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彌撒及網上彌撒的分別

t
tcmwk
楼主 (未名空间)

最近看到有人向基督徒提出一個問題:「因疫情影響,教會取消了現場彌撒,而以網上彌撒代之。在教堂望彌撒可實領聖體,但在網上望彌撒則不能實領聖體,兩種形式的彌撒對參加者在個人感覺上有何分別?」。作為基督徒,我覺得自己有義務答此問題,同時考慮到曾經有人問我有關神職人員犯罪的問題,故因利成便,在此一併闡明我的觀點,僅供大家思考。然而,基於天主對加大利納的以下教導,令我不敢對聖教會的任何司鐸人員妄加評論,而只引述我絕對服從的天主的有關聖言,讓大家自己領會。天主論及某些犯罪的神職人員及他們所主持的聖體聖事的有效性時,如此説:

「我賜下這寶血,為使那些真心誠意領受的人獲得救恩、達致成全。這寶血賜下生命,也賦予靈魂一切的聖寵,領受恩寵的多寡,全看領受者的準備心態和熱情而定。可是,對那
生活在罪惡中的人,寶血卻帶來死亡:那是出於他自己的罪過,因為他身處重罪的黑暗中
、以不配的心態去領受,他得到的不是生命,而是死亡。不是因為聖血有缺點,也並非分
施者(聖職人員)的過錯,縱然分施者或許和領受者有同樣的罪或更大的罪,但分施者的罪不會損害或污染到聖血,也不會減少聖血的恩寵和效能。所以,有罪的分施者傷害不到領受聖血的人,而是傷害到他自己,若是他不真心痛悔及憎恨他的罪過,隨之而來的就是責
罰。
因此,我說這聖血對那不恰當領受的人是有害的,並非聖血有何缺點,也不是分施者有過
錯,而是因為領受者沒有恰當的準備及自己本身有罪;他以那么多的污穢與邪淫玷污了自己的心靈與肉身,如此殘忍地對待他自己和近人。他對自己殘忍,是因他使自己失落了聖寵,以私慾偏情的雙腳踐踏他由聖洗所領受的聖血的果實;這聖血的德能原本已滌除了他的原罪玷污,這原罪是他由父母受孕時就染上的。」(《對話錄》14章)

「我向妳講論過:我曾把他們安置在崇高的地位上,及經由他們的手,
我賜給了你們寶藏一一就是真天主真人的至聖聖事。我將這聖事比做太陽,也讓妳明白:該聖事的效力,不會因他們的過失而減損,同樣,我也不願人們減少對他們的尊敬。我也
對妳顯示過有德行之聖職人員的尊榮,在他們身上閃爍著德行及聖善義德的珍珠。我也
曾對妳表示過:那些迫害聖教會及對聖血不恭敬的人,是多么令我不悅!因為我把迫害聖
職人員視作是迫害聖血,而不是迫害他們,因為我曾禁止人們觸犯『我的基督』。」(「你們決不可觸犯我的受傅者。」(詠105:15))(《對話錄》133章)

從以上聖言我們明白到:
1)聖體聖事是求天主賜下以救贖我們的靈魂和生命的。
2)聖體聖事的有效性不會因為主持聖事的司鐸人員的過犯而有所減損。
3)犯了罪而未辦妥告解聖事的教友,若領聖體會傷害自己。

現在我們再看看聖體聖事是什麼:

「我把我的聖子一一真天主及真人一一的聖體、聖血賜給了妳,就像妳在聖體聖事中領
受的一樣。那的確是真實的,因有以下的記號:藉著妳在這聖事中所領受到的馨香,驅走
了那惡臭;藉著妳從聖事所領受到的真光,驅散了那黑暗。這是很奇妙的方式,是出自我
慈善的意願,這聖血的芬芳,留在妳的口中和妳肉身的味覺上,延續好幾天,就如妳所深知的。」(《對話錄》124章)

「當他在此世仍是旅客和朝聖者,又被他的敵人們削弱力量時,我的眷顧賜給了他食糧,
振奮堅強他;除非他自己願意,否則沒有人能傷害他。我的真理已用聖血修復了道路,使
他能到達我造生他的目的地。
是什么樣的食糧呢?就是被釘基督的聖體、聖血,整個的天主和整個的人,是天使的神糧,可供給人生命,就如在別處我曾向妳談論過的。祂也是飽飫飢餓者的神糧,且帶給他們愉悅;然而不飢渴的人,不會賞給他們。因為這神糧願意被滿懷渴望的口所享用,願意人用
熱情來品嚐他。所以,妳看!我的眷顧已決心救助人類。」(《對話錄》135章)

對於有罪過的神職人員不正確地舉行聖體聖事的效果,天主説:

「有些人是那么相似魔鬼,竟然有時候假裝在祝聖(饼酒),其實根本没有祝聖,因為他們
害怕我的審判,企圖自我擺脫束縛及怕懼犯錯。早晨他們剛從不潔中起床,傍晚從放肆的吃喝中回來。他們不得不滿全對信眾的服務職責,但又顧慮到他們自己的邪惡,按良心而言他們不能舉行聖祭;因此,稍有怕懼我的審判;但,並非為了恨罪,而是由於對他們自己
的私愛。
極親愛的女兒!妳看,他們是多么的盲目!他們不求助於真心痛悔與憎恨所犯的罪,而是採取不祝聖的作法以逃避犯罪。真是盲目至極!殊不知這錯誤及罪過,比他們先前的
罪過更大更重,因為他們促成信眾崇拜偶像的罪,使百姓崇拜那未祝聖過的麵餅,猶如朝
拜祝聖過的聖餅形下的我的獨生子一一真天主真人一一的體血一樣。實際上他們所舉揚的只是一塊普通的麵餅而已。」(《對話錄》128章)

犯罪的神職人員及其他人還有希望嗎?天主如此說:

「雖然任何人都不該失望,縱然犯了許多罪,仍可寄望於聖寶血;因為,你們由聖血所領受的仁慈,遠遠大於你們在世上所犯的一切罪過,二者根本無法較量。為此,任何人都不該
遲延作補贖,因為没有佩帶
武器的人,與眾多敵人在戰場上交鋒時,是極艱辛的戰事!」(《對話錄》129章)

現時因疫情關係,雖然不能到教堂參加感恩聖祭領聖體,但我每天都通過互聯網參與網上彌撒,唸以下經文神領聖體,我堅信耶穌與我同在:

神領聖體經
我的耶穌,我真心全信祢在聖體聖事內,我愛祢超過一切,我渴望領祢到我的心中。既然我現在不能實領祢,請賞我至少神領祢的恩典吧!我擁抱祢,完全與祢結合,像祢實在到了我的心中一樣,別讓我再與祢分離吧!

雖然我每天都唸神領聖體經並相信其有效性,但仍希望教堂儘快重開可實領聖體。理由很簡單:雖然我們每天都可與相隔萬里的所愛進行視像或音頻通話,但雙方是否仍然希望可以儘快相見擁抱對方?