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 鹿妖逐鹿 第202章 关照

isomer
楼主 (未名空间)

“只是小妖打架?妖丁没打?”

元香小心翼翼道:“也略打了几场!”

单挑群殴都有,小妖妖丁齐上,还真是不给老爷省心,鹿妖叹口气,又问:“咋不与家主本山的打?只挑他四家?”

狗宝在旁咧嘴笑,元香苦笑道:“哥哥一出门,老瘟那厮就来传话,道本山小妖不中用的多,禁不住打,等再练练再说,兜风岭小妖若是与本山的打架,不论理由,被他捉到,就两边的一起日辣三次,俺门下修业最先被他揪到,这厮平日都寻不到柄儿的,就仗着不惧日辣猖狂,不想被老瘟叫女菩萨引一会,一样出来,竟是与别个不同,有两个柄哩,让他日辣一次歇三天,凑满三次,小妖们都消停了,再不敢惹本山的!”

熊妖将冷哼道:“是咧,惹不起本山,就逮着俺们门下可劲欺负!”

鹿妖赔笑道:“哥哥,小妖们打架,互有损伤而已,哪就是俺家的欺负你家门下?”

熊妖将脸上一红,又恶声问:“你这厮,是笑俺们几家没你会调教小妖?”

鹿妖奇道:“哥哥哪里话?”

元香轻声插嘴道:“哥哥,俺们家小妖外出与他四家的打架,吃亏的是少些!”

另一位猪妖将也咬牙道:“最可恨的,连你家女小妖也敢出来叫嚣,打翻俺家小妖不说,还要笑他不如个娘们!”

自鹿妖定下门下每年九月十八小妖比斗,倒数三名的日辣,此后不久,又有麻雀妖半点作参照,兜风岭风气实在已歪得紧,都是惯打架的,真对万花谷别的分家门下,无论单斗群殴吃亏都少,只是自家定的山规小妖们确实没违背,鹿妖可不愿改规矩去纠正,宁愿这风气继续歪下去,门下精力充沛多打些架,就算额外耗些灵药养伤,也不想养成原来万花谷小妖的样子。

想好后,鹿妖对这四位分家妖将道:“哥哥们,妖怪打架只平常事,打过就和好,哪值当四位哥哥问罪上门来?且俺兜风岭才立户两年,营生没做几天就停,实在精穷,也无汤药费赔给几位哥哥!”

熊妖将大愤,不等他呛出声,猪妖将抢先道:“无汤药贴补,罚罚你家小妖,使俺们能在门下面前交待过去也就是了!”

猪妖将给台阶下,不过鹿妖还是摇头:“他等又未违兜风岭山规,俺也不好罚的!”

熊妖将终于怒吼出声:“小妖不晓事,你这白鹿妖也不晓事?莫不是想与爷爷们练练拳头!”

听他叫嚣,原是要落自家脸,找些面子回去,百宝活动一下脖颈,笑道:“哥哥们做惯当家老爷的,如今被拘在万花谷,想是都憋坏了,寻由头要松松筋骨,俺就陪哥哥们耍耍!”

新分家的白鹿儿这般愣头青,熊妖将就哼叫着,想教他晓事些。

这边妖将刚要开斗,九皋、老瘟陪了个妖将,一起骑飞行坐骑赶来,远远看见一身白袍的百宝,那妖将就叫:“白鹿将军,老祖才想起近日事多,不好拖延得久,说择日不如撞日,就启程去你那兜风岭,他已先去了,叫你也赶过去哩!”

喊话那妖将,几个分家山主都在平顶山上见过,知晓是二十一老祖门下,熊妖将奇声问:“夜枭将军,二......苦黎老祖为啥去兜风岭?”

夜枭是个猫头鹰成妖,狠狠瞪着险些呼出老祖本名的熊妖将,只是熊妖将改口得快,没叫出全称来,他也不好发火,只沉声道:“白鹿将军勇斗落霞观大弟子,扬俺圣猿山妖族之威,又助老祖夺来修士顶级法器一件,立此大功,老祖才亲到兜风岭褒奖,并传告境内各家妖王!”

不在边界,熊妖将并不知落霞观大师姐的恶名,但“助老祖夺修士顶级法器”这句话威力一样够大,直听得他下巴都快掉落。

真的假的?新晋妖将能助妖祖?莫不是合伙消遣俺老熊?

四名分家妖将还都难以置信,白鹿妖已出声笑道:“哥哥稍待片刻,俺这边松松筋骨就走!”

熊妖将反应回来,一把将他抱住:“鹿哥,哪里好让老祖久等?俺们几个玩笑的哩,莫当成真,改日还要到兜风岭贺喜的,速去速去!”

另外三个也都变脸赔着笑,见白鹿妖将不置可否,猪妖将心眼活泛些,又道:“哥哥得受老祖褒奖,也容俺们随去沾些光,同出万花谷一门,哥哥好歹也提携提携俺们哩!”

熊妖将几个反应过来,改口尽都要陪去。

既然转圜回来,不用真闹僵,鹿妖笑笑,点头同意,又叫上些个妖丁陪着,与夜枭一起飞往兜风岭。

九皋、老瘟也随着同行。

妖将们离开,兜风岭群妖驻地的天上,体型悬殊的两只鸟儿打斗还在继续,羽毛纷落而下。

本说定几天后再去鹿妖山场,不想二十一突然又等不得,已经先到了兜风岭。

鹿妖等到时,二十一刚从桃花林中退出来,就坐在水潭边,两脚浸入潭水中,任流水冲刷。

水潭边多了丛幽兰,泥土还新,是刚种下不久。

再看到白鹿妖,二十一眼神中有些复杂,不过别的事未提,等赶来的大小妖怪施礼毕,将夜枭之前所说“功劳”又当众亲口宣说一遍,然后叫夜枭陪鹿妖几日,他冲天而起,自化绿光飞去了。

虽只是几句场面话,也足让鹿妖欣喜万分,有妖祖亲自撑场,兜风岭足再开张了!

不想晚间时,黄花娘又飞来,对鹿妖打量好久,才问:“你真是灵桃峰土生野鹿成妖?不是老祖在那边找母鹿留的私生子?”

夜枭还在场的,怎敢乱说,鹿妖大窘,呐呐问道:“花后是何意?”

黄花娘轻叹着气:“你真不知?老祖亲到大匿王家山场外,打断了厮杀,叫在场妖王都过去,又不是劝架,只说你立下大功,任两边如何厮杀,再不许哪家妖王来扰兜风岭,否则他要亲自出手维护!”

听黄花娘这么说,猫头鹰成妖的夜枭也道:“俺随老祖三百多年,真未见他这般宠过哪个妖将,便扎西山得了将军,现下只怕也比不得哥哥!”

这真正是特殊关照了,为恶心玄天派原因,肯为自家这般张目?鹿妖又惊又喜,猜不透真正缘由,看着几双探究的眼睛,只自辩一句:“想是那夺来的法器甚合意,俺才得入老祖的眼,实是意外!”

又转开话题,问黄花娘:“花后怎得空过来?那边没打了么?”

黄花娘没好气地道:“被老祖没头没脑地一搅合,今日还打个屁!大匿王家这边,各个妖王都在与本后打听你的事儿;广莽王那三家,本后来时,听他们在问前些日子到兜风岭的大小妖怪,劫了什么,统统拿出,还要加倍还回来哩!”

“哈哈!”鹿妖心花怒放,回头叫:“狗宝速回万花谷,把小妖们都拉回来,趁时令未过,采茶、开茶坊,有老祖厚爱,俺们又可做营生了哩!”

狗宝领命,叫小曲驮他飞回万花谷,熊妖将、猪妖将四个在旁看着,又羡又妒,都恨自家没这等本事。

黄花娘歇了一会,眼瞟过九皋和老瘟,又问鹿妖:“本后不在家,你不安生呆在万花谷,倒敢出去浪!那落霞观大师姐,生得比本后如何?”

前面是正经话,听到后面一句,鹿妖吃了一吓,忙答道:“那恶婆娘一脸都是别人欠她几百份黄上品的样子,哪有什么颜色可言?怎敢与花后这般绝色比?”

黄花娘点头“嗯嗯”两声,比较满意鹿妖的回答,想想后,再道:“有老祖关照,等小妖们搬回来,你好好做营生过活罢。又难得夜枭下平顶山来,你几个本后门下的,替本后好生招待他耍,那边还要干仗,本后就先回去,恕不待客哩!”

夜枭连道不敢。

身为山主,鹿妖送她一程,路上才轻声告知,小心些的话,灵芝其实也有可能移栽成活的。

黄花娘回去继续开仗,这夜枭将军是平时难搭上的关系,又有黄花娘交待,九皋、熊妖将、老瘟等都留在兜风岭,陪了他三天。

第二天晚间,狗宝领着小妖们加急赶回到兜风岭。

那雀妖半点,又趴伏在别个背上,是被驮回来的。

当夜,辛苦赶回的好些小妖都未得休息,就进入茶园去采茶,忙活一夜,才采到一碗茶,黄花娘家妖将们都让,请夜枭饮用了。

第二日,女小妖们就收拾出茶坊,准备再营业,夜枭也告辞,九皋、老瘟与那四个分家妖将也没多留,各说些往后多往来的好话,恭喜几句,就都离去。

于是,兜风岭又得回复之前样子。

几天之后,夜枭又回转兜风岭,告诉鹿妖道:“老祖让俺来转告,他是草木成妖,额外有些手段,替你梳理了下那株杏树,能吸足母树灵性,估计不要两百年,就可成玄下品了哩,莫真只当黄下品,不上心!那水潭边又已全都是宝,你看护仔细些,小妖们顽劣,无意间毁去一两样,有得你哭!”
isomer

强将手下无弱兵,鹿妖够日辣!又报了妖祖大腿,又可以开始种田了。

【 在 isomer (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只是小妖打架?妖丁没打?”
: 元香小心翼翼道:“也略打了几场!”
: 单挑群殴都有,小妖妖丁齐上,还真是不给老爷省心,鹿妖叹口气,又问:“咋不
: 与家主本山的打?只挑他四家?”
: 狗宝在旁咧嘴笑,元香苦笑道:“哥哥一出门,老瘟那厮就来传话,道本山小妖不
: 中用的多,禁不住打,等再练练再说,兜风岭小妖若是与本山的打架,不论理由,被他
: 捉到,就两边的一起日辣三次,俺门下修业最先被他揪到,这厮平日都寻不到柄儿的,
: 就仗着不惧日辣猖狂,不想被老瘟叫女菩萨引一会,一样出来,竟是与别个不同,有两
: 个柄哩,让他日辣一次歇三天,凑满三次,小妖们都消停了,再不敢惹本山的!”
: 熊妖将冷哼道:“是咧,惹不起本山,就逮着俺们门下可劲欺负!”
: ...................

p
phantasima

吃醋美女老板...

locarno

这书真是好看,和老齐能算上并驾齐驱
r
rathaus

老祖感受到瑞字神通的威力了?

【 在 locarno (洛卡)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书真是好看,和老齐能算上并驾齐驱

isomer

不会是想养熟了然后炖着吃了吧?

【 在 rathaus (maverick)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祖感受到瑞字神通的威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