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超级牛的人:无名氏

r
runsun03
楼主 (未名空间)
这人太厉害了,我第一次看到,而且他是我们中国人。应该感到自豪!

谢谢rainbowcc的转帖,我单独列出主题

------------------------------
年少修行忆事

作者:无名氏

我在台湾出生,出生的时候,佛陀已经入灭了近二千五百年。小时候,我有时会带着一种惶恐的心情靠近镜子,望着镜中人,摸摸脸,揑揑身体,问自己:「这是谁?」我甚至于闭起眼睛,注意呼吸几分钟,努力的想自己「生从何来」,然而答案依然没有浮现,我总有懊恼的感觉。那时,我觉得大部份的人,每天活着,活得那么的老神在在,竟然都不会想要出离一再循环的生死牢狱(rodha, Vism.495),实在不可思议。隐隐
约约之中,我似乎已在寻根,寻找一条能够「终结生死」(ni-rodha﹐灭,无牢狱(之灾) )的理路。
在我七岁左右的时候,就由父亲的口中得知,印度曾经有一位释迦牟尼佛,因为体悟了人生有生、老、病、死的苦,于是透过修行而悟道(脱离生死轮回)。佛陀的修行故事,在我内心产生了极大的震撼,可说是记忆犹新,这让我更加的肯定──确实是有个「出脱生死之道」;那时,我生起了想要修行的心意,可是又不敢说出来。家人及身边的人都没有在修行,我没有可学习的对象,也不知道何处可找到正确的方法。在缺乏老师及经书的引导下,我也只能独自摸索。

一、观四大、不净
1962年,在我国小五年级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有一节「劳作课」,是要将一块一块胶制的人体五藏六腑,贴在硬纸版上的正确位置,当我看到人体的各种内脏时,有种恶心感。之前我也看过人体解剖图,但总是有回避的心理,所以没有看仔细;而那次,我特别定睛看大约五公分四方大的小肠子图像。虽然肠子跟其它脏腑都制作得很粗糙、不逼真,但是我看了之后,鼻头略有痒痒的感觉,再仔细的看和感觉,似乎有一个口罩罩住我的口鼻。当时,我想着肠子是软软的,于是就取软软的感觉;吸气与呼气,则取不净物中的软相。虽然,那时的心思不能说是达到念念分明,但是整天都是与软相为伍。学期考试结束,放暑假了,我还是一直取软相,结果脸部似乎有点扭曲变形,身体也软趴趴的。这是自己找的,不知道是不是自找麻烦;我自己也知道,如果身体出状况,大概医生也救不了。但因为自己还做得了主,所以敢持续地观软相,不过也不敢全然投入,因为全神贯注时,就会马上加重脸部的扭曲变形及身体的柔弱无力。大约观了半个月左右,感觉似乎没有结果,所以就放弃,不再作意软相了;再经一周左右,我才恢复正常,前后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不敢照镜子。
取「软相」兼「不净观」作为禅修的对象──是我四十一年前初次修行的小插曲,不很正点。在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有所谓的「不净观」这种修法。现在,我还是会怀疑,在那个年代台湾有人会修「四大差别观」,或曾实修过「不净观」?以修「四大」来说,实际的修法是四大的十二个特相,反复的修软、硬,冷、热…等,直到证得近行定(靠近初禅的定),而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并继续修行色法(物质)的透视等等禅法。至于修「不净观」,则取不净相,并辅助以默念该不净相样貌的名字(如:厌恶的脓烂、厌恶的脓烂…),直到得初禅(安止定﹐完全地全神贯注)(详见:《清净道论》
第十一品、第六品﹐Vism. 347f.、178f.)。
当我开始摸索修行时,未满十一岁,但我却觉得自己已经很老了,因为迟修了几年,少说也有五、六年。再者,以轮回来说,我已经是宇宙老人了,已经错过无数次修行得解脱的机会。以修行来说,实际上,大约六、七岁就可以修行证阿罗汉果,七岁以前不现观涅盘,是因为「心无力、细小、迟钝、不清晰」(见《弥兰王问经》下卷〈第八
品〉第八)。而我迟修了,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修得对不对。

二、呼吸法
1963年,在我国小毕业后与上初中之前的那个空档期间,我曾经用七天的时间来练习观呼吸。当时的我,对「戒定慧」、「四圣谛」及「八正道」一概不知,只知道静坐时要注意呼吸,于是取「呼吸」作为禅修的对象,日夜注意呼吸,让心能念兹在兹。那段时间,除非有必要,不然不说话,说话只是应付一下,很简短,我不敢完全禁语,怕被家人知道,会故意吵我,我就破功了。好佳哉(好在),家人并不知道我在秘密地进行「观呼吸」。
当时我对「呼吸观」、「数息法」、「入出息念」等,这些名词一无所知,细节则更是无知。我只会注意呼吸,但不懂得「数」呼吸,不过心还是能专注在「呼」、「吸」上,跑掉的机会不多,我可以守住呼吸一直到入睡,一醒来也能马上守住呼吸,那时几乎是全天候的「念住」。至于坐姿,静静地持续坐着的时间并不长(最长也只有二十分钟左右),因为坐久身体会不舒服,也不知道如何克服;而且,那时家里的空间是整个开放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看到,所以在静坐时,有时我还得动手动脚,装模作样,好让家人不会觉得我有异样(在静坐)。我常常变换姿势,静坐、动作、来回走动,就是一直守住呼吸。这次没有修不净观时的后遗症,所以可以更专心的修习了。
大约在第六或第七天下午的时候,我骑脚踏车到新学校去看环境。黄昏时,在骑车回家还剩一百公尺左右,我心想着:我守住呼吸那么久了,怎么没有什么结果?那时,我没有懊恼,没有期待。想想,会不会专注还不够?在多踏几下踏板,让车子滑行之后,就只是加强观察呼吸。不到两下,在呼气的时候,看到亮光及心念快速生灭,仅维持几秒钟;而当心念慢下来的时候,还是可以觉知一秒钟有数十、数百下的生灭(实际上,一秒钟有数亿次生灭)。当时,我还骑在车上,没有闭眼,没有跌倒,心念快速生灭,心脏也蹦蹦跳。还有,身体有点麻木,手脚活动不太灵光(见到无常者,不一定有此
现象),我有点吓到。
此刻,我了解到,原来心念是一念灭了,新的一念紧接着快速生起,一秒钟有无数个生灭;我也了解到,造因(造业)亦是一念一念地累积。虽然,那时我对因果的观念,还是无法以追溯前因后果的方式来全盘贯通,但是追溯根源的倾向,已若隐若现的在我心中萌生。
心念快速生灭,前后才持续几秒钟。我的心念变得很清晰,一举一动了了分明;有一段短时间,记忆也变得超强,但是没有测试是否可以过目不忘。我守住呼吸六、七天,事先并不知会发生什么状况,当然也不知道会见到「无常」,我只是有一股傻劲,认为自己再不修行不行的迫切感。观察到「无常」是美事一桩,也是愉快的经验,只是当时我并不知道它在修道上的意义与作用;不过,我知道修行里面还有很多的秘密,正等着我去探索。
能见到「生灭法」(udayabbayam)是非常难得的、佛陀所赞叹的,《法句经》113偈说:「若人寿百岁,不见生灭法,不如生一日,得见生灭法」。「一日」(Ekaham)在此可作「一时」解释(参考《法句经故事集》) 。观察五蕴(物质与精神)的生灭,再
更进一步的话,可进趣涅盘,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可是中国的高僧传中,竟然没有直接的文字记载高僧见到「生灭」或「无常」,不知道是私秘起来,或者已经被「生灭即无生灭」、「常无常不可得」的玄思搅乱了,而以为「无常」是小儿科(微不足道)或小乘法。

三、四念处
少年时期,我读了一些禅宗的书,似懂非懂,对正法的知识增长不多。
1973年,我上了大学,参加佛学社,看到了市面上看不到的佛书,于是就开始拼命
读。那时,我对修行很投入,有道业比课业重要的取向,「大事未了,如丧考妣ㄅㄧˇ」正是我当时的心情写照。
我也去听学社开的「十四讲表」,虽然我对「净土」的观念不以为然,但是当我听到「无常」的道理时,感触很深,才开始正襟危坐的听法。为了能感同身受的了解念佛法门及「念佛三昧」,1974年年初,我去参加一次佛七。「念佛」毕竟是比较感性,在第三天,早斋结斋时,梵唱回向偈,我的心被触动了。之后,连续几天一出声念佛,眼泪就夺眶而出,不能自主,这是我一生中流泪最多的经验。那时,我对「佛」有「如子忆母」的感觉,似乎已睽违佛陀良久。
1974年四月,学校的春假有七天,我留在学校宿舍度过。宿舍只剩我一人,佛学社的社友也都走了,校园冷冷清清的,除了睡觉以外,大部份的时间我都待在佛学社禅修。那时我修习正念的知识还很浅薄,主要是来自《佛陀的启示》第七章「修习:心智的培育」及《原始佛典选译》中的〈大念住(经)〉。那几天,我安排打坐、经行,不看书,不讲话,只观住呼吸;动作、走路时,则兼顾观察「连续」动作、「连续」走路。「连续」的意思是:慢慢做动作,但是也没有特别慢,「慢」只是为了更细腻的念念分明,并兼观动作的生灭。这样的反复练习是生灭观的遍作定(parikammam预备)。虽然,经书上并没有提到,需要这样做来增加正念;但我那时却觉得有这个需要。后来我才知道《清净道论》(Vism. 104、621)有提到,而且有些南传的禅师也这样指导。
关于呼吸的方式,我常常观察呼吸触击鼻端 (parimukkha﹐人中及其附近)的触觉生灭:
呼→触生 呼→触生 呼→触生…
吸→触生 吸→触生 吸→触生…
我保持觉知「触觉」的「生」(呈现)与「灭」(消失)。「生」:就是在呼或吸触击鼻端时的触觉;「灭」:是当呼或吸停顿一下时,没有「触觉」时的觉知之称呼。新触觉的生起(现见法),就是前一个触觉已灭,后一个触觉尚未生。「触觉」的生(
呈现).灭(消失)、生.灭、生.灭…的轮番交替,是我用来现观生灭或无常的方式。当然,每一口气不一定要顿三次,可以顿更多次或只顿一次。「顿」是:极短暂的停顿,即使极轻微也可以。在正常呼吸的节奏中,略略觉知呼或吸的停顿,不一定要出声。实修时,原则上呼与吸都可以顿,但是这样做会比较累;可只选其中的一个,我大部份都集中在呼气时顿,或加强观照。当然,不管什么时候,若感觉累,就恢复自然的呼吸,保持觉知呼吸的触觉就可以了。呼、呼…,吸、吸…的造作,属于呼吸四相「风、喘、气、息」的「喘相」(不管有声或无声﹐但不是急促)。天台大师说:坐时鼻中息出入觉有声是「风相」。坐时息虽无声而出入结滞不通是「喘相」。坐时息虽无声亦不结滞而出入不细是「气相」。不声、不结、不麤,出入绵绵,若存若亡,资神安隐,情抱悦豫是「息相」。(大正藏46.466上) 。依修定来说,风相、喘相、气相被判定为不调相,心
难平定。然而,在我的经验里,修直观无常者不但不用忌讳,而且应常常加以应用,甚至每次静坐都可以使用。若呼吸已调到平顺的「息相」,因为「心一境性」的特相逐渐显著或已稳定,需作意转移至觉知呼吸的「触觉的生灭」,这样做才可以在短时间内品尝到更微细的无常。
我使用风相、喘相、气相来做无常的观察,其中以「喘相」观测「触觉的生灭」(
无常),对我来说,是最直接的(现前的、非想象的)、最真实的(可触的、可觉知的)、现见法的(当下马上可见到的)。观察呼吸的触之生灭,与缅甸韦布西亚多(Webu Sayadaw 1896-1977﹐传说他是阿罗汉)的教法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是我当时并不
知道他的修法。(他的教法,请见〈智能的语言〉、〈见法之道〉《嘉义新雨杂
志》第17期﹐1997.1.;Selected Discourses of Webu Sayadaw﹐Translated by
Roger Bischoff﹐ 1992.)这个方法可以在未完成八种定、十种遍禅或一阶一阶的细修观禅(vipassana毘钵舍那、内观)之前,即能直接观到无常,乃至体证涅盘的快
捷方式,而三藏经典中并没有明文记载由此法(觉知触觉的生灭)趣入,这是千年不传的秘藏。就我所知,韦布并没有指导「喘相」,但是私下的教学,我就不得而知了。1998年,当我到「上缅甸」瓦城之南Kyause(叫些镇)的Webu Monastery(韦布寺)拜山头时,倍感亲切。
我还有一个辅助修行的方法,也是自己的独门工夫,但是比较难表达,就是:在呼吸时,特别是在呼、呼…时,心中加猛力(勉强可说是精进力及培育瞬间的定力),作意要入「甚深法界」,去破无明壳。我的灵感来自「无明壳」这个佛学名词,我想,无明的「壳」是很硬或者是很顽强,众生才被困其中,所以就用这种作意的方式。《清净道论》〈第八品〉说〈安般念〉时,有提到呼吸十六事(十六特胜)中的第16事,有「遍舍舍遣」(pariccaga-patinissaggo完全舍弃之舍离),及「跳入舍遣」(
pakkhandana-patinissaggo) (Vism.290)。但是,我的加猛力的作势,跟两种「舍遣」(舍离)并非完全相同。论文是说:完全舍弃(蕴及诸行的烦恼)→跳入涅盘。而我的作意方式是:加猛力作意要进入法界深处,破「壳」而出(无明壳破了﹐等于完全舍弃世间烦恼)→跳入涅盘。在《律藏》〈经分别〉「波罗夷」,佛陀说:「于此世唯一破‘无明(蛋)壳’(巴avijjanda-kosa﹐梵avidyanda-kowa),证无上正等正觉者。」用「壳」来作比喻无明的状态;而我的作意方式就是取这个「壳」来当作突破的假想对象。
加猛力破「壳」虽然比较抽象,但是经过实际操练之后,应该会是一个有力的助缘;不过这个作法,尚未被公开检视过。有些禅修者,特别是「纯观行者」(sukkha-
vipassako﹐未得禅定的纯粹观行者),虽然能观察到生灭,但仍无法更进一步的突破,不知他们是否正缺少了这个猛力「向上一着」的「波罗蜜」(parami﹐最超越的)?禅修前三、四天,我每天还几次刻意想象「(五)欲境」(色、声、香、味、触中的某一项事
情),然后甩掉;作意「(好、坏)情境」、甩掉,作意「色相(或女人)」、甩掉
;…;现前的情境也是被我作意甩掉。如何甩?就像用一只无形的手,捉住情境,再甩掉。如此持续反复的练习,是可以伏断相续不断的欲望及更深层的潜在欲念。我就是用这个方法,作为禅修的辅助资粮,一天用三.五分钟,将世间的欲望一一舍弃。这是我
「诃(责)五欲」(借用天台大师之语) 的方式,没有人教我这样操作,结果我镇伏了五
欲,六根触境变成无好恶(upekkha﹐舍),更贴切的形容是「枵(ㄒㄧㄠ,空朽)木死灰」的特别觉受。到达这个境界,保持在这个境界时,我就不再这样作意了。经中所说的「一切世间不可乐想」(sabbaloke-anabhirati-sañña)的顶尖成就,应是六根触境变成无好恶的状态。经文对此并无任何解释,只空留名词,是很难让人去实践的。
中国行者偶而有人会达到守护六根成为根境接触无好恶的状态,而且自然运作(
anabhoga﹐无功用行,不加造作的用功),但是无以名之,也不被肯定。禅宗公案有「
婆子烧庵」的故事引为鉴戒(负面的教材),禅宗行者否定修成「枯木」、「寒岩」的状态(「(我好像)枯木(一样地)倚(靠在女子身体,像)寒岩(一般没有感觉),(即使)三冬(=年)(,也)无暖气(=不生欲望)」);但是,那种境界若能成为往后修行的增上缘,又有何不可呢?
禅修四、五天之后,我省察内心,感觉似乎有些微的急切或者说紧绷,但是这个状态是不太容易觉察与下判断来确认。我想到佛说的弹琴譬喻(《增支部》A.6.55.;《杂阿含254经》;《增壹阿含23.3经》;《中阿含123经》…等),琴线不可太紧,亦不可
太松。于是我想,试着稍做放松也无妨。我放松一些些,放松中又能精进、不涣散,慢慢的去拿捏。当时,打坐时的念头还很多,每一分钟内还出现好几个,有点沮丧;后来就随它去,只守住「念」。那时我并不知道,对「纯观」行者而言,只要守住「触」这一个主要目标即可,其它的次要目标,如念头多、身体痛…出现时,不用去在意它或觉得懊恼,就让它自然的生灭,不一定要「打得念头死」。
另外,在禅修第四、五天,内心主动生起对过去所作的过失生起悔意,我至诚恳切的表示忏悔。在当生中,曾诽谤佛陀、圣者、佛法,就会障碍证圣果或更进一步的果证(Vism.425)。只要说的话,不是佛陀(或圣者)的话,却说成佛陀说(或圣者说)的,不是法(=非法),说是法,就是构成诬谤。当时我还不知道诬谤三宝的严重性,以及忏罪的
必要性。
在第六天下午黄昏时(我黄昏打坐,心较容易平定;每个人都有差异),我闭眼打坐的时候,心想,五蕴中没有我,一蕴一蕴的想过,花不到一分钟的省思,然后再注意呼吸,不到两个呼吸,忽然眼前慢慢大亮起来,前两天也有两次亮光闪过。这次眼前亮起来,可以用比太阳光还亮来形容,而且还持续亮着。不仅如此,我见到心念快速生灭,越来越快,像一直掉入万丈深渊,我虽然有点恐惧,但是还是顺其自然,以「准办死」的心理去迎接它。心念快速生灭当中,还进入更细的生灭,其中又分几个阶段。当心念快速生灭停下来之际,进入一种「宁静」(santa),极短暂地停留,心脏又跳动一下,
然后离开「宁静」。心念生灭的整个过程,前后不到十秒钟。
心念快速生灭的最后阶段,我感觉头顶百会穴附近的头壳有裂开三次的感觉,心脏也有「暴动」的感觉(据《人施设论》中说,等首阿罗汉(samasusi)证得阿罗汉之后,
即刻死亡,可能是心脏麻痹的缘故。)。所以当这些情景停下来之后,我第一个动作是
摸摸头壳有没有破裂,还好,没怎样,再摸摸心脏,也没怎样,我就放心了。再感觉那种「宁静」,很奇特,一切存在(的欲望)完全灭绝,已经无法用六根触境无好恶来形容。我无喜、无乐的感受,我原以为是时间极短(比一秒还少很多)的关系,其实那「宁静」是无想(没有办法「想」)──难怪我误以为是晕眩,当然也没有办法觉知感受;当离开那「宁静」时(因为已离开情境),同样是感受不出,即使「宁静」中有喜、乐的心所(cetasika心的因子、心的伴随物),持续七天七夜,同样是感受不到。此中喜、乐及其它的心所,必须有「名色分别智」(nama rupa pariccheda bana),才有能力省察已
发生过的心与心所。那种「宁静」绝对不是完全专注的禅定,因为当时的心是如护油钵(不令油溢出)的一直锁定「生」、「灭」;那也不是短暂昏沈一下,而掉入有分心(
Bhavavga﹐六根不接触六境的无记心状态),在生死交关的时刻,怎么可能打盹?
过后,我没有任何激情,内心有一种未曾有过的「宁静」,说「死寂」更贴切。我有生出「眼」的感觉,以前是有「眼」,但是是瞎着,前后对比,判然有别。我发自内心的深处,归依佛、归依法、归依贤圣僧。「归依、信仰佛陀及贤圣僧」的心意是:肯定他们都是毫无疑问的解脱者,这是将心比心;「归依法」的心意是:不会想要再寻找或构思比佛法「更殊胜」的法,相信这样依法修行,必定能究竟解脱。之后,在白天,我的眼睛每次闭眼,张眼之际,似乎有两道光线,从眼睛中射出,维持两年左右。
「宁静」的后续力很强,我有种「朝闻道,夕死可也」的心境,我已知世间的一切存在都是因缘生灭法、充满苦、无价值的,甚至说世间的存在是荒谬的;换句话说,「生命无意义」(缅甸帕奥禅师(Pha-Auk Sayadaw)也这么说过)。那时肉体的知觉消失很
多,摸起来不太有感觉,而且持续多日。我有视死如归的心态,感觉活片刻,就是累赘,但是没有想要马上去死的念头。佛陀说「所有受皆悉是苦」(‘Yam kibci vedayitam, tam dukkhasmin’ti. S.36.11 / IV. p.216),佛陀是依诸行无常而说的,修观禅者确实可见到微细之「苦」(三法印之一),但我在离开观禅之后,比对「宁静界」(非观
禅)与生存界,我完全明白生存本身就是苦,这并不是沉浸观禅者所能理解的。我的心
情很像舍利弗尊者所说的:「我不乐死,我(也)不庆生。」(“Nabhinandami maranam,nabhinandami jivitam.”)(《长老偈》Theragatha v.1002)。
我能完全理解经典故事所说的,闻佛说法得初果或更高果位的圣者,不用多加考虑,马上可以舍弃一切,跟佛陀出家。因为亲证者已经有「法眼」,而且一较量「世间」与「出世间」(涅盘),立即可舍弃无价值、无意义的世间,这絶不是用概念思索出来的。世间与涅盘明明有差别,后代的论师还是要创造世间与涅盘「无毫厘差别」的惊世之语。
禅修结束后,接下来的十天左右,没有烦恼生起。只感觉心念很清晰,先有念头,再有动作;念头一个,动作一个,两者分开。头两三天,连呼、呼…,吸、吸…,都还会感觉身心分离。念头生灭、生灭,念头、说话、动作如果太快,感觉会乱掉身心「一生一灭」的步调,所以我念头、说话、动作都放慢,有时像在做慢动作。名色(身心)分离的现象,往往会发生在禅修者身上,特别是修持毘钵舍那的行者,近代缅甸马哈希西亚多(Mahasi Sayadaw)在1950年代开始弘扬毘钵舍那法门以来,在缅甸已广为人知,只是我当时一无所悉。
「烦恼是否会再生起?」是我重要的检测指标。大约在禅修结束后十天左右,生起
一个微细的烦恼(瞋念),我才知道烦恼还在。在观力消退之后,正念弱时,贪、瞋、痴就轮番上阵了。

四、结语
回顾自己年少时的修行过程,由于能取得的知识有限,因此,在修行道上一路走来,总是披沙沥金,方得法宝。而现在,文中所夹带的经证及论证都不是我当时的知识。那时,我何尝不愿意依止 (大)师(sattha﹐garu)或明确的道迹(patipada)来走,但是
生在罕有正法的边地,先天上就难遇到正法,明师更是稀罕,所以,自己只好坚强起来当独行客。
我的实修经验三、四十年未曾公开,而近来我如此思惟:是否应该为禅修者留下一些可资参考的道迹?经过考虑后,我决定以报「事」不报「名」(隐名)的方式来陈述。于是,我就慢慢的回忆,清理陈仓旧货,用「偷渡」的方式来发表。然而,像这样的述说,有时我还是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不甘寂寞而堕落了。
我对存在的生命的焦虑感及无归宿感已消失,我自忖报佛恩,愿意当佛门义工,推动佛法一阵子,一方面也继续学习正法。但是岁月如梭,匆匆又经过三十年,我已经是发白齿摇了,生死还未了。虽然,当我正念相续时,还是可以见到无常,但是威力不强,这跟我近年来密集禅修不多,及修「止禅」(samatha﹐集中专注的禅法)的取向有关。不
过,我还是很有自信,在短期的密集「观禅」中,还是可以再进入更深的「无常观」,毕竟这条路自己亲自走过,已有道迹可寻。
佛陀说,人生三个时期,应该要有一个时期来修行(《法句经》157偈)。我已经错过少
年期、中年期,不应该再蹉跎岁月了!
愿 一切有情﹐循法觅道﹐出生死牢狱 。
(编按:本文未署名,列为无名氏。)
(2005.5.15.订正) (原载《法雨杂志》第2期)
r
runsun03
2 楼
又看了一遍,看得我眼泪直掉。

【 在 runsun03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人太厉害了,我第一次看到,而且他是我们中国人。应该感到自豪!
------------------------------
年少修行忆事
作者:无名氏
我在台湾出生,出生的时候,佛陀已经入灭了近二千五百年。小时候,我有时会带
着一种惶恐的心情靠近镜子,望着镜中人,摸摸脸,揑揑身体,问自己:「这是谁?」
我甚至于闭起眼睛,注意呼吸几分钟,努力的想自己「生从何来」,然而答案依然没有
浮现,我总有懊恼的感觉。那时,我觉得大部份的人,每天活着,活得那么的老神在在
,竟然都不会想要出离一再循环的生死牢狱(rodha, Vism.495),实在不可思议。隐隐
约约之中,我似乎已在寻根,寻找一条能够「终结生死」(ni-rodha﹐灭,无牢狱(之灾
...................
r
runsun03
3 楼
这个人说的很多实修经验都是非常值得参考的,相当宝贵。

【 在 runsun03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人太厉害了,我第一次看到,而且他是我们中国人。应该感到自豪!
谢谢rainbowcc的转帖,我单独列出主题
------------------------------
年少修行忆事
作者:无名氏
我在台湾出生,出生的时候,佛陀已经入灭了近二千五百年。小时候,我有时会带
着一种惶恐的心情靠近镜子,望着镜中人,摸摸脸,揑揑身体,问自己:「这是谁?」
我甚至于闭起眼睛,注意呼吸几分钟,努力的想自己「生从何来」,然而答案依然没有
浮现,我总有懊恼的感觉。那时,我觉得大部份的人,每天活着,活得那么的老神在在
,竟然都不会想要出离一再循环的生死牢狱(rodha, Vism.495),实在不可思议。隐隐
...................
rainbowcc
4 楼
这人是对的么?我是说是正道正见么?

他一开始修那个不净观,觉得好可怕。
runsun
5 楼
我认为他说的都是对的。

只是这个人已经不在世了。我在读他文字以后,就感觉到他可能已经离开了。但是
当时不知道他是谁。

我现在基本确认他是谁了。有个台湾朋友已经告诉了我。

感慨啊。。。。

【 在 rainbowcc (去嗔师太cece)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人是对的么?我是说是正道正见么?
他一开始修那个不净观,觉得好可怕。
rainbowcc
6 楼
哦。
那他是出家了,还是一直在家呢?他很有名吗?

向他这样子的修行,是会再轮回还是会永远超脱了呢?

【 在 runsun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认为他说的都是对的。
只是这个人已经不在世了。我在读他文字以后,就感觉到他可能已经离开了。但是
当时不知道他是谁。
我现在基本确认他是谁了。有个台湾朋友已经告诉了我。
感慨啊。。。。
runsun
7 楼
【 在 rainbowcc (去嗔师太cece) 的大作中提到: 】
哦。
那他是出家了,还是一直在家呢?他很有名吗?
他后来出家了。
向他这样子的修行,是会再轮回还是会永远超脱了呢?
我不知道他最后到了什么程度,应该还有更进一步。哪怕还是初果,也只有最多七世的轮回就解脱了,像他这样的,应该不需要这么多世了。
他也是一个挺有性格也很有争议的人。
rainbowcc
8 楼
哦,这样子的。嗯。点头。

我从别人网站里看来的,觉得蛮INSPIRING的,好朴实好真诚的说,不过,无法判断他
的修行方式是对是错。

谢谢啦。

【 在 runsun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他后来出家了。
我不知道他最后到了什么程度,应该还有更进一步。哪怕还是初果,也只有最多七世的
轮回就解脱了,像他这样的,应该不需要这么多世了。
他也是一个挺有性格也很有争议的人。
rainbowcc
9 楼
天,你咋这么。。。。。居然掉眼泪。。。。。。。至少2次。。。。。。
至情至性是不是说明你还有要进一步提高的地方?

还是我的心肠太硬太无明了??

可能是他的文章和经历让你有共鸣/同道/心有戚戚的感觉,所以觉得失去了一个同道知音。

【 在 runsun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个人,性格比较耿直,也有点固执。对大乘批判也是挺不客气,所以在台湾也是得罪
不少人。
我接触原始佛法的时候,正是他的离世之时,也挺遗憾的,我如果早点接触原始佛法,
也会去支持他。
他最后走的也有点孤单,唉,眼泪又止不住了。
他离开的有点太早了。
f
forl
10 楼
有个问题,譬如这个人这一世修到初果了。。。那么就最多七世轮回。。。假设他下一世还是人,可那一世他并没有修行。。甚至还做了一堆错事/坏事,造业神马滴。。。
那么这个下一世经历难道不会影响“最多七世轮回”这个结论?那么,“最多七世轮回”是从何而来?又凭什么这么肯定?
而且难道不会投到比人道更差?
runsun
11 楼
【 在 forl (forl)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个问题,譬如这个人这一世修到初果了。。。那么就最多七世轮回。。。假设他下一
世还是人,可那一世他并没有修行。。甚至还做了一堆错事/坏事,造业神马滴。。。
初果不会再造堕恶道的业了。
另外,初果由于有圆满的正见,这种正见本身其实就是一种很强的善业
那么这个下一世经历难道不会影响“最多七世轮回”这个结论?那么,“最多七世轮回
”是从何而来?又凭什么这么肯定?
这是佛陀所说的。经典当中有大量这样的经文。
初果下一世也会必定修行的。
初果的最多七世轮回,实际只是一种惯性的持续而已,车已经停了,但是还有一点向前的惯性。会再往前滑行一段时间,但是必定要停了。
初果在法义以及四圣谛的理解上已经没有问题,佛法已经完全通达,该懂的全懂了,但是毕竟贪嗔的习性不是那么好去除,所以还要需一定时间去除那种遗留的“惯性”。
初果也不会再退失成凡夫,否则就是假的初果。
而且难道不会投到比人道更差?
没有这个可能性。
S
SeeU
12 楼
修到初果的人称为正性决定,圣道的力量已经达到不可逆转的程度,必定持续朝向解脱。看这个人写自己,小时候就跟别人很不一样,他下一世解脱的动力会更明显。经中比喻为(烦恼的)树根-我见-被砍断,枝叶乾枯是必然的。

修到初果的人也不会造犯五戒的恶业,所以依业力法则不会生恶道。这称为道共戒。

【 在 forl (forl)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个问题,譬如这个人这一世修到初果了。。。那么就最多七世轮回。。。假设他下一
世还是人,可那一世他并没有修行。。甚至还做了一堆错事/坏事,造业神马滴。。。
那么这个下一世经历难道不会影响“最多七世轮回”这个结论?那么,“最多七世轮回
”是从何而来?又凭什么这么肯定?
而且难道不会投到比人道更差?
runsun
13 楼
【 在 forl (forl)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个问题,譬如这个人这一世修到初果了。。。那么就最多七世轮回。。。假设他下一
世还是人,可那一世他并没有修行。。甚至还做了一堆错事/坏事,造业神马滴。。。
初果下一世是一定会修行佛法的。
证悟初果,见法,见四圣谛,这是无始的轮回当中犹如惊雷一样的事件,不仅一个初果一生不会忘,而且还会必定影响到下一生,他会去修行的,毫无疑问。
那么这个下一世经历难道不会影响“最多七世轮回”这个结论?那么,“最多七世轮回
”是从何而来?又凭什么这么肯定?
而且难道不会投到比人道更差?
runsun
14 楼
你应该和他很熟,但是可能有观点的分歧。

【 在 SeeU (See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修到初果的人称为正性决定,圣道的力量已经达到不可逆转的程度,必定持续朝向解脱
。看这个人写自己,小时候就跟别人很不一样,他下一世解脱的动力会更明显。经中比
喻为(烦恼的)树根-我见-被砍断,枝叶乾枯是必然的。
修到初果的人也不会造犯五戒的恶业,所以依业力法则不会生恶道。这称为道共戒。
S
SeeU
15 楼
What's his name?

【 在 runsun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他后来出家了。
我不知道他最后到了什么程度,应该还有更进一步。哪怕还是初果,也只有最多七世的
轮回就解脱了,像他这样的,应该不需要这么多世了。
他也是一个挺有性格也很有争议的人。
runsun
16 楼
他是明法比丘,张慈田。实际就是那本嘉义新雨杂志的主编。

我可能猜错了,我以为你可能是张大卿,美国新雨社的创建人,不过刚看了张大卿的一些观点,应该不是你。

张大卿虽然也受印顺法师影响比较大,但是还是不赞同他的中观观点

【 在 SeeU (See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What's his name?
S
SeeU
17 楼
法雨杂志上追悼明法比丘的文章是随佛比丘写的。难道他们对法义见解类似吗?

【 在 runsun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他是明法比丘,张慈田。实际就是那本嘉义新雨杂志的主编。
我可能猜错了,我以为你可能是张大卿,美国新雨社的创建人,不过刚看了张大卿的一
些观点,应该不是你。
张大卿虽然也受印顺法师影响比较大,但是还是不赞同他的中观观点
runsun
18 楼
【 在 SeeU (See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法雨杂志上追悼明法比丘的文章是随佛比丘写的。难道他们对法义见解类似吗?
他们二人关系很有点特殊。
这是随佛比丘在《风雨中的行者》那篇文章当中说的,和顶楼的修行经历文章是同一期杂志
-------------------------------------
個人對於明法法師的信敬,不是出於保持距離的「朦朧之美」所致,也不是因為彼此的所見、所行相同,所以臭味相投的互相標榜,更不是有共同的利害關係才不得不認同彼此。事實上,個人所信、所見、所行與所修,諸多不同於明法法師,許多為明法法師所見、所信的,個人並不盡以為然。然而,即使如此,又有何妨
----------------------------------------------
明法比丘,是南传倾向很重的人。而随佛比丘,是剧烈的反对南传。两个人见解相当的不同,关系是一种很淡的关系,但是同是原始佛法的弘扬者,又有一些来往。
runsun
19 楼
随佛比丘的另外一段文字

-------------------------

個人與明法法師是相識於他還是張慈田的時代,堅定、老實、擇善固執,懷抱對佛法的熱忱及對人的慈心,在率直中帶著些許拘謹,是個人對他的初步印象。由於個人不習於與人攀交,故彼此僅緣慳數面而實無往返,甚至也不是〈新雨雜誌〉的讀者,唯心懷讚賞與信敬,誠當「其淡如水」之君子交矣。十五年以來,他在高處振法雷、擊法鼓,戮力的開聰振聵,奉獻出寶貴的青春與歲月,不計個人的毀譽得失,而個人則在不引人注目之處埋首耕耘、默默前進,任何名聞利養置之度外。不論在弘法、生活與往來法友上,彼此盡無交集,所共通的只是「對佛、法、僧的淨信」與律戒的堅持,以及在風雨滿佈的道路上,堅定不移的意志與決心。除此以外,明法法師與個人的相通經歷,是屢次受到無情的嫉妒、毀謗、攻訐、破壞與恩義俱斷的傷害,這些毀壞有從教界來,有從誠心對待與幫助過的法友來,也有從真心護顧與教導的近學弟子而來,真可謂是「幾番風雨盡摧折」、「冰心向明月,明月照溝渠」。

【 在 runsun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他们二人关系很有点特殊。
这是随佛比丘在《风雨中的行者》那篇文章当中说的,和顶楼的修行经历文章是同一期
杂志
-------------------------------------
個人對於明法法師的信敬,不是出於保持距離的「朦朧之美」所致,也不是因為彼此的
所見、所行相同,所以臭味相投的互相標榜,更不是有共同的利害關係才不得不認同彼
此。事實上,個人所信、所見、所行與所修,諸多不同於明法法師,許多為明法法師所
見、所信的,個人並不盡以為然。然而,即使如此,又有何妨
----------------------------------------------
明法比丘,是南传倾向很重的人。而随佛比丘,是剧烈的反对南传。两个人见解相当的
...................
w
wisdomlover
20 楼
愿 一切有情﹐循法觅道﹐出生死牢狱 。

---
原来我们是在坐牢呀。呵呵。
runsun
21 楼
【 在 wisdomlover ((wisdom)) 的大作中提到: 】
愿 一切有情﹐循法觅道﹐出生死牢狱 。
---
原来我们是在坐牢呀。呵呵。
恐怕比坐牢还要惨太多。而且还是那种有牢头狱霸的坐牢。
现在觉得舒服,其实是短暂的出来放风的时间。
等放风完了,就得进小黑屋了。
现在是利用放风的时间,想着怎么能逃出去。
runsun
22 楼
【 在 robbin (robbin) 的大作中提到: 】
才知道啊。分分秒秒无间受制。
这位想着做大神。
runsun
23 楼
明法比丘可以说是操劳而死,他太累了,还不到60岁就离开人间。

整个法雨杂志,基本上是他一个人挑大梁。文章大部分都是他写的。

整个原始佛教,人才稀少,而且人事纷争也很厉害。透过随佛比丘的一些文字,以及台湾新雨的一些纷争,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明法比丘应该是台湾第一个原始佛法的真正开辟者。
w
wuying
24 楼
不同人的根性确实相差很大啊。

【 在 runsun03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人太厉害了,我第一次看到,而且他是我们中国人。应该感到自豪!
谢谢rainbowcc的转帖,我单独列出主题
------------------------------
年少修行忆事
作者:无名氏
我在台湾出生,出生的时候,佛陀已经入灭了近二千五百年。小时候,我有时会带
着一种惶恐的心情靠近镜子,望着镜中人,摸摸脸,揑揑身体,问自己:「这是谁?」
我甚至于闭起眼睛,注意呼吸几分钟,努力的想自己「生从何来」,然而答案依然没有
浮现,我总有懊恼的感觉。那时,我觉得大部份的人,每天活着,活得那么的老神在在
,竟然都不会想要出离一再循环的生死牢狱(rodha, Vism.495),实在不可思议。隐隐
...................
runsun
25 楼
【 在 ibmgoog (well)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人应该是佛教路线的再来人,年幼时轻易就可以修出一些东西。不过年幼时修习方法
不当,会损伤身体的,比如那个 软观
那时有高僧收他为弟子就了事,可惜啊。。。世事无常,哪有多少高僧啊,他也是靠着
前世的老本,唉
可惜?人家已经是证果者,甚至这可能是中国两千多年来第一个证初果的人。
比那些假高僧,他实在太幸运,也太厉害。
omnbmh
26 楼
我自己感觉30岁几乎就是个分水岭。
不需要什么再来人的,
一般人越年轻越容易,
年龄越大越不容易。
看那些大师们的自序也差不多,
一般都是年轻的时候谈境界的多,
年龄大了就很少谈论境界之类的东西了,
都是非常普通具体的事情了。
或者纯粹就钻在钻在故纸堆里。

【 在 ibmgoog (well)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人应该是佛教路线的再来人,年幼时轻易就可以修出一些东西。不过年幼时修习方法
不当,会损伤身体的,比如那个 软观
那时有高僧收他为弟子就了事,可惜啊。。。世事无常,哪有多少高僧啊,他也是靠着
前世的老本,唉
S
SeeU
27 楼
一般人体力决定心力,所以年轻时体力心力强时没修成的,年纪一大体力下降更难。
退休后再学佛修行的,很少成就定慧,多数增长善根而已。

【 在 omnbmh (HaHon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自己感觉30岁几乎就是个分水岭。
不需要什么再来人的,
一般人越年轻越容易,
年龄越大越不容易。
看那些大师们的自序也差不多,
一般都是年轻的时候谈境界的多,
年龄大了就很少谈论境界之类的东西了,
都是非常普通具体的事情了。
或者纯粹就钻在钻在故纸堆里。
runsun
28 楼
我觉得30岁到40岁是个宝贵阶段。
30岁之前太年轻,积累不足,除非特别早修行的。
40岁后,体力心力都会下降比较厉害。

当然也有些特殊情况,看不出年龄的区别。

【 在 omnbmh (HaHon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自己感觉30岁几乎就是个分水岭。
不需要什么再来人的,
一般人越年轻越容易,
年龄越大越不容易。
看那些大师们的自序也差不多,
一般都是年轻的时候谈境界的多,
年龄大了就很少谈论境界之类的东西了,
都是非常普通具体的事情了。
或者纯粹就钻在钻在故纸堆里。
b
bdbd
29 楼
幻想也要有个谱吧。他是第一个,你是第二个? 中间没人证果。夸自己夸得蛮隐蔽的。

【 在 runsun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可惜?人家已经是证果者,甚至这可能是中国两千多年来第一个证初果的人。
比那些假高僧,他实在太幸运,也太厉害。
b
bdbd
30 楼
不太同意。其实是年纪大的,佛法已经修得精深,所以明白不谈境界的重要性。年纪轻的,才有些境界,反而喜欢讲。

【 在 omnbmh (HaHon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自己感觉30岁几乎就是个分水岭。
不需要什么再来人的,
一般人越年轻越容易,
年龄越大越不容易。
看那些大师们的自序也差不多,
一般都是年轻的时候谈境界的多,
年龄大了就很少谈论境界之类的东西了,
都是非常普通具体的事情了。
或者纯粹就钻在钻在故纸堆里。
runsun
31 楼
【 在 bdbd (kakali) 的大作中提到: 】
幻想也要有个谱吧。他是第一个,你是第二个? 中间没人证果。夸自己夸得蛮隐蔽
的。
原始佛法进入中国,也只是这几十年的事情,在这之前,中国没有正法,只有像法。没有证果者,只有伪大师。
明法比丘是中国最早接触原始佛法的人之一,从他的描述来看,他确实很可能是第一个证果的。
这几十年,也应该有不少人陆续证果,我绝对不可能是第二个。
omnbmh
32 楼
Mark.

我刚才那一贴其实想说年轻点,
假如走对路,很容易突破的,、
当然会有一些相应的境界出现,
年龄越大越难修行有成。

说实在的,就拿性空法师或者南怀瑾老师来说,甚至Dipama
他们年龄大了也会谈境界,
但是即时他们谈了,不过是很轻描淡写的说,
我们听了以为是普通人说的话,
其实不然,那已经是大境界了,
非修炼不足以致精微的。

【 在 bdbd (kakali) 的大作中提到: 】
不太同意。其实是年纪大的,佛法已经修得精深,所以明白不谈境界的重要性。年纪轻
的,才有些境界,反而喜欢讲。
runsun
33 楼
南怀瑾是个忽悠,而且水平并不怎么高的忽悠。

有境界的人,多如牛毛,但是不忽悠的,寥若晨星。

【 在 omnbmh (HaHong) 的大作中提到: 】
Mark.
我刚才那一贴其实想说年轻点,
假如走对路,很容易突破的,、
当然会有一些相应的境界出现,
年龄越大越难修行有成。
说实在的,就拿性空法师或者南怀瑾老师来说,甚至Dipama
他们年龄大了也会谈境界,
但是即时他们谈了,不过是很轻描淡写的说,
我们听了以为是普通人说的话,
其实不然,那已经是大境界了,
...................
omnbmh
34 楼
【 在 runsun (runsun) 的大作中提到: 】
有境界的人,多如牛毛,但是不忽悠的,寥若晨星。
如果在一个修行体系里的话,
其实自己修行到什么水平,
那些过来人是很清楚的,
半句都说不了假话的。
当然了,
如果原始佛法跟汉传作比较,
可能许多修行环节就对应不上了。
omnbmh
35 楼
【 在 ibmgoog (well) 的大作中提到: 】
那人在未接触宗教的情况下,自行能摸索,再来人无疑
再来人是怎么判断的阿?
那个人没有证果什么的,心脏病死的,可怜的家伙,前生精勤,好不容易攒点人品,此
生灰飞烟灭。
年纪大不能修,那伙计们都是运动员啊。
不要误解,年纪大当然能修阿,获得成就的也很多阿,比方说倓虚法师。
只不过,我感觉年纪大需要付出的更多,不容易。
S
SeeU
36 楼
当心念快速生灭停下来之际,进入一种「宁静」(santa),极短暂地停留,心脏又跳动
一下,然后离开「宁静」。心念生灭的整个过程,前后不到十秒钟。
--------------------------------
想起南传<转法轮经>挢陈如比丘证果后说∶「所有生起之法,皆是灭法。」
三法印说的「涅盘寂静」。

很奇特,一切存在(的欲望)完全灭绝
--------------------------------
朝向阿含常说的∶喜贪尽。此时应是初果,还没有断尽后有爱。

「归依、信仰佛陀及贤圣僧」的心意是:肯定他们都是毫无疑问的解脱者,这是将心比心;「归依法」的心意是:不会想要再寻找或构思比佛法「更殊胜」的法,相信这样依法修行,必定能究竟解脱。
-----------------------------------
成就初果的四不坏净。

世间与涅盘明明有差别
--------------------
与见佛性的经验不同。
b
bdbd
37 楼
用 wisdom eye 看见的,就跟看到禅相一样那种看法。俺觉得。

【 在 arthury (弱智儿童欢乐多) 的大作中提到: 】
这里说的“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不知道是什么个“见”,是“觉察”到吗?
"以修「四大」来说,实际的修法是四大的十二个特相,反复的修软、硬,冷、热…
等,直到证得近行定(靠近初禅的定),而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并继续修行色法(物
质)的透视等等禅法。"
S
SeeU
38 楼
以近行定的定力,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
这是意识看到。

修四大,或不净观,都是以定力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天台智者大师、帕奥禅师都有说过。

【 在 arthury (弱智儿童欢乐多) 的大作中提到: 】
这里说的“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不知道是什么个“见”,是“觉察”到吗?
"以修「四大」来说,实际的修法是四大的十二个特相,反复的修软、硬,冷、热…
等,直到证得近行定(靠近初禅的定),而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并继续修行色法(物
质)的透视等等禅法。"
b
bdbd
39 楼
原来初禅近行定就能看见啦。Not too hard 呀。

【 在 SeeU (See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以近行定的定力,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
这是意识看到。
修四大,或不净观,都是以定力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天台智者大师、帕奥禅师都有
说过。
等,直到证得近行定(靠近初禅的定),而可见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并继续修行色法(物
质)的透视等等禅法。"
j
johnwong
40 楼
明法比丘是大有成就之人啊
tuziwang
41 楼
快六年旧的帖子。。。。
如果一个人能够活72年, 那就是生命中的1/12
tuziwang
42 楼
文中提到的法句經157
若人知自愛,須善自保護。三時中一時,智者應醒覺。

280
當努力時不努力,年雖少壯陷怠惰,意志消沉又懶弱,怠者不以智得道。

282
由瑜伽(禪定)生智,無瑜伽(禪定)慧滅。了知此二道,及其得與失,當自努力行,增長於智慧。

個人覺得法句經是可以當作座右銘, 和經常抄寫, 激勵自己
tuziwang
43 楼
不管大家對如覺的個人評價如何, 他的帖子的可讀性和可靠性要比很多帖子來地強地多
雖然後期偏離比較嚴重, 但是不能作為對他全盤否定的充分條件
S
SeeU
44 楼
阿含經說: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
如果只談法義,不是標榜個人修行如何,別人實在沒有必要批評人,談法義就好。

【 在 tuziwang (a.k.a. 毛兔, 兔子, Kaiju) 的大作中提到: 】
不管大家對如覺的個人評價如何, 他的帖子的可讀性和可靠性要比很多帖子來地強
地多
雖然後期偏離比較嚴重, 但是不能作為對他全盤否定的充分條件
tuziwang
45 楼
如果这样说, 就牵扯到一个我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发帖的问题了
反过来说, 你这样也是批评我们没有自洲以自依, 法洲以法依,
但是上面的话真地是可以用来批评我们吗?我觉得是否定的
上面不是这个意思
用所谓法义来批评别人, 或许真地可以让自己心安吗?

这就和Donald Trump的audio tape 被披露了,
然后说, 我们只谈国家大事, 不谈我个人integrity
似乎当总统只要懂政治就可以了, 本人可以是一个可以很下作的人

如觉一言不合就粗鲁地骂人, 进行人身攻击, 这种行为是不需要被批评的?
这难道不是法义的一部分?

这个问题讨论下去就是流辩了



【 在 SeeU (See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阿含經說: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
如果只談法義,不是標榜個人修行如何,別人實在沒有必要批評人,談法義就好。
地多
tuziwang
46 楼
political correctness 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因为被人滥用了
就要把PC丢到窗外去吗?
f
fivestone
47 楼
他说这句话如果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要求,那就没问题了。

【 在 tuziwang (a.k.a. 毛兔, 兔子, Kaiju) 的大作中提到: 】
如果这样说, 就牵扯到一个我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发帖的问题了
反过来说, 你这样也是批评我们没有自洲以自依, 法洲以法依,
但是上面的话真地是可以用来批评我们吗?我觉得是否定的
上面不是这个意思
用所谓法义来批评别人, 或许真地可以让自己心安吗?
这就和Donald Trump的audio tape 被披露了,
然后说, 我们只谈国家大事, 不谈我个人integrity
似乎当总统只要懂政治就可以了, 本人可以是一个可以很下作的人
如觉一言不合就粗鲁地骂人, 进行人身攻击, 这种行为是不需要被批评的?
这难道不是法义的一部分?
...................
S
SeeU
48 楼
任何人都一样啊。
不過runsun現在不來了,現在沒有罵人的問題,要談他,談他過去的帖子就好了。

【 在 fivestone (fivestone) 的大作中提到: 】
他说这句话如果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要求,那就没问题了。
tuziwang
49 楼
就贴论贴, 我同意
不过大家是因为runsun骂人, 我们才讨论他的吗?
不骂人了就没有讨论的价值了吗?因为他claim他是下凡的仙人,
我们才可以讨论他吗? 当然不是

讨论他的原因是,他这样对我们修习的人是个例子, 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

初期挺正常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变成这样了, 难道没有人好奇吗?
当初互相给credit的坛友们, 对他变成这样有什么样的“贡献”内?
他的问题是体系问题, 还是个人偏差的问题?
S
SeeU
50 楼
佛教體系與天主教體系不同。
天主教體系是教皇代表正宗教義,可以公開將異端人士逐出教會,或宣稱某說(如墮胎)不符合天主教教義。
佛教的僧團有「默擯」,但是限於出家人,對於在家人沒有約束力。盧勝彥自稱活佛,因為沒有一個代表全體佛教的團體,所以只能以某佛教團體的名義批評盧,而不能將盧逐出佛教。
這是選擇權威或自由的問題。I don't think you can have it both ways.
佛說「依法不依人」,代表了佛教的選擇。
神教必需依神,只剩下神意是否由某人或某團體代表(權威)的問題。

從佛教現存三大傳承來說:
藏傳佛教中,達賴是最有權威的,但權威還是有限,還是有不服者自稱藏傳,一樣有佛教的信徒。
南傳佛教在政府支持下,僧官有權威決定什麼是正統。例如帕奧禪師的某些說法就曾因非正統而被禁止。
漢傳佛教應該是最自由也最無約束力的。

【 在 tuziwang (a.k.a. 毛兔, 兔子, Kaiju) 的大作中提到: 】
就贴论贴, 我同意
不过大家是因为runsun骂人, 我们才讨论他的吗?
不骂人了就没有讨论的价值了吗?因为他claim他是下凡的仙人,
我们才可以讨论他吗? 当然不是
讨论他的原因是,他这样对我们修习的人是个例子, 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
初期挺正常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变成这样了, 难道没有人好奇吗?
当初互相给credit的坛友们, 对他变成这样有什么样的“贡献”内?
他的问题是体系问题, 还是个人偏差的问题?
tuziwang
51 楼
你的point 是什麼?你只是描述了各種現象

我的point 是我們是可以質疑一個滿嘴髒話的人的公信力
而你似乎反對這個point

BTW 你郵箱滿了

【 在 SeeU (See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佛教體系與天主教體系不同。
天主教體系是教皇代表正宗教義,可以公開將異端人士逐出教會,或宣稱某說(如墮胎
)不符合天主教教義。
佛教的僧團有「默擯」,但是限於出家人,對於在家人沒有約束力。盧勝彥自稱活佛,
因為沒有一個代表全體佛教的團體,所以只能以某佛教團體的名義批評盧,而不能將盧
逐出佛教。
這是選擇權威或自由的問題。I don't think you can have it both ways.
佛說「依法不依人」,代表了佛教的選擇。
神教必需依神,只剩下神意是否由某人或某團體代表(權威)的問題。
從佛教現存三大傳承來說:
...................
tuziwang
52 楼
我是說依法不依人
滿嘴髒話符合“正語”嗎?當然不符合
但是你可以說正語那是世間正法, 出世間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就像濟公吃肉一樣?

這可以用自由和權威來一刀切 嗎?
tuziwang
53 楼
这人太厉害了,我第一次看到,而且他是我们中国人。应该感到自豪!
--------

婆羅門對種姓的自豪感跟這個差不多吧?
這和民主人士拿了諾獎, 民眾覺得臉上鎂光
而小說家得獎就魚油容顏。。。。
挺累的

如果佛陀是中國人, 是否更感到自豪內
這種心向, 個人覺得就是有問題的

大家就事論事
tuziwang
54 楼
我们阅读早期佛教徒对种姓制的批判,在理解其反种姓制的寓意之外,常有一股怪异之感。我们不曾意识到的是,这些批判正打中了我们有关自身背景的神话——我们总是执迷于那些代表自己来历的事物: 种族、民族传统、性别、社会经济背景、性向——即现代种群的属性。我们付出大量的精力,制造与维持某个种群的神话,以便对这个种群的好名声持一股与有荣焉的骄傲感。哪怕成了佛教徒,也要以这个种群优先。我们要一种推崇那些神话的佛教。

不过从业力角度看,我们从哪里来属于旧业,对此我们毫无掌控。我们“是”什么,从好处讲仅为一团朦胧的概念,从劣处讲若作为非善巧动机的藉口,却是有害的。一个种群的价值仅体现于其中个别成员的善巧之业。即便那些善士属于我们这个种群,他们的善业是他们的,不是我们的。此外,每一个种群自然有不良成员,这意味着种群神话有其脆弱性。紧抓任何脆弱的事物,要求我们注入大量的贪、瞋、痴,在未来不可避免地导致更多非善巧之业。

因此,佛教的业力教导,远非一套古旧遗说,而是对我们文化的一个基本动力——以及基本缺陷——的直接挑战。只有放弃执着地从自己的种群史中寻找与有荣焉的自豪感,而是从当下行为的动机中得到切实的自豪,我们才可以说,karma这个词已恢复了它在
佛教意义上的内涵。如此探索这个词的内涵,会发现它带来了一件礼物: 当我们放下自己是谁的神话,能够诚实地面对每时每刻自己的行为,同时努力行事周正——我们便获得了这件既可自赠、也可赠人的礼物。
http://www.dhammatalks.org/Dhamma/Author/ThanissaroKarma.htm
f
fivestone
55 楼
不错。佛法说无我,而人世间的所有道德价值规范都是以“我”为中心的。人们总是执着于那些好的方面是我的,而那些不好的方面不是我的。

【 在 tuziwang (a.k.a. 毛兔, 兔子, Kaiju)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们阅读早期佛教徒对种姓制的批判,在理解其反种姓制的寓意之外,常有一股怪异之
感。我们不曾意识到的是,这些批判正打中了我们有关自身背景的神话——我们总是执
迷于那些代表自己来历的事物: 种族、民族传统、性别、社会经济背景、性向——即现
代种群的属性。我们付出大量的精力,制造与维持某个种群的神话,以便对这个种群的
好名声持一股与有荣焉的骄傲感。哪怕成了佛教徒,也要以这个种群优先。我们要一种
推崇那些神话的佛教。
不过从业力角度看,我们从哪里来属于旧业,对此我们毫无掌控。我们“是”什么,从
好处讲仅为一团朦胧的概念,从劣处讲若作为非善巧动机的藉口,却是有害的。一个种
群的价值仅体现于其中个别成员的善巧之业。即便那些善士属于我们这个种群,他们的
善业是他们的,不是我们的。此外,每一个种群自然有不良成员,这意味着种群神话有
...................
S
SeeU
56 楼
你可以質疑人,也可以質疑法。
我只是說一個滿嘴髒話的人說的法未必錯誤。
一個謙恭有禮的人說的法不保證正確。
還是回到依法不依人。

【 在 tuziwang (a.k.a. 毛兔, 兔子, Kaiju) 的大作中提到: 】
你的point 是什麼?你只是描述了各種現象
我的point 是我們是可以質疑一個滿嘴髒話的人的公信力
而你似乎反對這個point
BTW 你郵箱滿了
tuziwang
57 楼
我們從反方向來看,
這樣真地不會淪落到 為了宣傳自己所謂的正法,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只要自己有這個power, 現在是罵人,以後可以打人,囚禁,這和中世紀的宗教有什麼區別那?

另一個側面, 你同意“先以欲勾牽, 後令入佛智” 這種漢傳佛教的一個觀點嗎?
如果不同意, 那就對了, 也就是說,我記得佛陀說過, 不在對的時候 和對的人,
即使說的是
正法, 也是沒有用的(不應該說)



【 在 SeeU (See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你可以質疑人,也可以質疑法。
我只是說一個滿嘴髒話的人說的法未必錯誤。
一個謙恭有禮的人說的法不保證正確。
還是回到依法不依人。
S
SeeU
58 楼
“先以欲勾牽, 後令入佛智”是法華經經文。
從阿含經來看,佛有善巧,但不是毫無底線。
提婆達多叛教之前,律典記載佛對他索眾之舉斥為「汝為噉唾癡人」,當然沒有打人,囚禁。

【 在 tuziwang (a.k.a. 毛兔, 兔子, Kaiju) 的大作中提到: 】
我們從反方向來看,
這樣真地不會淪落到 為了宣傳自己所謂的正法,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只要自己有這個power, 現在是罵人,以後可以打人,囚禁,這和中世紀的宗教有什麼
區別那?
另一個側面, 你同意“先以欲勾牽, 後令入佛智” 這種漢傳佛教的一個觀點嗎?
如果不同意, 那就對了, 也就是說,我記得佛陀說過, 不在對的時候 和對的人,
即使說的是
正法, 也是沒有用的(不應該說)

tuziwang
59 楼
不是维摩诘所说经?

其實那句話所在的偈子是為了回答這個問題的

爾時,會中有菩薩,名普現色身,問維摩詰言:「居士!父母妻子,親戚眷屬,吏民知識,悉為是誰?奴婢僮僕,象馬車乘,皆何所在?」於是維摩詰以偈答曰:「






火中生蓮華 是可謂希有 在欲而行禪 希有亦如是

或現作婬女 引諸好色者 先以欲鉤牽 後令入佛智

或為邑中主 或作商人導 國師及大臣 以祐利眾生





是教導如何從在家人的角度去看待世間的萬物
而這種狀況是像火中生蓮花一樣地稀有

但是後人解讀成這是一種常態, 個人覺得就不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