人的研究(不是模仿和下棋比赛)之外,没有别的路。
【 在 rcam(八戒悟空) 的大作中提到: 】
<br>: 主体客体分离的二元论是西方哲学的基础,
<br>: 而东方哲学则大多是不二论,强调主观客观不可分,与“梵”合一,或者“天人
合一”
<br>: 是终结幸福,而东方哲学里的南传佛法认为不二论是错误的,只有涅槃才是人类
的终结
<br>: 幸福。
<br>: 大脑位于身内是血肉皮肤包裹,根本接触不到所谓外境,可是人却看得到、听得
到、嗅
<br>: 得到、尝得到、摸得到,这是奇怪的事。以视觉来说,光线只能射到眼球感知光
线的部
<br>: 位,再进去全是光线照不到的内部组织,现代生理学告诉我们,是视神经系统负
起传导
<br>: 的功能,让大脑以为自己能看到外境。视觉如此,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也都
是这样
<br>: ,既然大脑需要的只是讯号,并不是外境;我们完全可以仿真神经系统的讯号,
使大脑
<br>: 感受到虚拟的境界。
: ...................
<br>

rcam

因为你标题起的很唬人啊,AI和幸福都扯上了,有神棍的感觉。

既然要扯人的幸福,就要先谈谈什么是幸福的反面,人的恐惧是什么,
个人的终结恐惧是自我的消亡,简单说怕死,那么自我意识哪里来的,如果AI将来有了自我意识,他们会怕“死”么?如果会,反过来是不是说明人的自我意识也可能是“设计”的?康德问的就是这个问题,从经验和直观中为什么会得到知识和秩序,红色的视觉信号为什么会被认为是苹果。但是知道这个,和幸福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也是为啥都2020了,宗教和神棍仍然大行其道,因为科学和理性无法消除人的终极恐惧。你和有了自我意识的AI机器人说你是人创造的,会让他们感觉幸福么?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可能弄错了。我的意思是你说的这些牛鬼蛇神,按照康德的规划,以前被认为不是科
: 学和理性的领域。现在要被科学和理性清扫掉相当一部分。
: 简单的来说,理性帮助人类成为自然界的主人,也就是启蒙时代之后。在技术没有足够
: 进步的情况下,企图进入很多其他的领域,为了谋求成功和效率,采用了简单的路线:
: 把人类自身去人化。在过去,清扫牛鬼蛇神是通过暴力进行的。在理念的世界里,输掉
: 了全部。
: 例如希特勒的行动,事实上是面对人道主义的一种怯懦。这就好比,辩论不过,把人杀
: 了。再例如在商品领域,例如好多手机,把人当作只会看CPU分数的动物。这是无能的
: 表现。
: 因此,科学和光明,启蒙,幸福之间的关系就归零了。拿尼采的一句话来讲:科学是偶然
: ...................

g
guvest

你需要做的是坐下来,写写“根号二不能表示为两个整数相除”的证明。然后
想一想,为什么发现根号二的人,会被正义的处死。

既然数学可以冒犯那么多人的幸福,乃至于发现一个证明会被处死。为什么AI不能和人的幸福相关。

宗教里有的是你不知道的知识。哥白尼乃是占星术大宗师。伽利略有一些最重要的著作是写给教宗的。基督徒等有神论者的科学成就,累积起来,是远超把他们称作“
神棍”的人的。

就连发明“中华民族”这个概念的孙中山,那也是基督徒。兴中会最早的十几个人,都是手按圣经起誓的。

【 在 rcam(八戒悟空)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因为你标题起的很唬人啊,AI和幸福都扯上了,有神棍的感觉。
<br>: 既然要扯人的幸福,就要先谈谈什么是幸福的反面,人的恐惧是什么,
<br>: 个人的终结恐惧是自我的消亡,简单说怕死,那么自我意识哪里来的,如果AI将
来有了
<br>: 自我意识,他们会怕“死”么?如果会,反过来是不是说明人的自我意识也可能
是“设
<br>: 计”的?康德问的就是这个问题,从经验和直观中为什么会得到知
识和秩序,红
色的视
<br>: 觉信号为什么会被认为是苹果。但是知道这个,和幸福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也
是为啥
<br>: 都2020了,宗教和神棍仍然大行其道,因为科学和理性无法消除人的终极恐惧。
你和有
<br>: 了自我意识的AI机器人说你是人创造的,会让他们感觉幸福么?
<br>: 偶然
<br>

rcam

宗教解决这个幸福的问题,或者说消除死亡恐惧的问题基本上有这几个思路,

一个是基督教,天主教这些,可能也包括佛教里的净土宗一类的,
就是说你的那个“自我”呢,是不会消亡的,好好信我, 肉身消亡了,你的那个“我
”呢会去更好的地方,有个更好的身体享福。

一个就是印度教和一些其他教派,就是说呢,你没有意识到你这个“自我”呢是个小“我”,其实这都是大“我”的一部分,你死了,小我就会融入大我,永恒不灭。

佛教的原始说法(和后期大乘差别不小)是说你这个自我根本就是假象,好好修行就会证的“无我”,知道没有“自我”这回事,然后知道存在这件事本身就是苦,就如同搞掉了AI机器人的自我意识。

而普通人生活中的幸福感其实都是基因代码给的,食色性这些带来幸福感的东东都是基因认为有利于DNA复制而制定的,就像和有自我意识的AI机器人主板过热就要关机休息
一样的,是代码里写好的东西。数学定理是不是也是上帝写好的代码的一部分?我们是不是都是有自我意识的AI机器人,是由人(“神”)创的呢?你是相信神创论的神棍吗?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需要做的是坐下来,写写“根号二不能表示为两个整数相除”的证明。然后
: 想一想,为什么发现根号二的人,会被正义的处死。
: 而不是在网上胡扯八道。
: 既然数学可以冒犯那么多人的幸福,乃至于发现一个证明会被处死。为什么AI不能和人
: 的幸福相关。
: 宗教里有的是你不知道的知识。哥白尼乃是占星术大宗师。伽利略有一些最重要的著作
: 是写给教宗的。基督徒等有神论者的科学成就,累积起来,是远超把他们称作“
: 神棍”的人的。
: 就连发明“中华民族”这个概念的孙中山,那也是基督徒。兴中会最早的十
: 几个人,都是手按圣经起誓的。
: ...................

g
guvest

你先弄清楚无理数...

我相信理念世界。脑子里有成熟的计算模型的程序员,很多都是这个路数。就是对计算有概念层次的理解和把握。概念这在古代就叫Idea。

【 在 rcam(八戒悟空)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宗教解决这个幸福的问题,或者说消除死亡恐惧的问题基本上有这几个思路,
<br>: 一个是基督教,天主教这些,可能也包括佛教里的净土宗一类的,
<br>: 就是说你的那个“自我”呢,是不会消亡的,好好信我, 肉
身消亡了,你的那
个“我
<br>: ”呢会去更好的地方,有个更好的身体享福。
<br>: 一个就是印度教和一些其他教派,就是说呢,你没有意识到你这个
T
TeacherWei

这个真是扯蛋。
幸福是吃好玩好,性生活和谐。
AI也好,土豆烧牛肉也好,说好听点是极端(注意是极端)以偏概全,说不好听点就是收割韭菜:只要卖AI的幸福了就好了,买AI的幸福不幸福谁在乎?
xiaoju

只要用了深度学习模型,就肯定带有直觉色彩啊

【 在 Caravel (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NLP就是分析语言的结果,词语的关系,不理解什么是感情。感情是直觉层面的东西。

C
Caravel

没有感知,NLP最多能理解到词语之间的关系,但是不知道那是什么

【 在 xiaoju (可爱的龙猫) 的大作中提到: 】
: 只要用了深度学习模型,就肯定带有直觉色彩啊

g
guvest

就算你说的有理。
就说第一项。吃好那就不容易。而且前面我不是贴了吗。
Fuzz neur电饭锅。我用的也是日本电饭锅(不知是不是fuzz neuro)。确实很好。

【 在 TeacherWei(TW)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真是扯蛋。

: 幸福是吃好玩好,性生活和谐。

: AI也好,土豆烧牛肉也好,说好听点是极端(注意是极端)以偏概全,说不好听点就是

: 收割韭菜:只要卖AI的幸福了就好了,买AI的幸福不幸福谁在乎?

g
guvest

感知,理解,直觉...
你们引用的这些话语,这些话语早先都是德国古典哲学定的。百多年来没大变。类似于马克思主义。
不信你去查《纯粹理性批判》。

我的意思是,这套语言系统,会被AI的新实践改变。

【 在 Caravel(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br>: 没有感知,NLP最多能理解到词语之间的关系,但是不知道那是什么
<br>

xiaoju

Conv1D除了逻辑什么都能捕捉到

【 在 Caravel (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有感知,NLP最多能理解到词语之间的关系,但是不知道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